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人之福》 by 91

-夏油杰x五条悟&五條悟♀

-双教师if,共感

-瓦达西瓦埃及掌管ooc的神

-porn without plot, but at what cost? Out of character. 

 

 

 

齐人之福

 

 

夏油杰小心翼翼地给杯子蛋糕上挤上满满一层奶油,最后装点上碎巧克力。五条悟在临出差的时候就撒着娇说要吃杯子蛋糕,他今晚差不多就要回来了,夏油杰把蛋糕冰在冰箱里,准备简单冲个澡准备一下。

 

夏油杰冲完澡刚出浴室门,就听到门铃适时地响了起来。他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想着五条悟回来得比他想象得还早一点,不知道蛋糕有没有冰好。夏油杰下意识地往门上的猫眼瞟了一眼,看到外面站着一个白发女人,个子大约在一米八左右,装扮居然与五条悟如出一辙,也戴着黑色的眼罩。

 

似乎是察觉到了门的另一侧夏油杰观察着她的眼神,女人抬起头微微笑了一下,“杰,是我。”

 

夏油杰愣了一秒,但还是打开了门。随后有着白色长发的女人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女人就顺势撞到他胸前,用丰盈的乳肉夹住了他的手臂。感受到那微妙的柔软触感,夏油杰腾地一下脸就红了,他小心翼翼地发问道:“你...难道是悟吗?”

 

“对哦。”女人轻佻地用小指插入到眼罩内侧,把那块黑色的布料挑开,露出一双蓝天般澄澈的眼睛,“杰认不出我了吗?”

 

“你变成女人了?”夏油杰忧心地检查着怀里的人,“是什么诅咒造成的吗?你有没有事?”

 

女人蹭着夏油杰的手臂逼近了一点,夏油杰于是脸红得更甚,他甚少跟女性产生如此紧密的身体接触,更何况这个有着蜂腰蜜乳的女人是他性转后的男朋友——现在是女朋友了。

 

看出了男人明显的脸红和下身微妙的动静,五條悟笑意盈盈地露出了些恶作剧得逞的表情,她推着夏油杰往身后的沙发上倒,用女性的体重压住男人,然后直接不客气地坐到对方的大腿上,用丝袜轻轻勾扯蹭着男人的裆部,“要不要做?”

 

“杰还没插过吧?”五条悟撩起制服裙子,露出黑色丝袜包裹着的大腿和隐隐约约露出边界的内裤,“女人的小穴?”

 

夏油杰来不及问五條悟这一身女性的衣服是从哪里来的,他的一切都已经被对方绑架了,包括大脑思考的空间。五條悟已经急不可耐地扒下他的裤子,从中掏出那个半勃的物件,感受到熟悉的热度和硬度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悟,慢点来。”夏油杰无奈且宠溺地伸出手去托住女朋友窄小且柔软的屁股,“第一次要小心点,会受伤的。”

 

五條悟舔了舔唇角,没说什么反驳的话。她坐在夏油杰的胯上轻轻地前后磨蹭,用腿间的丝袜去摩擦不断流水的龟头。夏油杰不得已地喘出声来,这确实很舒服,舒服到他有种现在就想撕破对方的丝袜,然后把女人锁在怀里操个对穿的冲动。

 

但是夏油杰还是担心五条悟会受伤,毕竟虽然对方现在变成了女性,下面那口小穴应该也是实打实的第一次纳入性器,如果不小心对待的话恐怕会受伤。夏油杰的性器尺寸实在是太大了,他小幅度地挺腰戳弄在被丝袜包裹着的私密部位上,感受到那里有些微妙的湿意,显然内衣和丝袜都无法阻止住五條悟泌出的淫水。

 

夏油杰有些不可自控地动情,他伏在五條悟耳边小声地调侃:“湿得好厉害。”

 

“嗯...因为想要杰插进来。”女人已经撩起了上衣下摆,露出了一对白皙挺立的鸽乳。她的胸不算是非常大,但是形状很圆很挺,乳尖格外粉嫩,一看就没被人好好疼爱过。

 

夏油杰盯着面前一对白嫩的胸部,感觉脑内有些蒸腾。他到底也是有些劣根性的男人,也偷偷想象过五条悟如果会是女性,会是什么样子的。但他从没过激地上升到对于身体部位或是性的想象,然而五條悟现在就在他面前袒胸露乳,不知廉耻地咬着上衣的衣角,然后把一对鸽乳送到夏油杰的嘴边要他舔。

 

夏油杰试探性地伸出了舌头,他的半张脸已经埋进了女人胸间的沟壑,滑嫩的皮肤带着温热的体温和未知的淡淡香气,让他变得头昏脑胀。夏油杰下意识地用脸蹭了一下对方的胸,得到了五條悟低声的调笑,“杰像小宝宝一样诶。”

 

五條悟托着自己一边的乳房蹭到夏油杰的嘴唇上,“那小宝宝要不要吸奶呀?”

 

夏油杰感觉自己的脸热得不行,他丢脸地凑过去,张开嘴纳入那颗粉嫩的乳头,然后用舌头缓慢地扫过乳孔,用舌尖裹着那坚硬的一点红樱吮吸起来。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无师自通地去揉五條悟另一边被冷落了的乳房,用手掌包裹住乳肉仔细地揉捏起来。五條悟细碎地喘息呻吟起来,她夹紧了大腿,试图以此摩擦两瓣浸着淫水的阴唇,以此获得一些快感。夏油杰早就发现了女人的小动作,他腾出一只手附着在女人的阴户之上,打着圈揉转起来。

 

五條悟爽得有点难以自持,她挺着胸部往夏油杰的唇齿之间送,下身也不自觉地往对方的手上蹭。等到夏油杰的手掌都沾上了湿意,五條悟才伸出手臂去勾住夏油杰的脖子,催促着对方赶快插入进来。她还没来得及脱下丝袜和内裤,那件丝袜就在夏油杰的手底下遭了殃,被一瞬间撕开了巨大的裂口。

 

五條悟下意识地小声尖叫,夏油杰的手便顺势从丝袜的破洞中钻入,先是捏着白玉般温软的大腿把玩了几下,随后就顺着腿根一路摸上去,拨开彻底湿掉了的底裤,然后抚上了那处湿漉漉的肉嘴。五條悟早就湿得不行了,能忍到现在已经是难以为继,女穴入口处的嫩肉微微翕张着去吮吸夏油杰的手指,想尽一切办法挽留着被触碰到的快感,以及勾引着进一步的侵入。

 

夏油杰也忍得难受,他硬了许久了,体积傲人的性器挺立着顶在五條悟的腿根上。他扶着性器在女人的阴户上下蹭了几个来回,感受到五條悟在他手底下剧烈地颤抖起来。五條悟又像是哀求,又像是命令,总之就是要夏油杰插进来,似乎没了鸡巴就活不下去一样。

 

既然五條悟想要,夏油杰就给她。于是随着龟头破开沾满粘腻汁水的肉缝,存在感过分鲜明的巨物一寸寸地碾过肉壁,开辟出了一条拱它前后律动的甬道。夏油杰的性器实在是太大,只是插入进去,五條悟就全身绷紧了,她小幅度地挪着腰,带着一丝细微的恐惧感和更多的期待,放松着小穴内部把性器吃到了底。

 

夏油杰和五條悟同时发出了一丝舒服的叹息声,五條悟主动扭着屁股调整着被插入的角度,希望硕圆的龟头能磨到让她舒服的那一点,而夏油杰只感觉自己的性器陷入了一只泡满汁水黏液的蜜壶里。他没能忍住被温热淫水和紧致肉壁包裹住的快感,前后摆腰快速地插操了几下,五條悟没料到对方会突然动起来,最要命的那一点被性器顶端猛然擦过,最后重重地抵在穴芯上。她的小穴内部抽动,直接吹出了好大一股水,全部都浇在了体内的性器上。

 

夏油杰愣了一下,没想到五條悟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操到高潮了,实在是敏感得太过头了。他正小幅度地律动着,用性器缓慢地磨对方体内收绞着的穴肉,想要给五條悟一些从高潮里缓和的时间,五條悟的双腿就紧紧地缠上了他的腰。显然女性能够承受更多的快感,也不受不应期的影响,五條悟的脸色潮红,伸手下去揉蹭着自己的阴蒂,继续向夏油杰索求着更多:“继续操进来...快点...”

 

夏油杰没再绅士,直接握着五條悟的腰胯两侧,快速地抽插起来,直至他的胯骨抵上了五條悟的,两个人连接得紧密无间,下面那张小穴被填了个满满当当。夏油杰的囊袋拍在阴户上撞击间发出啪啪的清脆声响,还夹杂了不少叽里咕噜的水声。五條悟又是喘又是叫,还不忘激将似的问夏油杰再操得深一点。随着性器抽插间拍出的水声越来越大,女人的舌头都吐露在嘴边收不回去,一副被操得受不了的样子。五條悟的阴穴里发了大水,就算是粗壮的男根也堵不住她吹出来的东西,一股股细流从交合处涌出,不消一会儿就把沙发浇了个湿透。

 

夏油杰快速在这口贪吃的穴里冲刺着,他把五條悟拉得更近,直至两个人的下腹都贴在一起。五條悟真的要被干穿了,她疑心自己的子宫都要被顶破了,她推搡着男人的胸膛,满心都以为自己要被操坏了。正当她被一次猛烈的进入逼出一声哭腔时,正门忽然滴地响了一声,随后他们听到了有人进来的声音。

 

“啊——累死了...我真的好想辞职...”

 

正牌的五条悟先生,二十七岁的男性教师,正推开门把外套和提包摔在门口玄关,着急地找寻着自己的男朋友,“杰!你在哪里?我真的快要饿...”

 

下一秒,门口的五条悟也愣住了。他意识到了沙发上两个重叠着的身影,并发觉了其中一个是自己的男朋友——夏油杰坐在沙发上,而他怀里的人一看就被颠弄得快要受不住了,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着,腰肢软得像一滩水一样,拱出一个夸张的弧线。

 

夏油杰人都傻了,他盯着五条悟面无血色,两只眼睛瞪得巨大,满脸都写着不可置信。

 

五条悟看了一眼夏油杰怀里的女人,又瞪大眼睛看了一眼夏油杰,暴怒地冲上前来准备全部杀人灭口。

 

结果白发女人及时地抬起头来,冲着他笑了一下,“呀,你居然回来了。”

 

六眼明明白白地告知了五条悟,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他自己,就算性别不同,灵魂确实是完全一样的——但是!虽然如此,这个无耻的女人,这个五條悟也不能偷吃他的杰!

 

无视了本尊的怒火,五條悟毫无羞耻心地继续勾着夏油杰亲,“继续嘛...杰又变硬了诶...是因为被‘我’看到了吗?”

 

“呀...杰喜欢吗?”五條悟在夏油杰的身上前后摆动腰臀又绞着吃了几口更加粗硬的性器,“被‘我’看到出轨了哦。”

 

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被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压着亲,五条悟不爽地走过去,毫不怜香惜玉地拽着女性自己的头发往后扯,“喂...你这个臭女人...!”

 

五条悟倍感荒谬,他盯着两人的交合处看了一眼,随即开始谴责女性的自己:“你怎么可以勾引我的男朋友!?”

 

五條悟被这一下拽得眼泪差点冒出来,她喊叫道:“好痛!不要拽我的头发啊!你是笨蛋吗!?”

 

“去找你自己的杰啊!”

 

“小气鬼小气鬼!借用一下你的小杰不可以吗!”

 

“再说了,杰很喜欢我的小穴哦。”五條悟绷紧小腹,收缩着阴道内侧的肌肉,紧紧地把性器包裹在其中,用浸满蜜汁的穴壁绞着夏油杰的阴茎吸,“好粗好大哦...”

 

“喂...”五条悟刚想伸手去拖走女性的自己,就忽然察觉到小腹升起一股暖意,不仅身前的阴茎勃起了,更有一些难以启齿的兴奋感从体内升腾而起。随着面前的两人开始继续肢体交缠,五条悟也感到了由衷而发的快感——明明没有被插入,肚子却感觉满满的,小腹也很胀,好像肚皮要被顶起来了。

 

悟这才发觉到,在夏油杰操女性五條悟的阴道时,明明身为男性的五条悟没有同样的身体部位,但是却能拥有相同的感受——也就是所谓的共感。

 

这是五条悟不曾体会过的快感,他头昏脑胀,不存在的部位带给他的快感把他的理智冲了个一干二净。他来不及求救,面前的女人已经像吸精气的淫魔一样前后榨吸着夏油杰的阴茎,满嘴痴言,“操到子宫了...!”

 

“好深...”五條悟抚摸着自己小腹上的凸起,下面的那口阴穴收缩痉挛不止。她满心想着要吃夏油杰的精液,于是毫无廉耻地开口索要:“射进来...小悟的发情子宫想吃杰的精液...”

 

甚至连五条悟听了这话都有点脸红,他跌跌撞撞地往沙发里倒,只来得及踢掉自己的裤子。他无用功地抚慰着自己身前挺立流水的性器,感觉小腹快被陌生的快感折磨得抽动起来。然而五條悟才不管他如何,只一心骑在夏油杰的阴茎上快速上下吞吃着巨物,插得太深太猛以至于淫水都从逼口飞溅出来。

 

五条悟连制止女人的力气都没有,他被陌生的快感绑架,甚至感觉身后的肛口都变得湿润了起来。五条悟垂力地拽住女人的裙角,骂道:“喂...你这母狗...”

 

五條悟要高潮了,她的眼前都是一片绚烂炸开的色彩,耳朵也完全听不到东西了,她叫得像被破处的雏妓,窄小的女穴被插得敞开,乖顺得像个装载性器和精水的肉壶,含进粗大的男根直至宫颈,甚至还迫切地想被插开子宫,被精液涂满每寸宫壁。她几乎晕死过去,还好夏油杰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放过了她,将大股浓稠高热的精液灌进她的体内。

 

五條悟尖叫着,窄小的宫颈吞食下了不少白浊,她的阴道内壁剧烈收缩,阴核颤抖着收绞,随后巨量的潮吹液从她的下身喷涌而出,几乎像一场色情片的表演。她吹得太厉害,不仅夏油杰遭殃被吹了一身水,就连五条悟也难逃,他在旁边莫名被喷了一身骚水,这架势让他眼红脸红,小腹也跟着共感收缩起来,剧烈的快感让他眼花头晕,还未被好好抚慰到的阴茎直接就这么登上高潮喷出了一发精液。

 

五条悟喘着粗气甩掉手臂上沾到的精液,有些耻于自己这么快就因为同感而射出。他的手臂上还另沾着女性五條悟喷出来的水,他脸红,又像是埋冤:“你怎么喷这么多水...味道好骚...”

 

五條悟没能回复他,她正脱力地躺下去,全身都蒙着淡淡的粉色,皮肤上渡着一层汗水。随着夏油杰抽出性器,她的女穴就像失禁一样往外吐了一大滩混杂着精液和淫水的液体,小穴两边的阴唇抽动颤抖着,中间的洞口合都合不上,只能徒劳地敞开着。夏油杰的性器射过一轮却还是半勃,粗大得像婴孩手臂的性器上面渡着一层浓稠的浊液——五条悟只想扑上去含住那根东西。

 

悟看得头昏,他忍不了了,恨不得扑上去就强奸了夏油杰的鸡巴。刚刚骂完女性的自己是骚货,他就忍不住开始小穴犯痒,迫切地需要夏油杰的肉棒填满他的肠子。于是夏油杰没能获得一丁半点休息的时间,自己的男朋友就垮着一张分外不爽的小猫批脸凑了上来,不由分说地用力握住那根刚刚结束战斗的肉棒撸了个上下来回。

 

夏油杰忍不住抽气了一下,感叹五条悟真的是手下没留力,要不是自己的鸡巴有够坚强,这一下非得被捏软了不成。但是夏油杰没敢反抗——毕竟五条悟确实有生气的理由——毕竟他刚刚被漂亮的女教师迷惑了,背着男朋友操了性转的她自己一通。

 

——这好像也不算是夏油杰的错。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夏油杰还是有些小小的心虚,他托着大猫的重量,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哄骗对方和自己亲亲。五条悟自然不肯,他还察觉到了夏油杰脸上蹭到的口红印子,和满身别的猫留下的骚味——五条悟气得伸出手拧了一把夏油杰的乳首,泄愤似的扑在对方肩头上咬了一口。

 

夏油杰疼得厉害,委屈但是不敢说。他伸出手讨好似的撸动着五条悟的性器,再度把对方撸硬了。然后他的手指一路滑向臀缝间的肛口,意外惊喜地感受到那里有些微妙的湿意。猫脸红,更兴奋得不行,他催促着对方不要怜惜同为男人的自己,更粗暴地使用自己的后穴:“直接进来,全部都插进来。”

 

两只猫的口味还是很相似的,都不喜欢慢吞吞的性爱,更偏好粗暴且直接的,最好还带着略微痛感的那种。夏油杰唯命是从,掰开五条悟紧实的臀瓣,将水淋淋的龟头抵在紧闭的肛口前。五条悟的肩胛轻微地颤抖着,夏油杰便安抚性地亲吻在那处,哄骗着对方放松括约肌,吞吃下尺寸傲人的性器。

 

五条悟几乎从喉咙里挤出了饱含痛苦和快意的一声呻吟,他挪动着腰部和屁股,努力地把整根性器纳入了肠道内。随着夏油杰开始前后摆腰操弄,他的呻吟声就断断续续不可自控地漏出来。夏油杰把五条悟禁锢在怀里,整只猫抱起来操,五条悟还是不习惯这种脱离重心,只能依靠在夏油杰身上的感觉,他挣扎着抱紧对方,下意识地绞紧了后穴,阻碍着性器随重力作用进得更深。

 

五條悟也终于适时地重新坐了起来,她昏头昏脑的,一头长长的白发都被刚刚过分激烈的一场情事弄得乱糟糟的了。女人双眼失神地望着在她面前交合的两个男人,男性的自己正被夏油杰抱操得直翻白眼,尺寸不小的性器随着夏油杰的次次顶入在五条悟面前甩来甩去,拍打在他自己的腹肌上。五條悟凑过去,颇为好奇地观察了一下性转后的自己,她伸出手去戳弄男人的胸肌,评价道:“唔...好像猩猩一样诶...明明是男人胸却这么大。”

 

悟已经被操得快要死了,他没法阻止女性自己的骚扰,只能断断续续地喘息呻吟着,奋力地摇晃着腰臀去争取更多的快感。五條悟不知道男人用后面做爱是什么样的,又拥有什么样的快感,但是共感使她感觉下身酥酥麻麻的,好像整个肉腔都被撑开,连内脏都被顶到移位了。

 

悟咬着嘴唇,显然是已经快要高潮了。他身前的性器兴奋地抽动起来,马眼怒张往外一股股地淌着前列腺液。随着夏油杰在身后几下又狠又快的顶弄,五条悟快意呻吟着,“要射了...等下...要尿出来了...”

 

悟没能获得畅快地高潮或是失禁的机会,因为五條悟突然手疾眼快地用女性纤细的手指堵住了马眼。五条悟几乎发出了一声被扼住咽喉的声音,他挣扎着,奋力地想要往前挺腰去撞开五條悟的手,他迫切地需要射出,哪怕射出的除了精液还会有尿水。五条悟丢脸地央求着,却被夏油杰牢牢地把握住腰部,整个人都被摁下去坐在那根坚硬如铁的肉棒上,逃都逃不开。

 

像是要报复刚刚被言语羞辱,五條悟饶有兴致地看着男性的自己被快感逼得露出一副痴相,胡言乱语地央求着咒骂着,像只小狗一样摆腰蹭弄着自己的阴茎,却因为马眼被手指堵住而什么都射不出来,茎身肿胀得通红,可怜兮兮地抽动着。

 

最后夏油杰内射在五条悟的肠道里,女性的五條悟也适时地松开手。只是一瞬间,五条悟就浑身抽动颤抖着射出了一股精水,接下来就是淅淅沥沥的清尿。五條悟原本还想着嘲讽对方几句,没想到共感使她也无意识之间失禁了,她不可置信地红着脸,伸出手去想要捂住,然而小逼还是不听话地漏出尿液来,溢出指缝浇了一地。

 

五條悟闹了个大红脸,她恼羞成怒地拉住男性的自己,“喂...你怎么随随便便尿出来啊!?是狗吗?”

 

五条悟气不打一出来,“你才是母狗吧!?随随便便出现在这里勾引我的杰!没鸡巴吃就会死的婊子吗?”

 

女人指着男性自己的鼻子,“悟才是婊子吧?明明是男人却被操屁股操成这个样子。“

 

五條悟伸出手去握住男性自己的阴茎,调侃道:“这里不是完全没用了吗?那不是变得和女人一样了吗?”

 

“哈?”五条悟伸出手想去拎起女性的自己,被灵敏地闪开了。

 

两个六眼在同一个沙发上对峙起来,两只猫剑拔弩张,呲牙咧嘴地对着彼此亮出爪牙。养猫的人只觉得头痛,夏油杰把两只纠缠在一起的猫分开,哄道:“好啦。”

 

没想到夏油杰不劝架还好,一参与进来问题的矛头立刻就发生了改变,两只猫拉着他,很是不满地问他从中做一个选择。

 

夏油杰颇为苦恼地回应着:“悟就是悟啊。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悟都是我的悟。”

 

夏油杰巧妙地避开了争端,两只猫反而更不满了,一定要决出个高低上下一样。于是两个人都在沙发上跪趴着,面对着墙等待夏油杰选一个心仪的洞操进来。

 

两个人浑身赤裸地跪在沙发上面对着墙壁,夏油杰看得头昏,两具躯体呈现出不一样的色情,女性的五條悟浑身雪白,骨架要比另一个来得窄小,屁股上的肉却显得格外得柔软,而男性五条悟的臀胯要更宽,臀肉也更有紧实弹性。如果扒开五條悟的臀瓣,就会露出她本来是一条细缝,现在却被插得洞口大开的女穴。阴户的白肉高高隆起,是典型的馒头批,干净无毛,且渡着诱人的水光。男性五条悟的臀缝间则是翕张颤抖着的肉嘴,本来是紧密的一点浑圆,却被操成了一条窄长肉缝的肛口。

 

夏油杰的喉结上下滚动,无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唾液。他先是上手揉了几下两只猫的屁股,然后安抚地拍了拍,他扶着再度勃起的性器,先插入了五条悟的后穴。随着男性五条悟的呻吟声逐渐提高,被冷落的五條悟不满地扭过头去,用一双天蓝色的眼睛瞪着夏油杰,摆出一个故作委屈的表情。夏油杰只好哄着她,腾出一只手去指奸那口汁水充沛的女穴。

 

操过肛穴百来下,夏油杰颇为公平地拔出鸡巴去插五條悟的阴穴。小猫立即发出了尖细的叫声,女人像是故意要气五条悟似的,叫得又骚又媚,添油加醋地描述着夏油杰把她操得有多爽,鸡巴有多大。夏油杰听着淫言浪语,太阳穴被激得一跳一跳,他抬起手掌掴在女人白嫩的屁股上,五條悟反而就更兴奋,阴道里面细细密密的褶肉收缩得更甚。

 

悟明明没被打到屁股,共感却使他感到臀瓣火辣辣地疼起来,可见夏油杰刚才拿一下确实是没有留手。五条悟看着女性的自己在夏油杰的胯下辗转承欢,露出一副被操得不知今夕何夕的表情,只觉得由衷地吃味起来。他凑过去揉搓夏油杰的卵蛋,“杰觉得谁更好操一点?”

 

夏油杰: “.......”

 

夏油杰被五条悟这突如其来的伸手一摸激得差点射出来,他抽出性器,从股间带出一股淋漓的汁水。五條悟餍足地揉着自己的阴核,提议道:“选不出来就只能再做一次了吧。”

 

五条悟没提出反对的意见,于是他抱着女性的五條悟躺在沙发上,两幅性别不同却饱含同样肉欲的躯体就这么叠在一起,两口贪吃的肉嘴也贴得极近。夏油杰扶着性器拍在五條悟的阴户上,又顺着粘腻的体液滑到下面那口肛穴上戳弄几下。就这么上下滑动了几下,两个五条悟就都快受不了了,求着夏油杰赶快插进来。

 

夏油杰先是操十几个来回五條悟汁水淋漓的阴道,又快速抽出来去插五条悟的屁股。吸取了刚刚的教训,他确保在用性器填满一个人的小穴的同时,就用三根手指却疏通另一口小穴,不让其中一只猫因为吃不到鸡巴而吃味。

 

五条悟正被插着肛穴,他肠道里的每一寸肉壁都被操得服服帖帖了,乖顺地含着性器用力地吸,企图从中榨取出精液来,“唔...要怀孕了...被插成杰的小母狗了...”

 

五條悟听得馋得不行,她主动挺起腰去蹭夏油杰的胯部,吃不到肉棒就用阴户上一层滑腻的水蹭湿了对方下腹的耻毛。夏油杰全部抽出再插回五条悟的肛穴的时候,就会顺势摩擦到五條悟的女穴外阴和阴蒂,女人叫得比真正挨操的那个还响点。她不甘示弱地拱着腰肢去勾引夏油杰来操她的穴,一边言语打压着身下的那个五条悟,“你才不会怀孕好不好...蠢蛋...”

 

“杰来喂我吧...”五條悟半路截胡,在夏油杰抽出体内时伸手握住那柄粗大的肉刃,不由分说地就往自己身下的小穴里塞,“射给我吧,我会好好用子宫含住杰的东西的...”

 

夏油杰用了极大的自制力才没直接射出来,这幅大猫小猫争风吃醋的景象实在是太过了,男人的劣根性到底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笑着挺身插到最底,直到性器顶端抵在了窄小的宫口上,同时他在五条悟屁股里的手指加到了第四指,摁压着前列腺一点来回磨蹭。夏油杰说:“那么谁先高潮就射给另一个人好了。”

 

悟闻言,立刻伸出手去揉弄女性自己的阴蒂,五條悟正被插着穴,猛地被他刺激到阴蒂那一点,差点就直接吹出水来。好在刚刚经历过许多小高潮,她现在的阈值多多少少提高了一些,于是五條悟也睚眦必报地伸出手去撸男性自己的阴茎,用指腹磨蹭抠弄着马眼。

 

五条悟被快感激得腰软,但他还是嘴硬:“吹啊,不是很会吹吗?”

 

五條悟不甘示弱:“这根没用的东西还硬着做什么?快点射啊。”

 

看着两只猫互相打闹起来,夏油杰抽出了性器没再继续操穴,而是用两只手分别插着穴同时给予刺激。两口穴里的软肉都被操得绵密得像块豆腐,高热湿拧的穴都被操开了,都没办法很好地绞住夏油杰的手指。夏油杰听着男性和女性五条悟高低起伏的喘息和呻吟声,熟练地耸动着手腕带动手指去顶弄敏感点。两只猫几乎都是发出了带着哭腔的求助声,夏油杰知道要让他们到达高潮还差一点,于是他再度插回到两口蜜穴的中间,只不过没有进入任何一口肉穴,只是操到五條悟的阴唇和五条悟的肛口中间,以摩擦同时给两人带来快感。

 

两只猫几乎是同时高潮的,夏油杰也就应验了他刚刚说过的话,干脆同时射给两个人——他抽出阴茎快速地撸动几下,随后畅快地打开精关,将浓稠的白精洒到两人的脸上。

 

两张同样漂亮的脸被精液覆盖着,两只猫都被操傻了,呆呆愣愣地凑在一起,无意识地吐出一截舌头去舔舐对方脸上的白精。在夏油杰的鸡巴怼上来的下一秒,两只猫就同时凑上来给他清枪,两张同样湿热的嘴争抢着去吸吮龟头马眼上的残精,五条悟卷着舌头去舔舐茎身上的精水和淫液,五條悟就吸着龟头不肯放开,恨不得再把性器吞纳到喉间。

 

夏油杰盯着两张同样漂亮的脸,一手捏着五条悟的后颈,指腹摩挲在他脑后剃发后刺楞的短发上,一手伸下去把玩着五條悟沾满汗液变得滑腻腻的丰满乳房,感受着白嫩的乳肉从他的指缝间溢出来。

 

两只猫同时乖巧地伏在夏油杰的胯下,一前一后地交替含着他的龟头,吸吮着精孔里残留的白浊,或是舔舐着性器上的冠状沟,或是用舌尖逗弄着下方的囊袋和卵丸。夏油杰感觉自己的小腹抽动,在短暂的不应期后又硬了起来,男性和女性的五条悟都同时露出了一点痴笑,他们凑上来,再度爬上了夏油杰的大腿。

 

夏油杰左手捧着体积轻巧一点的小猫,感受着手指被淅淅沥沥流下来的骚水沾湿,右手环抱着的猫更沉甸甸一些,更加富有肉感的臀部压在他的手臂上,藏在臀缝间的小穴正不自觉地一抽一缩等待着进一步的被侵入。

 

两只猫同时凑上来亲吻夏油杰,一只属于女性纤细的手和一只明显是男性有力的手同时握住他的阴茎,前后撸动起来。两只猫争抢着逗猫棒的所有权,用滑腻的阴唇和紧实的臀肉同时去挤压茎身。夏油杰只觉得卵蛋抽痛,预感今天要被这两只馋猫榨个干干净净,他不禁感叹这种齐人之福,果然还是有些小小的受不住啊。

44 Likes

91老师好想你啊:sob::sob:掌管瑟瑟的神!

6 Likes

太香了!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