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我的罪恶

ooc,教祖夏&dk悟

夏油杰没想过会碰见五条悟,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年少的神子面无表情被囚于牢笼,身上的浅蓝蜻蜓打底和服不少血污与撕裂痕迹,月光似的浓密发丝里浸着血,额角有一块正在流血的窟窿。那双蓝的蓝得纯粹的眼眸半阖,冷漠地打量外面的人。

“教祖大人,就是他,给我们村带来厄运的妖怪!”男人没有注意到夏油杰骤然阴翳下的眼神,还在愤愤地叫喊着,“请您解决掉他吧!”

猴子。

愚蠢得令人作呕的猴子。

夏油杰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心思,实际上,他脑子里的那根弦早在见到少年满身血污的模样后断了。他挥手,咒灵生生拔掉了猴子的脑袋。

咕噜噜在地上滚了几圈,眼睛瞪大着,充满恶毒的怨恨,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这么死掉了。

虽然并不清楚那位已经成为最强的挚友是怎样落得这种地步,也来不及思考更多,夏油杰就已经把人小心翼翼抱在怀里带回了盘星教。

“悟还记得现在是几年吗?”夏油杰看着洗完澡换完衣服清清爽爽乖乖巧巧坐在他床铺上的少年,头略微大了起来。

“不知道喔?”少年版五条悟歪着头,唇上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他穿着夏油杰的黑色长袖毛衣,因为衣服过于宽大,衬得他身形愈发清瘦起来,下颌线清晰流利至肩颈处笔直精致的锁骨,两侧空荡荡的。

他额头上的伤已经被仔细包扎过,虽然看着骇人,但实质伤口并不大,可当夏油杰的眼睛拂过那块伤口时,心中按捺的杀戮让他有些后悔为什么让那只猴子这么轻易的死掉了,完全是便宜了对方。

“你还记得我吗?”夏油杰问。他已经确定了对方不是这里的悟,至少不应该是同一个时间线上。

“记得。”五条悟点头,旋即又笑起来,一双蓝色眼睛却捕捉不到任何情绪,那片色调饱和高得离谱的蓝天,直直望向他,“你是杰。”

行,起码还记得人,这下好办了很多。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五条悟想了想,“我也记不太清了,总之,原本我在跟一个男人打架,不过很可惜,我输掉了,他的刀刺进我的头颅,几乎把我切成两半……原本是想赌一把反转术式,”他一顿,摊了摊手,“不过,显然我失败了。之后我失去意识,再次睁眼就已经来到了这里。”

“但我用不出术式,无下限也失灵了,脑子也反应迟缓,大概是那几刀导致的术式熔断反应……”

五条悟摸了摸脑门,闭上嘴,他现在脑子就开始痛起来了。

夏油杰一时间没有出声,他站在离五条悟不远不近的位置,始终没有挪动一步,像是在思考什么,脸上的表情细微变了又变。

“杰……以后是去当和尚了吗?”五条悟没有察觉到气氛似的问道。

“你觉得我像么,悟?”夏油杰假模假样的摆出营业笑容。

“不,”五条悟摇摇头,锐利的点评道,“我感觉你现在,更像是诅咒师,而且笑容也好恶心。”

“……是吗。”

晚上,夏油杰从柜子里抱出别的棉被,铺在五条悟身边,虽然没有抵足而眠,但也是共处一室了。

五条悟睁眼醒来,身边已经空了,只剩下冰凉的温度,他没多想,现在的脑容量也不让他多想,起身,他撩开棉被下床。

这间和室很简洁,衣物叠放在木头做的衣柜里,没有窗户,比较封闭。拉开主卧的推门,外间很空旷,摆着乌木沉香的低矮桌子,伫立在清风徐徐的窗下,外面种着一棵高大的樱花树,明明季节不对,却还如火般热烈的绽放着,粉嫩的花瓣缀在枝干上,大片粉红的波浪里依稀能瞧见几抹绿意。

真会享受啊。

五条悟心想。

不过奇怪的一点,明明是夏油杰居住的地方,却没有半点居住痕迹,除了衣物床被外,几乎没有一个人的生活痕迹,干净简洁的甚至有点怪异。

他转身去找夏油杰,外面的走廊很长,他绕过假山流水,才堪堪看见出口,所以这的确是杰居住的地方。杰一副袈裟装扮,未来是去做和尚了吗?以那家伙的满口正论,怎样都不像是会叛逃的样子。

“悟,是在找我吗?”

身穿袈裟的男人出现在院子门口,他笑眯眯的端着一盘糕点,绿金色格子袈裟交替,黑色长发半披着,末端几缕头发狼毫般支楞,如泼墨的眉眼狭长,气质平和沉稳,但无端中生出几分轻浮来,身形也比五条悟记忆里的更加高大。

“你去哪儿了?”五条悟问,站在原地瞅着夏油杰走过来,然后伸出手拿起一块樱花糕点,放进了嘴里,味道意外得不错,很甜,足够补充六眼不断消耗的能量。

夏油杰将糕点放在桌面上,召出咒灵,从咒灵的嘴里掏出几盘食物,应道:“做饭去了,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五条悟的口味到爱好以及各种方面他都不可能记错,但夏油杰当然不会这么说,他微笑着补充,“不知道你是哪个平行世界里的悟,如果不合胃口要跟我说哦?”

五条悟摇头。

“我更倾向于我是这个世界的五条悟,因为束缚不允许两个不同世界的六眼同时存在,如果被发现,可能会被抹杀吧?”他不甚在意地道,明显是漫不经心,随口的语气。他完全把紧要的问题抛到脑后了,正兴致勃勃的吃着热乎的食物不亦乐乎。

毕竟被囚禁后他被饿了好几天,要不是有反转术式死死支撑,恐怕时间一久饿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夏油杰没有说话,他只是坐在五条悟身前,两手揣在宽大的袖子里面,从始至终没有变过的笑眼模样。

五条悟抬头,总感觉他在打什么不好的主意,“杰,你不会再策划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夏油杰没有否认,只是说:“我这边不太适合悟长时间居住,比起这里,还是高专对你现在的处境更安全。”

“哈?”五条悟拍桌而起,“夏油杰,你想要把老子送去高专?!”

“悟,你也应该猜到了。”夏油杰无动于衷,冷静地说,“我现在的身份是诅咒师,你跟我待在一起被发现,咒术界会乱套的,何况你现在的咒力还不能使用,多少人想趁此除掉你你心里比我清楚。为了以防万一,你的首选位置是高专而不是……”

“我这里。”他停顿几秒,最终说道。夏油杰看见五条悟瞪大的苍蓝眼睛,苍白的肌肤因为愤怒染上浅浅的粉色。他有些不忍心,想要摸摸少年的脑袋安慰他,可已经下定决心的人是不会回头的。就像当初那样。五条悟不能待在这里,他不属于这里。

他们早已经决裂了,将近六年没见,如果那边的五条悟知道自己私藏了七年前的五条悟该作何想?

一涉及到五条悟的问题,他总会变得谨小慎微起来啊。夏油杰眼神流露出一瞬间的苦涩与讥讽。

五条悟慢慢坐回去,原本莫名其妙的愤怒全然褪去,他慢悠悠且有些冷淡地说:“如果我说,我有不能见到我自己的理由呢?”

“夏油杰,”五条悟一字一顿,“打着替我着想的名义作出违逆我意愿的决定的,我不会接受。”

“悟……”夏油杰愣住,旋即微笑也变得虚浮,淡淡地道,“可我是诅咒师,杀父弑母,手里有上百人的鲜血和罪恶,我已经不会回头了,这条路上我不需要你。”

“……”

“我无所谓。”五条悟说,“你不需要我也没关系,但你敢抛下我,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18 Likes

蹲蹲后续

1 Like

自那件僵持不下的争论发生后,五条悟和夏油杰一上午都没说过话。夏油杰显得无所事事,尽管他说出想要把五条悟送回高专的话,却没有避开他的意思,坐在窗口的桌子旁边,手里拿着一本佛经在看。

五条悟心不在焉的躺在他对面的木版上,脑子一抽抽的疼,他一深想,宛若绞肉机肆意搅动大脑的痛感从每根神经末梢递来,他早已被痛到麻木,没什么表情地盯着天花板,闭上了眼睛。

作为六眼,他不可能真的不去动脑筋。

现在的情况,实际上也是他预兆之内发生的冲突。

夏油杰当然不可能会让他待在盤星教。

不过没关系。

五条悟想着又撑起身体,一只手肘顶在桌子上,苍白的手指支着尖尖的下颚,一眨不眨地打量起夏油杰。

真瘦啊。

他看见夏油杰露出的一截手腕,骨节突出格外瘦削,还有昨晚,他穿着灰色长袖长裤入睡,整个身形都很清晰鲜明,不论是刀凿般的下颌线还是回头折出线条的脖颈,突兀又尖锐。

尽管他的笑容被磨练得炉火纯青,气质又伪装得那么人畜无害,但通身凌厉却是从身经百战的骨髓里弥散出来的,眼底的笑不见底,无法让人窥出他全副武装中埋藏的情绪,就连五条悟也不能。

目光上抬,落在他坚挺的鼻梁与鸦羽般下垂的眼睫上,夏油杰似乎没有察觉到般平静的翻过一页佛经。

五条悟好意提醒:“先前你翻书的速度是两分钟三十六秒,现在怎么还没看到一分钟就翻了呢?杰。”

“静不下心,就不要看书了。”五条悟堪称不嫌事大的补充了一句。

夏油杰合上书,就算被侦破也没露出恼火的神色来,如果换作以前的夏油杰,现在八成已经把故意捣乱的五条悟摁在地上捶了。他舒展着眉眼,语气温柔又不容置疑:“悟,你可以在这里住上几天,但要记住,玩够了也该回去了。”

五条悟挑起眉毛,“夏油杰,你就这么信任在高专我能安然无恙吗?”

“还是说,”他琢磨着轻轻笑了,“你有自己的私欲?”

俩人对峙般互相凝视对方,夏油杰从齿少气锐的五条悟眼里看见蔚蓝的天空和漂浮的云絮,像是碧空如洗的晴天,也有毫不掩饰的揶揄挑衅。老实说,夏油杰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他的眼睛了,他无法自控的想起了曾经,五条悟也总是喜欢这样挑衅他,无论是他的正论还是他的行事方式。

或许真的有吧?那种东西,

不是早就被自己弃之如敝屐了么。

“知道我的身份,你还敢这么信任我么?”夏油杰自嘲地说,“悟,清醒点吧。”

他的手猝不及防颤抖了一下,心脏像是被密密麻麻的针扎过,每一次呼吸都仿佛在割裂灵魂,那些碎片无法被拼凑起来,只能随着岁月埋入深渊中。

这一瞬间,他忽然变得胆小,变得无法凝视那抹印刻在记忆深处的澄蓝。

“我很清醒,杰。”五条悟声色低沉,“在我眼里你只是夏油杰,那些身份我都可以忽略甚至不放在眼里。我信任你也不是毫无缘由,你看,你说你是诅咒师,但你没有趁此机会杀掉几乎没有咒力的我,反而替我分析利弊,坚决把我送回高专。”

五条悟抓住夏油杰的手,紧紧握住,脸上猝然露出得逞的笑容,苍白的肌肤因此显出了几分鲜活,“杰,不清醒的人是你啊。”

夏油杰恍然回神。

菜菜子不满的撇嘴:“夏油大人,你今天已经出神好多次了,刚刚我们说话也没有听见。”

“抱歉,菜菜子。”夏油杰垂下眼睛,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摸摸女孩的脑袋,“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美美子:“夏油大人,外面有个男人找您,他声称不见到您就不会回去,我们本来想把他揍一顿再赶出去的,但是他说有非常要紧的事情要单独告诉您,我们就把他安置在厅堂了。”

“咒术师?”

菜菜子摇头,语气莫名:“那个男人……很奇怪,头上有一道缝合线。”

厅堂。

夏油杰从容不迫走到他平常见猴子的位置坐下,细长眉眼漫不经心打量着男人的模样,他的脑门上的确有一道非常显眼的缝合线,面对夏油杰透露出来的压迫气场,丝毫没有畏缩的动作,甚至微微一笑。

“夏油大人,很荣幸能与您见面。”男人说。

“如果你想说的是这些话,”夏油杰嘴角笑容轻浮虚伪,“我想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别这么急切嘛,”男人口吻悠闲,“我此次前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一个消息。”

“早在两周前,现代最强咒术师五条悟就已经失踪了。”男人挑起的眼开始不留痕迹观察高处夏油杰的神色,不紧不慢地说,“或许你不相信,但只要你愿意去调查,就会发现很多破绽,不如说现在的事态严重到已经无法掩饰了。”

“你来不只是为了说这些吧?”夏油杰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惊讶与漠不关心,笑容虚伪得如同一层薄膜。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问。

13 Likes

:tired_face::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raised_hand:喜欢但害怕大刀…此刻的心情就像夏油一样复杂

2 Likes

“您是一个聪明人,”男人的眼睛里流露出欣赏,在夏油杰厌烦之前切入主题,“我想与您合作。”

夏油杰换了个姿势,懒洋洋地道:“愿闻其详。”他看似没有将男人放在眼里,但实际上肌肉紧绷,蓄势待发的攻击隐藏在他的笑颜下。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男人身份并不一般,必须警惕起来才行。

“我知道您的理想,杀光所有普通人,创造一个只有咒术师的世界。”男人缓缓道,“而我的目的和你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无法实现,但有机会可以间接做到。毕竟现在五条悟已经失踪了不是吗?”

夏油杰嘲讽的轻笑,“你就这么相信五条悟不会回来?”

“如果五条悟能够回来,按理来说应该早就回来了,依我看,他更像是被困住或遇险了。他不在的时间,足够我们把咒术界搅乱。毕竟他不在,你就是唯二的最强,不是吗?”男人意味深长地微笑。

夏油杰沉默了很长时间,他的目光掠过笑容怪异态度诚恳的男人,看向门外一望无际的蓝天,半晌慢吞吞地道:“我可以跟你合作,但你总得展示一下自己的诚意吧?”

“我叫加茂索。”他眯眼笑着,“夏油君,合作愉快。”

“你是谁啊?怎么会在夏油大人的房间里!”菜菜子瞪眼说。她非常不爽的看着歪着身子坐在夏油大人亲自做出的木凳上面的银发少年。惊艳,愤怒,不解。

银发少年甚至还穿这着夏油大人的衣服,雌雄莫辨的脸上眉眼弯弯,颇为闲情的逗着女孩:“我跟杰正在同居哦!”

“你、你居然直接称呼夏油大人的名讳,不可饶恕!”就在菜菜子想要动用术式攻击的那一刹那,回来的夏油杰抬手阻止了她。

“悟,别招惹她们。”夏油杰说。他温柔的摸了摸菜菜子的脑袋,几句就哄好愤怒的女孩。

五条悟撇过脸,假装没有听见夏油杰的警告。他又不是故意的,还不是这个女孩一见到他就想要把他赶出去。虽然心里觉得委屈,但五条悟从来不会因为这些而露出那种受了欺负的表情,他只会抿着嘴唇,半阖住漂亮的蓝眼睛。

夏油杰像是没注意到五条悟闷闷不乐的情绪,他又笑着对菜菜子说了几句家常话,衬得五条悟更像一个外人。他索性不再去思考,大脑的疼痛越来越严重,他想得越多,钻心剜骨的剧烈浪潮一波波向他涌来,他的神色却没有丝毫波动,唯有脸色越来越苍白,苍白得像是一缕影子。

“那我先出去了,夏油大人,你好好休息。”菜菜子说。

夏油杰点点头,他目送菜菜子的身影不见,才回过头去看五条悟,可惜五条悟早已经把身影背了过去,“悟,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杰,你想要问就问吧。”五条悟平静地说。他紧紧攥住拳头,葱白的手指几乎要掐进肉里,他努力保持着若无其事的姿态,不想让夏油杰发现他的不对劲。

如果此时的夏油杰看见五条悟的表情,就会发现他的唇色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眉眼间满是极力忍耐后的痛苦,眼睛甚至有着红血丝。

“高专的你在两周前失踪了,你知道这条消息?”

五条悟知道他会问,从自己来到这一条时间线上开始,很多问题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只是有这种猜测而已,我来到这里,是不是说明现在的我也能够回到我的时间线上?”五条悟漫不经心地道。

的确不排除这种可能,或者,这个原因是最有可能性的。五条悟怎么可能会被人劫持,恐怕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绑架他吧。

夏油杰略一思索,旋即又问:“如果事实如此,那么我是否可以合理怀疑,这不是巧合?”

不愧是杰。五条悟没发现他的手心已经被掐出了血沫,他垂眼,语调带着诡异的淡漠,“杰,不管这是不是一个巧合,对我来说现在高专已经成为了最危险的地点,你仍坚持要送我回去吗?”

身后的夏油杰没有说话,他紧紧盯着一处位置,脸色骤然阴沉下来。五条悟意识到什么,攥着的拳头猛地松开,不自在的想要收起来,他的脑神经却在这时猝然跳动,宛若在烈火上炙烤着,他眼前一黑,头和整个身子往前倒去。

没有砸在木板上,他被拎着后脖颈送进檀木淡香的怀抱,有力的手臂穿过胳膊紧紧揽过他的腰身,夏油杰脸色黑得不能再黑,像是狂风骤雨前来的征兆。

“悟,哪里痛?”他问,另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五条悟手腕,眼神落在刺眼的红色上。

眼前一黑的感觉过去,他刚刚那一瞬间几乎失去意识,被夏油杰握住的手不禁缩了缩,五条悟嗓音嘶哑:“没事,只是有点低血糖,可能是后遗症。”

“你确定要对我说谎?”夏油杰低头,晦涩的双眼和那双苍瞳对视。

“我……”五条悟坚持道,“真的没事。”

他说完这句话,眼前忽然再次一黑,不过不是眩晕的感觉,夏油杰的手覆上了他的双眼,声音如同魔咒:“悟,休息吧。”

五条悟意识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中。

15 Likes

抱住!: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1 Like

好看好看

1 Like

蹲蹲!要甜甜的xql(求求)

1 Like

哈哈会的,可能过程会有刀子,但结局百分百he哦~

没有大刀相信我,只是一起联合解决脑花啦

1 Like

:pleading_face::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好耶!

1 Like

蹲蹲

1 Like

好看!蹲!

1 Like

蹲!!!!

1 Like

当意识回归,五条悟首先感觉到的是昏沉,暗淡,似乎这处空间内并没有多余的光线,但这并不妨碍六眼的运行。他慢慢撑起身子微动眼珠,半晌从喉咙里发出极轻且意味不明的讽刺声。我错得还真是离谱,竟然会天真到认为只要说出一切,杰就会毫不犹豫的倒向他。

不过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五条悟扯动着唇角。附近被下了一道“帐”,看来是防止他闯出去。如此看来,夏油杰的确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不过五条悟也没有刻意遮掩过。

他在黑暗中静坐良久,脑子里不断撕扯的痛苦让他面容狰狞,他忍不住死死捂住眼睛,仿佛那样能够消减一些疼痛。好一会儿,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串手链,佛珠在环境里显得黯淡无光,几近隐没下去,唯独那颗特殊的珠子发出了幽蓝色的亮闪闪的光芒。

如果夏油杰在这里,他一眼就能看出那压根不是什么珠子,而是一颗令他无比熟悉的眼球。

五条悟双手合拢将眼球贴在掌心,随着他低声念出的几句咒语,房间霎时间光芒大作,苍蓝色的能量源源不断涌入五条悟身体,周围由至黑倏忽变为亮丽的空白颜色,最后所有的颜色褪去,宛若宇宙的景象出现在眼前。

这是五条悟的领域,无量空处。

“夏油大人,”加茂索颇为戏谑地语调说道,“既然愿意跟我合作,那么不给出一点信任我们怎么能默契的配合呢?”

彼时,始作俑者异常悠闲地坐在茶室。夏油杰嘴角的微笑轻浮,唇角上翘着,弧度很夸张,神情里满是讥诮地与加茂索对视,双眼如古潭不惊,不咸不淡地说:“我倒是不知道御三家会有你这样的叛徒,跑来跟我这个最恶诅咒师合作。除了你带来的那些消息,你能给我提供什么有效帮助?”

被反将一军,加茂索仍镇定自如:“原本我有自己的计划,不过倒是没想到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五条悟的失踪让我的计划几乎成功了一半。您难道不会心动?能够不费一兵一卒的搅乱咒术界,不用费劲心机去想方法对付五条悟,众所周知,他是一个恐怖且不可战胜的对手。”

“您有一个很好的术式。”加茂索意味深长地夸赞,随后又继续说,“现在,只要您能够用咒灵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我相信咒术界会应接不暇,毕竟没有五条悟,现在的咒术界也不过是一盘散沙罢了。”

夏油杰淡淡地道:“我讨厌被指使。”

“难道说大好的机会出现在眼前,您却要畏缩不前吗?”加茂索故意说。

夏油杰发出一声嗤笑,微挑的墨色眉眼一派阴沉,“我想你也知道,这跟想要杀掉所有普通人并不是一回儿事。你想与我联手搅乱咒术界,说到底那也不过是你自以为是的想法,你还没有说出来,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真是敏锐呢。”加茂索听完他的话,露出一个莫名的表情,“如果我说,我的目的是让全人类进化呢?让没有术式的人类通过某种手段得到最优化,既使得实力增强又不会从负面中产出咒灵,如此一来,普通人也并不存在于世界上了。”

“……”夏油杰压抑半晌,微微敛下的眼皮掩住晦暗的双眼,唇角微微牵起淡漠嘲讽的冷笑,这种笑容自他叛逃后便越来越多的出现,如今更是成为了招牌微笑,以便更好的藏住真正的情绪和想法。

“你觉得你能做到?”最终,他的神色定格在微笑上。

“这并非难事,或者说,我从不会给自己定下飘渺的目标。”

在此处键入或粘贴代码

五条悟光明正大的走进了五条家,失踪多时的家主忽然毫无预兆的回来,族中霎时间变得一团乱,在五条家墙院外忽然缓缓升起的“帐”完全杜绝了外界的探视,所有族老与子弟下人们噤了声。

“所有人,跟我定下束缚。”

五条悟长身玉立的站在他们之间,那双苍瞳不含情绪的缓缓扫过每一个人,从进门到现在,头顶的“帐”完全形成,昏暗席卷了五条家的各个角落,不安遍布了每个人的心脏。

然后,终于,五条悟说出了一句寒凉若冰的命令。

——
放假滚回来更新啦。写得好勉强,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希望能完结吧…

7 Likes

蹲蹲!:heart_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