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性动物》 by 奕了个E

下属夏油杰x总裁五条悟

办公室play,除了pwp什么都没有

 

 

 

 

落地窗下是繁华的东京街景,来往车辆在街道上如同工作中的红血球一般穿行,冗乱和纷杂的鸣笛被高层的玻璃罩子隔住,空旷的办公室里只回响着黏腻的水声。两个高大的身形交叠在一起,白色短发的年轻男人被夏油杰按在平滑的钢化玻璃落地窗上接吻,他搂着自己的恋人,双臂交叉穿过搭下来的黑色长发,像是要把对方嵌进自己身体似的向里收紧。夏油杰的吻法一如既往地蛮横又带有侵略性,他不像自身的面相那般拥有翩翩君子的温柔,更像一只正在宣告自己领地所有权的头狼一般充满占有欲,向着五条悟唇舌之间最柔软的地方掠取。两人的唾液交合,情欲的味道融化在彼此味蕾的缝隙里。五条悟在换气的间隙从被亲得红肿的嘴唇中漏出几声低吟。他的脸颊因为缺氧有些泛红,身体也被对方赤裸表现出来的占有欲烫得炽热,但不舍得用任何举动打断他们之前的亲热,只放松下来让夏油杰更好地玩弄他的口腔。不料,夏油杰却先松了口。

“怎么了?”五条悟懒懒地趴在夏油杰肩上,食指绕起一缕翘开的发梢打着圈儿玩。

“没事,你真要在这做啊?”

“不行吗,又不是第一次。”

白发青年松开手,眨巴眨巴湛蓝色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夏油杰也因为刚才粗暴的亲吻微喘着气,脖子上泛红的皮肤藏进高领毛衣里。五条悟总是嫌他穿得又多又不显身材,浪费一身好看的腱子肉,于是急切地伸手过去想给他把衣服脱掉。不过夏油杰没顺着他,反而推下对方揩油的手,往后退了两步拉开了距离。

怀中对方的体温突然消失。办公室的暖气开得很足,但夏油杰的余温从他身上散在空气里,很快便和周围融成一片,五条悟有些发愣。他想起对方十年前突然消失的日子,突然一声不吭离开他的日子,持续了整整十年,直到最近几个月,这位年轻的总裁在来公司面试的人群里发现了夏油杰,并上去给了他一拳,让他成为史上第一个被老板揍了还能通过面试的员工,这段差点漫无终点的恋爱旅程才有了新的开始。

夏油杰自称招惹上了黑帮,只好一直躲躲藏藏到那群黑帮的人几乎换了一代才敢出来抛头露面。五条悟没信他的鬼话。他本来不应该原谅夏油杰的,可夏油杰的鸡巴实在太大了。

“我给你带了礼物。”夏油杰的话把五条悟发愣的神经扯了回来。对方明明只走开了几步的距离而已,五条悟刚觉得自己神经过敏,看着夏油杰拍了拍桌子上的盒子,眉头一皱,歪了歪脑袋。如果他是一只大猫,现在应该已经能见到他不开心地用尾巴砸起了地板,把办公室里弄得全是浮毛。

哪门子礼物,这不是一瓶酒吗!五条悟指着包装上巨大的“山崎”控诉。这家伙不会是想趁机把他灌醉,然后套取商业机密卖给竞争对手吧,夏油杰可不是不知道五条悟不能沾酒的。他们俩是高中同学,曾经有一次半夜跑出去喝酒,本来想趁机乱性,结果五条悟硬是从一夜七次郎成功进化为一晚上吐七次,整个屋子弥漫着酒精混合胃液的呕吐物味,哪有什么性可以乱。

夏油杰的确是故意的,不过话说回来,除非想让情人节变成愚人节,他也没打算让五条悟真的喝那瓶43度的威士忌。他把酒从盒子里拿出来,用了点力拧开瓶盖,然后放回桌子上,有点无辜地冲对面的五条悟摊手:“没有酒杯。”

没有酒杯你对瓶吹啊。总裁给他的员工翻了个白眼。他的办公室装修得很气派,离豪华套房就差一张床,冰箱里摆满了各种口味的果汁饮料,没必要给一个他从来不喝的东西准备容器。但转念一想,夏油杰的语气好像是在暗示什么。两人面面相觑,五条悟扣出一个问号,半天才在夏油杰小到看不见的眼睛里找到肯定的答复。

“说吧。”五条悟走到夏油杰跟前,两条长腿交叉叠坐在放着酒瓶的办公桌上,撑着桌面向他的男朋友探身过去,弯弯的睫毛带着笑意,“要怎么用我?”

 

 

 

五条悟俯下来,慢慢将身体贴在微凉的桌面上,他腿太长,没办法站直,只能将膝盖弯着抵在桌子侧面的木板上,让半截翘着的屁股腾空,维持了一个不算太舒适的趴姿。他被要求脱光了衣服,连鞋袜也不剩下,但是一点也不冷,他感觉夏油杰在背后盯着他的视线像是要烧起来。五条悟自认为已经过了被人看裸体就会害羞的年纪,但在恋人面前却显得和十几年前的青涩少年一样一点长进都没有。他承认自己只是因为感受到了对方注视而兴奋,他想象夏油杰应该如何看他。目光扫过他搭着碎发的后颈,他的肩胛,从上到下打量着他身后每一处起伏的肌肉轮廓,直到看见不知廉耻翘起来似乞求宽慰的臀部。

五条悟等了快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但其实只有两三秒钟,身后的夏油杰终于有了动作。他将自己宽厚的手掌覆在对方瓷肌似的背脊上,慢慢向下,只用指尖轻抚柔软的肌肤,像在爱抚一只睡着的猫咪,又像在欣赏一尊精致的和田玉雕塑,细细游走,轻轻掠过,撩得五条悟心痒痒,思绪跟着夏油杰的指尖走,指尖点到哪里,火就顺着一路烧到哪里,燥热得慌。

快来肏我,妈的。五条悟在心里骂骂咧咧,恨不得把那瓶该死的酒砸了,骑在他妈的夏油杰身上把他榨到走不动路。但他又莫名有些沉醉于被夏油杰支配的感觉。他是商界精英,日本最年轻的成功企业家之一,早就习惯于一切事情由他主导,随自己掌控,但是除了夏油杰,只有夏油杰,一次又一次成为他的例外,他的唯一。

他想被夏油杰的身体压在桌面上,臣服于那具漂亮的躯壳身下,被温暖的体温包裹住,被对方用强硬的手法钳制住双手,然后被推进身体的最深处,放肆地浪叫,最好把他干得像大海中迷航的一叶孤舟,居无定所,漫无目前,被浪潮卷起又打落,最终迷失在欲望的深海里。

夏油杰的指腹顺着光滑的肌肉纹理向下,绕着两边对称的可爱腰窝打着圈,酝酿了一会,斜着酒瓶,浅浅地往右边的小凹陷里斟了几滴蜜色的酒液。五条悟被突如其来的冰凉液体激得微微一颤,满载的酒滴顺着皮肤滑落下来,还没等它滴在地板上,随着一声响亮又清脆的拍打声,五条悟的屁股就结实地挨了一巴掌,白嫩的臀肉上留下了泛红的指印。这一巴掌打得他脑袋发懵,鼻息哼出一声自己都不认得的娇媚喘息。

五条悟幽怨地回头瞪他。夏油杰低眸,按着他的脑袋让他的视线回到桌面上,压低身子凑到他耳边,用轻缓但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乖一点。”

五条悟被这一声酥得没话说,把骂骂咧咧的话全都吞了回去,心里嘟囔着要是门的隔音效果不好,员工们估计以为他又在找事欺负夏油杰,鬼知道他们的大老板正给人当酒杯呢。

他尽力把身子放平,感到微凉的酒液再次盛满又小又浅的腰窝,液面因表面张力而微微凸起,像两小块嵌在腰间的剔透琥珀。夏油杰见他没把酒洒出来,故意在五条悟的屁股上拧了几下,对方发出不满的哼声,又不怎么能动,只把身子稍微向后推了推,隔着裤子将挺翘的臀瓣抵在夏油杰身上。这下换成使坏的黑发青年没有好下场了,裤子肉眼可见地鼓起来一大块。

五条悟蹭到布料下的鼓包,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但其实他早就半勃了,阴茎抵着桌子的边沿,可怜巴巴地等着谁来抚弄。他终于感觉到夏油杰的气息从他身上清晰起来,均匀的吐息打在他的腰间,舌面触到光滑的皮肤,把那一小块琥珀舔去,像品尝珍馐一般继续游走在他的后腰处,向下滑到尾椎附近,却没有按照身下人期待的那样去照顾埋在两片臀瓣之间的私密部位。

夏油杰又斟了些酒,这次倒在了五条悟向下弯的脊沟处,五条悟虽然不满,但还是配合地向下贴紧腰部,让脊沟呈现的轮廓更深,扬起的臀部成了一个更加难耐的弧度。五条悟听见他咽下酒的声音,想象辣得呛人的液体通过滚动的喉结处流向他的身体,就像自己对他的爱意一般融进血液里,分散到肉体的每一个细胞。 

爱人的长发垂落下来,撩拨在五条悟的腰间,有一些痒。他身体轻颤,指甲微陷进桌面嵌着的皮革里,努力保持不让酒洒出去,同时又有一点期待失败带来的小情趣。夏油杰似在用舌尖雕刻他的身体,不紧不慢,细致斟酌,没有一处过于用力的动作,逼得五条悟跟他一起耐下性子来。五条悟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他扭着腰小幅度蹭着桌子边沿,一些透明的丝线从前端垂到木质的桌面上,这个偷偷的小动作被夏油杰发现了,拍了拍他的屁股示意犯规,但这次五条悟没有听他的。他感到腰间盛着的酒液已经差不多见底了,于是不顾夏油杰的阻拦转过身来,用两条长腿交叉箍住对方的腰,把恋人和自己的距离拉进,抬起腰慢慢蹭着夏油杰鼓起的裆部。

夏油杰也顾不得想什么惩罚环节了。他把裤子褪下,宽大的手掌握住两人的阴茎一起抚慰,一边像操弄似的动着胯顶弄五条悟的性器,一边熟练地用前液当做媒介摩挲着五条悟的前端。憋久了的五条悟爽得直哼哼,从抽屉里翻出一瓶润滑剂丢给他。

夏油杰把润滑液倒在手心,用体温煨了它一会,手指蘸取温暖的透明液体,慢慢摸到五条悟臀缝间,后者乖巧地分开双腿,放松身体让括约肌含住对方进入的两根手指,炙热的甬道像对待阴茎那样吸着他的手指。五条悟显得有些着急,但他最近两个月才被重新开苞,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才能容得下夏油杰的巨物。他把手伸到夏油杰嘴边,让男朋友舔他的手指。夏油杰的唾液混合着一点酒精味,任他玩了一会舌尖上的软肉,五条悟将沾湿的手指抽出,跟着夏油杰的双指一起捣进自己的身体里,因为稍有些干涩而轻吸了一口气。

夏油杰又补了一些润滑剂才敢将自己的前端抵住对方紧致窄小的穴口,五条悟早就忍不住了,双手勾着夏油杰说些“人家好想要杰的大肉棒”之类的骚话,没过一会儿就被进入体内的性器撑得说不出话,只发出细碎的轻声低吟。

湿湿腻腻的水液帮助夏油杰的性器顶到更深处,他动作并不温柔,箍着五条悟腰侧的双手将对方整个人往自己的阴茎上按,甚至勒出了指印,在五条悟白得发光的肌肤上显得格外显眼。五条悟感觉腰要被日塌了,缓了一会才有力气继续讲他刚从色情网站上看到的骚话,这段时间忙得没空做爱,好不容易尝到夏油杰的甜头,不管多粗暴的性爱他都要全盘接受。他被肏得软趴趴地搭在自己的恋人身上,冒着细密汗珠的皮肤贴着夏油杰,一边贪恋爱人的温度,一边享受后穴不断涌上的绵密快感。

“嗯……杰的……杰的肉棒……好喜欢……”

办公室回荡着色情的水声和五条悟不顾形象的浪叫,似乎没人注意门口有脚步声在接近。五条悟的其他下属都觉得自己家的老板虽然看起来像个纨绔子弟,在经营企业上的头脑却无人能及,总能在必要时刻做出正确的决策,是个理性与智慧共存的能人,偏偏还有一副模特似的好皮囊。只可惜平日以光鲜面貌示人的总裁,如今却像个性爱娃娃一样被他的员工使用着,身体最私密的地方含着夏油杰不断抽插挺进的性器。

 

 

“打扰了……”

几声敲门之后,新入职没几天的秘书抱着一堆纸质文件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空荡荡的办公室只有暖气还在呜呜地送着风,因为面积太大了甚至显得有点荒凉。她愣了一下,总觉得刚刚好像还有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样子。秘书疑惑地挠了挠头。她其实在敲门之后又等了一阵子,但一直没有人回应,紧急需要盖章的文件摞了很厚的一叠,她没办法,只好擅自进来找总裁,却一个人也没有看见。

黑暗中,秘书要找的老板正被他男朋友按在衣柜的木板上,两人以下半身还连着的姿势叠在一起,咫尺之间只有彼此呼吸的声音。五条悟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屁股支撑在夏油杰的性器上,衣柜的大小显然不是为了两个平均身高快一米九的成年男子在里面做爱而定制的,他俩靠得很紧才能很勉强没有摔出柜门,五条悟的腿夹着夏油杰的腰试图分担一些重量,不料夏油杰这时候竟然轻轻动起了胯,让衣柜发出细微的震颤。五条悟本来想骂娘,但是外面的脚步声从门口逐渐向里靠近,他屏住呼吸,把身体的重量交给夏油杰,后穴里的东西胀得发慌,却持续带来酥麻的快感,五条悟只能让即将脱口而出的呻吟变成非常轻的呜咽。他靠在夏油杰身上,想咬对方的肩膀规避疼痛,但夏油杰吻了他,把他的声音封在唇舌之间的纠缠里。

秘书走向老板的办公桌,没看见公章,只看见桌子上有半瓶没喝完的威士忌,她只好把一叠厚厚的文件放下。好像听到了木板在吱吱地轻微响动,可能是老鼠吧?秘书带着一肚子疑惑,环视周围依然没有人影出现,交付完文件的她只能顺着原路走了回去,把办公室的门重新关上。

五条悟咬破了夏油杰的嘴唇,就着一股子铁锈味分开沾着血丝的唇瓣,夏油杰笑他,刚刚喊得那么欢,怎么这会不敢出声了。

“他妈的,有本事你别躲……啊……啊哈……”

夏油杰的性器磨着他体内柔软的栗子形敏感区域,动作大开大合,顶得他身体一颤一颤的。本来就在缺氧空间里的五条悟差点喘不上气来,转换话题喃喃地骂着新来的秘书不懂规矩。夏油杰说那你雇我当秘书啊,五条悟刮他鼻子:“雇你?那我迟早被肏死在自己办公室。”

夏油杰用轻声的笑回应他,五条悟很少看他这么笑,自从阔别重逢,昔日恋人的脸上就一脱少年温润的稚气,变得锋利,变得成熟,变得没那么容易看出内心真实的想法,但五条悟了解他,五条悟爱他,五条悟愿意把身心全都交给他,交给那个牵他的手逃课出去打钢珠的高中少年,或是交给这个有点变态爱好、会把他在公司干到走不动路的问题员工,但他是夏油杰,他是夏油杰,在夏油杰的问题上,五条悟总显得没有自己的主见,他愿意把一切事情都交给夏油杰,任对方做他善恶的指针,他对他的爱像是被利刃刻进DNA的生物本能,即便鲜血淋漓也依然追随着自己活下去的意义。

五条悟在高潮的余韵中吻着夏油杰,享受着彼此全身心的贴合,几阵猛烈的抽插之后,夏油杰扣着五条悟的腰,把精液留在他身体里。穴口周围粉色的嫩肉挽留似的一翕一合,兜着即将流出的白色稠液。他靠在柜子里,搂着夏油杰,身体充斥着一股满足的幸福。

并且全然不顾距离已经打开的柜子门几米外的门口,因为怕门没关好而转回来关门的秘书看着他俩傻愣在原地。

 

 

END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