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狗》

1.

五条悟和夏油杰中了同人女咒灵的诅咒。

“又来?”夏油杰心里已经麻木了,做咒术师996已经够累得了,为什么还有诅咒隔三差五地找上门。这个月才第三周,已经是第三次了。第一次是不做○就不能出去的房间,第二次是牵手1000s才能松开的诅咒,一套组合拳把他俩从同学关系垂直打入恋人地狱。夏油杰不明白,不理解,为什么他和五条悟两个特级咒术师会中这么频繁地中诅咒,为什么这咒灵不诅咒别人只诅咒他俩,为什么这诅咒全都是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问题太多,夏油杰已经停止思考了,只是问:这次是什么?

五条悟眯着眼睛,上下六眼激光扫视夏油杰,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同时,夏油杰感到他的后方,腰下面,腿上面,也就是被称为屁股的地方,传来一阵奇怪的瘙痒。夏油杰麻木不仁的心终于动了一下,怎么,剥夺了他做直男的权利,连他最后做1的权利也要收走吗?五条悟的猫爪子也向后袭来,夏油杰在算了毁灭吧和誓死捍卫做1的权利之间左右拉扯,捂住自己屁股的动作慢了一步,五条悟的手已经伸进了他的裤子,拽出一条尾巴来。

情趣玩具吗?这是夏油杰的第一反应,然后他的情绪忠诚地反映到尾巴上面,这条黑黢黢的尾巴在五条悟手里摇了摇,挣扎着想要出去。五条悟加大了手劲,夏油杰感到有些痛,看来这是他的尾巴。

“你变成狗狗了,杰。”五条悟很是惊奇。

“你也变成猫了。”

五条悟朝自己身后看去,看到一条白底黑斑的尾巴坠在身后,正在扫大街。然后他摸了摸自己头顶,脑袋上很明显多了两个和头发不一样质感的毛茸茸的半圆。

“哇哦。”五条悟摇了摇尾巴。

2.

看来是让人变成福瑞的诅咒。

3.

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咒,五条悟用他智慧的六眼看了看,没看出解咒的方法,只能先回去找家入硝子。

两个人当机立断先回学校往回走,一路上收获了或是惊讶或是钦佩的目光,简而言之就是现在男高中生玩真大啊。夏油杰只好找了个旮旯,拽着五条悟过去,藏尾巴和耳朵。

夏油杰还好办,为了存放他另一个很大的东西,他的校裤经过专门改良,尾巴也本来就直接从裤子里长出来的,除了扎屁股没有什么别的不好。耳朵的话去路边买顶帽子就行了。但五条悟不行,五条悟没有夏油杰那么骚包,穿的是没有经过改良的最基础长裤。但咒术高专很明显没有考虑自己的学生突然需要夹藏尾巴的情况,长裤做的贴身又弹力极佳。他把尾巴藏裤子里,就拥有了一个爆炸挺翘的屁股。绕腰上,就是17岁男子高中身怀六甲。再往上一点,就是E杯女装大佬。

五条悟解了校服外套扎在腰上,但是他的尾巴太长太粗,还有半截尾巴晃悠在外面,晃得夏油杰心烦。

“你把尾巴蜷起来。”

“我不要。”

夏油杰支棱问号。

“难受。”

可是他就不难受了吗?夏油杰屁股被扎的疼,他的尾巴毛又密又硬,还要紧紧贴着大腿收着。而五条悟倒好,尾巴大大咧咧在外面露着,还不开心地锤地面。夏油杰越看越不顺眼,走过去,狠厉地把五条悟的尾巴抓过来,引得大猫一声嗷呜,又把松松垮垮系在腰间的外衣扯下来,抓着尾巴尖往袖口里塞。

“你要干什么!”五条悟发出像是被非礼一般的尖啸,尾巴上的毛炸了起来,在夏油杰手里疯狂舞动。夏油杰简直是攥着尾巴往里塞,动作比之前中了不做爱就不能出去的房间还要凶狠前倍百倍。五条悟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被塞进两个袖口并且打了一个结的尾巴,委屈巴巴。虽然它才出现十秒钟,但原则上已经成了他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封印了尾巴,就等于封印了他一半的灵魂一半的潇洒。

4.

五条悟最后还是没有把尾巴收起来,因为五条悟拥有了一个上下移动呼啦圈。

5.

但意外的露出尾巴的五条悟意外的并没有收获更多视线。

6.

虽然他们本来收获的视线就足够多了。

7.

回到咒术高专。

“学长!”迎面走来的是灰原雄。

夏油杰刚把尾巴放出来,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了舒爽,见到向他们小跑过来的灰原背后一战。如果是别人还好说,但夏油杰最最不想遇见的就是灰原雄。灰原本身没有什么可怕的,对着咒术师事业有着永远热忱,但是正因为如此夏油杰才不想在他面前暴露。无论是中了诅咒还是长出了狗狗耳朵和尾巴,怎么样都有损可靠前辈的身份!再脱裤子把尾巴塞进去是不行的了,夏油杰只好努力把尾巴向裤子贴近,试图把他伪装成什么腰链装饰,并疯狂头脑风暴找出一个关于我严肃正经的前辈突然长出狗狗尾巴并这件事的合理解释。希望灰原雄能懂。

“夏油前辈,你长尾巴了!好可爱!”

“其实这是……”

“是狗狗尾巴吗?毛好光滑好漂亮,哇还会动!”

“其实并不……”

“夏油前辈,我可以摸摸看吗?”

假狗狗遇到真狗狗的眼神攻势,夏油杰完败。

等灰原雄满面春风、春风得意、得意洋洋地走后,夏油杰面如死灰、灰心丧气、气息奄奄。不仅是身为学长却被撸,还有就是灰原雄的手劲真的大啊,夏油杰觉着自己的尾巴都要秃毛了。

8.

遥遥的,又看到一位辅助监督朝他们走来,夏油杰认出对方是很喜欢猫猫狗狗的一个,连忙拽着五条悟跑路。但是两个人离了段距离,夏油杰着急之下觉着抓到了就跑,只听到一声嗷嚎。也当五条悟是被风打了没有在意,跑到没有人的地方,才发现手里抓着的是他的尾巴。

9.

“夏油,你变成狗狗了?”家入硝子惊得烟从嘴里掉了下来,而夏油杰凭着本能,或许是本能,去接那根对于高中生而言异常珍贵的纸卷草。万幸,他没有用嘴。

“你能解咒吗?”夏油杰诚恳拜托。

“不是伤口我也说不好。”硝子并不确定,但表示可以一试,夏油杰万分感谢,听从指挥俯下身子把头顶两只耳朵送到硝子面前。女孩子温润的手摸上耳朵,先是沿着轮廓揉捏了一边,然后又大胆地伸进里面摸了摸里面的短绒。夏油杰抬起头,看到硝子脸上满溢的……幸福感。

硝子:对不起。

硝子:工作压力太大了。

10.

最后证明反转术式并不能解除于把人变成福瑞的诅咒。

11.

夏油:难道我和悟要这样生活一辈子了吗?

硝子:五条?五条也中诅咒了吗?

夏油杰猛然回头,以为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五条悟已经率先解咒,毕竟对方那么闹腾一个人,竟然这么久都没说话也实在不正常。回头一看,五条悟还是那个五条悟,猫猫五条猫猫悟。眼睛一闪一闪、耳朵一翘一翘,尾巴一甩一甩,没有出来捣乱是因为正在和尾巴打架。

等等,夏油杰和家入硝子对视一眼,意识到了结症所在:五条悟他真的成了猫咪啊。

硝子:对不起。

硝子:工作压力太大了。

夏油看了看把耳朵和尾巴完美融合在身上几乎没有任何违和感的挚友:没事,我也觉着。

12.

事实证明,反转术式能把人变成福瑞控。

13.

家入硝子稍作检查(趁机撸狗),确定这次诅咒并不会对他们两个的身体造成伤害,就把两个人打发了回去。

“杰,心情不好吗?”一出门,五条悟便问到。

“有点。”夏油杰没有否认。

“其实我觉着杰这样超级可爱。”五条悟凑过来,一双浑圆的蓝眼睛倏忽靠近,亮的夏油杰心里一颤,果然就是猫啊。

“但是被诅咒了怎么样都说不上好吧。”夏油杰瞥过眼神,向后方看去。猫咪的另一个标志物扫到眼前,五条悟的尾巴竖在半空中,随着音调的起伏摆动着。

“那又怎么样。”尾巴在空中化了一个巨大的圈,表示这主人的不满,“咒术师无论如何都难逃诅咒,与其在意这种不可规避的事情,不如好好的享受一下。”

“享受?”

五条悟嘿嘿笑了两声,弯下腰把头送到夏油杰面前,眼睛向上看他,蓝眼睛是全是狡黠:“要不要摸摸。”

“才不。”

“摸一下嘛,摸一下嘛。”

夏油杰无奈地任由对方拿起自己的手放到头上,感受到柔软的顺滑的发丝从指间穿过,两只耳朵带着一点皮肤的温度,内侧薄薄的皮肤透着一点可爱的粉红,被摸到的时候灰不自觉地微微抖动。

“心情好起来了哦。”

“才没有。”夏油杰否认道。

“骗人。”

夏油杰回头一看,只见得自己新生出的尾巴,正在小幅度地摆动着。

14.

夏油杰和五条悟,在宿舍的床上,裸着下半身。

“真的要干吗?”

“不然会不舒服啊。”

夏油杰看着一手拿着自己的裤子,一手拿着剪刀,对着校裤比划着。长出尾巴之后,原来的很多高腰的裤子就不能穿了。穿打底裤,尾巴塞进裤子里也不行。但夏天穿两层闷汗是一层原因,行动受限又是一层。低腰的裤子倒是勉强能穿上,但是会硌着尾巴根。世界上又没有真的兽耳娘,两个人思来想去决定亲自动手改裤子。

但是高专的校服并不是普通的校服,特殊材料制作,每一件都有编号。废旧破损的校服也都需要回收,更换也需要提交申请。材质强韧,能抵挡普通的冷兵器,这也就决定了它不是一把普通的剪子能剪开了。

夏油杰比划了好一会,终于找准了位置,但是一剪子下去只留下一道白印,又使了点劲,一道白印变成了几道白印。

“我来!”

五条悟夺过剪子和校裤,向剪子输送了一下咒力,夏油杰阻拦不及,只听见兹拉一声——

他的校服裤变成了一条开裆裤。

16.

夏油杰没有控制住自己。

17.

成功的路上遇到挫折是在所难免。

夏油杰强行拉过五条悟的尾巴,虎口卡在尾巴根部,量了一下的直径,对比着在五条悟的裤子上画了一个圆,然后将咒力小心翼翼输送到剪刀上。常年操练的手稳如泰山,圆形剪得完美无缺。五条悟被摸了尾巴一开始还有点发毛,看到成果喜出望外,但意外的连尾巴尖都穿不过去。

“不一样粗啊。”

猫的尾巴前后并不是一样粗细,夏油杰指挥着五条悟把裤子脱下来,又照着尾巴尖的尺寸稍稍改大了一圈。这个大小正好合适,正正好好穿过尾巴最粗的地方。五条悟高兴地甩了甩尾巴,动作利索没有任何不便。

“手艺不错嘛。”五条悟夸赞,从床上跳下来走到镜子面前,得意洋洋地欣赏自己。

身后却传来一声爆笑,五条悟然后发现,屁股那边,成为了一个同心圆。

18.

五条悟也没有控制住自己。

19.

夏油杰和五条悟申请新的校服,原因:打架。

而辅助监督上门回收旧的校服,看到两块破洞的位置,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眼神。

20.

申请了屁股开洞的新校服。

21.

夏油:能拿到我和悟要这样生活一辈子了吗?

硝子:没关系,物种隔离也能谈恋爱。

22.

夏油:我们只是做了爱,并没有谈恋爱。

夏油:前者也是因为中了诅咒。

23.

每天早上起床,夏油杰多了一项额外工作,就是给尾巴梳毛。

真的不愧是他的尾巴,毛发又多又硬,光是处理几个打结就绷断了好几把梳子。在最后一把梳子阵亡之后,夏油杰打开网购页面开始下单宠物专用处理毛发钢梳,并在人用护发素和宠物用毛发护理和衣用柔顺剂之间果断排除最后一者。情感上他并没有把尾巴当成自己的一部分,但事实情况尾巴的确是他身体上的一部分。就算尾巴用宠物用的洗发水了,那他的头发呢,中了变成狗狗的诅咒之后,他的头发还是人类的头发吗?如果还是人类的头发的话,那么跟头发连在一起的耳朵毛又是人的毛还是狗的毛,那他下面的毛又是人的毛还是狗的毛,他下面毛里的鸡巴又是人类的鸡巴还是狗狗的鸡巴……

夏油杰于是询问五条悟用什么洗。

五条悟正在和自己的尾巴玩一二三木头人,头也没回答:肥皂。

夏油杰:哦。

24.

尾巴,尾巴挺可爱的。

就是有点麻烦。

距离两个人中了诅咒已经过了一周了,夏油杰已经习惯了自己尾巴的存在。有时候甚至还觉着这油光水滑的十分可爱,但是还是不太适应,尤其是到了晚上。

咒术师日常任务繁重,即使是特级也有应接不暇的时候,睡眠时间十分珍贵。夏油杰睡觉老实,打包打包就可以直接入土的那种。但是这几日,肉眼可见的精神不好,眼下的黑圆圈都快赶得上家入硝子。原因就在于他的尾巴。

平日里惯用的平躺姿势,因为多出个尾巴的缘故不能再使用。而侧躺也会压着,一觉翻来覆去地改变姿势,睡眠质量大幅度下降不说,一觉起来还会发现毛发不光亮,开始分叉打结。

去找家入硝子,硝子第一句:夏油你变物种了吗?

第二句:哇哦毛都没有光泽了。

求医问药,硝子表示只能慢慢习惯过来,但是建议他吃一些安眠药和鱼油。

安眠药夏油杰懂,但是鱼油?

硝子:别问,吃就对了。

出来之后夏油杰忍不住上网搜索,鱼油、功效:防治心血管疾病、增强剂记忆力、可以使犬猫毛皮更光滑漂亮。

25.

夏油杰去找五条悟的时候,发现对方正在午睡。

本应该悄悄地关上门,等过几个小时再来找他,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离开,反而推门进去了。

学习观摩、学习观摩。

夏油杰内心这么想着,然后悄悄掀开薄毯的一角。

然后看到五条悟,像猫咪一样蜷缩起来,叼着自己的尾巴陷入睡眠。

那一刹那,好像有什么开关打开了。

26.

夏油杰中了让人变成福瑞控的诅咒。

27.

五条悟的尾巴是真的,有那么一丝丝,魅力在的。夏油杰自己的尾巴虽然已经算不得短了,在打理之下毛顺滑敞亮,闲着没事的时候也养成了给尾巴梳毛的习惯,还能有效缓解压力。而五条悟的尾巴,疏于打理,是夏油杰还是不由地羡慕五条悟的大尾巴,并不是因为五条悟的尾巴更大更粗更长这种任何一个男人都拒绝不了(虽然也的确有这一方面原因在),而是拥有这么一条尾巴的确能够有效解放双手。

别人招手问好,五条悟摇尾巴问好。

别人用手提东西,五条悟用尾巴。

打架也是,明明是两只胳膊两条腿,五条悟的尾巴堂堂参战,扇得夏油杰一个猝不及防。

然后下一秒,五条悟的尾巴也给了自己一棒槌。

28.

尾巴打人怎么这么疼啊。

后来夏油杰发现五条悟用尾巴举铁。

29.

五条悟把夏油杰拽到角落里,神秘兮兮地说:杰,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夏油杰挑眉:什么?

噔噔噔噔——

配合着音效,夏油杰看到一根巨大的尾巴,从五条悟胯间雄起。

30.

夜蛾正道出差一周回来,心里做好了夏油杰和五条悟又给自己整出什么幺蛾子的准备。但自己的两个学生并没有变成蛾子,而是变成了猫猫狗狗。所以夜蛾正道一回来,看到的第一幕就是一黑一白,背对着坐在椅子上,正在掰手腕,用尾巴掰手腕。家入硝子是裁判。

夜蛾:怎么回事?

家入:比谁!

夏油:力气!!

五条:更大!!!

31.

骨折了。

尾巴。

32.

“我是问,这是怎么回事?”

夜蛾正道指了指两双耷拉下来的耳朵和焉在家入硝子手里的尾巴。

家入:夏油和五条中了诅咒。

夏油:悟变成了猫。

五条:杰变成了狗。

夜蛾正道长久的沉默,欲言又止,看着他唯一的女学生好狗狗、乖猫猫地安慰着两个一米九的大高个,最后还是没有忍住:“这不是狼和雪豹吗?”

33.

事实证明,是狼还是狗、是猫还是雪豹,并不能改变骨子里的鸡掰。本来的夏油杰和五条悟已经够夜蛾正道头疼的了,变成狼和雪豹的两个最强更是上房揭瓦无恶不作。还做人的两个学生虽然,但是活动范围也局限在平地上,而现在的夏油杰和五条悟,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还热衷于捉迷藏。

“杰,悟在哪里?”

夏油杰指了指后方,夜蛾正道回头看去,一只大猫蹲坐在门上。

“悟,杰干什么去了?”

五条悟甩了甩尾巴,夜蛾跟着尾巴的指引,恰巧看到一只大狼从讲台底下爬出来。

“怎么不开灯?”夜蛾正道又一次推门而入,黑漆漆的室内只有家入硝子一个人,“他们俩又藏哪里去了?”

“老师,我在呢。”一双发亮的蓝眼睛从家入硝子身后探出来,鬼知道他这么大一个人是怎么窝在硝子身后的。

“杰呢?”

“老师,我也在。”灯一下子被拍开,夜蛾正道看到一身漆黑的夏油杰,坐在房间里的正中间,略显无辜地眨着小眼睛。

隔天,夏油杰穿上了白色的校服。

34.

月圆之夜。

望着天空中一轮孤月,夏油杰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动。原始的信仰,古老的图腾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奔腾呼啸。他好像感受到原野的召唤,使命的传承,苍凉的、浩渺的情绪压抑在胸口,马上就要冲破喉咙——

“嗷呜——”

只看到五条悟眨巴了一下眼:“我看你想叫又叫出不来的样子,就替你叫了。”

然后冲动没有了。

35.

夏油杰给五条悟抓虱子。

五条悟头上没有虱子,夏油杰也不是猴子。

结束。

36.

夏油杰撸猫。

五条悟躺在他的膝间,发出舒服的呼噜声。阳光正好,风也正好。

“如果能真的当一只小猫咪就好了。”

五条悟翻过身来,即使没有中诅咒也宛若猫咪一样的蓝眼睛望着他。

“为什么呢?”夏油杰想不通,虽然中诅咒的这些日子,多了很多乐趣。但是谁都不想变成低等生物吧,无法思考的、任人宰割的。

“可以不用做不喜欢的事情,不用应付讨厌的人。饿了就吃饭,困了就睡觉,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五条悟掰着手指头,尾巴搭在他的尾巴上,“而且,能和杰永远在一起了。”

夏油杰也卷住他的尾巴:“就算不变成猫我也会永远陪你的。”

五条悟抬头望向他:“这种话,说出口就是诅咒了哦。”

“那就诅咒吧。”夏油杰低下头,鼻息只是在咫尺之间。诅咒也好,什么也好,即使前方是绝境和深渊,他也甘之如饴,万死不辞。

“反正我们是最强吧。”

37.

“其实刚才的意思是我们交往吧。”

“我知道。”

38.

解咒了。

条件是谈恋爱。

番外

1.

“你妈的……抽出去,出去……我不做了,受不了……”雪豹抽抽噎噎,小腹上全是乱七八糟的液体,性器一抽一抽地吐出稀薄的精水。

黑狼掰开藏住入口的尾巴:“才只做了五分钟啊……”

2.

家入硝子的房间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你们不是解咒了吗?”

“是这样没错。”夏油杰有些羞赧,“但是昨晚做的时候,悟咬了我几口,挺深的,我想着要不要打个狂犬疫苗。”

家入硝子沉默良久:“夏油杰,你真的是狗。”

3.

“我讨厌猴子。”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就是猴子。”

然后随便抓过一个路人,真的在后面找到了尾巴。

“回去吧,下周一起去逛动物园吧。”

“……好。”

-完-

68 Likes

哈哈哈哈哈好可爱

1 Like

救命,绝绝绝

3 Likes

好可爱好可爱!怎么这么可爱呀我的妈!!

5 Likes

可爱到爆炸:innocent::innocent:

1 Like

太可爱了…:innocent::innocent:

1 Like

卡瓦!!感谢劳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