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与遐想

缠绵呼吸心跳频率,只为你

雨夜,冷得像冰。

五条悟跪在深深的巷陌,为他曾经的同窗好友,如今的盘星教教主口交。

雨水打湿了五条悟的额发,一绺一绺地贴在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像是淋湿的猫。

夏油杰自上而下地打量着这位不请自来的昔日好友,看着他的脸颊因为性器的存在鼓起一小块儿,伸出手戳了戳。

五条悟吐掉口中的性器,揉揉发痛的嘴角,蹙着眉有些抱怨地说:”太大了。“

夏油杰不说话,只是低低地笑了几声,扶着鸡巴示意五条悟继续。

粗大温热的性器再次入口,五条悟没了慢慢品尝的心情,一心只想夏油杰快点射出来。他用舌尖去舔夏油杰的马眼,将流出的咸腥水液悉数吞入喉中,又抬手去揉夏油杰的囊袋,希望那里能快点产出美味的精液供他吸食。他吃的太过投入,没控制住力度让性器捅进了嗓子眼,不住收缩的喉咙让夏油杰爽得呼吸一窒,立马缴械,精液悉数进了五条悟的食道,顺着喉管流到胃袋里。

五条悟偏开头呛咳两声,咂了咂嘴发现口中并没有精液的腥苦味道,一脸懊恼,”好可惜,你射的太里面,我还没有尝出味呢。“

夏油杰射精后微微发软的性器听了这话又立起来,五条悟发现了,直起身来脱下裤子,半倚在潮湿的墙面上,用被雨水淋的湿漉漉的手扒开臀缝,露出那处粉色的穴眼。

”这里,“五条悟说:”也想吃精液。“

借着雨水的润滑,夏油杰并没有怎么费力就插了进去。胯骨与五条悟的屁股相撞,发出啪的一声,身下的小猫满意地轻哼,拽拽夏油杰身上的五条袈裟,示意他可以继续了。

身后的性器缓慢地抽插起来,每一次都擦过五条悟的敏感点,快感小幅度地堆积,五条悟前端的性器也抬起头,一股一股地冒出水来,又顺着性器滴落在这个潮湿的雨夜 。五条悟有点受不住了,低低地喊着suguru,喊着杰我现在好快乐。

夏油杰还是不说话,只是闷头干着五条悟身后那口穴,抽插的频率不断加快,几乎是每一次抽动都会带出来一小股水液,顺着五条悟的大腿根部流下来。夏油杰牵起五条悟的手,引着他往两人的交合之处摸,五条悟摸了一手腥臊的水,将它悉数抹在夏油杰的五条袈裟上,笑眯眯地说:”怎么这么多水,是雨吧。“

夏油杰摇摇头,俯身亲吻五条悟的额角。小猫怕冷,夏油杰把身上的五条袈裟脱下来给五条悟披上。这才让小猫冻的苍白的脸恢复一点血色。雨夜一点点蚕食着五条悟的温度,这点温度又顺着交合处的性器传回到五条悟的身上。五条悟忍不住仰头去寻找身后人的颈窝,却被夏油杰一把卡住了喉咙。喉咙上的手逐渐收紧,窒息的感觉让五条悟控制不住发出“嗬嗬”的 声音,前端的性器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有些溅在墙上,下一刻就被雨冲刷的无影无踪。夏油杰抽出性器,随意撸动了几下,对着五条悟的腰窝射了出来。

一阵静默。

”你该和我走了。“——这是夏油杰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去哪儿?“

”天堂——或者地狱吧,我也不知道。“

五条悟叹了口气,”可我还有未竟之愿。“他有些挫败地眨了眨眼,那双苍天之瞳不含一丝情欲,像是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夏油杰看着他,眸色漆黑,像是两汪深不见底的池水。

”你说过的,‘你的选择都有意义,’”

五条悟吻了吻夏油杰的嘴巴,“下次,我们也许会再次相见。”

14 Likes

我喜欢这个……:plead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