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交稿了吗?

Summary:总的来说,一切都是为了交稿。

*非典型BDSM 小情侣闹着玩儿 可以说和BDSM没有什么关系

 

 

灵感总是迸溅的,好的故事往往脱胎于好的灵感之中。

虽然五条悟这样的人,灵感出现的频率和质量都比常人高出不少,但挨不住总有卡文的时候,没有感觉总不能硬来,十天半个月交不出稿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可是截稿日期不等人。

有一天,他对他的催稿编辑说:“杰,你对性虐方面有了解吗?”

夏油杰吓了一跳,彼时他还在给他的大作家收拾屋子,手里拎着个罗森的塑料袋,把桌面上喝空的饮料罐子叮铃哐啷地扫进去,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取材?”

五条悟点点头说:“这里,男主角被抓进敌方大本营,只是拷打的话有点太普通了,我觉得这里需要一些性方面的刺激……”

夏油杰说:“悟,你还记得你在写全年龄向的作品吧。”

五条悟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记得。”

他走到夏油杰收拾好的桌子前坐下,叠起胳膊把脑袋放上去,亮晶晶的眼睛瞅着他。

“所以,杰,我们来试试吧?”

 

悟没有在开玩笑。

想到这点的时候夏油杰已经被自己的男朋友按在了床上。

五条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夏油杰正式场合会穿的全套西装拍在他胸口。夏油杰一头雾水地换上,五条悟牵着他的手看了又看,又摸出一只皮拍塞进他手里。

夏油杰完全不知道五条悟自己已经买了那么多“小说素材”,床头柜的第二层抽屉里显然已经有了很多用途不明的奇怪道具。

“哦!还挺像样的!”

五条悟满意地评论。

 

事先说明,夏油杰没有相关的性癖,在此之前对这方面的了解仅限于一些不知道正不正宗的影视作品。好在五条悟似乎也并没有指望他真的能一瞬间就觉醒体内的dom之魂,需要营造的只是一个氛围。

正如开头所说,重要的是灵感。

五条悟需要灵感。

夏油杰深吸一口气,默认了男朋友的安排,其实他正正经经地穿着全套西装马甲又戴着黑手套的模样真的挺像那回事的。他回想起他看到过的,翘起一条腿倚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再板起脸,做了个高深莫测的表情。

五条悟诚实地举起一只手描述自己的感觉:“杰,我硬了。”

夏油杰笑眯眯地把五条悟举起的爪子用皮拍拍下去,说:“给我一个安全词。”

……

 

夏油杰去厨房倒了一杯柠檬水,再一次推开卧室的门。

房间中央的白色长毛地毯上跪了一个人。

五条悟只穿了内裤和白衬衫,双手被一副手铐束在背后,白皙的胸肌和腹肌都敞在外面,眼睛上覆了一条四指宽的黑色眼罩。

“悟,感觉怎么样?”

夏油杰无师自通地用皮拍去抬五条悟的下巴。五条悟喘着气顺从地跟着力度抬起脸。柔软的眼罩把他的眼窝勾勒出来,让人能轻易地联想出下面的那双蓝眼睛。

五条悟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鼻尖却是湿润的,上面沁了一层薄薄的汗。他说:“我觉得有点晕。”

夏油杰喝了一口柠檬水。整个卧室里十分安静,只有中央空调工作的时候发出微不可闻的呼呼声,因此一切原本日常里十分细微的声音都变得清晰。

五条悟听见玻璃杯里冰块的碰撞,然后是水顺着杰的喉管滑下去,还有一些模糊的吞咽声,他越发地觉得喉咙里开始干渴,他想要喝夏油杰手里的水,可是现在他们的角色并不适合直接说出来。

杰在这种情况下喜欢听见什么样的话呢?

或许,一个请求。

五条悟觉得新鲜极了,他从来没有和夏油杰用这种语气说过话。他斟酌了一下措辞,加上些敬语,再把那个带有一些情色意味的称呼在舌尖上无声地滚过一遍,缓缓地开口。

“请给我喝一口吧,先生。”

戴着皮手套的手抖了一 下,夏油杰两口把杯子里的水喝光,仗着五条悟看不见,用冰凉的玻璃杯碰了两下他滚烫的脸颊。

“已经没有了,悟。”

五条悟知道他是故意的。装过冰块的玻璃杯表面冰冷又潮湿,在他的眼罩上留下一道湿漉漉的水痕,五条悟微微向前倾身,让自己的脸结结实实地挨在玻璃杯上,把它当做是夏油杰的手,亦或者是别的什么部位,来回上下蹭了蹭。

“真的没有了吗?”

夏油杰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地跳,必须承认,他被这个举动极大地取悦了,这让他矮下身,单手捧起五条悟的脸,把嘴唇贴过去。

下一秒五条悟就张开嘴,缠住夏油杰的舌尖和他接吻。

杰的嘴里有一股淡淡的柠檬味,五条悟想说,杰,你现在尝起来很香,可是现在的身份并不允许他这么说。因此五条悟只能变本加厉地伸出舌尖去卷夏油杰口腔里最后那股柠檬水的香气,而夏油杰也默许了五条悟此时此刻的逾越,扣住他的下巴,加深了这个吻。

交换的唾液濡湿了嘴唇,五条悟的嘴唇因此看起来亮晶晶的,胸口也是。他堪称乖巧地又用脸颊蹭了蹭夏油杰,说:“谢谢先生。”

夏油杰从来没指望过区区一副手铐就能把五条悟铐住,可是悟此时此刻确实跪在他脚边。他的心底或许真的潜藏着一些施虐欲,而悟这副反常的乖巧模样把它们完全激发了出来,否则这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他因为区区一个吻就有点硬了。

他停顿的时间长了一些,五条悟歪了歪头,发出了一个表示困惑的单音节。夏油杰下意识地就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抚他。

如果作为一个dom的话夏油杰有点太容易心软了,而五条悟作为一个sub也完全不合格的,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夏油杰不确定五条悟到底有没有在他们闹着玩儿似的角色扮演中捕捉到一些他需要的灵感,悟看起来已经不是很想玩了。

“可以把手铐解开吗?”

现在的语气倒是更接近日常一些,但是夏油杰还没有听见那个之前定下的安全词。他决定在悟真的说出那个词之前继续这个设定,为此他有必要提醒一下五条悟。

他控制了力度,用那只皮拍扇了一下悟的胸膛。几乎同时那两片饱满的肌肉就绷紧了。五条悟被蒙着眼睛,所有的感官都依托于其他四感,这下完全是出乎意料。夏油杰下手不重,但是容易留印的体质使五条悟一边的胸口上很快就多了一道红印。

在五条悟愣住的时候夏油杰又在另一边也来了一下,这样看起来倒是对称了。乳尖因为突如其来的刺激也挺了起来,把虚虚盖在上面的衬衫布料顶出两个暧昧的凸起。

五条悟这次是差点哼出声,又因为在此情此景出现得突如其来的自尊心强行忍住了。他隔着层漆黑的眼罩瞪了夏油杰一眼,眼珠在布料下面转了转,决定退而求其次先想办法把眼罩给解开。说实话他太喜欢夏油杰这身打扮了,光是看着就让他很有性欲。五条悟决定继续他们心血来潮,前提是夏油杰解开他脸上的这个碍事的眼罩。

五条悟不打算求一求这位先生,他想他有别的办法。

五条悟张开了一些嘴,他知道自己的五官都很漂亮,而夏油杰尤其喜欢他的唇珠,每次接吻到情动的时候都要吮上好一会儿。如今,五条悟上半张脸都被遮着,这就显得他的嘴更引人注目了。

夏油杰垂着眼看五条悟张开一些的口腔,舌尖摊平乖巧地蜷在里面,洁白整齐的牙齿都收得很好,这是一个邀请。夏油杰觉得自己没必要拒绝,他用那只戴着黑手套的手摸上五条悟的脸。拇指卡进他张开的嘴里。

五条悟等来了自己想要的,他缩了缩腮帮把这只裹着小羊皮的拇指嗦进嘴里,并卷起舌头灵活地舔舐,像是夏油杰的拇指成了某种联通快感的性器官。手套会过滤大部分触觉,而悟口腔里的温度还是传递给了夏油杰,他的指头在悟的嘴里搅拌,插进去的那只拇指已经失去知觉了,带着整只手都麻麻的。

五条悟舔了一圈,又张开,任由夏油杰用拇指去按他的舌头。

夏油杰抽出手来,整只手套都湿哒哒的,而悟的半个下巴也是,糊了一些含不住的唾液。

现在五条悟要奖励。

“可以把眼罩解开吗,先生?”

 

黑色眼罩确实被摘下了,但是并没有丢到一边,而是缠在了五条悟的嘴上。五条悟对此不置可否,光明正大地视奸夏油杰穿着全套西装的身体,下身仅有的棉质内裤根本什么都遮不住,他在刚才的调情里已经硬了,而夏油杰完全是半斤八两,不如说挺括的西装布料束缚了他胯下的二两肉,现在杰只会比他更难受。

而夏油杰通常都有十足的耐心。他虽然如五条悟所愿解开了他的眼罩,可是并不打算也解开手铐。五条悟的蓝眼睛重见天日,眼角还有点红,不知是强光刺激的还是一些别的生理因素所致,这让他看起来更抓人眼球。

夏油杰从五条悟那抽屉奇怪的道具里摸出一只项圈,还是有点恶趣味的粉色,现在他的所有行为皆出于私心,当然,给悟戴上项圈也是。

五条悟温顺地抬起下巴任由他的主人把项圈系好,而视线则落在夏油杰系得整整齐齐的领口上,他现在可太想对那儿进行一些破坏了。

两个人的呼吸都有点重,总的来说还是夏油杰掌控了节奏,他拍了拍五条悟的后腰,解开手铐,命令他趴下。五条悟如他所愿,他五指张开陷进长毛地毯里,腰部故意向下塌,充满恶意地凹出一个弧线。

夏油杰并不买账,还扇了一下五条悟翘起的屁股,这次用得是手,碰上去就没再拿下来。

捏着臀瓣向外揉,力度用得很大,饱满紧实的肉被攥着揉来揉去,扯着里面的穴口也微微张开。是时候进入正题了,夏油杰脱下一只手套,把食指伸进五条悟体内。

那里面还是湿的,提前扩张好的穴湿润又粘稠,让人插进去就不想出来。

夏油杰慢条斯理地用手指在五条悟体内搅动,指腹按在前列腺上时不时给他一些温和的刺激。

五条悟抓着毛毯,这下真的有点快跪不住了,不知道夏油杰要玩儿他到什么时候,一开始就扩张得很好,做爱的目的昭然若揭,直接插进去都不会有问题,而夏油杰突然对那口穴这么感兴趣,明显有别的原因。

只要他想,夏油杰确实可以只用两只手指就把他玩儿得湿漉漉的。

五条悟已经完全硬了,尺寸不俗的性器直挺挺地支在腿间,杰不打算去碰,他变着法子去揉那口穴。禁止说话明显也是游戏的一部分,五条悟在等他开口,说些什么,或者一个新的命令,都比现在这样好,快感来得温吞又绵长,时间久了就成了新的折磨。

夏油杰的手指埋进去,另一只手拿起皮拍,在通红的穴口上拍了一下。五条悟全身一个激灵,整个人都在轻轻颤抖着。夏油杰在他身后,视线里只有那个撩人的屁股,并不知道五条悟刚才露出了一个怎样的表情。

又重复了几次,会阴被刺激得鼓起,打上去的时候穴收缩得十分明显,括约肌绞着手指,又随着下一次的呼吸舒展开。

五条悟的眼前都有点发花,杰还没肏进来呢,就已经是快要高潮的状态了,眼罩卡在他的嘴角,吸饱了泌出的唾液,把所有的话都含糊成了小动物似的呜咽,他咬着布料,小幅度地扭了扭腰,好让夏油杰插进他屁股里的手指能蹭到里面亟待抚慰的腺体。

两个人的呼吸都越来越重。听见后面皮带解开的声音,五条悟晕乎乎地露出一个笑来。

 

悟比起平常要湿。夏油杰之前就感觉到了,等真的埋进他身体里的时候比想象中的更缠人。夏油杰戴好套,把那个橡胶圈从顶部撸到底,套上的那点润滑剂和五条悟穴里丰沛的水相比完全不够看。那些多余的部分被噗嗤噗嗤地挤出来

所有的感官都浓缩在下半身,五条悟能清楚地感觉到夏油杰是如何掰开他的屁股,再把几把捅进他身体里的,结肠口降下来的速度也比往常快了不少,再加上现在的姿势,杰毫不费力就能插到最里面。

五条悟这个在做爱的时候话很多人被绑住了嘴也没有试图挣脱,一反常态地非常沉默,被顶到敏感点才哼几声。他跪在毛毯上也有挺长一段时间了,身上披着的白衬衫也早就被汗水黏在了身上,这个姿势做爱很费劲,也看不见夏油杰的脸,按理说早该提出抗议了。

夏油杰想到这里有点担心,他退出来一些,想看看悟的情况。没想到五条悟反而向后抬屁股,把退出来的一截性器又吃了回去。

“悟?”

“先生……”他的喉咙里挤出一些气音,隔着层布料闷闷的,“操我。”

 

夏油杰这身西装事后肯定要送出去干洗了。

五条悟转过身来在他面前张开腿,膝盖都跪得有点红。夏油杰握住他的膝窝,又把自己填进去。悟的脸红得很好看,眼神一开始还有点散,后来盯着夏油杰的领口又渐渐变得专注。他被肏出一些呻吟。被扇过的穴口又被那么粗一根撑开,粘膜逐渐充血,被肠液润得亮晶晶的,嘟成一个小巧的肉环。

夏油杰掰开臀瓣,多用了些力气挺腰往里进,肠壁紧紧地裹着他,激烈地纠缠,他就更用力地把它捣开。已经肿起来的穴艰难地叼着肉柱,被插得噗嗤作响。

五条悟环着夏油杰的腰,脚踝在背后交叉,脚趾蜷在一起,没被碰过的性器射了夏油杰一身,衬衫和西装裤上都有一些,夏油杰撸了两下他射了一次还是半硬着的性器,下身更深地插进高潮中痉挛的体内,配合软肉收缩的节奏挺动,搅出黏糊的水声。

“悟,这不是真的变得和小狗一样了吗。”

夏油杰用关节刮了刮五条悟的脸颊,把盖在他嘴上的眼罩扯下。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生理性的泪水流了满脸,现在还张开嘴喘气,艳红的舌尖在唇缝里露出一小截。

“还想要……”五条悟含糊着说,伸手到自己下面把穴口扒开,“还想要杰。”

夏油杰抓着他的腰,他们下半身的每一寸都贴在一起,还没射的性器在五条悟的身体里又大了一圈,抵着敏感点碾,五条悟已经射过一次的下体又往外流腺液,空气中弥漫着情欲的味道。

悟张着嘴小口小口地喘,一边挨肏一边说一些床话,他说杰穿西装特别性感,他是自愿挨打的,还想要更多,进得更深……

这才是他熟悉的步调,夏油杰伸手扯住项圈,拎着接扣把悟的脸拽过来,用吻堵住,把剩下来那些更过分的话都吞下去。而下面则是更深、更用力地进到五条悟的里面,最后抵着结肠口,射进了套里。

 

“这不是完全没用上嘛,安全词。”

五条悟躺在地毯上喘气,夏油杰握着他半硬的性器给他打,听到这句话手里一动捏了他两把。

“痛诶!”

五条悟弹起来啃他。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唧唧完全没有软下来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硬了。

“要是真的说出那个安全词就真的做不下去了。”

夏油杰在背筋上刮了刮,又捏一下龟头,五条悟哼唧了两声,射在他手里。

“好了,去洗澡。”

“不就是要有这个效果嘛。”五条悟笑出了声,“也不是不行。你要是继续玩我,我确实是打算说安全词啦……”

他酝酿了一下,做出一副被非礼的样子,夸张地喊:“杰♡♡♡,‘交稿’了,要‘交稿’了♡♡♡♡!”

夏油杰没忍住,也笑了,在他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

“去洗澡吧你。”

30 Likes

好瑟好喜欢:face_with_hand_over_mouth:
这个安全词绝了:rofl::rofl:

3 Likes

哈哈哈哈效果拉满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