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初次便温柔以待

,

•如标题 两位DK的第一次 共5k
没什么好预警的(复健屑作…

这绝不是夏油杰和五条悟第一次想要与对方做爱。
事实上,精虫上脑的男高中生将为数不多到堪称可贵的脑容量放在了哪里——是那重要的、为成为咒术师这种需要拯救世界的英雄而被授予的课业,还是在与恋人做爱的意淫上?
想必这一定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的事情。
两人之间牵手、拥抱到亲吻,这些事已经做过许多许多了,对十六七岁的年纪应该称得上是做得太多了,但对于蠢货一般的男高中生来说不滚在一起内心就一刻得不到安宁,况且,这里有两位DK,足足×2的荒谬、幼稚和愚蠢,两人没有上本垒的原因仅是因为薄如蝉翼的羞耻心,这主要靠较为成熟的那方维系着。

较为成熟的夏油君本来是一名合格的挚友,他事事都为五条悟着想,规劝五条悟不要成天做些傻逼事让大家沉默,毕竟他自己也会感觉丢脸。但是,五条悟是干傻事的笨蛋,仅是因为那张好看点脸连糟糕的性格都一并深深爱着的夏油杰也一样位于笨蛋之列,用家入硝子的话就是俩冒粉泡泡的傻逼。
确认关系之后,夏油君就不仅是最棒的朋友,最体贴的恋人这称号也是一并拿下了,本应该一如既往地进行规劝行为的……可是高中生之间能做的最疯狂的傻事不就是床上的那些事吗?而且,那可是五条悟啊……
夏油杰很多时候是愿意和五条悟一起同流合污的。

成熟的一番好恋人夏油杰怎么会在彼此充满热情的欲望之后就随便在那间空教室或者厕所隔间真刀实枪开干,作为一个好学生,同时也是对五条悟负责的人,夏油杰…早已购入了许多避孕套、润滑油,而且恶补了许多理论知识。
天雷勾地火的亲吻后,面对眼中充斥着不满足的赤裸情欲的五条悟发出了邀约:“晚上来我房间吧,悟。”
五条悟等这一刻也是够久的了,如果他没有理解错啊,今晚是要做是吧?他内心是一片欢呼雀跃,自然也是笑着说了好。说实话,还以为杰这种正经人毕业或者成年之前绝不会做了——到时候只能以年长3个月的绝对优势勾引杰了吧?那样肯定也很不错呢,只不过是比不上近在咫尺的今晚了。
夏油杰严格来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在五条悟面前表现得过于正直,虽然有时也会陪他一起胡闹吧,总之这种刻板印象下五条悟唯恐他在床上不知所措,想着到时候还得靠老子的五条悟同样去研究了男人之间的性爱,和几乎要搞成学术研究的夏油杰不同,五条悟看完一些科普之后直接打开了理论教程,盯着交缠的人体整个下午后购入了大量草莓味润滑液,至于避孕套?这个吗……理解了“中出”即为“在身体里射出来”之后就很羞耻地心痒了。
反正买了润滑就已经领先杰百分百了嘛。

到了晚上,一天的课业结束后本应呼呼大睡的两个人精神却高度亢奋,一般来说是要用打一整晚游戏来一决高下了吧,不过此时却是另一层面的大干一场。
五条悟走进夏油杰房间时把润滑塞进口袋里,为的是哪怕是有万分之一可能性夏油杰是邀请他来打游戏的,这样也算保全了脸面,不过要是夏油杰真给他拿个手柄的话他绝对会气得直接把宿舍轰烂。不过还好,看到夏油杰有些躲闪的眼神五条悟什么都明白了,于是他也往房间不知道哪个角落望去。哪怕平时是再混蛋的性格,五条悟此时也很害羞啊。
其实夏油杰也偷偷藏了一手,就怕五条悟这个没心没肺的眼巴巴跑过来找他玩,他早就把手柄卡带全准备好了,毕竟他苦于五条悟这种脑子缺根筋的鸡掰属性已久,不过在看到对方带着些羞耻地把一瓶润滑递过来的时候,那点小小的苦恼便瞬间烟消云散了。

“我已经洗好澡了。”
澡的话夏油杰也是一样,他看着手里这瓶包装上用可爱圆滑字体大大地标明了「いちご味」以至于有点像儿童沫浴露的润滑不禁有些失语,原来悟也做了准备啊。于是夏油杰转身拿出了避孕套,看样子悟没准备避孕套,没有保护措施可不行呢。
这下把五条悟看得傻眼,领先的百分百瞬间被追平,而且他脑内的“中出计划”也同时破产,好吧,故意不买套也称不上是什么计划,不过还是莫名其妙地失败了,五条悟嘟囔了一句真是的。夏油杰可不知道他脑子里这些淫秽的想法,对于五条悟拿出一瓶润滑他拿出两个套子的行为说了一句彼此彼此,成功地把五条悟逗笑了。
五条悟顺势倒在床上,对着夏油杰使了个眼神,大有把准备工作全甩给夏油杰的意思,虽然一系列动作看上去游刃有余,但五条悟只是不会给自己扩张而已,夏油杰要是注点意就会发现他的脸红透了。
夏油杰又能有多会搞男人?他只会一字不差背诵要怎么做而已,说到底只不过是没有经验的童贞罢了,看到恋人紧闭瑟缩的穴口时连脑浆都沸腾了。

夏油杰愣了好一会才上手,五条悟准备的润滑是尖头的,就想裱花嘴一样,五条悟只是图这种样式真的像甜品一样惹人喜爱而已,看上去就甜甜的,不过冰冰的润滑直接被挤进去的感觉让他忍不住颤抖,五条悟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什么刚刚新鲜出炉等待被填馅的点心一样。
过会瓶嘴被拔出,粉白粉白的粘稠液体从穴口流出来时,两个人都已经脸红到无地自容的地步了。
最终还是夏油杰推动着事情的发展,做了很大的心里建设才用手指将流出来的润滑刮回肉穴里,自然是连手指一起进去了,有润滑所以一根手指很轻而易举地进去了,两根自然也没有问题,和粘膜纠缠挤压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真是色情。
“悟,有感觉不舒服吗?”
五条悟摇头,示意夏油杰继续,不过他的确有些不舒服,感觉心跳得快炸了。
夏油杰怎么听得到五条悟的心跳声呢,此时他正全身心投入那口收缩的穴,能够顺畅地抽插后开始尝试往里面加上第三根手指。不知道碰到了哪个地方,让五条悟突然大脑发白一瞬,短促地叫出了声,两个人同时想道:这肯定就是所谓的前列腺了。
除了有点突然,五条悟感觉还挺好的,夏油杰也准备再去触碰一次,成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反应,五条悟完全控制不住自己逐渐加重的呼吸,开始低低喘出声,这对夏油杰来说是再好不过的鼓励了,他注意到对方兴奋到贴着小腹的阴茎早就吐出清液,就干脆一起帮他照顾起来,这让五条悟完全忍不了声音,舒服得呻吟起来。
过不了一会就被一边撸动性器一边被插穴地射了出来,精液全射在自己的小腹上,又向肚脐汇聚,五条悟看着夏油杰看着自己咽口水,他不禁开口催促:“快插进来吧……”
夏油杰有什么理由拒绝呢,从软烂多汁的后穴里抽出来的手指已经微微发皱,附着一层带有草莓香气的液体,他已经硬得发痛了,听到这种邀请还是依旧耐着性子,用湿滑的手指费劲地撕开避孕套的包装,很不容易地套上了。

……妈的,这种时候还不忘记戴套,真是好记性。一方面五条悟对夏油杰佩服,多有责任心啊这;但另一方面则是在心里狠骂能不能别戴了直接插进来啊。不过心声在看见男友戴套的样子就戛然而止了,显然并不是因为那副无经验的样子很好笑。
太大了吧。
虽然平时总会在厕所里打个照面,但勃起之后,尤其是在这种关头和平时怎么会 一样呢?五条悟光是看着就觉得有一丝痒意在身体里蔓延,天天自称最强此时也会紧张啊。那个套子有些不合适,话说,市面上能买到适合杰的避孕套吗……
没等五条悟想出这类计生用品会不会有私人定制,那根东西就已经抵住穴口了,五条悟一下子就从他思维跳跃的想象中被拉到现实,夏油杰不曾注意他的走神,此时红着脸向五条悟讨要一个许可,问他可不可以进来?
五条悟点了头,他疑心不答应话夏油杰真的会停在着临门一脚。

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进入得很慢,夏油杰格外紧张,把明明战斗力超群的五条悟看成了一块嫩豆腐,但就是因为这样五条悟被生生破开的感觉就愈发明显,连呼吸都卡卡顿顿的,饱胀感化为过分夸张的满足感填满了他的腹腔,要把他整个人都撑裂似的。
条件过分好的性器别说是哪处就是整个穴内都展开了,内里的敏感处被碾过,让五条悟根本无暇去顾及夏油杰哪些痛不痛感觉怎么样之类的问题,破碎的呻吟和抽动着的肠壁简直就是最好不过的答案了。
五条悟感觉真是好得不行,这个年纪对性本就是好奇而渴望的,接受自然是很快的,前戏又很充分,脑内充盈着幸福感,从他的角度两人之间的空隙中便能看到那是多夸张的东西在自己里面动了,光听声音就已经够淫靡了,真的,拔出来的话恢复原样吗?五条悟觉得哪怕合不上也无所谓,他毫不吝惜自己的话语,告诉对方自己很舒服服,撒着娇说再快一点。
要是能撞得啪啪作响就最好不过。五条悟在内心期望着。

果然是动得快了,五条悟甘之如饴地承受着,包括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也是。他已经有了爽过头的嫌疑,随着夏油杰的动作叫得肆意,却扔感觉还不够满,叫嚣着再快一点。
快感很是诡异地堆积着,决堤时连五条悟都料想不到,连一个停字都没说出来就去了。五条悟几乎是像挣扎一样弹起,挺动着腰想要射出来,他的哭叫任谁听了都会生出些施虐欲,除了夏油杰,他几乎是慌张地问痛吗怎么了不舒服吗?
仿佛是差了一步便能登顶了,他心里全是好想射根本没听见夏油杰说话,然而只是徒劳,马眼张合着吐出了些透明的液体,并没有想象中的快意,令五条悟有一点绝望。不过缓了一会发现夏油杰已经射了,那根东西硬度下降不少。

被想射又没出来的感觉吊着让五条悟十分不爽,感觉酸胀感都在脊髓里窜,而夏油杰竟然已经射了,五条悟把一切都归咎于他,开始摆出一副欠揍的嘴脸。
“哎呀,杰,怎么回事,我都还没射耶……”
虽然说的是这样的话,但五条悟的声音都哑哑的很乖的样子,而且确实,他刚刚叫成那样抖成那样都没射出来,阴茎胀得红红的还挺立着。所以被类似早泄一样的话调侃了的夏油杰没有生气,虽然对于处男来说这是很好的成绩了,但有些自责于是不是没让五条悟舒服。
懊恼地抽出,穴果然是张开的,甚至因为没有东西插入自顾自地张合着。夏油杰笨拙地把套子打上结,丢进垃圾桶里,五条悟有些下流地想要是射进来会怎么样,反正又不会怀孕……
以至于夏油杰问他能不能再来一次的时候被吓到了,说着当然可以啊眼神跟着夏油杰走着,察觉到对方要去拿套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地拉住了他,在夏油杰疑惑的目光下忸怩着说我想要你直接进来……

年轻人就是没定力,尽管夏油杰反复问自己真的可以吗,但问着问着就已经忍不住插进去了,没了那层橡胶的阻碍肉壁的温度更加明显地传递了过来。
不仅是没忍住诱惑,夏油杰更是一下就插到了底,他这样一副呆样五条悟还以为他又要慢吞吞地做了,结果夏日祭的花火都在脑子里炸开了。
夏油杰有意让他舒服,脑内努力搜索着那些技巧,还有刚刚扩张时发现的那个地方,本来就是直进直出就已经够超过的了,被顶了几下五条悟发现夏油杰好像故意的,但也想不了那么多了。
因为夏油杰对敏感处的过分苛责让五条悟忍不住哭出来,其实只是因为爽而出来的泪水,但他叫得过分。想着刚刚被五条悟调侃,还是有点小气的,毕竟和五条悟吵架夏油杰都没委屈过自己,只是事后他卑微地道歉罢了。
思及此夏油杰反而又狠狠操了他几下,悟里面真的好舒服,穴肉缠得紧紧的,他想着再怎么样五盒喜久福总能哄好,哪怕悟会生气他也想这样……

五条悟想发出求饶的声音,要是是因为他嘲讽夏油杰的关系他服软还不行吗,可是似乎是知道自己会不忍欺负他,夏油杰就干脆堵上了五条悟的嘴。
这样是在是超过,五条悟连呼吸都跟不上,翻着白眼在一点窒息感中射出来了。
被亲着高潮后,五条悟乖得像猫一样,好像失去了思考能力一样,夏油杰心动得不行,包括那些泪痕,好像已经觉醒什么劣性的东西了。事实上以后他的确以把五条悟操得失禁为乐,尽管五条悟也乐在其中就是了。
年轻人的纯爱之心还没有染上成年人的肮脏,夏油杰射了后又亲着五条悟对他说了很多喜欢,五条悟也一样,虽然一副惨样还是一字一顿回答我也最喜欢杰了……

拔出来造成的景象的冲击力极大,被操得有些发红的穴口收缩着,吐出了精液。看得夏油杰不好意思,赶紧移开了眼色,拿来了毛巾给五条悟擦拭。
五条悟感觉好笑,犯懒任由夏油杰服务,虽然是个莫名其妙的计划,但是初夜就做到中出这步耶,五条悟心里有点暗爽。
夏油杰问他在笑什么啊?他大不解,五条悟说没什么啊,只是觉得很开心,又问今晚能不能睡在这?让夏油杰站一晚上夏油杰都会答应的。

在做一轮也没关系吧,两个人脑子里都有这个想法,但毕竟清理都做好了,明天没有课,但是却是宝贵的没有任务的周末,肯定是要出去大玩特玩的,而且就是为了空出周末,夏油杰写了几天的报告,连黑眼圈都出来了。
嘛,早点睡吧。
就算是两个人就显得狭小的床也无妨,两个人挨在一起聊着要去哪里,五条悟说想吃巨大草莓芭菲,不要再惦记你那个素面了,夏油杰点头答应,两个人还盘算了会逃课去抽扭蛋的事情,随后搂在一起睡着了。
再热也没有关系。

end.

有了微博@米呐呐嘛塔塔
(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了
( ^_^)/

32 Likes

dk就是要多干!!

1 Like

第一次就被中出了:yum:

1 Like

中出是好文明 :yum: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啊啊第一次好甜啊(´I`)

1 Like

哈哈哈,扭扭捏捏的甜呢,可可爱爱

太可爱了!两个纯情dk果然是甜大于色,好吃好吃!大吃特吃!

啊真的好可爱,笨蛋小杰和撒娇小猫

笨蛋小情侣怎么那么可爱啊,好纯爱,甜的我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