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无法拯救

dk杰梦到未来 刀

是夜,夏油杰睡得很不安稳。他眉头紧紧皱着,额间细细密密的汗渗出。

夏油杰梦到自己来到的一条小巷中,黑漆漆的。前方的亮光很微弱,夏油杰往后看去,是无尽的黑暗。夏油杰意识到身后是深渊,他立刻向前方跑去,他害怕被黑暗吞噬。他跑了很久,好像才彻底进入了真正的巷子。他离亮光越近,那模糊的声音传入耳中,夏油杰只听到。

“不说点诅咒的话吗?”

夏油杰不明所以,他心里的不安让他难以分辨说这话的声线。他只想离开身后的黑暗,可当他看清巷口那一幕的时刻,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脚底蹭在地面的声音让五条悟回了头。五条悟心中一惊,竟有人逃过了他的六眼。

“谁在……”五条悟顿住了,连靠在墙壁的夏油杰也睁大了眼睛。

十几岁的夏油杰看着面前生命迹象逐渐流失的自己,不,是未来的自己。他看着那人同自己一样只是更加成熟锋利的面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无比的肯定,这将死之人就是自己的未来。夏油杰愣住了,所以旁边那人就是未来的五条悟。所以,未来的五条悟杀了自己。所以,自己死在了爱人的手下。夏油杰脑中如同放电影一般,闪过无数高中五条悟的模样。肆意的笑容,不羁的语调,永远不懂尊重前辈,只知道缠着自己要喜久福的阳光少年。他难以同面前带着眼罩,面容无比冷淡的人同自己明媚的爱人联系在一起。

他面前的五条悟慌了神,五条悟认出那是从前高中,同自己热恋的夏油杰。五条悟甚至来不及思索为什么这样的夏油杰会出现在这里,亲手杀死叛逃的爱人却被那还未叛逃还在肆意享受青春的爱人看见。五条悟生出了一种名为心虚的感受。五条悟上前一步,嘴巴微张刚想解释,却发现不知如何将此情此景说给他那年轻无知的少年爱人。

“不怪他……”地上的夏油杰率先开了口,不知是不是生命到了尽头的缘故,人之将死,对周遭的一切接受的都很快。夏油杰气若游丝,他转头看向五条悟,“我就要死了,悟。”五条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愣在了原地。他就这么看着快要死了的夏油杰,直到他断气。五条悟很想抱抱夏油杰,他很想哭。可他一件事都做不到。

年轻的夏油杰在听到那句“不怪他”之后,内心忽然平静了。他想,既然如此,那悟便是做了应该做的。想来是自己未来真的犯了大错吧。神差鬼使般,年轻的夏油杰冲上去拥抱了五条悟。

“悟,你不会错的。”

五条悟鼻子一酸,抬手想要搂住年轻夏油杰“你…….”

就在五条悟快要触摸到夏油杰之时,他消失了。

年轻的夏油杰睁开了眼睛,猛然坐起。惊得旁边原本酣睡的五条悟也醒了。五条悟嘟嘟囔囔的骂杰讨厌,吵他睡觉了。夏油杰揉了揉太阳穴,躺下抱住了五条悟。

“杰,你做噩梦了吗”

“嗯……”

“别怕,我会保护杰的哦“

“那太好了”

夏油杰不记得梦中的情景了,只记得零星的碎片。黑暗,巷子,五条悟。但他完全记不得其中的联系。

直到多年后的那天,夏油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突然彻底记起了那场梦。夏油杰在闭上眼的那刻想着。死在你手里,那太好了。

“那太好了”“那太好了”

两道来自不同时空的话语,在此刻重叠。可惜悟听不到,但这也值得庆幸。悟,少一点痛苦吧。

那场梦中,是五条悟没能抱住爱人而空悬的手臂,是那句“你心里的苦,一定要早早告诉我”未能说出口。

五条悟看着面前的尸体,真正的意识到,他真的无力改变这一切。他年少坚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可如今他只有深深的无力。他真的束手无策,他是世界的救世主,可唯救不了自己,更救不了杰。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