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家公猫叫你报恩!》 by 森林之王小静静

 

悟来到这个家已经三个月多了,现在他已经完全成为了夏油杰家中的主人,每天把尾巴翘得老高露着两个显眼的猫铃铛在家里走来走去,占据着夏油杰沙发前阳光最好的位置睡觉,或是整只猫团在扫地机器人上,让机器人发出比平时高出两倍的噪音,工作效率却不及原来的一半。

 

这已经是夏油杰第三次把悟从扫地机器人上面拎下来了,不得不说,虽然这只死猫一开始体型就不小,但是自从进入了夏油杰家之后,他的身躯显然变得更加浑圆了,毛发也变得比一开始更加蓬松雪白。

 

“不要打扰石井先生工作啦。”夏油杰管自家扫地机器人叫石井先生。

 

当然,他不仅管扫地机器人叫石井先生,还管冰箱叫藤本太太,管家里的仓鼠叫做美美子和菜菜子,管几个月前捡来的猫咪叫悟。

 

悟被他从扫地机器人上拎下来之后,终于放弃了妨碍石井先生工作,转而走向了美美子和菜菜子的笼子,把鼻子凑在笼子的门前闻了闻,美美子和菜菜子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不再像起初那么害怕和慌乱,只是默默地啃着瓜子。悟瞪着双蓝眼睛看了她俩一会儿,举起爪子对着金属笼梆梆来了两拳,把美美子吓得瓜子都掉了之后,心满意足地竖着尾巴走开了。

 

夏油杰也听到了客厅的动静,他叹了口气,但并没有做出什么行动,只是把转椅朝向客厅方向,对于外面喊了一声:“悟!别闹——”

 

悟虽然看上去脑子不太好,但是还是能听懂自己的名字,听到夏油杰的声音之后,中气十足地“喵”了一声,就一路小跑向了书房,蹭蹭两下跳上了夏油杰的大腿,在他腿缝中间转了两圈,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团了起来,并且立刻就开始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夏油杰停下工作的手,放在悟的脊背上,来回地撸了两下之后,悟像是十分享受似的放松了身体,对着夏油杰露出了毛更长更软的肚皮。

 

“喵——”就连叫声也变得又娇又软。

 

虽然这只死猫总是喜欢欺负家里的家电和其他宠物,但是他仗着自己颜值出众,撒娇技能得心应手,确实获得了夏油杰最多的宠爱。

 

悟站起来在夏油杰的腿上伸了个懒腰,把两条前腿扒上了书桌,他的视线停在电脑屏幕角落的日期上——

 

是时候让这种喜爱更进一步了。

 

夏油杰是个上班族,除了自己一直隐藏的性向之外,应该算是个最普通最普通的男人。最近因为居家办公,所以工作日常常是二十四小时在家。有时候同事会向夏油杰抱怨自己和对象不得不二十四小时待在同一个屋檐下,发生争吵的几率也高了很多。这时候夏油杰就会庆幸自己没有对象,只有爱撒娇不爱吵架的大白猫猫。

 

今晚的夏油杰也伴着悟的呼噜声睡得很好——

 

本应是这样的,但是半夜里,夏油杰突然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压住,自己的呼吸变得十分困难,他眼也没睁开,就伸手去摸躺在身上的悟,想让他不要压着自己胸口。然而他掌心摸到的,却是一片光滑的触感。

 

“悟……”夏油杰艰难地叫了一声。

 

“……快起来啦……”有谁在夏油杰的耳边说话,一边说一边舔了舔他的耳廓。

 

“……悟……?”夏油杰那处于半睡半醒之间的大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杰……听到了吗……”那声音越发清晰。

 

“……唔……悟?!!”夏油杰终于从睡梦中醒来,在夜色中看到了面前让人震惊的一幕。

 

坐在自己身上的,并不是一只白色的大猫猫,而是一个白发蓝眼,浑身赤裸的男人。处于惊吓之中的夏油杰动了动嘴,却说不出一句话,他想要坐起来,却被身上的人压得死死的。

 

两人就这样呆呆地对视了五秒,夏油杰像是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你你你……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我家??!你怎么进来的???!你要做什么???”

 

面前的男人在夏油杰挣扎之下,终于不再坐在夏油杰的胸口,而是退后了一点,坐在了夏油杰的大腿上,他像是没理解夏油杰为什么如此受惊,睁着一双湛蓝的眼睛问道:“你不认识我吗?你刚才不是还叫了我的名字?”

 

“我我我……我什么时候叫你名字了?我他妈都不认识你!”夏油杰撑着自己的身体挣扎着坐起来,他这才发现这男人全身一丝不挂,而且通体白得发光。

 

“你刚才不是叫了悟吗?”男人的眼睛里似乎带上了些惊讶和难过。

 

“那是我家猫的名字!”夏油杰说完这句话像是猛地想起了什么,迟疑着问道,“……我的猫呢?”

 

男人垂下眼睛,眨了两下,小声问道:“你说悟吗?”

 

“……嗯。”夏油杰好像有了些不祥的预感,犹豫着点了点头。

 

“我就是悟呀!”

 

夏油杰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有点儿宕机。他眨了几次眼,看着面前的男人,白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堂而皇之地蹲在自己胸口的样子。他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好像没有感觉。

 

“是梦吗……”夏油杰喃喃自语道。

 

悟皱着眉看着自己的主人像个傻子似的掐自己的脸颊,忍不住伸出手一巴掌拍在了夏油杰的脑门上,差点把夏油杰拍得倒回床上。

 

这一下着实是拍得不轻,夏油杰马上明白了自己真是处在现实之中。而且,更重要的是,刚才面前的男人打自己额头的那一下子,也让夏油杰一瞬间明白这家伙真的就是自己养了三个月的大白猫。

 

拳打自己脑门的样子可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夏油杰心里这么想着,感觉稍稍放下心来一些。

 

他低下头,大脑逐渐开始正常地转动:“你说你就是悟?”

 

“嗯嗯。”悟发现他开始清醒过来,表情变得开心起来。

 

“你……能变成人?”夏油杰接着问。

 

“嗯嗯。”悟像是特地要展示自己的人形似的,换了个正坐的姿势。

 

悟在猫咪当中可以算得上是相当大只,变成人之后的体型也绝对不小,目测甚至都不会比夏油杰自己矮,虽然长着长幼态的脸,但是身上却也有相当明显的肌肉线条,果然是猫科动物吗……

 

出于男性的本能,夏油杰没控制住自己的双眼,把面前赤裸的人飞速地从上下扫了一遍,咽了口口水问道:“呃……那你……变成人……有什么目的吗?”

 

悟看上去很高兴他提了这个问题,一脸兴奋地回答:“来让你报恩!”

 

“哈?”夏油杰的脸又变回了呆滞的样子。

 

“来让你向我报恩的呀!”悟并没有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夏油杰觉得自己头更大了,他开始疯狂挠头,一脸迷惑地问:“为什么是我向你报恩?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是你向我报恩吗?”

 

悟有些不满地撅起嘴,说:“当然应该是你向我报恩了,我每天陪着你,帮你吓跑家里的老鼠,你工作完了我还会摸摸你!”

 

此时夏油杰的脸上写着“空白”两个字,他十分艰难地回忆着:“你陪着我倒是不假,但是吓跑家里的老鼠……你难道是在说美美子和菜菜子?工作完了之后摸摸我……我只记得你每天会在我工作完了之后跳到我身上梆梆给我两拳……”

 

“但是……但是……”悟看上去有些着急了起来,脸上也开始有些泛红,“我还让你摸我的肚子了!还有我的大腿内侧!还有……还有……你还把脸埋在我胸口和腋下吸……”

 

“够了够了够了!”夏油杰赶忙捂住他的嘴,“被你这样一说,我不完全成了个变态吗?”

 

悟一脸委屈,嘴巴被捂着还说个不停,在夏油杰的掌心里发出闷闷地声音:“你本来就是啊……我都没有被别人这样吸过……你还会把我的毛扒开找我的乳头……还玩我的蛋蛋……”

 

“好好好……我报恩,我报恩,求求你别说了……”夏油杰松开手,改捂着自己的额头,仰天长叹,“吉卜力里都是骗人的啊!!!”

 

已经变成人形的猫猫悟不明白夏油杰在说什么,但是他已经明白夏油杰并不会因为自己变成人了就把自己赶出门,于是他很快安下心来,按着夏油杰躺回了床上,打算继续以原来的趴在夏油杰身上的姿势接着睡觉。

 

夏油杰虽然对猫猫形态的悟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对于男人形态的悟还完全没有适应,而且这家伙全身裸体,两腿分开,手脚都缠在自己身上的睡觉姿势,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怀疑人生。

 

“呃……”夏油杰对着压在自己胸口上脑袋开口,“你……不换个地方睡觉吗?”

 

悟转过头,把下巴放在夏油杰的胸口,一脸无辜地问道:“你不喜欢和我一起睡了吗?”

 

那一瞬间,夏油杰好像看到了原来的大白猫咪在自己身上撒娇打滚的样子,他觉得心一下子就软了不少,放轻了声音回答道:“没关系没关系,你想睡哪里就睡哪里。”

 

心软的结果就是夏油杰这一晚上睡得可谓是腰酸背痛。到了清晨,悟早早地醒了之后,就开始在家中各处巡视,夏油杰只觉得胸口一轻,以飞快的速度进入了深度睡眠。

 

这一觉一下子就睡到了十点,夏油杰是被悟一巴掌拍醒的。夏油杰一睁眼,就看到悟正双手杵在自己胸前低头俯视着自己。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沐浴在晨光之中的脸确实还是有几分惊艳,夏油杰不禁看呆了几秒钟,而压他身上的人轻启精致的双唇,只说了一个字:“饭。”

 

夏油杰彻底醒了过来,这家伙果然还是只死猫。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从床上做起来,伸了个懒腰,一边走向厨房一边问:“想吃什么?”

 

悟当然没跟着他进厨房,当了三个月家猫的悟很懂规矩,自己没必要进厨房,只要等着饭呈上来就可以了,他软软倒在沙发上,简洁地回答道:“肉。”

 

于是夏油杰就这么从和猫同居,变成了和来路不明的男人同居。

 

夏油杰也问过悟,他口中说的报恩到底是指什么,自己究竟要为他做什么。但是悟当时正完全沉迷于电视节目,对于夏油杰的提问充耳不闻。虽然这家伙已经化成人形,仅会偶尔在凌晨时分被夏油杰发现他变回猫猫形态,但是他的内在果然还是那只死猫,无视人的样子也是丝毫没有改变。夏油杰翻了个白眼,这个问题也就这么被搁置了。

 

就这样,冬天也过去了大半,夏油杰还是没能让悟习惯穿衣服,每次他出门回到家,他都能看到地上扔着他出门前强行给悟套上的衣服,而悟本人则全身赤裸地躺在沙发、地毯或是床单上,有时候他甚至连尾巴也不收起来,裸露的臀部上方尾骨处,会突兀地长处一根白色的大尾巴。久而久之,夏油杰也被迫习惯了这一点,他也不再强迫悟,只会教他在收快递的时候至少要穿上衣服。

 

既然家中有裸男,夏油杰也就不会刻意收敛自己看悟的眼光。自己电脑里的同志色情片早就已经被悟翻出来观看并且大肆评论过了,所以他也就破罐子破摔,一有机会就放肆地盯着悟圆润的翘臀,白皙的大腿,粉红的乳头,还有软软地趴在他腿间的下体看。

 

悟并不为这些眼神而改变自己的行为,毕竟在自己处于猫猫形态的时候,夏油杰的视线也没比现在正常多少。基本上他打从一开始就知道夏油杰是个变态啦。

 

夏油杰不是没想过要不要把这个每天在自己面前露着屁股的裸男给办了,但是碍于自己心中“这家伙是只猫”的认知,他迟迟没有迈出这一步。让他没想到的是,最终让两人之间关系发生改变的,居然是自然的力量。

 

简单来说,就是——悟发情了。

 

那是一个周一的早晨,悟没有在平时一样早早地起床去巡视自己的领土,直到夏油杰也醒了之后,他才发现悟居然还躺在自己身边,脑袋像往常一样搁在自己的肚子上,整个人蜷成一团,体温高得异常。

夏油杰有些担心地拍了拍悟的后背,轻轻询问着有没有觉得冷,有没有喉咙痛,或是任何感冒发烧的症状。悟整个人更加窝进夏油杰的怀里,用脸颊蹭着夏油杰的手指,一连摇了几次头。夏油杰有些凌乱,毕竟他都不知道这家伙如果生病了是要带他去人的医院还是宠物医院。

 

他这样抚摸他,都能让悟放松下来。夏油杰拿出了他最温柔,最有耐心的声线,和悟额头抵着额头,轻柔地问:“那悟觉得哪里不舒服呢?”

 

悟给了夏油杰一个迷惑的眼神,他自己也是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他坐在夏油杰的大腿上,抱着胸思考了一会儿(这个动作是跟着工作时的夏油杰学的),最后犹犹豫豫地抓着夏油杰的手,探向了自己的下腹,并且顺着小腹一路摸到了自己阴毛不太旺盛的三角区。夏油杰摸着摸着,突然瞪大了双眼,他发现悟那一向软趴趴的唧唧,居然半勃着。

 

两人同时低头看去,那根东西就这么颤颤巍巍地杵在他俩之间,悟虽然不明白具体的原因,但也还是能感觉到一阵羞耻感爬上了脊背。

 

“有一种,好想像尿尿的感觉,但是好像又不是……”悟睁着双无辜的眼睛给夏油杰解释自己感受到的症状,“……肚子好像有点酸酸的,但是又有点儿舒服……”

 

夏油杰想起这几天悟光着屁股乱晃的时候,偶尔会把唧唧夹在大腿中间挤压,想必那就是发情的前兆了吧。夏油杰扶额,虽然自己已经做了不少养猫的功课,但是当发情期来的时候,自己还是没有发现。

 

夏油杰沉吟一会儿,对着怀里的人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虽然公猫发情,除了绝育之外夏油杰也想不到什么别的方法,但是男人发情(不是),夏油杰作为一个性成熟多年的成年男性,解决方法当然要多少有多少。

 

他先是想要用手帮悟解决。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要悟以后掌握了撸管的方法,自己再给他找点儿猫片啥的,从此就能够免受发情期性欲得不到满足的痛苦,那简直就是一只脚迈上生物进化的阶梯。

 

夏油杰一手抚摸着悟的脸小声地安抚他,一边握住了悟的下体。唧唧如其人,悟的那玩意儿长得也挺清秀,青筋并不突出,被夏油杰握着揉搓两把之后就变得红红的,开始小口小口地吐露出透明的体液来。

 

悟自己用大腿夹唧唧的时候,力道一向粗暴,对那敏感之处完全不善待,他哪儿体会过像夏油杰这样的基佬单身多年练就的手活。夏油杰手很大,虽然手指骨节分明但掌心柔软。他会握着把最敏感的龟头包在手心里揉搓。

 

“啊啊……啊……那里……”悟喘息的声音已经压制不住了,他自己伸手扒开自己的大腿,仰起头享受着夏油杰的对自己下体爱抚。

 

床上的浪叫永远是激起人欲望的法宝。夏油杰觉得自己也开始变得口干舌燥起来。他双眼紧盯着那饱满艳红的下体,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去,把悟的东西含进了口中。

 

虽然夏油杰喜欢男人,但他一向同意男人的下体多半长得并不好看,不是毛发长得乱糟糟,就是一整个区域都长得黑不拉几,如果再加上那玩意儿长得短小,囊袋挂得老长,那就更显得猥琐丑陋。不过悟的下体绝非如此,甚至可以说他整个的下半身都长得十分好看。阴茎不兴奋时是粉嫩的颜色,大腿内侧也是白白嫩嫩,两颗卵蛋和猫猫形态时一样,大小适中,紧致又可爱。当夏油杰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把悟的唧唧到蛋蛋全都舔吮了个遍。

 

最后他把口中的空气都排除,专注地上下吮吸着悟的下体,听着悟紧紧抓着自己的头,难耐地发出猫咪一样的呻吟声,并且小幅度地挺动着屁股。最后,他紧紧一吸脸颊,就感觉悟抓着自己头发的力度瞬间收紧了不少,屁股也紧紧夹着,在自己口中接连射了好几股之后,整个人软趴趴地向后倒了下去。

 

夏油杰把悟的下体吐出来的时候顺便也吐出了嘴里的精液,那玩意儿看上去和人的东西没有什么两样。他抽了两张纸擦了擦嘴,又凑过去看刚刚射完精的悟。他这才发现,这孩子居然从脸颊一路涨红到了胸口,乳头也是又红又翘的。

 

夏油杰想起自己以前会扒开悟身上的毛找他的乳头,现在那玩意儿就在自己眼前,于是一时没能忍住,直接压着人就舔了上去。

 

曾是猫猫的悟并不排斥夏油杰在自己身上又亲又舔的动作,刚射完一发觉得有些虚脱的他干脆放松了身体任凭杰手口并用地玩弄自己的乳头。

 

不过变成人之后,自己的乳头似乎变得敏感了许多,尤其是当夏油杰微微有些粗糙的舌苔拂过自己乳尖的小口时,悟甚至感觉到了一种不亚于爱抚下体带来的兴奋。

 

悟当然不会抗拒舒服的感觉,于是他主动地挺起了胸,把夏油杰的脑袋紧紧抱在胸口,让他更加大力的舔吮,恨不得让他吸出奶来。不仅如此,他还主动把另一边的乳头送到夏油杰嘴边,来索取更多湿漉漉的快感。

 

“啊……乳……乳头……好……好有……有感觉……”悟觉得自己下体的兴奋感又慢慢地高扬起来,他难耐地在床单上磨蹭着身体,仰着的脑袋已经要从床的边缘垂下去。

 

夏油杰一抬头就看到悟不断地滑向床边,伸手抓住他的腰,将他一把捞回床中间。悟也就顺势抬起头来,两人被情欲所占据的双眼恰好对上了。悟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迷茫,夏油杰脑子里已经容不下多的思考,他扶住悟的后脑狠狠地亲了下去。

 

唇舌交缠的感觉实在太好,悟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整个大脑当中只剩下一种知觉,那就是夏油杰的嘴唇和舌头带来的触感。夏油杰还没扎起的长发垂在自己的脸周围,让悟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从未如此的近。

 

男人手臂的桎梏,让悟产生了一种异常的兴奋,他感觉自己像是藤蔓一般,将自己的手脚和身体慢慢地缠上夏油杰的躯干,越缠越紧。夏油杰就着这样紧紧相拥的姿势,把悟抱起来。悟感觉自己像是变回了小猫咪的样子,连亲吻也变得不像样,只是伸出舌尖一遍遍地舔舐夏油杰的嘴唇,下巴和脸颊。

 

夏油杰任由环中的人把自己的下巴舔得湿漉漉的,眼光在卧室扫了一圈,想起自己的床头柜里还放着润滑剂。

 

他抱着悟慢慢地挪到床边拉开抽屉,同时还要护着悟的脑袋不让他撞到台灯或柜子,悟则压根不关心周围的东西,只是埋头对着夏油杰的脸和脖子又亲又舔。

 

夏油杰把悟放平,在他脸上吻了几下安抚了急切的小猫咪,便打开润滑剂濡湿了自己的手指。夏油杰握住悟的大腿,让他把两腿张成一个大大的M字,粉色的菊穴就在臀肉之间若隐若现。那地方随着悟的喘息而微微地一张一合,夏油杰忍不住更加推高悟的大腿,把舌尖伸进了那缝隙之间。

 

“啊啊!”第一次感觉到舌头滑过后穴的小猫咪当然无法忍受这样的快感,忍不住惊叫出声。

 

悟的屁股又圆又翘,穴口的位置自然也要深些,夏油杰把脸埋在两片软肉之间,愣是只能在那褶皱表面来回舔弄,里面的小口还是紧紧地闭合着。

 

夏油杰抬起头来喘了口气,决定还是改用手指来帮悟扩张,他用沾了润滑的手指,在那小口表面来回画着圈。悟从没想过触碰这里也能给人带来这样的刺激,这让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男人给改造了。

 

此刻的悟想起自己在杰的电脑上看到过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片子,那些男人被摸了这里之后,都会变得急切又淫乱。没想到现实当中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觉得自己不仅感觉性欲高涨,还感受到一股即将被巨大的未知的快感吞没的无助感。

 

“啊……嗯……啊……杰……等……等下……”悟吸了吸鼻子,呻吟声里好像也带上了些委屈。夏油杰听他情绪不对,有些紧张地停下手来,靠过去一边亲吻悟的额头一边询问他怎么了。

 

“有点……有点可怕……”

 

悟好像对于自己叫停了夏油杰的动作感到有些羞愧,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夏油杰有什么不满。夏油杰此刻反而笑了一下,躺倒在悟的身边,一手揉着他的脑袋,另一只手停下了扩张的动作,在悟的大腿内侧和臀肉之间轻轻摩挲着,让悟镇定下来的同时,又不至于冷却了欲望。

 

“没关系……没关系……”夏油杰轻轻地安慰着悟,“我们可以慢慢来,不会痛的……”

 

“但是我感觉好像快死了……”悟十分直白地抱怨。

 

“诶?”夏油杰做1一向温柔耐心技术好,没想到悟居然说这样的话。

 

悟把眼神偏向一边不看夏油杰,有些不满似的说道:“感觉太舒服了,我好像要坏掉了……”

 

原来是这样,夏油杰松了口气。他轻轻玩弄揉捏着悟的耳朵,看着他的脸说:“你不会坏掉,只会觉得很舒服很舒服……”

 

悟有些犹豫地看着夏油杰,似乎是在评估他的话有多少可信度。最后他像是下定了决心,轻轻地把嘴唇贴上去,在夏油杰的下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抓着夏油杰那只在他大腿上徘徊的手,伸向了自己的后穴。

 

那里已经沾满了夏油杰的津液和润滑剂,摸上去滑溜溜的,夏油杰一边把人拥在怀里亲吻,一边手上用了点力,将手指挤进了那紧小的穴口之中。他把手指在软肉中间转了一圈,里面没有丝毫多余的空间,自己的手指被火热的肠壁紧紧包裹着。才伸进一根手指,夏油杰就已经断定悟的身体绝对能给人带来极大的愉悦。

 

第二根手指就已经有些艰难。夏油杰觉得那入口处把自己的手指根部箍得很紧,他将手指插入又退出,摸索着他体内最敏感的那一点,一边还不断地抚摸着悟的后颈,就像他还是猫咪的时候那样安抚着他。

 

“啊!”当夏油杰的手指再次插入的时候,突然被触到的一处,让悟突然睁大眼睛叫了出来,大腿也忍不住要合拢。

 

夏油杰暗想就是这里了。他拔出自己的手指,起身拉开悟的双腿,将自己的勃起多时的肉棒顶在悟的穴口处,他俯下身去,在悟的耳边问道:“你看过我电脑里的东西对吧?你知道我现在要做什么?”

 

悟想起自己在片子里看到的那些男人的肉棒插进后穴的画面,还有那些被操得大声浪叫,媚态横生的男人的脸,一想到那些即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害怕还是期待,只觉得口干舌燥起来。他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微微地点了点头。

 

“乖孩子。”夏油杰抱着他的头在额头上亲了一口。这三个字像是一种宣告,预示着一些狂风骤雨的来临。

 

片刻之间,悟看到夏油杰的腹部肌肉狠狠地一收紧,那硕大的肉棒前端强行挤进了自己的身体当中。悟觉得自己的后穴像是被撑到快要裂开,但是夏油杰看了看那连接处,却低头亲自己,说:“很好,没有流血……”

 

他有些恐慌地抓着夏油杰的手臂,指甲几乎嵌进肌肉里。夏油杰看上去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疼痛,他只是皱着眉头,长吐了一口气,将自己额前的头发撸到脑后。

 

悟很喜欢他的抬手弄头发的这个动作,看上去很性感,让悟觉得后穴的酸胀感都缓解了不少。他伸出手去抚摸着夏油杰的胸肌和腹肌,抚摸的手法毫无章法,但却取悦了身上的人。

 

夏油杰抓着那两只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引导着他着重爱抚自己的胸膛和乳头。虽然自己的乳头并不算太敏感,但是悟看着自己的身体时眼里的渴求就足够让人兴奋。

 

他开始缓缓地摆动下身,粗大的肉棒也慢慢地开始在那撑开到极限的穴口反复抽插起来。夏油杰忍不住低头去盯着那相交的部位看,操弄之间会有不知名的液体被带出,夏油杰早已变得难以对屏幕上的性交画面产生兴趣,但是悟的后穴让他的欲望前所未有的高涨起来。

 

“啊……啊……啊……”不知是因为夏油杰尺寸太大,还是因为两人契合度异常的高,每次夏油杰的肉棒在抽插之间,总会精准地碾过悟身体里的那处开关。夏油杰每一次深入,都会让悟不受控制地发出甜腻的叫声。

 

为了让自己的下体更深地嵌入身下人的体内,夏油杰托起悟的臀部,让那穴口正对着自己的胯部。他每一次都会先完全从悟的身体里退出,然后再猛地挺身将肉棒整根没入。夏油杰忍不住手掌用力,让自己的手指深深陷入悟的两片臀肉之中,下体操弄的动作更是近乎凶狠,让悟的穴口周围都泛起一圈白沫来。

 

悟感觉自己的后面已经渐渐失去了知觉,完全没有力气再去收紧那小口,那里面仿佛变成了夏油杰肉棒的形状,当他在自己身体里时,自己不光能感受到刺激前列腺产生的快感,还忍不住贪恋起那根东西和自己的穴肉严丝合缝紧贴在一起的感觉。

 

悟连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大腿已经紧紧缠上了夏油杰的腰,想要缠着夏油杰不要那么快地抽出去。

 

夏油杰发现了悟的动作,只觉得可爱得很。他放慢了动作,俯下身去,维持着完全插入的姿势把人抱起来。悟人高腿长,坐在夏油杰怀里的样子却显得顺理成章,他感觉因为自己体重的压迫,夏油杰的肉棒似乎又深入了不少,好像连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搅动了。

 

“嗯……好深……好深啊……”悟一边忍不住自己摇晃着腰肢,一边仰头发出淫乱的喘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简直比那些色情片里的男人更加浪荡。

 

夏油杰当然乐于让悟自己动一会儿,不过这家伙动得毫无章法,时不时还停下来休息一下,虽然眼前的景象够色情,悟的穴肉也够湿滑,所以夏油杰也不至于软掉,但是如果照他这样做,自己大概到晚上也射不出来。

 

夏油杰吮吻着悟的脖子,时不时还用牙齿磨蹭着那脆弱的血管,两手紧紧卡住悟的腰,又开始小幅度又快速地抽插起来。

 

紧紧拥抱在一起的姿势让五条悟更加兴奋了,他被夏油杰顶得上下晃动,张着嘴娇喘时都没有注意到有津液从嘴角溢出。夏油杰用嘴唇封住他的口,在口腔内反复玩弄着悟柔软的舌头,舔弄着悟敏感的上颚,将浪叫和津液一并吞没。

 

在近乎让人窒息的浓厚亲吻之中,悟觉得自己下腹的热度不断堆高,那种隐隐约约想要尿尿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明显,就在夏油杰一次深深的插入之后,他觉得自己终于忍不住释放出那一股液体。悟没有意识到自己周身都在颤抖着,意识空白了十几秒,后腰不住地挺动着。

 

夏油杰明白这是悟高潮了,他也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能够在第一次做爱的时候,就仅依靠后穴高潮,他环住悟的身体,快速地进行最后的冲刺。刚刚经历了高潮的悟后穴里的软肉仍在剧烈的抽动,夏油杰觉得自己的龟头像是被那内壁狠狠地吸附着,终于在数次抽插之后也射在了悟肉穴深处。

 

刚刚经历了剧烈的高潮的两人静静地相拥了一会儿。射完之后的夏油杰突然意识到自己插入之后,从头到尾几乎都没有顾及悟的后面还是第一次。他抬手去抚摸悟的脸颊,却发现他脸上湿湿的,把夏油杰吓了一跳,他赶忙亲吻着悟的脸颊,询问他身体感觉怎么样。

 

悟的眼神慢慢地找回了焦点,他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脸上有泪水,被夏油杰提醒时,突然一阵羞耻感袭来,他避开了夏油杰的视线,整个人团成一团缩进夏油杰的怀里,小声说道:“太……太舒服了……”

 

“诶?”夏油杰一时有些懵逼,他也觉得刚才两个人的这次性爱确实是爽到飞天,但是他也没想到居然能把人给操哭。

 

不过悟的情绪还是一如既往地恢复得很快,等夏油杰把他放进浴缸的时候,他愉快地找到了自己以前最喜欢的小鸭子玩具了。

 

夏油杰看他玩得开心,用脚轻轻踹了踹他的腿,问道:“我刚才射在里面了……”当然并不是不小心的。

 

悟神色如常,专心玩鸭子,完全无视夏油杰。夏油杰只能接着问:“需要我帮你弄出来吗?”

 

“为什么要弄出来?”听到这句话,悟有了一点反应。

 

“之后你可能会肚子不舒服哦。”夏油杰耐心地解释。

 

悟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回答道:“不会哦。我已经全都吃掉了。”

 

“哈?”

 

“我的身体……”悟张开两腿,把一只脚搭在浴缸边缘,用手指抚摸着那穴口边缘,“把杰的精液全部吃下去之后,就可以变得和人更像了。虽然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刚开始还有些担心,但是没想到真的效果这么好~”

 

“……”夏油杰原以为自己是全心全意为猫咪服务,没想到是跟个傻子似的被人取精了,他忍不住追问,“你本来就是这个目的吗?”

 

“不然呢?以后我就不用经常在半夜变回猫咪啦。”悟灵活地转动着自己的脚趾头,仿佛是在享受自己更接近人的身体,他还伸出一只脚来踩在夏油杰的胸肌上,用趾尖挑逗着夏油杰的乳头,嘴角轻佻一笑,“下次也要好好报恩哦~”

3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