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霁

夏油杰即将叛逃被拯救 私设魇 孕期悟 白切黑的芝麻圆子五条猫猫 里里外外都是芝麻的杰 5k+

ooc!

夏油杰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温柔绅士,他的骨子里充满了背德与叛逆。但是,这些对于夏油杰来说是无比私密的部分,所以他选择一直一直以温柔来伪装自己。

但是这样的伪装,最终被人看透。因为五条悟。

夏油杰举止一向得体,除了与五条悟的拌嘴打架,几乎让人找不出错。

而如今,让大家重新认识夏油杰的契机就在于,他让五条悟怀孕了。

他让神子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他让一个高中生孕育生命。

硝子是除了当事人外,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也理所应当的为他们瞒下了此事。同时,硝子趁着五条悟睡觉的时候,约了夏油杰谈谈。

硝子:“杰,我发现,我好像要重新认识你了。”

夏油杰靠着椅背,漫不经心的说:“硝子,其实最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的,不是你吗?”

夏油杰这话没错。他与五条悟虽是亲密的爱人,但是,为了和五条悟在一起,夏油杰不可置否的耍了些手段,也给自己的形象有所包装。而面对硝子,面对这个无数次在他们受伤时拯救他们的医生朋友,夏油杰难以在脆弱的时候一直一直伪装。

所以,当初夏油杰这份心意被发现的时候,硝子开始是反对的。硝子既希望五条悟不被伤害,又希望五条悟幸福。因此最终还是没有干预二人的感情。

“你让悟……”硝子有些说不下去,直接给了杰一个白眼,点了根烟抽起来。

“其实,这我真没料到。”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看起来有点苦恼。

杰说的也没错,没人会觉得男人会怀孕,更没人觉得神子会怀孕。

两人对坐着,沉默,硝子被杰盯的有些怪异,刚想开口,就被杰打断“硝子,我知道你爱好这口,但是,别在悟面前抽。”

说完,杰就起身回去照顾他的亲亲宝贝。留下硝子更加沉默的抽着烟。硝子心想,为什么自己反被教育了。又在杰头上记了一笔仇。

五条悟起初对自己怀孕有些震惊,但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结果。他除了有点担心五条家那些贪婪的眼睛,其他的倒是觉得没什么。他很快就将这个孕夫的角色扮演的炉火纯青。

除了生理性的呕吐是悟真的无法控制,也真的无比难受的事情以外。五条悟开始以怀小宝宝为借口,推掉了很多差事,装扮柔弱,更是以此奴役夏油杰。而夏油杰也乐在其中。

比如,他现在彻底的衣来伸手 饭来张口。自然夏油杰为他穿衣,给他做饭,给他喂饭。

比如,他说硝子又抽烟了,熏到宝宝了,要夏油杰去教训硝子。硝子只想给两人一个大大的白眼,因为她在跟夏油杰谈话那天过后,就再也没在五条悟面前抽过烟!

比如,他和杰聊起这个孩子。他说这孩子必须像自己,像自己一样帅气或者美丽,不能像杰那双小眼睛,太小气了!夏油杰眯眯眼,笑眯眯的忍住了想要像之前跟五条打架的心。

再比如,他要杰抱,要杰背,要杰哄。反正,他想要的,都得到了。

好在五条悟并不显怀,所以瞒过了大部分的人。

但随着月份的增大,五条悟从假扮柔弱,变得真的脆弱起来。五条悟变得嗜睡,腰疼,食欲不振。闻到曾经最爱的喜久福的味道,有时都忍不住发呕,五条悟日日像黏在了床上一样,除了杰和硝子强制性带他散步的时间,五条悟几乎足不出户。

五条悟的身体状况,难以进行任务,进而更多的任务落到了夏油杰的头上。

即便五条悟此刻,自身的状况都难以保证,他还是发现了夏油杰的疲惫。

“杰,你的黑眼圈好重噢,你要跟熊猫当同族了吗?”五条悟拿起桌上熊猫的小玩偶,拿在手中晃了晃,对着杰笑。

杰看着爱人天蓝色的眼眸,身体没有来的紧张,紧绷。“悟,我只是有点苦夏。”

“苦夏?杰你要吃凉面吗?哈哈哈哈。”五条悟大笑起来。他知道,食物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他现在就很讨厌各种各样的食物。但是他还是想以一些单纯犯傻的话逗自己的爱人开心。

五条悟从床上起身,从背后抱住了正面对镜子发呆的杰。他想紧紧贴着杰,但是隆起的小腹在两人之间竟成了阻碍。五条悟小声嘟囔了一句讨厌,随后将下巴放在了杰的颈窝处。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与心跳声。

五条悟心疼夏油杰的劳累,夏油杰却好像有些浑浑噩噩。

良久的沉默中,五条悟又泛起困来。

“杰,他好讨厌啊,让我好累,让我好困。我想睡觉……”

夏油杰轻轻扒开五条悟放在自己腰间的双手,转身抱起了五条悟,将五条悟放在了床上。替五条悟盖上了被子,搂着他,哄着他入睡。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的睡颜,那双天蓝色干净的眼眸此刻正在休憩。夏油杰扯出一抹笑,喃喃道:“其实这样,真的很好啊。”

真的很好啊,我应该很幸福的啊。

可是,夏油杰却怎么也无法真正的快乐起来。他心中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他开始质疑自己与五条悟的感情,甚至在想,若是没有这个孩子,会不会两人的羁绊就少一些。

这样的想法一出,夏油杰就觉得头痛欲裂。

这样的想法太可怕了。他很爱悟,这母庸置疑。

夏油杰紧紧皱眉,叹出一口气。确定五条悟已经睡熟,便静悄悄的离开去了浴室。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夏油杰感到很陌生。对自己陌生,对他人陌生,对世界都感到陌生。

这样的情况,其实已经持续了很久。一开始夏油杰认为自己是苦夏,后来认为自己是出任务太累了,再到现在,他认为自己彻底出了问题。

自从两个月前的一场任务后,他的思想开始不受控制,他厌恶那些猴子,他想让猴子们死,他想让这个世界颠覆。他的理念已经完全与咒术高专背道而驰。他的理念,足够让咒术界狠狠审判自己,给自己判下死刑。

所以,他不愿连累五条悟。

如果没有那个孩子,五条悟或许可以彻底与自己划清界限。

如果他亲手杀了孩子,五条悟便可以以恨取代爱。

夏油杰的思想越发的不受控制,愈发的疯狂。他望向镜子,他感觉有两个自己。

不可控制的,他来到了五条悟的床边。手掌抬了起来,这是他要放出咒灵的前兆。

五条悟因为这孩子的到来,无下限已经不能时时刻刻的保护他了。

忽然的,夏油杰像是大梦初醒,害怕的后退了一步。他望向自己的手掌,麻木开始顺着手臂的经脉蜿蜒直上,满眼的不可置信。

脑中闪过五条悟,自己爱人的笑容,爱人的宝蓝色的眼睛,那是天空的延伸。夏油杰喜欢。

“杰,我真的很讨厌他!他害我讨厌喜久福!“

“杰,我好爱他,我期盼他的到来。“

“杰,因为你呀,我爱他。“

明明他们那么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明明悟为了这个孩子吃了那么多的苦。明明……他们说好了永不分开的……

夏油杰仓皇而逃,他站在屋外,大口大口的喘息。太可怕了,这种不受控的感觉。

自此,夏油杰所谓的“苦夏“变得越来越严重。

夏油杰变得沉默寡言,变得阴郁。五条悟也进入了孕期的中后期,孕反加重,几乎日日都要去找硝子。硝子自然也将重心放到了五条悟的身上。夏油杰偶尔也会去找硝子,当他出任务受伤的时候。但他不和硝子多聊,伤治好了就离开。硝子很多次想问他怎么了,都没找到机会问出口。

硝子感到心慌,五条悟也不例外。夏油杰变得更复杂了,更让人看不懂了。好像骨子里的阴郁与偏执正在疯狂生长,牢牢的缠着他,让他喘不过气,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就在五条悟打算和夏油杰好好谈谈的那一天,夏油杰出任务了,去了枷场小山村。

这一天,五条悟腹中的孩子格外的乖,没有让五条悟有任何的不适。若是放在之前,此时五条悟应该无比的雀跃,应该去买上几十个喜久福,趁这机会好好的饱餐一顿。可是今天,五条悟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紧张蔓延心头,这是五条悟已经好久没有体会过的情绪了。冥冥之中,五条悟觉得,自己必须现在,立刻,见到夏油杰。

五条悟找到硝子,让硝子陪他去找夏油杰。硝子虽然心中也有些怪异,但把五条悟的反应归结于孕期过于敏感。直到五条悟硬是准备自己孤身前往的时候,硝子答应了五条悟。鉴于五条悟的自保能力大幅度的下降,保险起见,硝子拽上了七海。

五条悟一等人赶到枷场小山村的时候,整个村子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五条悟感受得到这个村子的哀唱,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扶着村头的石碑,呕了起来。

硝子吓了一跳,去扶着五条,让七海先去看看情况。五条悟只是呕了一小会,就强压着反胃,跟上了七海。

“杰,肯定出事了。杰……肯定出事了……“

三人在村中摸索,终于看到了夏油杰。他身边跟着两个小女孩,脏兮兮的。杰看起来像是在望着天空发呆,五条悟捕捉到夏油杰眼里的空洞与迷茫,但转瞬即逝,取代代之的是无尽的疯狂。夏油杰的手已经抬了起来,咒灵就要破出。五条悟顿时心叫不好,立刻使用苍向夏油杰袭去。

不愧是夏油杰最亲密的爱人,他飞快的意识到夏油杰要屠了这个村子,夏油杰要变成千古罪人了,就在那一秒,夏油杰就要犯下大错了。五条悟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害怕了。

“七海,他要屠村,阻止他!“

如今的五条悟需要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只能先让七海出手。

七海与夏油杰打了起来。七海望着夏油杰感到不解,他厌恶咒术师这样的工作,他厌恶跟咒术有关的一切,他不能让自己的好友被咒术界审判。七海尽力的阻止着夏油杰,而夏油杰却毫不顾忌任何情感,好像在面对一个挑衅自己的陌生人,一招一式,都想要七海的命。

五条悟看着眼前缭乱的一招一式,感觉血液都凝固了。脑中回放起了夏油杰那些天疲惫的面容。

“杰,你又对我说谎了……”

突然的,五条悟又干呕了一下。声音被夏油杰所察觉,夏油杰朝五条悟的方向望去,愣了一瞬。这一瞬,被七海找到漏洞,一击让夏油杰后退数步。人人都以为,夏油杰要回头是岸。可他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五条悟,便继续朝着七海出手。

五条悟不自觉的抚上自己隆起的小腹,轻轻地说:“你乖一点,好吗?”

说完,五条悟不顾硝子的阻拦,瞬移到了战场。毫不留情的冲着夏油杰出手。夏油杰不是神子六眼的对手,但现在的五条悟破绽太多。开始的激烈攻势,让五条悟感到疲惫。他用尽力气,狠狠朝夏油杰甩去一击,打的夏油杰半跪在地,吐出一口血。五条悟则扶着腰,微微弯着身体喘气。

“夏油杰!你发了什么神经!”

半跪着的夏油杰抬头愣了一瞬,看到五条悟那双蓝色的眼眸,洁白的皮肤上落着刺眼的血红,隆起的小腹让他的腰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自己的爱人曾经无数次抱怨腰痛,好似就在耳边说着痛。

夏油杰清醒了片刻后,又像换了个人,紧接着捂着头,痛苦的彻底跪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悟……我到底怎么了……”

“我也,也不想的……”

“我很爱你,很爱孩子的……”

五条悟看着痛苦的杰,心脏像是被人攥紧的疼。他在夏油断断续续的话语里,捕捉到的就是,眼前的杰可能不是杰。可是六眼告诉他,杰没有被任何妖魔鬼怪附身。

五条悟迷茫了,他有些无助的望向硝子。硝子也在细细琢磨夏油杰的话,脑海里飞速的翻阅各种有关的事件。

“魇!悟,杰被魇住了!“硝子叫出声。

可是五条悟来不及继续问,夏油杰又被魇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向五条悟和七海出手。

七海迎了上去,五条悟已经感到无比的疲惫,又开始反胃。一招一式的动荡波及了五条悟。五条悟闷哼一声,撞上了身后的立石。

没有无下限,用不了反转术式。

痛,好痛。哪里都痛。五条悟迷迷糊糊的想着。

哪里都痛?五条悟神经猛的绷紧,伸手捂住了小腹。

一边的夏油杰被五条悟此刻脆弱得如同以后裂痕的瓷瓶,一碰就要碎的稀巴烂的模样刺痛了脑海。痛苦同样席卷了夏油杰。

半眯着眼睛的五条悟看到夏油杰似疯似癫的模样,看得出夏油杰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后,虚弱的喊着硝子,让硝子先去看看夏油杰。

其实硝子想要先看五条悟的状态,可是在五条悟不断的要求下,只能去到夏油杰的身边。五条悟靠着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尝试使用反转术式,一次次的失败,让五条悟痛的冷汗直流。

或许是五条悟的求生欲太强,抑或是孩子的求生欲。一直无法使用的反转术式,竟然奏效解决了五条悟身上一大半的伤。

五条悟终于能稳住身体,朝着夏油杰走去。

不知道硝子使用了什么手段,总之,夏油杰此刻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硝子。”五条悟轻声问。

“我想,是魇。”

“魇?”

“没错。人的欲望幻化成了咒灵,咒术师的欲念则会形成魇。只有当咒术师压抑的执念超过了某个度,魇便肆意生长,愈强大,则控制人的思想与行动。杰从成为咒术师的那一刻起,不断的吞噬咒灵,不断的压抑自己,亦或许是被特殊的咒灵下了诅咒,造成了今天的局面。魇极少出现,自然也没人在意。”

五条悟欲开口,又沉默。

硝子说先把杰带回去,再处理。五条悟轻轻嗯了一声。

夏油杰成了咒术高专此刻最关注的人,大家都在为他想办法。

但自始至终,五条悟都没去看过一眼。

五条悟带回了那两个跟在杰身边的小女孩,分别问了名字,安排了住处后,就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

五条悟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发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像幻灯片,像电影,不停的播放。

就差一点,他就失去杰了。就差一点,杰就要被判死刑。就差一点,自己就会成为杰的审判者。

肚子里的孩子呢?其实五条悟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在乎这个孩子,他在乎的只有杰。只是孩子是杰的,他必须要保住。那天他让硝子先去看杰,其实心里是有些不想要了这个孩子的,他也没指望反转术式会奏效。或许他又有些期待留下这个孩子,因为他知道,杰是因为自己和孩子,才变得清醒。

五条家的神子,对于这世上的利益关系司空见惯。

他从小到大其实都是一个冷淡的人,唯一的温情只给了杰。与他而言,除了杰,硝子,七海这些他的伙伴,其他人对他来说,都是任务。自己表演出的嘻嘻哈哈也只是与他人拉近关系的一种方式。

他接受这个孩子,不单纯的是因为这是自己孕育出来的,而是他知道,这个小孩一定能牵绊住杰,而正好,这是杰的孩子,所以自己也喜欢。

所以,他无比的依赖杰,所以,他不顾自己与孩子的安危冲进杰与七海的争斗中。

“啊,真像肥皂剧里的妈妈桑。”五条悟笑自己。

五条悟见到了夏油杰。杰已经好了,恢复成了从前的模样。悟并不在乎他们是以什么方式让杰好转,他只要杰是好好的就行。若是不好,那便大家都不好。

但这都是五条悟的心里话,并没有说给任何人听。

两个人相看无言。是夏油杰率先将五条悟抱在怀里。

“两个月前,有一只擅于勾起人欲念的咒灵,对我下了诅咒。”夏油杰说。

夏油杰还想说什么,却被五条悟捂住了嘴。五条悟看着杰,那双杰最喜欢的眼眸,此刻不含任何感情。

“杰,你又在撒谎。”

夏油杰的沉默,是最好的答案。

“杰,我知道你并非是个面面俱到的人,你的本性远没有你在我面前展露的那么温柔。你讨厌非咒术师的人,甚至到了深恶痛绝的程度。但你为了让我去做所为正义的事情,你对我说谎,让我保护他们。你讨厌吞噬咒灵,他们的味道一定很恶心。你害怕你的真实一面,让我对你改观,远离你。所以你一直以来,压抑自我。加上我怀了孕,你不得已接触更多的咒灵,因此,你陷入疯狂,你被控制。”

五条悟用着无比清晰的语调说着,直勾勾的盯着夏油杰。

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的五条悟,那双眼睛具有同忒弥斯神的天秤一样的审判能力。

“可是,杰,我真的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可我依然爱你。”五条悟说完,轻轻在夏油杰的唇上落下一吻。

甚至我知道,你虽然确实不知道我会怀孕,但是你无比期待我为你生下一个孩子。你也想牢牢的抓住我。

可是我愿意。

杰,他们看我是六眼,只有你看我是五条悟,只是五条悟,只是你的爱人。

16 Likes

…又刀又甜(இд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