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秒1》

 “杰,你的眼睛,”五条悟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这里,是不是和之前不太一样?”
“只是昨晚睡得太晚了吧。” 
“不是啊,这里。” 
两个人凑得很近,近到眼睛里只能映射出对方的脸。
帕拉伊巴一样的眼瞳对了上来,夏油杰往后拉开距离,想,一定要这么近吗?
“眼睛这么小都超——明显的啊,还是让硝子看一下吧。”
没关系吧,不痛不痒的。
五条悟又戴上了MP3,没说什么。 

艳阳从缝隙中穿透落地,树影婆娑摇曳。课桌下不小心触碰的手掌,音乐将耳朵堵住,循环往复又随意切换。 
洗漱时不经意间瞥到了镜子中的自己,被水打湿的头发挂在额前,眼中有碎片一样的蓝色。
水珠从发尖滚落下来,夏油杰凑近镜子,铜黄色的眼睛上像是镶嵌了磷灰石又或是海蓝宝,花窗一样。 
中了什么诅咒吗?

“宝石失明症。” 
……当有了喜欢的人之后患者的眼睛会逐渐宝石化,宝石的颜色则是患者喜欢的人的瞳色。 
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有蓝色的眼睛,和夏油杰有关系的更是少之又少。况且就算不是他们三个一起行动,夏油杰也总是跟五条悟走在一起,如果他真的喜欢谁,自己和五条悟不会不知道。这么说来的话,因为谁而得这种奇怪的病症,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我说,杰……” 
看着硝子欲言又止的样子,夏油杰还没有反应过来问题的严重。 
“你不会……呃……?” 
不会什么啊? 
在抽完第一根烟后,她内心挣扎了一会,还是选择开口,说:“喜欢的是……吧?”
夏油杰:?
“啊?” 
“总之不管你喜欢的是谁,宝石化为期三十日,如果和对方接吻超过十秒就可以解除宝石化。”
“啊??”十秒?
“不这样的话到期会失明哦,不过也会获得昂贵的宝石呢。” 
“开玩笑的吧……像是恶俗的小说情节。” 
硝子随手把烟屁股扔在烟灰缸里,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地说:“反正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失明而已。” 
“不过”?
究竟是怎么得这种病症的啊,完全没有头绪。

 ……当有了喜欢的人之后。

“杰,你的眼睛,大一半都是蓝色了。”
“啊,嗯。” 
硝子还在给歌姬发消息,完全没时间管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跟我一样诶,蓝色的超级好看吧?虽然你的眼睛比我小了好多,看不清耶。”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吧……腹诽着,夏油杰侧过了头,没有和他对视。
“硝子没说什么吗?” 
如果要夏油杰面不改色地说“宝石失明症”云云,还不如让他一天三顿都吃擦过呕吐物的抹布。
这边硝子发完了消息,半趴在桌子上,说:“他啊,有喜欢的人了。” 
五条悟还在嘲笑夏油杰的眼睛比耳钉还小,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啊?” 
杰吗?开玩笑的吧。他们两个总是一起出任务,会喜欢谁啊? 
“当有了喜欢的人之后患者的眼睛会逐渐宝石化,宝石的颜色则是患者喜欢的人的瞳色。”这是硝子第二次解释了。
蓝色的……眼睛。 
蓝色? 
——啊,完蛋了,会被发现的吧。 
像硝子一样趴在桌子上,夏油杰把脸埋在臂弯里,没有抬头。 
算被迫表白……吗?对方会是什么反应呢?脑海中闪过一万种可能性,比如突然窜出去十米然后开启无下限说你不要过来我呕啊什么的。
“哈?什么啊……你居然喜欢的是理子?搞什么?” 
两个趴在桌子上的人同时抬头,“啊?”了一声,完全没理解他的脑回路为什么是这样的。不过如果是五条悟的话,有这样的反应也说得过去。
“那种豆丁有什么好喜欢的啊?你是有恋童癖吗?那家伙的眼睛还没有我好看吧?我的眼睛比她还大吧?” 
夏油杰把头埋得更深了,硝子在一边拱火说:“是啊,比你小了好多吧,居然喜欢小女孩啊。” 
“喂喂……” 
以为夏油杰耳红只是因为自己那点小小心事被发现了,五条悟完全不能理解他在想什么,甚至都想要一把把他头上的黑色小章鱼薅下来扇两巴掌说到底在想什么啊到底在想什么,太没品了啊?!
    “六眼啊六眼,你能懂吗没品味的小眼睛?超级闪亮的蓝色耶,而且超级超——级大的。” 
……怎么会不懂啊。    毕竟根本就不是理子。
而且……而且。
而且? 
夏油杰还是趴在桌子上,没说什么。 
怎么可能是理子呢。 
但是……争论的点居然只是谁的眼睛更好看吗?

为了非咒术师进行的祓除,要尽可能地减少损失,因此必要时五条悟使用苍都是控制威力的。    但是很可惜,这次没有。 
即使对面只是准二级的咒灵,完全就不需要使用苍。 
半幢教学楼轰然倒地,夏油杰第一反应不是要赔多少钱,而是他果然生气了吧。 
两个人对视时谁也没有躲闪,尘土飞扬间,五条悟透过墨镜,看到了他眼睛里的,玻璃碎片一样的蓝色,分散在棕黄色的眼瞳上。 
像是被玻璃刺痛了一样,划开了不深不浅的伤口,不至于留下狰狞的伤疤,但还是会涌出很多血。滴滴答答的,擦不干净。 
明明知道如果夏油杰喜欢上别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可还是—— 
可还是,非常的不爽。
……绝对不行。 

如果不和喜欢的人接吻,到期之后就会失明,但是可以得到昂贵的宝石。
既不希望夏油杰失明,也不想让他和别人接吻。
五条悟怀着这样奇怪的心理,很用力地把门甩上,一个人窝在宿舍里。可能是因为在生闷气,之前打了好几次都没通过的关卡现在打一遍就通过了。 
自以为“没由来”的烦躁,和夏日的暑气混杂在一起,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都感觉又闷又热。 
要为这件事生气也太不值了,他想。
从傍晚打游戏打到夜幕降临,一切都沉沦在寂静的蓝调之中。    最后游戏也打通关了,食物也吃够了,到底是为什么这么烦躁呢,完全不清楚。
门被轻轻敲了两下,五条悟说,门没锁——意思是可以进来。于是门“咔哒”一声开了,但五条悟没有抬头,只是想着要不要再打一遍游戏。 
把精力全都放在不相干的事情上,游戏也好,祓除也罢,这样才能不去想“那件事”。 
完全没料到他连灯都没开,夏油杰进门后顺手按下了电灯的开关。电灯亮起的一瞬间五条悟眯了下双眼,很快就习惯了光亮。
“悟,巧克力放在冰箱了哦。” 平常到像是两个人买了汽水囤在冰箱里那样,完全听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五条悟转过身看去,墨镜下滑,露出那双帕拉伊巴一样的眼睛。灯光之下,里面像是有一万次潮起又潮落。 
“要排很久队的那家店。”夏油杰又补了一句。
虽说“结果比过程重要”,但还是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究竟付出了什么。
如果所做出的努力完全不被看到的话,心情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这也许是所有人共通的吧。
“为了对方付出就不要期待被对方看到”,很难赞成啊。
 毕竟这样的礼物,本身就带着讨好的性质。 
 房间里只剩下空调呼呼运作的声音,夏油杰想要不要说点什么,窗外传来的蝉鸣声打断了思绪。五条悟看起来像是想要说什么,又赌气一样什么也没说。


  ——“这样子对待病人真的好吗?”硝子一面叼着烟一面靠在栏杆上问。
——“哈?谁让他喜欢理子啊?” 
听到回答后硝子耸了耸肩,向夏油杰递去一个“我也没办法咯”的眼神。
怎么可能是理子呢。

只是因为三个人里突然挤进来一个人以后那种很不满的感觉吗? 
面前出现打开的精致的礼盒,陈列着十二枚形状各异的白色巧克力。

“赏个脸吧,御三家的五条大人?”因为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水珠顺着发尖滑落下来,比起以前扎着小章鱼的样子,这时候的夏油杰看起来更加温顺。
之前赶来赶去,不是在祓除就是在祓除的路上,每次路过那家店都是在人家关门之后,根本没有机会买到想吃的巧克力。再说这种天气根本就不适合排队,一排一身汗,那家店离高专又比较远,回来的路上巧克力很容易就被热化了。
因为知道五条悟喜欢吃甜的所以特地买了更甜的白巧克力。
不管怎么样不要跟巧克力置气。
拿起一块心形的巧克力,五条悟并没有急着塞进嘴里然后说行了不要打扰五条大人了去找你的理子吧小眼睛。
“喂,杰,离第三十天还有多久?”
在夏油杰开口的那一瞬间突然跳闸了,整个房间里漆黑一片,借着涌入的黑暗两个人坦然对视,夏油杰说,不知道啊,可能三四天?

3 Likes

蹲蹲后续 :plead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