大梦一场(没刀放心吃)

“爸爸——!妈妈——!”孩童无助的呼喊声像是坠入了无底深渊,只是不停地回荡,被无边的黑暗吞噬。黑暗里有东西在蠢蠢欲动
(怪物!怪物!)
伸出它们的触手想要拽住他的脚踝。他的心跳进了嘴里,宛如含了块火热的冰灼烧着他的生命。

地上的碎石子磨伤了他赤裸的双脚。四周一片黑暗,丧失了方向感让他更是煎熬,害怕每跑出一步每转过一个弯就会与怪物相遇。他在黑暗里寸步难行而未知的生物却步步紧逼
(为什么要抛下我们!为什么要忘记我们!我恨你们!!我恨你——!!)

“没有忘我没有忘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靠近我!!爸爸妈妈一—!!”他害怕地往墙上靠,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下来,心脏跳得快要挣脱他的躯体。

他把自己蜷缩起来,把手握成球状,没事的,他安慰自己,没事的,周围都是墙壁,它们不会那么快就找到我的。没错,确实是一片残垣断壁,没有人的气息。

他的睫毛在微微颤动,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针一般的视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一堵堵墙的后面都藏着
(咯咯咯找到你了)
“它”。

一只手碰到了他的肩膀。巨大的恐惧让他猛地一颤,差点要跳起。他鼓起巨大的勇气,睁开紧闭的双眼,转头望向旁边。尖叫。

声音却没有从嘴边逸出,而是不断地向内向内,跌落到内心的幽暗处,仿佛石头落到井底,发出清脆的咔嗒声。裸露在皮肤外的组织 清晰可见,半张脸被烧地眼珠子吊在外面,而残存的脸肿胀着,凹陷的眼窝里却没有应该在的东西在那里。随着它的晃动,隐隐能看见头以下的阴森森的白骨闪着狡黠的光。而皮肤早已剥落。双手犹如螃蟹爪正搭着他的肩膀,下一秒好像能将他撕碎。
它是人形的,其实他早就知道它的存在,他只是不想承认它是——

他抬头看着怪物,强迫自己的双脚移动。脚实际在动就容易多了,他转身飞奔,眼睛惊恐地突出,头发直竖
(这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只是个梦该死的快醒过来)

“杰。”

(他能感受到那双螃蟹爪般的手正在靠近)

“杰!”

(正在慢慢靠近……要抓到衣服了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

“夏油杰,我叫你快醒醒!”

他猛地倒抽一口气从梦中惊醒,好像心口压了块石头开始剧烈地喘息着,但让他更为惊恐的还在后面
(从嘴里发出震耳欲聋、超过人类听力范围的尖叫声)
他花了好大力气才使自己不要尖叫出声,以为梦里的东西尾随他到真实的世界。

两处鼻息交错

好近

湿热的气体喷吐到他的脸上,骚得他痒痒的。

"怎么回事啊杰,叫你也没有反应。"始作俑者没有认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反而还凑得更近。

夏油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却退无可退。有一只手放在刚刚怪物放的地方,阻止他摔下去。他已经移到长凳尽头了。

“还流了好多汗,都听不清你在说什么。话说你睡得够久了吧我们都在等你来吃饭呢。”

“嗯。”夏油杰慢慢地回过神。梦境渐渐化成一团黏糊的如潮湿的纸捆般的东西,全都混在一起难以辨识。

阳光透过叶子与叶子间的缝隙在木桌上留下或大或小的光斑。他想,这儿是意大利,是里维埃拉,传说中的度假胜地,不是该死的日本,没有怪物。看,我正坐在我“专属的”位置上,熟悉的夏天,熟悉的蝉鸣。桌上仍旧摆放着我的作业。

美中不足的是,作业上满是狰狞的涂涂画画,放在一边的铅笔头上的橡皮也被啃的不堪入目。一切都在预示着刚才梦境的真实性。一阵恐惧和惊慌涌上心头
(夏油杰,我已经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好好表现,争取一下这个资格,老师很看好你)

烦死了

“杰,发什么呆呢。快来啊。”

他把作业盖上,看似无意地罩住铅笔。

"杰—— "

“来了。”

走出树荫的那一刻,夏油杰被刺眼的阳光闪了眼睛手挡住,仍旧有光从指缝中流出,暖暖的。终于适应了光线,看见一家人在前方的露天餐桌上坐好了等他。幸运的是餐桌位于屋子的阴影下,感受凉爽的同时还能享受静谧的早餐时光。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