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媾

鬼媾
又名《被我杀掉的死鬼老公突然出现
把我超一顿怎么办》
水煎,半强制,双性

麻木的心在此时又绞痛起来,五条悟面无表情地取下特制的白绷带,泛红的眼角分外明显。胡乱的蹬掉鞋子,疲惫不堪的身子在草草洗漱后便直接卧趴在柔软却略显凌乱的床上,不一会儿进入了浅眠。然而就在他入眠还不到半小时时,房间的门却被轻轻推开了。

好奇怪…敏感的肌肤像是被一寸一寸地描摹着,被擦过的地方像是着了火一般被燎得浑身难受。
五条悟挣扎着想要醒来,但紧闭着的双眼无论如何也睁不开,就像是被鬼压床了。
那似乎是一个宽厚的男性手掌,薄薄的一层茧摩挲着自己柔嫩的大腿根,比常人要低出许多的体温让五条悟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厉鬼缠上了。

额头,脸颊,脖颈,胸口,紧接着是…腿间的那朵湿漉漉的肉花。冰冷的空气随着大腿根被抓住强硬地掰开时便一拥而上,纷纷涌入其中,激得五条悟抖了个激灵,眉间的褶皱更是多了几分。

啊…感觉正被什么滑溜溜的东西舔舐着
阴蒂被仔细地照料,很快便从里探出头来,挺翘得惹人怜爱。随着乳首两点也被富有技巧地揉捻,五条悟感觉穴里像是有什么快要呼之欲出,一股暖流从宫腔中浇灌而下,直直喷洒于正在自己胯下的那个东西上,不少还飞溅到洁白的床单上,深色的水痕浸得又深上一个度。
“嗯…啊…不……”五条悟嘟囔着像是要醒来,奈何四肢无力只能受人摆布。像是柱体一样的东西在他潮吹之后滑入了那口泥泞得已不成样子的屄口,在确认过已经足够湿润以后,那个像人的指节,却带着一丝微凉的触感的物件便强硬地在甬道里摸索着抽插起来。敏感点被轻而易举地寻到,在五条悟腰身因被顶到那块要命的软肉而不安地扭动时,穴中的手指飞速地抵住那处顶弄,床上人的身下则又是吹出一股又一股淫液。

直接开苞对一个处子或许有些残忍,至少对于五条悟这个根本连自慰都没怎么有过的处男实在是有些太超过了。以至于当不断翕合的穴口突然被一个滚烫的硬件抵住时,五条悟差点弹射起身,直接猛得被吓醒过来。与此同时,在他睁眼的那一瞬间,阴唇上贴着的那根阴茎已经就这刚刚指奸流出的透明淫液插入他湿软的女穴中,填满了整个甬道。

“唔——什么…!”被顶的险些找不回自己的声音,五条悟在有一丝恼火的同时开始探察此时是个什么鬼状况。房间还是自己的房间,腿间和腹上残留的精液却真真确确地证明了刚刚抽搐着高潮的也是他,这他妈根本就不是一个梦!!还不等到五条悟再思考,体内的硬物不怀好意地抵住他的宫腔狠狠顶弄起来,惹得他差点憋不住将要呼之欲出的呻吟。

五条悟下意识举起快要抓不住床单的右手,发动了无下限,可哪知这根本毫无用处,他还是在被不停地奸淫着。“等等…操…嗯…别顶了…”他酸软无力的手推搡眼前的虚影,使出了浑身解数想要从这场荒谬的性事中逃脱。他平日所依赖的六眼此时却无论如何也起不了作用,他甚至无法分析正在操着自己的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额前碎发被汗浸湿黏在一块儿,又被贴心地拔开,拢在耳后。五条只感觉自己被禁锢得无法动弹,只能被迫承受着被强奸时身体带来的本能快感。他水润发亮的唇瓣快要被吮吸得红肿,胸前的两点也是没有被放过,贴在虚影冰冰凉凉的身上,一下一下地蹭着,硬挺得如樱果惹人想要好好品味一番。甚至想过要不要一发苍把那东西给干脆轰死的白发教师在开起无下限的过程中不断失败后,他便放弃了这个念头,转而泄愤地想用咒术界最强的最强屁股干脆夹断还在自己逼里的鸡巴。

没了第一次而已,他也不是什么贞洁烈男,非要守住自己的初夜,毕竟也没有一定要给谁的必要了。

深吸一口气收紧腹部,用力夹住在穴里进进出出的肉棒,接下来却被冷不丁地抽了下白皙的臀瓣,激得白猫浑身炸毛,瞪着眼望向身后那坨看不清的虚影。
五条悟莫名从那东西的样子中看出他貌似低低笑了几声,就像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被惹怒了的猫又使出全身解数挣扎起来,结果换来的却是又深又重的操弄,把他的子宫顶得直直开了一个小口,爽得他苍蓝的眼眸禁不住上翻,在疼感与快感的交织之中攀上了高潮。

高潮不应期间,他被就这环抱的姿势锢在怀里,转移到了衣帽间竖立着的穿衣镜前。湿润的双眼盯住镜中的画面一动不动,五条悟甚至都没认出来这个在别人胯下欲求不满,随着颠簸胸前白嫩的乳肉一颤一颤的骚货是谁。手被牵住摸向两人的交合处,五条悟摸到了自己流得到处都是的淫液,手像是被火燎到一般猛得弹回来。他偏过头闭上眼不再看画面中被操得食髓入味、依依不舍咬住肉棒的逼肉,也不再看满脸潮红,显然是被爽到了的自己。

圆润的耳垂被温柔地亲吻,但他却感觉不到丝毫鼻息喷洒上来的温暖感觉,直到那团虚影开口说了在他们交合过后有史以来的第一句话:

“悟,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五条悟绝对不会认错,这道声音分明出自于前几天刚被自己亲手杀死的挚友兼前任。如天空延展的苍蓝一眸从紧闭的眼皮中睁开,他看向镜子里的那团虚影此时是夏油杰的模样,他又难以置信地扭过身子,意外的发现不止是镜中,夏油杰就好像还确确实实活着,百鬼夜行处决的那个晚霞似乎只不过是他的一场梦。

“悟,吓到你了真是抱歉”维持着教祖外貌的夏油摩挲着五条悟泛红的眼尾,浅浅揉弄几下后者蓬松如云朵的白发,好笑地看着面前人又急又恨冲上来叼住他的喉结,恶狠狠地用较为尖锐的虎牙研磨,故意表现出一副肉食动物危险警告的模样。抓住他衣领的手却是微微发着颤。

“哈,所以你现在是个什么东西”面对前男友的逼问。夏油杰只好如实招来,说自己在死后就莫名变成了可以随时控制只要愿意就能让人看见自己的阿飘。所以他便经常帮助忙碌的最强教师收拾收拾凌乱的卧室亦或者是客厅。
不论如何,失而复得的挚友固然让自己的心平静不少,但奈何体内的那根巨物存在感实属是过于强了,五条悟的注意力因此又被吸引到了自己酥麻的宫腔处。

“混蛋,别动了啊你倒是…斯…”浅浅地戳弄宫口,转而又猛烈地撞击起那一处。在成功顶入宫腔时被那口跳动着吮吸的小口时,两人都肉眼可见地怔了怔,五条悟更是受不住这要命的快感,无意识地吐出一截猩红的软舌,倚靠在夏油杰宽厚的肩膀上,将头埋入比自己温度低上不少的颈窝,贪婪地沉迷于那股熟悉的气息。
不知不觉被抱着操到了诺大的落地窗前,五条的公寓在10层左右,从窗外望去,恰好能够一览整个小区的布局。在窗帘被全部拉开的那一瞬,五条悟没由头地紧张起来,连带着敏感穴中的媚肉狠狠夹住阴茎,把夏油杰吸得差点精关失守。

“悟被人看着很兴奋吧,他们会发现一个男人竟在窗前被一坨影子操着吗?”果然如此坏心眼的话语让那道身躯猛然僵直,喘息声也随着夏油杰的撩拨越发动听起来。五条悟自从再次见到夏油杰以后,前几日快要流干的泪水又是一涌而出,缀在那恰似白羽的睫毛上。
夏油杰觉得即使十年过去,前男友小孩子的性子仍是丝毫未改。“悟,那边有人正盯着你看哦”恶劣地逗弄身前人,夏油杰俯身悄声道,身下还坏心眼地不断大开大合肏干,汁水飞溅到四周,又沾在了五条悟才新换的羊毛地上。

“闭、闭嘴…呜…不要了…呃啊”五条悟的身子抖得像筛子一样厉害,过度的高潮让他无法适应,唇角与对方相吻接不住的津液顺着他棱角分明的颔线缓缓流下。五条发觉小腹的酸软感愈发明显,他用伸手推推身后的夏油杰,示意松开他:“快放开我,要…要尿出来…嗯呜…”头来回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夏油杰非但没放开他,相反,他颇有兴致地扣挖起悟的马眼以及藏在阴蒂之下的尿孔,用较低的体温成功把五条悟惹得再次迎来一个小高潮。

“混蛋…杰…不要再弄了…啊…真的要尿出来了呜呜…”敏感点被如此对待,白猫彻底哭喊着祈求主人的帮助,渴望能够大发慈悲,允许放自己去厕所解决。夏油杰手上和腰上的动作非但没停,他还饶有兴致地在人耳边吹起哨:“悟就在这里尿出来吧,没有关系的哦”恶魔般低沉的嗓音蛊惑得五条悟更是直接酥了半边身子,在夏油杰的哄骗下昏昏沉沉地从柱体和女穴上的尿孔中漏出些淡淡的清露后就累得根本不想动,迷迷糊糊地窝在熟悉的怀中睡着了。
夏油杰无奈地为哭花了脸的大猫清理干净,随后为他掖好被子,将睡觉不太安分的某人揽入怀中,盯着五条悟可爱熟睡的睡颜后便也跟着进入梦乡了。

End.

73 Likes

香香:innocent::innocent::innocent:

杰你是吃的真好 :face_with_hand_over_mouth:

晚睡果然有香香饭!!!我大吃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