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情人相见,分外______?》 by 是咸鱼不是逍遥

 

  • 现pa
  • 论说相声,我不是专业的
  • 祝情人节快乐!

————————————————————

 

 

-1-

家入硝子敲开五条悟的办公室门的时候,他们项目组的组长正毫无形象地瘫在沙发上。

他腰下垫着一个枕头,怀里抱着一个枕头,手里举着平板唰唰往下刷,听见有人进来也只是瞄了一眼,确认来人后就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了屏幕上。

“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欸——”他夸张地打了个天大的哈欠,一副饭饱神虚的懒散模样,“有什么事不能等到下午再说吗?”

硝子没理他,把手里的资料往他桌子上一放:“投资方今天下午到日本,老板让你晚上去接待一下。”

五条悟哈欠打到一半,疑惑地停了:“怎么是我去,我记得这活儿之前已经安排给忧太了啊?”

硝子耸耸肩:“谁知道呢,也许是觉得这次来的大老板不好伺候吧。”

五条悟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边嘀嘀咕咕“让我看看是什么妖魔鬼怪”,一边去扒拉桌子上的资料。

——拿到手翻开第一页就是“盤星资本”几个大字。

“嚯。”他一挑眉,快速从一排股东的名字上一览而过,待看到代表人米格尔的照片时,立即失去了兴趣,又没骨头一样瘫回了沙发上。

“原来是非洲人啊……”

“就因为是非洲人所以才要你去吧?”硝子道,“听说上次乙骨就被那帮印度人折磨得神志不清,回来连着一个星期说话都不利索,还带着股奇怪的咖喱味儿。”

“可是他分明听里香的话听得很清楚。”

“青梅竹马能一概而论吗?”

五条悟啧了一声,过了片刻又挤出来一句:“……好歹也给年轻人一点锻炼机会嘛。”

家入硝子微笑:“你只是想偷懒吧。”

 

说归说,当晚五条悟还是把自己收拾打理了一遍,换了套熨好的西装,扣着六位数的表,人模狗样地去了。

五条家是历史悠久的大家族,数代的财富积累下来,如今已经到了极可观的地步,五条悟就算当个甩手掌柜,轰然运转的资本帝国也足以让他享乐到下辈子。神奇的是,在这种环境里,他非但没长成个纨绔,反而跑到咒专集团,兢兢业业地当起了社畜,带着一帮子年轻人写代码做游戏,美其名曰“追逐理想”。

然而几年下来,理想的影子见没见着另说,和顶头上司拉扯的功夫倒是长进不少。项目经费、任务时间、剧情设计……三天一小商,五天一大会,最近的一次是对方认为其中部分设计过于恐怖,会影响游戏的销量,要他修改——五条悟当时一脸“你是不是在逗我”的表情,直言“恐怖游戏要是不恐怖难道就会有人买吗”,把人堵得七窍生烟。

然而顶头上司态度强硬,项目负责人我行我素,大有“任你雨打风吹,我自巍然不动”的架势,就这么拖了一个星期,拖来了个新资方。

 

车拐了个弯,停在路边,五条悟开门下车,告诉司机晚上再联系他,然后关上车门往料理店走去。

接人的活是伊地知去办,算时间应该不需要等太久。五条悟进去确认过餐点和布置没有问题,就接到了伊地知的短信说人快到了,于是他便直接出去等人。

初春的夜风吹在脸上有点凉,五条悟因此清醒了不少,索性避开人群,站在路灯旁开始琢磨怎么说服老大同意他的新提案。还没等他琢磨出个眉目,灯光一晃,公司的商务车停在了路边。

伊地知下车帮他们的准合作伙伴开门,五条悟却微微眯起了眼睛——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伊地知的动作是不是太僵硬了点,里面是坐了头洪水猛兽吗?

下一刻,车门打开,一个个头极高的黑发男人从车上下来,平直的肩背将黑色的西装完美地撑了起来,那张五条悟无比熟悉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气定神闲地向这边看来。

然后看到了五条悟。

他的笑容微不可察地一顿。

五条悟:“哇哦。”

 

-2-

五条悟从小到大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到他上大学时,更是像只金光闪闪的成年雄孔雀一样,开始到处散发他的荷尔蒙。又帅又有钱的男人谁不喜欢,当他不开口时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顺理成章的,对他有想法的人不少。

不过他们大多很快就打消了念头。

因为五条悟大一刚入学没多久,就和同专业同寝室的那个很帅的男同学搞到了一块去。

男同学叫夏油杰,不是天才胜似天才,入学几个月就开始跟着教授世界各地跑,对市场敏锐得惊人,据教过他的老师们评价,他天生干金融的料。

八卦的传播速度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他们搞在一起之后没多久,和他同期以及后三届的学生基本上都知道了。

等他们升到大二大三,新入学的新生们也知道了。

伴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扼腕叹息声,靓丽风景线自此超级大加倍。

风景线加倍,更加靓丽,更加闪光,对单身人士更不友好。凡一起出现必黏黏糊糊,单独出现则有无数的办法让与其交谈者意识到他们是“灵魂挚友”;诸如“甜口吧,悟喜欢吃甜的东西”,“一起去看自由格斗大赛吗”,“这款新游戏应该对他的胃口”之类的发言数不胜数。

偶尔还会旁若无人地咬耳朵,比如在上课前,坐在教室最后一排,说昨天晚上折腾得太晚了,好困,想睡觉。

伊地知·来蹭课但来晚了只能坐后排·并正好坐在他们前面的·洁高:?

……我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

五条学长浑然不知自己在学弟眼里已经节操全无,他说着就往夏油杰身上倒,然后被夏油杰撑住脑袋:“困的话一会儿我回去给你做杯咖啡。”

五条悟迷迷糊糊:“可我现在就很困,撑不住了,让我睡一会儿。”

夏油杰叹了口气:“明明是你先提出来的,怎么自己反倒先撑不住了……”他一边说,还是一边松手让五条悟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当心别被教授发现了。”

伊地知看了一眼讲台上,手握教案力度明显加重的夜蛾教授,心道晚了,已经被发现了。而且不止是夜蛾,坐得近的学生有不少都在悄悄朝这边窥探。

根本就没想遮掩嘛……伊地知无语地收回注意力。

五条悟是天才,夏油杰是堪比天才的人,他和他们比不了,还是专心听课要紧,至于前辈学长们的课业与爱情,自然不是他该操心的。

事实证明,学长们的课业与感情,的确用不着他操心。

没过多久,那一年全国商赛成绩公布了,他们学校的一支小队以绝对的优势取得了第一,据说已经有人在联系他们,想投资他们的项目了。再一打听,获胜者果不其然是风景线组合领队,带了几个大二的学生,只是此外连指导老师都没有——据说是五条悟说没必要。

包括伊地知在内,当时几乎每个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就算获奖了,但那也还只是个概念啊!一个初步提出来的构想,只是在初期的研究分析后,进行了一定的前景预测而已,这就可以打动那些投资者了吗?天才的脑回路就是和我们不一样是吗?

人与天才之间的差距是如此明显,以至于让人生不出与之比较的心思。毕竟世上绝大多数的都是普通人,兢兢业业一辈子,大概也是过着与大家相差不大的生活,伊地知很早就认清了这个现实,他知道自己只是个普通人,日后大概非常普通,但他不觉得这算坏事。因此只在短暂的震惊后,就重新投入到了学业中。

大概是注意力转移了的关系,后来他也甚少听说五条悟和夏油杰的事情,直到毕业后找工作,阴差阳错竟然去了咒专集团的游戏开发分部,入职第一天就在项目组组长的办公室见到了某个年轻的白发家伙。

“之前听人事的说有新员工要来我这里,我还以为是同名,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学弟,”比大学时期更大了一号的男人笑眯眯地朝他挥了挥手里的简历,“欢迎加入,伊地知。”

如果时间倒回到那个时候,伊地知一定会对当时的自己说:快跑。

可惜彼时年轻的伊地知洁高还是个刚毕业的小菜鸟,完全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何等丧心病狂的压榨和令人身心俱疲的职场PUA。

因此他在震惊中略有欢喜地与五条悟握了握手,说:“我会努力的,五条先生。”

 

入职当天,伊地知在跟着人事认识了公司一遍之后,谨慎地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将整个部门的人都认全了,然后在傍晚下班时,充满疑惑地向一起等电梯的家入硝子提出了一个问题:“家入小姐,请问夏油先生是在别的部门吗,还是出差了……?”

家入硝子记起他是自己的学弟,闻言一怔,表情有点复杂,过了片刻才道:“夏油不在集团。”

伊地知有点诧异,他们学生时期就是极好的搭档,毕业之后竟然没有在一起工作吗?

作为那两人为数不多的朋友,硝子没少遇到过这种情况,见状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又简短解释道:“他们大四还没毕业就分手了,夏油出国,五条对游戏开发感兴趣,就来了咒专集团。”

伊地知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了解,但他看得出硝子不想多说,于是点了点头。

五条悟家庭背景摆在那里,既然说对游戏开发感兴趣,那就一定是感兴趣,而跟着这种领头人做事,不用太担心自己辛苦努力之后做出一坨屎,只是有时会累得半死还达不到他的要求,然后挫败感爆棚“而已”。

好在早他一年入职的七海建人很靠谱,某日看他下班时间实在太晚时说不用太在意五条悟的要求,他们这些打工的尽力了就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跟上他那些天马行空的构想和思路的。

伊地知心道这就是前辈的经验吗,但尽力而为不也得加班吗,那有什么区别啊?

那时的伊地知还不知道有一门学问叫“敷衍学”。

不过出乎意料的,身为敷衍学大师的七海建人对后辈颇为照顾,在工作上也极其认真,除了痛恨加班之外,完全就是领导眼中的优秀员工典范。当然——伊地知在见过他不得不加班后的次日早上,恨不得掏出刀子来把五条悟宰了的眼神后,恍然大悟地想:原来认真是有条件的。

 

-3-

时间回到当下,伊地知僵硬地帮夏油杰拉开车门后,站在春日料峭的夜风里,目睹了夏油杰和五条悟长达一分钟的四目相对。

这时的他已经反应过来,五条悟并不知道投资方代表临时换人了,但这并没有用,知道这个事实不妨碍他找不到插入他们之间的机会。

就在这漫长而诡异的沉默中,一个肤色颇深的非洲人从车上下来,左右看了看,问道:“夏油,你们在干什么?”

好极了,看样子这家伙根本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好在五条悟暂时不打算在马路边上演狗血爱情故事,他反应很快,那人话音刚落,他就朝对方露出笑容:“这位就是米格尔先生吧,里面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进去细说。”

米格尔明显还在状况外,闻言已经操着一口流利的日语朝他们做完了自我介绍。他是盤星资本的首席财务官,今天本来只需要他来的,但昨天晚上夏油杰突然说既然有和咒专的合作那我顺路也去一趟吧反正我是日本人语言上没障碍,然后就直接飞到了东京。

哦,出国几年混成CEO了,五条悟面无表情地想着。

那个非洲人还在旁边喋喋不休:“……以前我们比较专注于国外的市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放弃日本,相反,我们其实一直在为进入日本市场做准备……”

五条悟听到这里微笑:“那今后贵方日本的分公司负责人是?”

米格尔:“正是夏油先生。”

他说着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夏油杰,试图以眼神示意对方说点什么,结果连瞟三次对方都没看他,反而一直专注地看着他们的准合作伙伴。

米格尔:“?”

无法,他只能自己继续道:“今后我们会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到日本来,而在发展较好的情况下,日本分公司有望具备不逊于总部的体量……”

五条悟:“能与贵方合作是我们的荣幸。”

米格尔“……”话是好话,但他听着怎么就有点不对劲呢?不过这位五条先生是日本知名财团的继承人,反应这么平淡也不奇怪。

口若悬河的财务官先生并没有注意到旁边伊地知越来越诡异的眼神。

——聘用这么缺心眼的财务官,盤星资本真的能维持到分公司成立吗?

殊不知那个黑皮非洲人内心也有点崩溃。

——夏油,醒醒,我们是来谈合作的,就算对面再帅也不要一直看了好吗,你难道是Gay吗,他难道是你旧情人吗?

也不怪他会这么想,夏油杰大学刚毕业就出国了,当初他用一年时间读完了研究生,然后就进入了盤星资本,几年时间就火箭般做到了合伙人的位置;在前任首席执行官进去之后,盤星资本一度面临破产,他巧舌如簧,顺利安抚各大股东,年纪轻轻就接任了CEO的位置,是相当传奇的一个人。而米格尔是在他坐上一把手的位置后被聘用的,几年下来,也没听说夏油杰有什么情人,还以为他根本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又怎么会想到他在年轻时候也是有过男朋友的人,并且差点获得“狗粮分发大赛一等奖”呢?

 

双方落座,服务员上菜。

只见夏油杰起身给五条悟倒了杯酒,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风度翩翩道:“悟,好久不见。”

五条悟也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踏足日本呢,杰。”

夏油杰不为所动:“我们不会放弃日本的市场的。”

五条悟含沙射影:“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夏油杰:“……”

第一回合,五条悟略胜一筹。

要是现在还没察觉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米格尔真的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他目光在夏油杰和五条悟之间来回寻梭数次,最终疑惑地看向了伊地知:他们双方曾经发生过什么吗?

伊地知朝他尴尬地笑笑,显然不知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夏油杰注意到了他的迷惑,正好又算到了某个旧账,立即转移话题:“米格尔大概还不知道我与悟以前的事情,不过请放心,将日本市场列入未来计划这件事并不是出于感情,而是通过多方考察决定的,也获得了股东们的认可。

“而选择悟的项目作为我们在日本市场的敲门砖,是因为我相信你的水平。”

五条悟挑挑眉,虽然他一向颇有自信,但此时心情还是好了一点。

第二回合,夏油杰险胜。

而米格尔已经顺利从他的话中提取到了诸多关键词。

“悟”x3,“以前的事”,“出于感情”,“相信”。

原来他不仅是Gay,而且对面还是他的旧情人。

米格尔:小丑竟是我自己。

 

今天只是接风洗尘,五条悟没有在饭桌上谈合作的习惯,夏油杰也没有,因此除了最初的几轮交锋外,剩下的时间倒是相安无事,大家你来我往商业互吹了几次,就差不多结束了。

一顿饭的功夫,外面就下起了雨,温度比之前还低,五条悟让伊地知送人去酒店,稍后自己家的司机会来接他。

他酒量不行,今天喝了两杯就有点醉,等人走了之后,他就去门口吹冷风醒酒。

他脑袋有点发昏,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没等到自家的车,才想起来打电话问。结果就听见司机在电话里说前面的车坏了,路上大堵车,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他啧了一声,正准备出去叫辆出租,就看见一辆车停在面前,后车窗被摇下来,露出夏油杰的脸。

“我送你回去?”

 

-4-

五条悟是天才,夏油杰一直都知道。

 

五条悟是天才,并且从不耽于现状。

那天晚上夏油杰回到寝室,五条悟就从床上探下头来,抓着笔记本电脑给夏油杰看:“杰,要不要参加这个比赛!看上去很有意思哦!”

夏油杰看见屏幕上是某个商业模拟大赛的介绍。

五条悟极力说服:“反正最近比较闲,不如就参加一下试试呗!”

然后他们就花了大半个晚上的功夫查找相关资料,以至于第二天五条悟直接睡过了两节专业大课。

商赛获胜后不久,他们即将升入大四时,五条悟忽然开始对游戏开发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对夏油杰说,自己一定会开发一款最出色的游戏,惊艳所有人。

这听上去像是玩笑话,但夏油杰知道他既然说了,就一定会尽全力去完成。

五条悟似乎对一切困难都没有敬畏之心,他乐于挑战它们,并且享受那种感觉。夏油杰很欣赏这种品质,但是他做不到五条悟那种程度。

五条悟的天赋、家世都让他能没有顾虑地追逐一切想追逐的东西,他是天才,是那种不缺任何资源的天才,但夏油杰不是,他只是接近天才的“普通人”。五条悟对另一个全新的领域的探索热情,以及在其中展现出来的天赋让夏油杰认识到:他不会成为五条悟,他是夏油杰。

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毕业之后,我准备出国。”夏季的某个午后,夏油杰突然对五条悟说。

五条悟猝不及防地听见这个决定,顿时睁大了眼,片刻后,他想起来什么,问道:“……你最近在准备的材料就是这个吗?”

夏油杰静了静,点头说是。

“我想了想,如果我还想在这个领域更进一步,国外是更好的选择,导师已经联系好了,如果顺利的话,大概……需要两年。”

夏油杰从来不做没准备的事,但此刻只说完了这一句,剩下的那些准备好的腹稿就都卡在了喉咙里。

空气里安静得只剩下蝉鸣。

过了许久,他才听到五条悟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句话:“夏油杰你他妈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说?!”

 

他们两个大吵了一架,然后陷入了冷战,直到夏油杰出国,他们两个都没再说过话。

夏油杰出国当晚,五条悟叫上硝子去喝酒,才喝了三杯就开始发昏,浑浑噩噩间听见硝子问他以后打算怎么办,他“啪!”地把杯子跺在桌上:“进公司呗,我的游戏还没做出来呢……”

不远处的调酒师被他的动静吓了一跳,投来惊疑不定的眼神。硝子连忙朝他示意是自己的朋友喝醉了,然后回过头继续和五条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你们家集团旗下好像是有个工作室……”

但五条悟摇摇头说我们家的那个游戏工作室发展一般,倒是听说咒专集团的游戏部门挺厉害的,不如就去那里好了。然后又从人员、技术、便利性等数个方面展开了细致分析论证,逻辑清晰得像是在做报告一样,要不是时不时含混一下,硝子都以为他酒量突飞猛进了。

最后他说完,又准备给自己灌一口,就听硝子问他:“那你和夏油……”

五条悟听见那个名字后顿了顿,气哼哼道:“就当分了呗……老子去找别的,又不是找不到。”

 

-5-

——不是说分手了吗,怎么现在还抓着我不放?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手里的自己的手腕,不得不半弯着腰站在五条悟家的沙发边,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把这句话说出口。

虽然现在悟醉得有点神志不清,但他相信如果自己真这么说了,他前男友一定会身体力行地让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他还记得自己当年从硝子口中听到了那句分手后,心灰意冷地回了一句想分就分吧你的选择都有意义,然后半天后就回过味儿来觉得自己说过了头,结果再给五条悟发消息就得到了“您已被列入黑名单”的系统提示——好像现在都没被从里面放出来。

于是他犹疑了一下,问五条悟:“你家醒酒药放哪里了?”

不知道五条悟有没有听清,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了一遍,才得到醉鬼的回答:“没有。”

然后又咕囔了两句,夏油杰没听清,只好凑近了一点。

五条悟神智尚不清,但狂气依旧:“……谁他妈敢灌老子酒啊。”

也是,难怪那么多年酒量还这么差。

但要复合要合作要撕破脸都得等人清醒了再说,他总不能在这里站一晚上,于是他试着用力要把手抽出来。

结果万万没想到,他胳膊还没移动一厘米,五条悟抓他的力气就骤然加大了两倍!也不知道这人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就把他拽得失去了平衡。

“悟——?!”

空旷的客厅中,夏油杰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前男友在醉酒状态下仍然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敏捷性,把他一把拽倒后竟然利索地一翻身,骑在了他身上。

夏油杰震惊地看他,只见五条悟眼中还带着些醉意,坐在他腰腹处居高临下地看了他片刻,突然低头亲了过来。

夏油杰眼睛睁大了。

他们今天都喝了酒,但此刻已经只剩下了淡淡的酒味,没那么刺鼻,等到五条悟把舌头伸进来时,夏油杰只觉得脑子里就是一炸,几乎瞬间就硬了。

五条悟感觉到屁股下抵着他的东西,模模糊糊地笑了一声,一边亲他一边反手去摸,隔着裤子就捏着那团大家伙来回抚摸,过了一会儿又去揉两个鼓胀的囊袋,三下五除二就摸得夏油杰额角青筋直跳。

他往后仰了仰头试图拉出一点空隙说话,结果五条悟已经扯开了他的裤子扒掉内裤坐在了他腿上。

夏油杰剩下的话顿时卡了回去。

五条悟扯完自己的裤子又去扯夏油杰的,但是反手加之脑子发昏,不得章法地拽了好几下都没扯开,顿时恼火:“你到底做不做,成年人打个炮怎么还磨磨蹭蹭的!”

夏油杰哭笑不得,他本来就没打算的,怎么成他磨蹭了——而且刚才上车的时候他有这么醉吗?他一边想这酒后劲这么大不知道一会儿我会不会也醉,一边琢磨着怎么让五条悟先去睡,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相当气人。

“——我这叫不与醉鬼争长短。”

说着就要强行起身。

他力气本就比五条悟大,几下用力真让对方滑下去了一点。他没有看到到五条悟突然清明起来的眼神,见状立即更大力地坐起来,正准备下沙发,就听见耳边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夏油杰你是不是不行——老子装醉都没用是吧?!”

夏油杰动作一顿,后知后觉地看向身上的人,五条悟眼里哪还有醉的样子!

他就说那酒没什么后劲!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夏油杰咬牙切齿地掐住五条悟的后腰:“行啊,悟,还学会装醉骗炮了!”

五条悟乐:“那刚才吃饭的时候是谁变态似的盯着我看?”

夏油杰:“……”

五条悟洋洋得意:“假绅士,真变态。”

夏油杰:“刚才在我身上蹭的好像是你吧?”

五条悟:“……”

夏油杰:“所以到底谁是变态?”

 

两分钟后,两个变态在沙发上滚作了一团。

夏油杰把五条悟按在沙发枕头上深吻,然后一边帮他撸一边用手指慢慢揉着他的后穴。那里紧得过分,沾了润滑膏体后也只堪堪塞进去一根手指,夏油杰没问他有没有再找男朋友的事,想都知道对方绝不会放过口头上给自己添堵的机会。

他一边顺着柔软滚烫的内里到处按揉,一边耐心地寻找记忆里的敏感点,五条悟被他搅得不上不下,不住地合拢双腿又被夏油杰撑开。

“快点……”他皱着眉说。

夏油杰从善如流地加了一根手指,终于找到了他的前列腺。他用指尖抵着那里慢慢转圈,五条悟立即反应激烈地挺了一下腰,腿根猛然绷紧,性器都开始淌水:“等……别直接揉!我操——夏油杰!”

“嗯。”

夏油杰应了一声又去亲他,亲不够似的,把五条悟的声音全部堵了回去,只剩下嗯嗯唔唔的闷响。

五条悟敏感得不像话,两根手指就把他奸得要射出来,他不想这么丢脸,于是屈膝去蹭夏油杰的胯下,夏油杰倒抽一口冷气,握着他的脚往旁边扯开,顺便又添了一根手指。

五条悟瞥见他胯下鼓鼓囊囊的一团,舔了舔嘴唇,示意他直接进来。他身上被夏油杰抓握过的地方都被揉得泛红,看上去色气极了,夏油杰利索地解开皮带,然后动作一顿。

这下连他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他反复摸裤袋,然后又不敢相信地捡起地上的衣服,找了半天,终于认栽:“我好像没带套。”

五条悟一愣,然后躺在沙发上疯狂大笑出声!

但是和前男友第一天重逢就想着上床才是真变态吧?!

夏油杰无可奈何地等着他笑,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这里也没有吗?”

他其实没抱什么希望,只想着能不能找人现送过来,或者今晚就到此为止,毕竟悟也是单身,没事不会准备这个……

五条悟从沙发边装饰柜的小抽屉里掏出来一盒。

夏油杰:小看你了。

五条悟将盒子递给他,顺便张着腿抬了抬腰:“来,继续。”

 

夏油杰操进去的时候,五条悟爽得发出一声长长的喟叹,心道还是真人的东西爽。他夹了夹夏油杰的鸡巴,正准备让他用力一点,那根东西就猛然抽出来一大截,然后重重地钉了进去!

“啊!”

那力道活像要把五条悟肚子顶破一样,只一下就撞得他失声尖叫,又疼又爽地缩紧了屁股。

“浪一晚上,你还真当我……”

他一面说一面操五条悟,后面的话没说完,就被五条悟拔高的叫床声盖了过去。

五条悟被他打桩似的抽插操得头晕目眩,骤然爆发出来的快感强烈得超乎想象,比学生时期更大的鸡巴将他的肠道完完全全地撑开了,连穴口都绷成了泛白的圆,仅剩的理智下只有一个念头:这都没出血,我他妈真是天赋异禀。

他下意识用双腿缠着夏油杰的腰,这个姿势让夏油杰操得比刚才还深,整个屁股都陷进了沙发里,他几乎觉得自己小腹都被操得鼓了起来。脚趾蜷缩着,手则死死攥着沙发靠枕柔软的布料,高高后仰的脖子上喉结反复而快速地滚动,并时不时被操出一两声呻吟。

“杰,杰……操,你慢点……!”

他屁股被人抓在手里,就算脚后跟抵着沙发都躲不开,没一会儿就叫着对方名字试图发号施令。但是夏油杰根本不听,哼笑了一声,抓着他就坐起来,换成了跨坐的姿势。

五条悟被那根鸡巴重重戳在前列腺上,顿时发出一声崩溃的长音,手脚发麻地射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夏油杰随手把那些液体抹开,掐着他的腰往上顶,一下一下地操到最深处,几乎顶到结肠。五条悟在不应期里更加敏感,只觉像是被根烧火棍钉穿了屁股,快感强烈得几乎成了痛感。

在这种刺激下他很快就不受控制地又硬了,鸡巴夹在两人身体之间被反复摩擦,夏油杰暂时停下了顶弄,舔着他的乳头去撸他,不一会儿就感觉肉道开始不自觉地翕张,裹着他的鸡巴开始微微哆嗦。

他笑了一下,问五条悟:“继续?”

五条悟嗓子发哑:“废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压抑狠了,夏油杰凶狠得可怕,他把五条悟的大腿完全掰朝了两边,几乎把他禁锢在了沙发上地操他,肉体拍打的声音几乎连成了一片,足足把五条我又操得射出来,才和他一起高潮。

“啊……”五条悟发出爽极的声音,连续两次被操射,只觉魂都射飞了,腰都是软的。

然而他正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却忽然觉得不大对劲。

……为什么好像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进了我的肚子?

他操了一声,意识到了某个可能性,连忙手脚并用地撑起自己往外挪。

夏油杰的鸡巴咕叽一声从他屁股里滑出来,场面有点滑稽,但五条悟一点也笑不出来。

——半透明的保险套只剩个环箍在底端,上半部分不翼而飞。

虽然做得很激烈,但我记得,好像从头到尾,杰都没有彻底退出去过……那上半部分在哪里呢?

五条悟“啪”地捂住眼睛。

 

-6-

次日上班,乙骨忧太将新做好的提案交给硝子,很有礼貌地,用自己的方式转达了五条悟的话:“五条老师麻烦您今天代替他去开会,有关的细节问题伊地支先生非常了解。”

一旁的伊地知心里突然产生了不妙的预感。

只听已经得知了昨天发生的一切的硝子问道:“五条人呢,和老情人见面也不至于第二天不来上班吧?”

然后就见乙骨那张白净的俊脸逐渐变红,他呃了好几声,终于还是磕磕绊绊道:“五条老师说……昨晚他去医院……等回到家已经是早上了……”

伊地知瞳孔地震:我好像懂了,不,我好像什么也不懂……不不,不管懂没懂,但我的确大受震撼。

49 Likes

伊地知:你可以跟我说他昨晚肠胃发炎去了医院吗?

12 Likes

哈哈哈哈哈,半夜去医院看什么科哈哈哈哈

1 Like

喜欢啊啊啊

好香好香好香
求一个后续可以吗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