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秒2》

停电好像还是第一次,可能是今天电器开了太多,也可能是高专电路老化什么的。
“……不去找理子吗?” 
夏油杰很少听到五条悟用这样闷闷的声音说话,毕竟他总是那样游刃有余的,没有什么可以困扰到他。
“不啊,根本就不是她。” 
我说,你也差不多可以明白到底是谁了吧?
月光透过树枝间隙洒入屋内时,地面上也好像被铺上了一层亮晶晶的银屑。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等反应过来时五条悟手上捏着的巧克力已经被体温融化了一些。
将巧克力丢进嘴里,再用舌头舔去粘在指尖的液体,五条悟想,是嘛,杰怎么会喜欢那种小女孩呢。 
那么,又会是谁呢? 
是他和硝子完全不认识的人……吗?
即使是五条悟也会对“未知”产生难以名状的不安吗?
真是奇怪的情感。
他会喜欢的是谁呢?好奇中又夹杂着无法言喻的不爽。硝子会知道吗?为什么我好像,好像完全不知道呢? 
忐忑的不安的,心脏坠入寂静的夜之海,泛起的一圈一圈涟漪又扰乱着思绪,飘飘荡荡,起起伏伏。 
“一点也不好吃。” 

“已经只有几天了,你还不打算说吗?”
替硝子点上烟后夏油杰说,再等等吧。    总不能说新的时代即将开幕,让我们来尽情地接吻吧,就是夏油杰本人都想说我呕啊,更何况是五条悟。
“你不说的话他完全猜不到是谁吧。”
“可能吧。”
“感觉你比我更需要抽根烟呢。”
“用这种方式缓解压力不是一个好办法呢。话说,刚刚停电是为什么?” 
“电路老化吧。”

虽然被五条悟评价为“难吃”,但夏油杰还是把剩下的巧克力全放进了他的冰箱里。
在气头上说出这种话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真的难吃的话就不会咽下去了。
完全睡不着啊。熄了灯以后在夜里胡思乱想,一遍一遍幻想着那个所谓的“喜欢的人”是怎么出现的。 
是夏油杰自己出任务的时候遇到的吧,除此之外他们根本就没有分开过。 
没有开灯但是轻车熟路地走到冰箱前面,深夜之中五条悟一个人抱着那盒巧克力坐在地上一边啃一边想,也太过分了。
瞎掉算了。 
无论摄入多少甜食也没法高兴起来,多巴胺在此刻好像也完全不起作用了。
冰箱没有关上,里面的灯照亮了一小片房间,冷气飘了下来,好烦啊,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
蓝色眼睛的……
蓝色。 
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是我吧?
一定是我。

祓除又吸收,还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买了巧克力,总之今天累累的,夏油杰几乎是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梦里五条悟的眼睛跟俩灯泡一样亮亮的,而最后一天自己眼睛几乎完全宝石化了,他还以为要瞎掉了,结果一关灯也跟灯泡一样亮。 
两个人顶着一大一小俩灯泡被硝子骂了一顿,说亮得她睡不着觉了。 
夏油杰:这不对吧? 
可能是太累了所以做了这样奇怪的噩梦,不过还没等他自己醒来就被五条悟吵醒了。 
还没完全清醒,以至于夏油杰看到五条悟的一瞬间第一反应是怎么不亮了,也电路老化了吗。
“把你的咒灵放出来,要那只长得像黑色章鱼的。”
“啊?”    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夏油杰还是这么做了。 
 大半夜的两个人溜到高专外面去,一出去夏油杰就召唤出虹龙,载着夏油杰去了远离人烟的地方。
黑色章鱼一样的咒灵被释放出来,夏油杰打着哈欠看他开始揍这只特别倒霉的咒灵。
面对咒灵的视线夏油杰用口型说,忍忍吧。说完后章鱼咒灵的眼睛里涌出大颗大颗的泪水,随后立刻被五条悟一拳捶在了眼角,狼狈地被捶出了几米远。 
还手是肯定不敢还手的,就算敢也没什么用,一来五条悟有无下限,二来这只咒灵也只是一只准二级咒灵,五条悟一个小指就能灭了的那种。
啊,在瑟瑟发抖地挨打。该说不愧是海底生物吗,哭出来的眼泪感觉都可以把高专淹了。
好有活力……居然这个点了还有精力暴打咒灵,但是为什么自己总有一种很难说的不安感?
……好像打的是自己一样。
总之夏油杰蹲在一边打着哈欠看五条悟单方面殴打咒灵,庆幸着今晚不算太热。
揍到咒灵完全不动了,五条悟才大发慈悲地说,那就到这吧五条大人要回去了。夏油杰又打了个哈欠,说,好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在后山打,一定要出去,但夏油杰还是召唤出虹龙,打算即刻启程。 
黑色的长发飘散在脑后,穿过云层时,夏油杰想,这算是疲劳驾驶吗,大晚上的,超级困的啊。
“我说,杰,”可能是刚打完咒灵,那种亢奋的感觉还没过去,五条悟说,“三十天要到了哦。”
“啊。” 
兜风一样,呼呼的风声之中,夏油杰没有听见五条悟的那一句“笨蛋”。 
笨蛋。

蝉声嚣嚣,空气中好像都弥漫着一种明亮却又懒洋洋的气息。午睡也许不是必要的,但能够有时间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其他两个人好像都睡了。一开始硝子换了几个姿势,到后来完全没有动作了,而五条悟一直都用后脑勺对着夏油杰,耳朵里还塞着MP3。
现在说什么他都听不到吧?    硝子应该也睡着了,就算还醒着,也不一定能听见吧。
MP3里一定在放着现在流行的音乐。 
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
悄悄凑了上去,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夏油杰在五条悟耳边说,悟,你睡了吗? 
没有回应。
所以是睡了吧。
好像突然放心下来。在声音和心意于初夏腐坏之前,把曾经缄口不言的话都说出来。
“我喜欢的人其实是你……”    也许是以为对方塞着耳机睡着了,所以现在才敢说出以前不敢说的话。
 “你想和我接吻吗?和我……十秒。” 
没有任何回应。 
其实凑近的时候他没有听见耳机中漏出的任何音乐声,所以MP3根本就没在放音乐啊。
 但是五条悟也没有任何反应,那么应该是睡着了吧。 
 这样的心意不被听见也好。 
 红着耳朵转过身趴下去强迫自己睡觉的夏油杰,并没有看到五条悟同样红着的耳朵。
……我全听见了啊。 
不是理子就好,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庆幸什么。
真是的,哪有人连手都没牵过就要接吻的啊?

日子一分一秒地接近。
在倾诉爱意面前,失明也变得很平常一样。 
硝子一边挥手一边说我管不了啦,我要去和歌姬逛街了。五条悟则拉长了声音说好过分哦——完全不在意男同学的死活吗。
“超恶心的——需要我带什么吗?”硝子说,其实完全不担心呢。
“可丽饼——” 
“玩得愉快哦。” 
 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趁着夕日的光辉,五条悟看向那双几乎和自己一样颜色的眼睛。夏油杰还是靠在栏杆上,不知道在看哪里。
真是的,都要失明了还不说吗? 
笨蛋。

至少这样的爱意,也是说出口了吧? 
虽然好像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飘飘荡荡,起起伏伏。 
害怕被听见,也害怕没被听见。
这样害怕的根源并不是逾期的宝石化,而是……
心意并没有被知晓。 
像巧克力在指尖融化一样。 

怀着忐忑的心情,夏油杰还是入睡了。
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总之先睡吧,其他的明天再说。 
 然而半夜还是被五条悟叫醒了,不过和昨天不一样,今天醒来时五条悟整个人骑在自己身上,这感觉有点似曾相识,毕竟昨晚他殴打那只章鱼咒灵时,用的也是这个姿势。 
昨天打咒灵今天打我……?
怪不得昨天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即使背对着光线,那双眼睛也像浸润着月色的帕拉伊巴。 
心跳好像残缺了一瞬。
已经接近宝石化的尾声,夏油杰总是透过镜子想,五条悟的眼睛是不是也这样呢?但真正近距离对视时,还是忍不住感叹,一万种蓝色混入他的眼睛,跌宕了无数个蔚蓝的梦境。
也许是下定了决心,总之五条悟凑了下去。 
——就像午睡那会他凑近一样。 
衣领被扯住后,唇和唇相贴。没有计数,也没有问,“为什么”。
如果不是我的话,就等着失明吧。五条悟有些闷闷地想。
第一次和人亲吻,两个人都是。
很柔软,很奇怪的感觉,不同于今天窝在宿舍吃硝子带的可丽饼。多巴胺在此刻无限高潮,生命器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我都听见了,中午你说的话。 
喜欢什么的,我都听见了。 
在倒数吗?不知道诶。总之不管夏油杰怎么样,五条悟闭上了眼。    “十秒”有多久,在此刻完全没有概念了,气息纠缠在一起,灵魂也好像要被抽出,混杂在一起,像夏日里吹拂而来的晚风,热热的。 
 这一次夏油杰终于看到了一下五条悟泛红的耳尖。    眼中的蓝色像万花筒那样碎裂,又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原本的棕黄色,像秋日的落叶。
——真的是我啊。
“不是完全没救嘛,小眼睛。”
撑在身侧想要起身,床板因为五条悟的动作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在他脚腕用力试着站起来之前,夏油杰抓住了他将要抽离的手。
“先别走,”他说,“再多给我十秒。” 
胸膛和胸膛相贴,夏油杰的手环住他的腰,唇瓣贴了上来。舌尖撬开贝齿时,他尝到了巧克力的味道。
白巧克力真的很甜啊,他想。 
不是为了宝石化,只是单纯的,“我想吻你,十秒”。 
依旧没有的计数,生涩的吻技,当之无愧的笨蛋。
他们坠落在夏夜斑驳的海。

“啊,硝子,早上好。” 
“早上好……哦?眼睛已经好了吗?”突然意识到“宝石失明症”的解除方法是什么,硝子的手停在半空,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所以是昨晚……?

五条悟还是别过头,背对着两个人,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夏油杰反而心情很好的样子,眼睛眯起来,像狡猾的狐狸。
我就知道,我呕啊。硝子想。
“不过恭喜你没有失明吧……”她坐了下来。
果然在一起了吧。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