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室友需谨慎》 by 藥師码字速度重修中

微量人外元素



又是一天不痛不痒的工作结束,五条悟慢慢走过漫长黑暗的过道,疲惫地回到分配给他的休息舱,虽然他真的很想立刻投入柔软的床铺,但回房间并不意味着他能马上放松下来。

只有外表年轻的仿生人叹了口气,懒洋洋的从腰上的工具袋里掏出舱门ID卡,刷亮通行灯后等待着老旧的自动门用比手动滑门还缓慢的速度缩进墙壁,打开一处仅够他一人通行的狭窄入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远航空间站里只会配备非常少的值班工作人员,尤其当这个空间站的所属公司还格外抠门的时候,那真的是除了薪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不显得艰难。

五条悟长长地叹了口气,毫不意外地伸出手,抓住从没有开灯的休息仓里狠狠甩出的一条黑色触手,那东西的力道之大,甚至让仿生人的合金机械手臂都发出了一阵叫人牙酸的吱嘎声,但它终究没有能够撼动五条悟的手臂。

“……喂,又睡迷糊了吗?”工作了一天,五条实在没什么精神大声说话,因此语调听上去甚至有点绵软和轻飘,与他的手上的动作截然相反,仿生人用力握紧了手掌,在那条长长的触手中央捏出一大堆的粘液,让另一头的末端疯狂的抽搐挣扎,把金属墙壁拍得哐哐作响,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休息仓整个拆掉。

然而即便如此,室内仍未响起本该有的回答。

虽然已经进入了大家对各种癖好都十分宽容的宇宙时代,但作为一位远航空间站上的普通雇员,五条并没有离谱到在员工宿舍里养宠物的程度,就算这事儿经常有人干,毕竟远航站可能几年都见不到外人,公司雇来的值班人员会想要带宠物或者机器人,乃至仿生人伴侣一起入职已经算是大部分人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的灰色地带了。

但用触手攻击五条的既不是什么宠物,也并非什么造型别致的仿生人伴侣,而是这个空间站里唯二的未改造原生生命,一位半人形的特殊种族宇航员,他的同事,也是得相处好几年的室友。

名字叫做夏油杰。

没得到回答的五条再度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走进房间,随手抓住袭击他的第二条触手,将对方和手上的一起打成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再接住第三,第四,第五……

等他成功来到同事水缸造型的休眠舱面前的时候,水缸外面已经缠上了一圈整整齐齐的触手蝴蝶结,虽然是黑色的,但吸盘远看有点像蕾丝,很有几分少女气息。

五条悟摸着下巴端详了一下自己的大作,看着水缸里同事被蝴蝶结包围的安详睡脸,按了一下手腕上的终端拍摄完纪念照片之后,这才心满意足地抬手敲打厚实到能够防弹的强化玻璃舱壁,仗着玻璃结实,仿生人一点不客气地咚咚当当,硬是在舱门上敲出了重金属配乐鼓手的气势。

这个空间站的公司相当抠门,为了节能,员工活动区域的恒温始终偏低,不管几个雇员怎么调都高不起来,最后他们只能死心接受了这件事,以及一点相应的副作用,比如种族体质特殊的夏油一到休息时间就会睡得很死,要不是具备一定自我思维能力的触手过于活泼,五条悟还以为他当时是昏迷在休眠舱里了,差点直接发出紧急求救信号。

这船上倒是配备了医生,一个需要航行四五年的空间站不带医生是不可能的,但前面也说了——公司抠门,因此医生是个来兼职打工的医学生这种事情,好像也不是特别意外。

反正远航空间站上也没有手术室,简陋的修复舱能够治疗大部分不慎造成的外伤,但疾病就没办法了,要么小毛病等它自己好,好么直接发求救信号,自己花钱从路过的飞船上面找个靠谱的医生顺带借用医疗室。

知道空间站配给的医疗资源竟然抠门到这种程度的时候,五条悟第一次庆幸自己是个仿生人,全身上下除了黑匣子,主芯片和部分大脑之外再没什么弱点可言,身上零件坏了可以直接换。

不过换零件这件事也有个比较麻烦的前提——他得有足够的钱。

仿生人的零件并不是什么便宜货,越好用逼真的机体越昂贵,而五条就是为了攒钱买个新机体,才会来这个除了薪资字数之外所有员工福利全都很成问题的空间站来应聘工作。

备用的应急机体和零件他自然有一些,但这份工的薪水是按季发放的,第一季度的薪水没有发下来之前,五条悟必须简省一些,起码不能把仅有的备用品都消耗光,否则到时候他连日常生活都成问题,更别说好好工作赚钱了。

换成以前的五条,肯定早就和夏油杰这种睡相极差的室友大打一架,不把休息仓拆上三十遍都不算完,但现在他没有了这个底气(拿不出维修赔偿),因此每回只能憋屈地小小报复一下室友了事。

终于被同事听上去就很不愉快的敲门(?)声吵醒,空间站里仅有的珍稀动物,啊不,异星员工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然后就看到了被缠绕在睡眠仓外壁上的一圈触手蝴蝶结。

夏油杰没有生气,甚至揉了揉眼睛之后带着点歉意地对自己的室友挥挥手,按下内部开关将舱内的维生液进行回收和过滤,等着下一次使用,会来到这间空间站工作的人大多是由于这样那样理由囊中羞涩的人,因此谁也不会笑话谁作风俭省。

“抱歉,我的触手好像又擅自……今天晚饭也让我负责吧?”他好脾气地说道。

“我倒不是为了那点营养剂。”五条似乎想起了空间站里员工餐的味道,嫌恶地吐吐舌头,“但你真的该对它们想想办法了,也幸亏我是退役的战斗型,换成一般型号的话马上就拆成碎片了吧?”

“啊,不会,毕竟我们都一起住了快好几天了。”异星人这么说道,“第一天我就记住你的味道了,会想要抓住你只是出于捕猎本能,其实它们能够认出同伴的,就算抓住了也不会做什么坏事,最多也就是好奇的摸一下,或者抱着你取暖。”夏油杰苦笑道,“不用每次都那么紧张。”

五条冷淡地撇撇嘴,“就算我们现在是同事,而且以后要共处好几年,也不代表我会想要跟一个刚认识几天的人搂搂抱抱,进行非必要的肢体接触。”

“真的很对不起。”

“话说就不能把你的休眠舱全封起来,然后把它们一起塞在里面吗?”仿生人十分不解地问道,他对异星人非要睡一个上方开口的休眠舱的事情感到困惑,万一碰到空间站翻转的话,哪怕有人工重力模拟装置,别说让触手在外面梦游,他自己百分百会从舱里掉出来才对。

但夏油杰闻言只是苦笑,然后表情尴尬地移开了视线,“那个,得等第一季度的薪水发下来之后,我才有多余的钱去维修休眠舱……所以……”

啊这。

原来如此。

两个穷鬼心有戚戚焉地彼此对望了一眼,立刻理解了对方的五条顿时就不再抱怨,一起在休息仓里品尝了夏油杰过去囤积的,比公司发放的免费员工餐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的普通营养剂后,虽然种族不同,作息和喜好也相差甚远的两个单身男性之间很快建立起了小小的友谊。

起码五条没在回房间休息的时候继续把夏油的触手扎成装饰蝴蝶结——而是换成了比较好抽开的水手结,丢在地上扫去一边,然后也不再拍照留念。

空间站里目前值班人员只有五条和夏油两个,所有的杂事都由他们来干,而医生只负责写写报告,弄一些文书方面的工作,或者为这个小团体向公司发一点申请等等,因此班表上只有五条和夏油的名字,顺序是做一休一,然后如果预定的工作比较繁忙的话就两人一起上班,加班费轮流算,可以说相当公平了。

但长途太空旅行中永远不缺意外,哪怕是完全不会有犯罪分子感兴趣的矿业空间站。

在小行星上收集矿产的时候,五条驾驶的采集船意外遭遇了场小型的爆炸事故,对矿工们而言其实算是常见事故,毕竟小行星采集业务就是会遇上这样那样的意外,无人星的话还有可能遭遇原生物种袭击事件等等,单纯的气体爆炸其实算是很幸运的了。

这个行当工资高不是没理由的,需要就业人员拥有一定武力的缘故也正是如此。

原本把事故正常报告上去就行,五条甚至还能为此光明正大地从抠门的公司拿到工伤补偿和带薪伤假,奈何仿生人人权低,五条的伤假只有两天。

“……仿生人怎么了?就算我们换个身体就能活蹦乱跳,前提也得我有身体能换吧??”五条躺在医疗台上,向空间站里唯一的医生家入硝子大声抱怨。

“消停点吧,要是你好好打开安全保护装置,也不至于被爆炸砸到手脚。”预备役医学生完全不为所动,“你甚至都没绑安全带,要是我在报告上写这个,你的工伤补偿一分都别想拿到。”

“别这样啦硝子!!又不是我想不照规矩来,你也知道那艘采集船的控制系统有多烂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因为内存不够,所以开了安全装置之后采集速度会变成乌龟的船!!”

“你也可以像夏油那样换成手动操作,或者干脆穿上作业服自己去。”

“对不起,人家只是普通的人型仿生人,没有长十只手作弊,而且作业进度拖太慢的话会扣钱啊,该死的抠门公司。”

“算了,如果挨炸的是夏油,他可能就得直接进医疗舱躺半个月,到时候作业进度更加惨淡,我才不想给公司免费加班。”家入耸耸肩,最后还是容忍了五条的乱来,并同意继续为他遮掩一二,但她还是提出了交换条件,“下回好歹把安全带系上。”

“安全带对爆炸能有什么用啊?”

“当然很有用,不乱动的话,找飞走的零件会比较方便。”家入医生十分冷酷地说道,“好了,虽然用工伤补助给你买了新机体,但货船飞过来起码是一周后,暂时还得用旧机体凑合几天,为了让你后天能正常上班,今天晚上我会通宵给你把四肢全部搞定,起码修理到能够进行普通作业的程度。”

“抱歉啦,又给你添麻烦了,硝子。”五条很有些感激地用那张怎么看怎么不应该出现在战斗型或者工业型仿生人身上的面孔开始装可爱。

“放心,我可不做白工,发完工资会狠狠宰你一笔的。”

“呜哇!怎么这样!奸商!!”

“好啦,比起在医疗室里打搅我工作,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顺便通知一下夏油更改排班,他得连续两天上班了。”

“啊,没问题,之前老是让那家伙请我吃饭,难得也轮到我请客了。”仿生人不以为意地笑笑。

“……你不会是欺负人家了吧?”家入硝子狐疑地盯住五条,他们在上这个空间站前就有点交情,这份工作还是家入介绍给五条的,“不过,那家伙我记得也挺厉害来着……”

“没有哦,只是他睡相太差经常妨碍我休息而已,其实人还不错。”仿生人难得公允地说道。

能得到五条‘人还不错’的评价,要么是非常能打,在五条任性的时候能跟他平分秋色,要么是脾气好到跟圣人一样,家入硝子忍不住仔细思量,名为夏油杰的异星人到底属于哪一种。

直到仿生人的背影随着小型浮空辅助器械一起消失在医疗室门外,家入仍然没能猜到答案。

和平日没有分别的下班景色让五条忍不住打了哈欠,唯一的差别是他今天不需要自己走回去,病号多少有点特权,能把公司配给的,极为有限的能量储备浪费在辅助机械上,充当他的腿脚和手臂在空间站里行动。

不得不说,在半空中摇摇晃晃的缓慢漂浮的行动方式实在过于催眠,五条悟以前也搭载过飞行机能,但当时作为战斗型仿生人的他和抠门公司的辅助机械之间显然没有任何可比性,过去战场上飞行速度能够突破音障的可怕兵器,如今在昏暗的空间站走道里移动的速度还比不上一只儿童乐园里充足了氢气的气球。

因此,五条觉得自己会变得昏昏欲睡,还失去了一定程度的警戒心也算正常。

等到休息仓的大门传来滑入墙壁的吱吱声,仿生人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室友因为睡着坏掉的休眠舱,所以有让触手在外面梦游的爱好,这会儿他想操控辅助机械退后已经来不及了,移动速度缓慢得连气球都比不上的机械只一下就被室内延伸出来的漆黑触手打飞,久违的失重感包裹住了五条悟,就在仿生人以为自己可能要跟地板来一下亲密接触的时候,其他的触手嗖嗖嗖地伸出来,将他稳稳接好,动作迅速地缩进室内,甚至还关上了门。

被一大团的触手们陆续来了个亲密接触并缠成团子的五条眨巴了几下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被好好放在室友的休眠舱前端,确实就跟夏油杰说过的一样,触手们既没有攻击他,也没有要把他拆成碎片,就是有点好奇的在他身上来回摸索而已。

“真是的,这睡相也太糟糕了。”终于意识到自己难得陷入了战五渣状态的仿生人咂咂舌,“喂,夏油,起床!!”

他觉得自己已经喊得十分大声了,但休眠舱里的异星人仍然睡得死沉死沉,连眼睫都没动一下,和触手同色的漆黑长发如同海藻一般飘荡在舱体内的养护液里,衬得里头不喜欢晒紫外线的两栖种肤色越发苍白透明。

五条悟只看了一眼就礼貌的别开视线,就算他的性取向确实是同性,而且夏油杰的长相也是他喜欢的类型,但对着正在睡觉的同事的身体发情,未免过于失礼,哪怕他因为缺钱和太忙,已经很久没出去找人过夜了也不行。

“请快点起床哦,夏油!!不然我难得的请客机会就要跟你告别啦!!”仿生人再度喊了一嗓子。

水仓里的家伙终于动弹了一下手指,并且皱起眉毛。

这表情还挺少见的,因为异星人大部分时间总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温和微笑,虽然五条觉得他笑得有点假,但反正也不打算跟人深交,笑容总比别有目的的眼神好些,因此仿生人也就随他去了。

觉得很有趣的五条张开嘴,打算再喊一次,他觉得再来一回就差不多了。

作为一个睡眠时间可以由体内的计时装置精准控制的仿生人,五条悟明显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进行过改造的原生人很容易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不管他们工作起来有多么靠谱。

比如,赖床。

而一个喜欢赖床的人,会怎么对待不断从耳边响起的闹钟呢?其他生物的行为仿生人不清楚,但夏油杰会干什么他到是亲自见识到了。

张开嘴正打算喊,却在瞬间被一条触手利索干脆地塞满了整个嘴巴的五条悟愣了足足一分钟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当然不可能为此高兴,仿生人一点不客气地狠狠咬了下去,足够结实的人造牙齿在柔软的触手上留下了极为深刻的痕迹,从嘴巴里不断涌出的粘液和死命颤动的触感判断,五条觉得触手要是有嘴的话,一定正发出极为悲惨的尖叫,认为这混蛋小东西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教训,仿生人这才施施然松开了口,试图用舌头把还在发颤的触手推出去。

然而,尝试了好几次,他却没能成功,就算还在发抖,触手依然拒绝离开他的口腔,甚至还往深处钻了钻,咽喉被擅自触碰的感觉让五条不爽地拧起眉头,微微张开嘴巴准备给不听话的触手再来一次疼痛教育。

虽然夏油杰不止一次地说过,他的触手和许多多足软体动物相似,在腕足上也拥有能够用来思考的器官,所以具备一定的思维能力,只是并没有聪明到能够诞生自我而已。

但五条悟觉得触手就是触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触手被伤害的疼痛不会刺激到夏油杰,而就算是仿生人,也不会觉得自己安装了自动瞄准程序的机关枪手臂算是能够思考。

所以他被嘴里又钻入一条触手,两条玩意灵活地撑起关节和口腔,强行让他无法进行咬合的事实给震惊到也是难免的。

没法再用啃咬教训触手的仿生人冷静了片刻,最后只能勉强从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呜呜声,这时候他就开始感概自己为什么不把昂贵的原装拟真声带卖掉,换成便宜的发声装置,那样不仅手头资金紧张的困境会迎刃而解,这会儿还能直接从喉咙里放正宗的重金属摇滚来把异星人叫醒。

但现在,无论如何,五条悟唯一的攻击手段和唤醒手段都算是废了。

只剩下身体和脑袋还算自由的仿生人再度呜呜了两声,确定自己的困境不等到夏油杰自然醒恐怕无法解决之后,也只好丧气地把自己瘫进软绵绵的触手堆里。

行吧,虽然没有床,但触手肉垫也不是不能将就,反正这些尽会给人添麻烦的小王八蛋也不可能把他放回床上去。

五条悟恹恹地闭上眼睛,打算睡一会儿。

然而没过多久,他的睡眠状态就被一些诡异的触感给吵醒。

作为一个仿生人,五条悟在进入休眠状态的时候会为了节能而渐渐降低体表的温度,几乎所有的仿生人都是那么做的,除开有伴侣的那些,毕竟这也只是一个程序设置,并非不能更改。

但对正舒舒服服地缠绕在五条悟身上,汲取他体温取暖的触手来说,这种事情是无法理解的,温暖的抱枕突然凉了!它们本能地往更为暖和的地方钻去。

这就是为什么当五条醒来,会发现嘴巴里触手的数量又加了一,把他的口腔塞得鼓鼓囊囊,还在非常放肆地往他的咽喉钻。仿生人自然想要反抗,但他现在能做的却只不过是无力地扭动身体,除开方便触手们寻找衣物缝隙之外根本一点用也没有。

仿生人的生理反应细节和原生人类有着很大的区别,毕竟不少副作用没必要特地还原出来让人不快,所以五条幸运地躲过了咽喉被强行撑开的呕吐感,但他没能成功躲开别的。

只有具备一部分真正生体大脑的机械生化人才会被称为仿生人,而人类的大脑是一种相当精细娇嫩的器官,令他们没法完全把自己变成一台机械,哪怕全身上下除开头脑之外再没一块血肉,千百年来的种族遗传记忆依然让他们保持着对进食和交配行为的需求。

所以五条悟明明是个大半由机械构成的仿生人,却喜欢吃东西,也拥有正常的情欲,而他刚好很久没释放一下自己身为男性的欲望了。

当那些该死的触手钻进太空服的缝隙里,在布满敏锐触感装置的人造皮肤上到处乱爬的时候,五条悟非常没辙地硬了起来,尤其触手们十分懂事地,纷纷顺着仿生人体温升高的范围扭头去袭击温度更高的下半身。

衣摆被触手们灵巧地拆开,得以从过分贴身的太空服里挣脱出来的性器只在空气里暴露了不到几秒,就让渴求暖意的触手们紧紧缠绕拥抱,被一点点缠得硬起来的五条只觉得此刻的一切都荒谬极了,简直比和好朋友酒后乱性还离谱。

毕竟他和夏油谁都没摄取哪怕一克的酒精,天可怜见,他们全都只是在普通的睡觉而已!!!

这些触手到底什么毛病?五条真的很想立刻滚过去用脑袋敲打水仓的玻璃门,把夏油杰叫起来质问,可惜他现在依然陷在触手堆里,被缠得动弹不得,不,应该比动弹不得还过分,因为那些触手扒掉本就因为缺了大腿而松松垮垮的裤子之后,不仅缠上了他的老二,还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屁股上!!

哪怕再怎么饥渴,仿生人也绝对没有要跟室友的触手们来一发解决问题的念头,更别说是他在下面,虽然五条真正找人的时候并不在意位置。

但随随便便让一群触手上了依然不是件会让他轻易接受的事情。

可惜此刻的五条就算再怎么暴怒,也找不出任何解决办法——除非他愿意为了一群触手的冒犯而打开胸腔内侧的自爆按钮。

和敌人同归于尽还能说很有战士的风范,和一群下流触手殉葬算个什么啊?仿生人绝望地想。在他几度挣扎失败之后,触手们终究还是成功按住五条悟试图蜷缩起来的身体,顺利地将两条纤细柔软又灵活的前端塞入了紧致的后穴。

很多时候,反抗一旦失效,那么它迎来溃败程度总是远超预计的,得到了新地图的触手们可以说是欢欣雀跃地将狭窄的入口不断撑大,然后长驱直入仿生人柔软的肠道,在五条温热的身体内侧快乐地扭动摩挲,甚至在感受到甬道因为过于干涩狭窄而动作不太顺畅的时候,无师自通地从体表分泌出粘液来增加润滑。

后穴被触手们给塞了个满满当当的五条瘫在触手堆里仰起身体,无可奈何地起了反应的他皮肤开始慢慢发烫,淌出一层淡淡的薄汗,盘绕在身躯上的触手们显然对此十分满意,纷纷用吸盘舔舐那些带着淡淡咸味的液体,直到摩挲在性器上的触手发现顶端有个正不断滴出粘稠液体的小孔。

好奇的触手用尖端往孔洞里钻了两下,仿生人的反应相当大,咽喉深处发出咿咿呜呜的叫声,又再度开始扭动身体,原本还算安分的后穴也开始收缩。

触手们被吓了一跳,但随即发现,五条变得更热了。

所以这是好的反应,它们如此单纯的认为,因而干脆分了一条触手专门用尖端去钻那个流水的小孔,另一条用吸盘去清理那上面流出来的粘液,塑性能力极强的触手甚至一口气进到了深处,在那分泌出源源不断液体的软肉处轻轻戳弄。

每当它戳一下,五条的身体便像是触了电一样弹跳一下,后穴也因此缩得死紧,觉得被禁锢住的触手们忍不住乱动起来,在甬道里不断翻搅,紧缩的器官强行被撑开的感觉让五条抖得更厉害,到处乱动的触手们很快蹭过了一个不太起眼的位置,前面明明没在戳,但仿生人还是很厉害地弹了一下。

随着触手们的玩弄,五条的体温已经变得滚烫,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才是让抱枕升温的关键,因此触手们很不客气地从前后一起刺激五条的前列腺。

就算前面被死死堵住而无法射精,仿生人还是很快在触手们的强行玩弄下达到了高潮,但这种事情,只有简单思维的触手并不能理解,它们只知道五条的抵抗在一阵激烈的颤抖后彻底消失了,甚至身体还变得柔顺起来,松弛的后穴轻易地再度挤进了两条触手,变得火热潮湿的甬道让它们格外喜爱,所以干脆重复起之前的行为,想试试看能不能让狭窄的甬道迎来更多的同伴。

还有一些触手为了让出位置,主动向肠道的更深处爬去,然后撑开柔软的肠壁,在更为敏感,而触感也更柔嫩的结肠里打起滚来。

夏油杰在难得的好眠里吐出一些气泡,明明活动区的气温是很低的,但他今夜却在梦中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与脉动,宛如自己正浸泡在盛夏的海底洋流中。

他似乎还梦到一些朦朦胧胧的,莫名让人觉得心跳加速的东西,但那份印象十分模糊,很快从逐渐醒来的异星人的脑袋里消散了。

虽然房间里没有开灯,不过无论是作为海底生物的夏油,还是他的仿生人室友,都具备很强力的黑暗视觉,所以缺乏光线并不妨碍他们看东西,因此缓缓睁开细长的漆黑眉眼的夏油杰,一点点看清楚了面前的事物。

他那位实力强悍,但性格和脸都和传说中的仿生人相距甚远的室友,此刻正赤身裸体地被自己的触手紧紧贴在水仓的玻璃壁上,就像以前他把触手们打结缠绕上去那样。

可触手们只是打了结。

而五条却是一副整个人都神志不清的样子,那双初见的时候让他惊艳到暗中打量很久的空色眼瞳失神地半睁着,汗水和泪痕不满了仿生人漂亮的面孔,但更显眼的是正把他的嘴巴塞得鼓鼓囊囊,甚至将下方线条漂亮的脖颈都撑出明显形状的三条不断蠕动的肥大触手。

更别提那些攀爬在他光裸而满是汗水,到处是吸盘红印的身体上的触手们。

夏油杰慢慢睁大了眼睛。

被紧紧按在水仓玻璃壁上的五条突然咽呜了一声,开始用脑袋一下下地敲打外壁,异星人很快看清楚了他动作的缘由,仿生人下身被触手们缠得密不透风的地方蠕动了一下,很快露出一根已经变得通红的挺翘性器,而它正被一根触手盘旋缠绕,顶端一下下的地被触手的尖端往里头钻,看着触手间隙中露出来的肉棒表皮已经凸起许多经脉的模样,异星人再怎么迟钝也意识到五条身上发生了什么。

而他也终于找到了自己感受到的始终没有散去的,暖意的源头。

五条的性器后方,属于小腹的部分原本该是平坦而漂亮肌理,但它现在微微凸起,好几条触手的形状从皮肤下方凸显出来,在里头翻滚着。

夏油杰甚至听到了后穴里触手们进进出出的咕啾声。

他几乎是脸色发青的拍开水仓的开启按钮,让它用最快的速度排干养护液,打开仓壁,让已经脱力的五条倒进自己怀里。

就算异星人确实对自己的漂亮室友有那么一点想法,但他发誓绝没想过会有这种发展!!而现在不管夏油杰再怎么和五条解释,自己的罪行大概也洗不清了。飞快地把所有的触手从对方身上撤走的异星人绝望地想。

躺在他怀里,不知为何失去了手脚,好不容蜷缩起身体喘了很久才缓过气的五条,慢慢地抬起头,仍未完全回神的眼瞳瞥了一眼异星人,这才慢吞吞地用沙哑至极的声音开口。

“…这回,可没,那么便宜了。”

“……我……”

“准备,卖身,还债吧,知道,老子出场费,多贵吗?”

异星人缓缓转动有些僵硬的眼珠,用一种不太确信,又十分有些茫然地眼神看向怀中的室友,不,大概是前室友和现债主。

“那个…你的意思是……”

“现在,现给我还第一笔……你口活好吗?”

“……?”夏油杰的表情变得十分奇怪了。

“算了,会做就行,给我舔。”五条悟恍惚的脸上现出些许不耐烦来,“呼……你这是什么脸,那些该死的触手,可是搞了老子一个晚上,都没让我射!”

明明连四肢都没有,战斗力甚至不足零点五,但瘫在异星人怀里的仿生人,盯着他的眼神依然渐渐变得危险起来。

“……你不会说想要赖账吧?”

夏油杰缓缓眨了眨眼,然后歪过头,再度露出五条之前见过的温和微笑,不过今天这个笑容很奇怪地假里透着点真。

“只要一次就好吗?”他的语气十分柔软,听上去配合极了。

“当然是,到我满意为止。”

仿生人傲慢地说道。

那间小小的舱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家入硝子并不清楚,总之她通知五条来领自己的手脚的时候,仿生人并不是被辅助机械带来的,异星人稳稳地抱着正在肩头打瞌睡的五条,用柔软的触枝无声无息地行通过空间站狭窄的过道,进入了医疗舱。

“这是怎么了?”医生好奇地看了一眼好像严重睡眠不足的仿生人损友,“通宵的可是我而不是他吧?”

异星人心虚地咳嗽了一声,并转开脸。

家入撇了一眼他下巴上清晰的牙印,再看看五条有些发红的嘴唇,顿时翻了个白眼,“我对你们私下里发展成什么关系没兴趣,但是请保证休息,不要影响工作。”

远航任务里两个男性室友发展成炮友的事迹实在太多了,家入硝子根本连问都懒得问,不如说,男人们能够自己解决,还给她减轻了负担,作为同时肩负着船上的采购工作的医生,家入完全不想用自己的终端ID去替憋久了的同事们购买什么充气娃娃之类的玩意。

事实上,家入硝子实在应该对此多关心一下的。

因为她的损友和同事并没有变成单纯的炮友……他们在两个月后成功跨过了毫无意义的,能够上床却仍互相暗恋还不肯开口的恋爱傻瓜阶段,变成了一对以闪瞎她眼睛为乐的狗男男。

48 Likes

好耶!人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