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r]空调维修工

Warning:cuntboy-satoru,怀孕,孕期性爱,具体性器官描写,舔屄,ntr,未成年性交。

空调维修工(17)×人妻(30)

其他预警:已婚,普通人AU,总之能够接受就请往下看吧(瘫




“您好,夫人。我是夏油杰。”

五条悟开门后看见了一位背着工具包的青年,对方亮出了自己的工作证,丸子头小章鱼似地趴在头上,让人忍不住想去捏一捏。

“您叫了空调维修,是吗?”

“啊,是的。”五条悟侧身让出一条路来,扶着肚子微笑道,“请进。”

他走进厨房里给年轻的维修师傅倒了一杯柠檬茶,又从冰箱里端出来一盘豆沙凉糕,对方似乎很紧张,放下工具包后走过来帮他接过了盘子。

“不用客气,不知道小师傅喜欢吃什么,但是冰箱里只有豆沙馅的凉糕了。”五条悟跪坐在一旁的软垫上,毫不掩饰地盯着维修工的脸看,后者喝了一口茶之后拘谨地开启了话题:“您怀孕了,应该少吃一点凉的东西。”

五条悟嗯了一声,叹息之后说道:“不是我想吃甜食,是肚子里的孩子喜欢吃……这么多天以来,杰是第一个关心我的人呢。”

“听起来您的丈夫不常回家。”

“我们已经快半年没见过面了。”五条悟似乎想到什么,神色有些黯然,低头将手放在了隆起的肚子上。

夏油杰忽然对那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产生了几分埋怨。他还想说什么,但又回想起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于是放下茶杯想要去卧室看看五条悟说有异响的空调外机。

“卧室在这边。”

“小心!”夏油杰堪堪扶住了起身时撑着桌面差点摔倒的五条悟,后者重心不稳,直接扑进他怀里,这让年轻的维修工心跳如雷。

为了哺乳做准备的胸脯软绵绵地贴在夏油杰结实的肌肉上,五条悟本身比他高了些,夏油杰的口唇正好贴在对方的耳根,细密的绒毛蹭来蹭去,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身上不受控制地开始发热。

五条悟似乎站不稳,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葱白似的手指隔着粗糙的工作服摸到他劲瘦的腰腹,夏油杰担忧道:“夫人,您还好吗?”

“抱歉,小杰。”

五条悟换了一个更亲切的称呼,放开时夏油杰看见了他绯红的脸颊,感觉身体更热了些。

夏油杰吞了吞喉结,放下工具包后想要走进卧室,却看见五条悟捂住肚子皱了皱眉,似乎伤到了哪里,他于是又紧张起来,赶紧俯下身查看五条悟是否有哪里受了伤。年轻的维修工埋下身之后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忽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句十分委屈的话:“小杰,帮帮我好不好?好难受……”

“夫人有哪里不舒服吗?”

夏油杰脱掉外套之后想要扶着五条悟坐下,却忽然被对方抓住了手腕。五条悟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夏油杰的心也跟着揪起来,可下一秒,五条悟便不由分说地把他的手放在了一个极其隐私的部位。

心脏几乎快要从胸腔中跳出来,夏油杰挣扎了两下,却发现五条悟的力气并不小,像是非要让他知道什么似的。随着视线不断下移,维修工布满厚茧的手掌触碰到一处湿润,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那一片过高的温度。夏油杰低头看去,五条悟红着脸,把睡袍整个脱了下来,只剩下一件里衣,而下半身则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了十七岁的小师傅看。

夏油杰抽回自己的手,忽然捏住五条悟的下巴,质问道:“夫人忘记自己是有丈夫的人了吗?开门的时候就湿了吧,内裤都没有穿,是想要勾引其他男人上床吗?”

“呜……不是的,不是!”五条悟连连摇头,可身下的垫子已经完全被淫水打湿了,夏油杰按上去,那片水渍就蔓延开来,显得他的辩解那么苍白无力。

一副不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下体。没有睾丸,半勃的阴茎周围干净得连毛发都没有,下面露出一个正随着呼吸一开一合的狭小的肉缝,夏油杰掐住外面的皮肉拎起一点来看了看,惊奇地发现这是属于女性的阴道口。

“小杰的肌肉,很结实……手指也很长,一看就能,插到很里面——啊!”

夏油杰将示指和中指并拢,直接插进了那个一直往外流水的穴口,才进去捅了两下,五条悟就低喘着喷出一股温热的春水来。淫荡的女屄贪婪地把夏油杰的手指咬得紧紧的,随着手指抽插的节奏一点点喷出小股小股的淫水来,五条悟整个人向后倒去,躺在了铺好的软垫上,扶着肚子断断续续地呻吟。

夏油杰低下头来仔细瞧了瞧咬着自己手指的穴,他的动作过于粗暴,两片阴唇被他抽出手指时带得外翻,尖端那颗花珠硬挺着,整个女屄看上去可爱极了也美极了,不知道被翻来覆去肏过多少次,长成一副逆来顺受的殷红的模样,比AV里任何一个女优都更淫荡、更色情。

“空调根本没坏,夫人只是想找个男人来肏自己吧?”夏油杰把手指抽了出来,五条悟呜咽着恳求他直接插进来,夏油杰却没能如他愿,而是整个人趴了下去,双手把住两瓣圆润饱满的屁股往回拖,强硬地掰开两条因为怀孕的缘故显得有些丰满的大腿,把两瓣欲求不满的阴唇含进嘴里。

“啊啊!小杰,杰……不要吃,呜……”

夏油杰的舌面覆上两瓣肥嘟嘟的阴唇,牙齿轻轻咬了咬挺立的骚蒂子,肉穴很快就承受不住,五条悟坐起来,两只手无力地按在他的头上,把丸子头解了开来,毫无羞耻感地浪叫着,不一会儿就吹了出来,前端也一抖一抖地射出乳白色的精液,弄脏了维修工的头发和衣领。

“没关系吗,夫人?”夏油杰抬起头来关切地问道,“您又高潮了,可您的丈夫不在家,需要我帮忙吗?”

“小杰,插进去,快点……肏我……”五条悟胡乱地亲吻着小师傅的额头和脸颊,急急地去解开夏油杰的皮带,看见了后者鼓鼓囊囊的内裤。

他还想要动手将内裤也脱下来,但夏油杰握住了他的手,作势要穿上裤子,说道:“夫人,怀着丈夫的孩子和别的男人做爱,是不忠贞的表现呢。”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走进卧室里,他的手按住五条悟高高隆起的腹部,担忧道:“孩子没问题吗,夫人?”

“已经,六个月了……不会有问题,可以做的。就算这么进来……无套中出,也,也是可以的。”五条悟哭着抱住夏油杰,胡乱地叫道,“快点,块点肏进来吧,好痒,好难受……杰,小杰的肉棒好大,想用骚屄吃小杰的鸡巴……快点,快肏我!”

五条悟哽咽着,用力扒开外阴的两片花瓣,露出内里最柔软的花心。这简直是不能再赤裸裸的邀请。

肉棒抵在了骤然暴露在空气中而有些瑟缩的穴口,夏油杰低声说了句“抱歉,夫人”,五条悟没能听清楚,下一刻就被粗大硬挺的肉棒狠狠贯穿。穴道已经湿润到根本不需要润滑便能容纳一整根庞然巨物,饥渴已久的肉屄把夏油杰的阴茎咬得严丝合缝,五条悟抖得像大海里失去方向的游鱼,只能随着维修工的动作一起一伏,在无边的快感中迷失生命的意义。

生命。

夏油杰卖力地一下下肏进深处,他十分在意五条悟的肚子,总害怕动作过于粗暴会伤到五条悟和孩子,可身下的人根本没有这方面的顾虑,恬不知耻地发着骚,让他再用力点,肏到子宫口,把精液都射出来,把贪吃的小屄喂得饱饱的。

“您的丈夫知道他的妻子怀着他的孩子,还在另一个男人身下发骚吗?”

夏油杰笑着问他,一个深挺让冠头直接顶到了宫口。饶是再渴望性爱也不能抵挡最深处被侵犯的恐惧,五条悟吓得双手抱住少年的脊背,子宫早就被肏得下降到了合适的位置,随着肉棒的顶弄忽上忽下,五条悟又是害怕又是沉沦,前端已经射不出多余的液体了,可怜兮兮流出几滴稀薄的前列腺液,剩下的全都交给了尽职尽责的骚屄去承受。

“杰,好棒,好大……喜欢,喜欢杰的肉棒……”

五条悟爽得两只眼眼睛失了焦,迷迷糊糊只看见有一个结实干练的身影在自己身上卖力耕耘。涎水不受控制地从口角流出,和泪液一起把那张漂亮的脸弄得湿乎乎的,下半身也被肏得一塌糊涂,仿佛他天生就该被肏得上面下面都不停流水一样,天使的容貌和妓女的身体,夏油杰对他这副模样喜欢极了,隔着肚子和他接了一个黏黏糊糊的吻,身下抽插的速度无意识地加快,把人肏得颠三倒四,仿佛失了神智一般,只知道用下面那张耐肏的小嘴来回答问题。

五条悟哭得断断续续的,说出的话字不成词词不成句,也不知道究竟高潮了多少次,终于感受到插进身体里那根巨物胀大了一圈,他下意识肉棒夹得更紧,也终于恢复了几分理智。夏油杰的脸色通红,浑身热得像一块铁板,杵进爱人肉穴里的阴茎也如同钢柱一般。他实在贪恋阴道的温暖,想要再多插一会儿,可五条悟却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把人按在自己丰满的双乳上,缱绻道:“老公,快射进来。”

夏油杰被激得精关失守,抵着子宫口猛地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冲刷着内壁,五条悟尖叫着迎来了又一次高潮,满足地搂住自己的小丈夫,听对方带着歉意的爱意倾诉。

“这么久没回来,辛苦悟了,对不起。”

“还有几周就预产期了,杰再不回来,我就要一个人去医院了。”

“真是抱歉……对不起,悟,我很爱你。”夏油杰喃喃,射精过后的阴茎软了下来,他接着余韵往里推了推,贴着五条悟的敏感点停下,俯身仔细吻过妻子脸上的每一处泪痕。

五条悟最开始犹豫过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夏油杰才升入大学,这个年纪做爸爸对于他来说太早了。而他的小丈夫总是在许多方面显示出意外的成熟,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妻子和未出世孩子的责任,这让五条悟总是很容易忘记丈夫比自己小了一轮还要多的事实。

年轻人的精力总是格外旺盛,感觉到插进身体里的阴茎再一次硬起来,五条悟哑然失笑。

肚子里的孩子不轻不重地踢了他一下,他此时才终于感到几分羞耻,红着脸吻上夏油杰的鼻尖,问他:“我们做到预产期前两天好不好?”

迎接他的是一个温柔的怀抱。他的丈夫缓慢地抽动起来,柱身富有技巧地碾磨过凸起的敏感点,五条悟动情地叫着丈夫的名字。

被呼唤名字的夏油杰决定给这个一时兴起的ntr paly画上圆满的句号,于是他凑到妻子的耳边承诺道:“好的,夫人。”




其实是小夫妻俩的情趣hhh,一时兴起玩儿个ntr

FIN.

62 Likes

預判成功www

6 Likes

蛋哥!!啊啊啊太好吃了!!!

吃吃吃,快吃!

小杰!即将当papa!

香晕了,谢谢老师赐饭,此乃国宴🫶🏻

年轻可靠的小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