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死在十年前

我又来搞我烂烂的原作向了

五条悟溜进家入硝子办公室时,跟她说,夏油杰死了,我刚杀的。语气像刚杀了条鱼,问硝子要怎么处理,清蒸还是油炸?

家入硝子平静地抬眼看他,又低下头去,手里扯着人皮,缝了一点。过会似乎才听明白五条悟说的是夏油杰而非一条鱼。她有点茫然,问刚刚?

五条悟说,嗯,在学校后巷那。

家入硝子说,逃课那条。

五条悟说,对,逃课那条。

夏油杰死在那里?

对,尸体还在那呢。要怎么处理?

五条悟看见家入硝子眼里的困惑。于情于理,高专三年,青春三年,作为一个女性,哪怕被经手的死亡如何磨砺,似乎都不是她对同期死亡消息感到迷茫的理由,就像听见一个陌生人的死讯。

换了另一个人站在这里或许就要斥责她冷血无情,或者担心她的心理健康,但这里是五条悟,她唯二同期的另外一个,不会因为这样就责怪她,也没担心她。但站在这里的除了五条悟,也没人会想家入硝子可能需要对夏油杰的死掀起一些情绪波动。

家入硝子说,埋了吧,还能怎样?

五条悟说,不行,他是特级咒术师。

家入硝子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于是她说,你把他弄过来给我,我把他片一下。

五条悟说,懒得搬,我来片吧?

家入硝子说好。

两人沉默良久,似乎完全不在乎某个巷子里有一具特级咒术师的尸体还在等待处理。忽然他们不约而同转头,看见镜子里面的对方,表情相似,迷茫而困惑。

五条悟率先说了句“再见!”溜出了门,神态轻松语气愉悦,如同逃课。

他一路溜过去,路过学生宿舍,看见一棵树,记起这棵树夏天会长细碎的花,有风就乱掉。夏油杰的长发丸子头简直是花朵的家乡,拆下头发时像一棵开满花的树。

五条悟想,至少得是六个月前的事了吧?

他继续出溜,又碰到一只猫。不知道为什么五条悟出门总碰到猫,夏油杰也是。其实应该说五条悟和夏油杰一起出门容易碰到猫,他们碰到猫的时候总在一起出门。

他掏掏口袋只找到巧克力,于是他说不行,你会死的,不能吃。不能吃,你会死。

他拐个弯,第一次觉得高专还挺大的,那会体术课一分钟能蹿两圈的学校怎么走了十分钟还没走完单程。或许是因为夏油杰的蝠鲼,飞着不累,所以觉得快。

他心情有点糟糕,因为他已经走了二十分钟的路了,才到夏油杰死去的后巷巷口。

他看见夏油杰的尸体,才又一次感觉到夏油杰的死有了实感。上一次他感觉到还是四十分钟前夕阳西下,他亲手把他杀死。他那会想杀死一个人原来就是这样啊,即便他不是第一次杀。

他又盯着夏油杰的尸体看了好一会,总觉得他没死透,怎么可能就死了。他叛逃十年活蹦乱跳,怎么昨天到今天他就死了?

夏油杰又不是小强,没理由头被剁了还能活,虽然他的头好端端的待着脖子上。但五条悟总觉得怪怪的。

他真的死了?

五条悟反复咀嚼,像杀一只小强一样小心谨慎,避免它其实是在装死,隐瞒了它其实失去肢节哪怕失去脑袋也还能活的事情。

于是他虚张声势,默念如果你是在装死那么现在起来,我还会干净利落的杀死你,如果不起来,那我就要开始处理你了,会很痛噢,而且一时半会死不掉。

他等了等,面对一般人他没这么有耐心,但毕竟夏油杰比较特殊。

夏油杰没起来。

五条悟想真是和以前一样给脸不要脸。那我开始咯,他通知一声。

他用咒力碾碎了夏油杰大脑前额叶的咒术纹路,洞穿了腹部的咒力源地。处理咒术师尸体的基本手续已经完成,是可以下葬的程度了。

但夏油杰是特级咒术师,哪怕只是根头发都得用火烧掉。

五条悟想他娘的哪来那么多问题,你夏油杰真是个麻烦。麻烦死了!他在夏油杰身上乱摸,摸出一只打火机,啪啪摁两下升起火苗,只要点燃夏油杰的袈裟,一切就万事大吉。五条悟就可以去找喜福久吃,然后趁着剩余时间去打街机。

他还是把夏油杰好好下葬了。

棺材提前准备好了,坟都立了,只是在这之前没名字没照片,里面甚至没死人。五条悟一个人足够解决这一切,他把夏油杰的尸体放进去,盖上盖子,再把棺材放进坑里,然后用术式把坑埋好。

他看着凸起来的土堆,想,夏油杰就在这里面。夏油杰死了。夏油杰死了。

他坐在夏油杰的坟头上,想,要真是夏油杰这会得气的跳出来打他吧?

里面忽然就不像是夏油杰了。五条悟起身,高高兴兴地赶去新干线,明明他可以直接到高专的,但是他想路过一下。

他还没能熟练使用瞬移的时候,经常和夏油杰一块坐新干线,去逛小吃街,买游戏碟片,在街机上打赌。他跑到冰淇淋店要了两个球,如果夏油杰和他一起的话会买十个,因为男高中生莫名其妙的好胜心。他又溜去街机,他随便开了一个,发现是双人,没人陪他。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他好久没打过双人对战的了。

于是他只好重新上路,跑到伏黑惠家里。津美纪不在家,伏黑惠看见是他开了门。伏黑惠长得很像他爹,像得要命。他又一次想起伏黑甚尔,然后想起自己脑门上早已愈合的疤,最后记起跑来盘星教的夏油杰和天内理子的尸体。

死的是天内理子。

他留下一些钱,告诉伏黑惠下一年他要入学高专了,我一定会好好磋磨你的体术的,夹带一个贱兮兮的笑,然后被伏黑惠假装轰出了家门。

如果五条悟想留下,伏黑惠就算不假装都轰不走他。但是五条悟想走。

已经晚上了。埋掉夏油杰已经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了。他刚刚在伏黑惠家里搞完了任务报告,上面写了夏油杰已被处理。

好烦。

他去了夏油杰的那家荞麦面馆。那家店二十四小时营业,也不只是卖荞麦面。他坐下之后除了荞麦面一时想不到点什么,那他之前是吃什么来着?好像都是一个人来吃荞麦面。毕竟这里就这一家开得这么晚。

夏油杰真的死了吗?这样一个人,一个特级咒术师,他最好的朋友最爱的人,千年一遇的咒灵操使,死了就真的死了。

他没有用思念对五条悟进行折磨,也不见得还有其他的什么阴谋诡计,留什么后手来让他焦头烂额,更别说对五条悟的生活产生哪怕一点影响。这人死了和没死怎么可以一点区别都没有?

你应该让我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忽然想起在你没死之前,我和你在一起,做一些我和你在一起才能做的事情,然后顿悟,然后痛哭流涕地明白你永远的离开了我,我无法再那么幸福,而且是我自己亲手干的。我活该。

可是你没有,什么都没有,因此让我更觉得你该死,你真该死。但不应该死在这个时候,因为这样就使我感受不到你死了带来的快乐,因为你好像没死一样。

其实在冰淇淋店我买了十个球结果吃不完,用术式把它们一路带到伏黑惠那里,他不算高兴也不讨厌。其实我打了街机,投了币之后才发现是双人对战,于是我把兑来的五十个币全部丢进去。那之后我去到面馆,发现它不是面馆而是快餐店,找荞麦面找半天才发现菜单轮换,这道不受欢迎的菜早就被换下去了,因为我不常来。其实报告写完任务对象之后签名我又签了一个夏油杰,本来我想用一团黑线涂掉,又记起你从来只用一道横线划去错字,固执成疾,于是我只能无奈地也用一道横线划掉,然后在后面填上五条悟,要是被硝子看到了她会说我欲盖弥彰。

我又跑去找硝子。

家入硝子再一次见到五条悟是在他说夏油杰死了三天后。

五条悟跑进来第一句就是硝子,怎么又抽烟了?对反转术式不好。第二句是我总觉得夏油杰没死?

家入硝子说,我怎么知道?我一没看见他的尸体,二我每天见到的尸体也没少哪一具,三这里是殡仪馆全部是死尸,它们不会吸二手烟。

硝子说,感觉夏油杰没死。好像也不能说没死。就是,他的死和我们好像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这么说也不对,关系大了去,特别是你,但是我总觉得,总觉得……

他死没死好像都一样。

硝子点头,对没错,就是这样。

五条悟留下一个打火机,说,硝子,就当迟到的生日礼物,然后立马消失。不管后面硝子恼怒的大叫,嚷得整栋楼都是愤怒的五条悟!最后留下低低的啜泣声。

他走在路上,一直走在路上,走了一年,伏黑惠入学,虎杖悠仁入学,钉崎野蔷薇入学,一年级变成二年级,一年级现在是他们三个的称呼了。

他一直走到二零一八年的十月三十一日,在涩谷杀了很多人,他没有救下来,所以是他杀的。他累得气喘吁吁,抬头看见一只巨大的眼睛,在之后他会知道它叫狱门疆。他转身想走,总之远离,还有三个特级还没处理掉。

耳边穿透了熟悉的声响,他无法扼制地回头,被封住咒力的时候他记起那三年青春,记起夏油杰早已死去的那十年,最后却只剩下耳边细细的家入硝子的哭泣声。

夏油杰其实不抽烟,那只打火机一直没用过,也不知道有没有保质期还能不能用。

一年前家入硝子收到了那个打火机,一年之后也轮到五条悟终于被夏油杰报坐坟头之仇了。

11 Likes

看的人心里凉凉的。

死了才一年(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