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人生大事

-一点双教师abo孕期流水账

-标题的意思是“人生大事,吃喝第一”,所以可能会变成美食节目

-有很多捏造和私设

暑夏难熬。

想必高专选址的建造者不会料到几十年后全球气温升高到北冰洋的冰川都快融化。前人大约是觉得山中草木茂盛,高处避暑畅快,夏天爬石阶也不会觉得闷热。但事实上高专虽然在山间,但植被终究不是抗紫外线的遮阳伞,那些曾经被监督冠以“怎么除也除不掉”的野草都被太阳晒得蔫巴。风扇驱不走荡漾的热浪,无论是不知哪里窜来的野猫还是人,都蔫蔫地趴着,像一滩融化的冰激凌奶油。

当然了,除了蚊子,课程已经开始了五分钟,在教室里陪伴夏油杰的只有一只蚊子,蚊子才不在乎你的身份,特级咒术师身体里也流淌的是鲜美的血液,它对众生平等。以至于夏油都在思索,放一只咒灵出来捕蚊,是否太过小题大做。

十分钟后学生陆陆续续来了,虎杖嘴里还叼了根没有吃光的冰棍。今天似乎格外的热,一向表面看上去脾气很好但背地里会给试卷打59分的夏油老师选择了原谅。他忽然庆幸还好五条悟今天休假,虽然是不在休假日程表上、自己给自己批的假。最强咒术师兼高专教师一年到头兢兢业业很少旷工,但凡是总有例外。

无视了虎杖疑惑地和伏黑搭话问今天怎么是夏油老师上课,夏油把教科书摊开,盖在那本书角已经毛边卷起的《Omega孕期指南》,面不改色地开始讲课。虽然五条悟平时嘴上时常说着辞职不干了,猫儿一样耷拉着耳朵靠着夏油杰让男友给他顺毛,但能让最强教师破例的无非就这么几点,多半是人生大事。

不过单说理论课,学生们总是很乐意夏油老师上课的,夏油老师上课主打稳扎稳打,1+1=2也会讲清楚,虽然没有五条老师天马行空的比喻来的生动有趣,但至少夏油老师不会某天突发奇想在上课前忽然丢下一句“今天不想上课了大家考试吧”。至于夏油老师的体术课又是怎么一番惨绝人寰的景象,这些问题就留到有体术课的时候再说吧。

课程进行到三分之二,窗外蝉鸣如同催眠曲,高专的结界拦得住咒灵拦不住瞌睡虫,学生们东倒西歪地趴下了,夏油杰见状,觉得接下来就算他能把枯燥的咒灵理论课讲得天花乱坠,学生们也怕是左耳进右耳出。

他越想,就越无心上课,况且信息素作祟,孕期导致的分离焦虑副作用不仅体现在Omega,Alpha连带着也受到了影响,经常因为出差与五条悟分居两地长达半个月的夏油杰,在如今分开三小时后就已经尝到了思念的滋味:天太热了,悟会不会对着空调吹风不盖被子,会不会偷偷点隔壁的外送冰激凌?

学生想翘课,老师也想逃课,于是夏油敲敲黑板,干脆宣布提早下课。听到好消息后眼皮都快黏在一起的虎杖忽的一下眼睛亮起来,左手戳戳手掌还在强撑着脸防止脊椎啪的一下歪过去的伏黑,右手敲敲已经趴倒在桌面上的钉崎,应该是放课后有什么约定好一起的安排。把同学叫醒后,虎杖抬头,忽然没头没脑问夏油:“夏油老师要不要买西瓜?”

钉崎补充道:“之前路过大久保车站,那边西瓜很便宜,店主之前还跟我说今天有促销,夏油老师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对了。三伏天很难不联想到西瓜。今年入夏以来,虽然悟一直嚷嚷着,但他们还没吃过西瓜。刚上市的西瓜东京价格贵的离奇,这对于五条悟而言不是问题,问题在于那本《Omega孕期指南》上,忌口那栏里明明确确把西瓜标上了黄灯。

发现五条悟肚子里的小小异动是在今年春末,夏油杰那时还在札幌出差,五条悟在上班的途中顺手祓除了一只咒灵,根据后来那只咒灵的咒力残骸来看最多定到二级水平,但本世纪最强的咒术师在祓除这只咒灵后竟然意外的晕厥了。这对于那只咒灵来说可能是一件光宗耀祖值得写进咒灵族谱的事情,它死而无憾,但这给最强咒术师的Alpha造成了不少惊吓。

毕竟除了祓除咒灵咒术师也需要找点其他生活调味品,比如上网冲浪,五条悟晕倒这件事一个小时内就在咒术BBS上传得沸沸扬扬,各位遵循着小事化大,大事化炸的原则,直接让夏油杰扔下手里的工作从札幌飞回了东京。

虽然夏油杰风尘仆仆抵达高专之后,五条悟没事人一样一口气吃光了一盒带回来的北海道牛奶饼干,并对早上没吃早饭所以导致低血糖这件事情供认不讳。但出于担忧夏油杰还是把五条悟押到硝子那边做了个全身体检,并在半小时后收获了女同学面无表情的通告:“你当爸爸了。”

这个小小胚胎的来临实在意外,打得两个爸爸一个措手不及。夏油杰自认为一直严格遵守AO性生活法则,发情期必定带套,那这么细细算来,唯一有可能中标的就是那次五条悟去机场接机在车上没忍住的干柴烈火。五条悟和夏油杰一般都很少用到车,那辆还是五条悟一时兴起想要自驾买来的SUV,自然车上不会有套这种东西。但是那会五条悟不在发情期前后,中标概率微乎其微,怎么不过1%概率,也被他们碰上了?

夏油杰拿着报告单去问五条悟,他们俩高专就滚到一张床上,标记十年却还没来得及到机构敲章结成法定伴侣关系,十年多内有分有合,有喜有悲。除却床第之间的情话,他们也早就彼此之间达成共识,迎接一个生命尚早,况且还是在这一团污糟的咒术界。但五条悟毫不犹豫地说,这么小的概率也能中,不生下多可惜啊。

胚胎的位置不算好,再加上五条悟前科累累,一周内又好几次孕反,初为人父的夏油杰拿出考评级的精力,翻阅市面上能买到的孕期指南,对五条悟的食谱进行了严格的限制。首当其冲的就是甜食的分量和生冷的食物,很不幸,西瓜两样都沾,就算入夏后五条悟惦记着,撒娇卖萌都用上了,夏油杰也没动摇原则。

虽然本该视西瓜为敌人,也料到学生们的邀请是因为不想在三伏天走路,想搭个虹龙便车,最终夏油杰还是答应了。

车站隔壁支着一个不大的棚子,五六个框里摞着满满的西瓜,青深条纹,翠梗粗短,一筐椭圆一筐圆球。正碰上店主在卸新一批瓜,一只过熟的脆弱西瓜在刚接触桌面的时候,毫无预料地砰一下裂开了,像是被高温烫坏了,先是粉色的汁水沿着不整齐的裂口流出来,接着透过裂口露出红色的西瓜瓤,店主干脆把瓜掰成两半,尽管裂口层次不齐,但鲜红的瓤证明了是只好瓜,对学生们说:“刚裂开的瓜,折一半价,你们要吗?”

目睹了西瓜开裂的全过程,又有高额的优惠,对于手头不宽裕的学生们诱惑还是很大。虎仗钉崎高高兴兴捧着西瓜走了。一看就精通生意之道的店主趁热打铁问夏油:“小哥需要吗,都是熟透了的。”

被封印的瓜皮的清芳与甜丝丝的果味飘在空气里,夏油不嗜甜,但他想到年少刚闻到五条悟的信息素的时候,刚分化那会夏油完全没料到五条悟是个Omega,因为平时悟的味道淡得几乎察觉不了。他以为由柔软面包、鲜奶油与糖果构成的五条悟的应该是浓郁的甜味,但直到有一天发情的汛期来临之时,他们被热潮裹挟,夏油情不自禁咬上悟的后颈时,他才嗅到一丝清甜的味道,像是茶水到最后的回甘,清芳四散,余韵悠长,配夏日的果盘刚刚好。果味清香当头,夏油在心里算了算日子,悟这一个月都没什么反应,一只西瓜,应该不算什么大事。

夏油携着西瓜回家,刚开门看见沙发上侧躺着一长条猫,手柄扔在手边,电视屏幕还亮着GAME END的字样。五条悟蜷着一团毛绒毯子睡着了,乱糟糟的白毛陷在一团黑色的布料里,夏油杰努力分别出这块被蹂躏得褶皱满满的黑色布料是他洗完忘记挂起来的衬衫,还混着洗衣液的清香与夏油杰信息素的味道。衬衫被五条悟枕得不成衣样,猫头夺衣并不实际,夏油杰只得作罢,关上电视帮五条悟掖好卷起的毯子,去厨房解剖西瓜。

不过至少记得开空调的时候盖毯子了。夏油杰有点欣慰。

猫科动物的听力大概是人类四倍,那四舍五入五条悟也算是猫。在刀刃接触到瓜皮的一瞬间,伴随着瓜皮裂开的同时,五条悟出现在了厨房门口,眼巴巴地望着夏油杰把西瓜解剖成一块一块,绿沉沉的瓜皮被片干净,只留下甜蜜的瓤肉,砧板上都水涔涔地流淌着一层淡粉的汁液。

直到夏油杰把小碟往五条悟身边一推,五条悟望见碟里的量,眼里冒出的星星少了二分之一,瓤肉鲜红,想必是最甜的西瓜芯,但碟中的量恐怕连瓜的四分之一都占不到。虽然捧着一半冰西瓜拿勺大口挖才是五条悟想要的,难得夏油杰没有死板地遵循那倒霉催的菜谱,他自然不能浪费好机会。小半碟西瓜吃的很快,一会儿就空了,五条悟舔舔嘴,把碟往夏油那一推:“还要。”

夏油说:“限量供应,只有这么多。”他早就把剩下的西瓜冻起来了,留着之后慢慢做甜品。

“杰你变心了。”五条悟瞬间变脸,眨巴着苍蓝色的眼睛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你以前都是把最大的一半给我的。”

夏油杰笑得眼睛眯起成一条缝,伸手去碰五条悟的肚子:“不能吃了,这儿不是结了一个吗。”

他们高专时也像虎杖伏黑钉崎那样溜去市区买过打折西瓜。摊上的西瓜被夏天的骄阳灼伤了,在阳光下裂成正正好三半,五条悟一块,夏油杰一块,还有一块带回去给硝子。那会是他们认识的第一个夏天,五条悟对西瓜的印象只有在本家,仆从把西瓜切成小块剃掉瓜子盛在晶莹剔透垫着冰块的玻璃容器里的样子,五条悟抱着这瓦西瓜站在巷子里束手无策。夏油杰跟他说,抱着大咬一口就好了,于是五条悟学着夏油杰的样子抱着啃了一大口,果肉在口腔里爆开,汁水顺着瓜皮蹭到鼻子上、脸上,滴到手臂上,好像是一头扎进夏天里,整个身子都甜忽忽粘腻腻。

夏油杰和五条悟说,瓤里黑色的瓜子要吐掉,要不然会在肚子里发芽长出西瓜的。
五条少爷抱着西瓜愣住了,问夏油杰那怎么办,他吃下去了两粒。
夏油杰没想到五条悟会真的相信,他忍俊不禁,那明年夏天我们就有西瓜吃了。

再后来五条悟知道了西瓜籽是个骗局,但每年暑夏还是会和夏油杰去买西瓜,西瓜悬着绳浸在山里寺庙的深井下面,三伏天的时候让咒灵拉出来,硝子不吃的时候,他俩各享凉气四溢的一半。五条悟先挖西瓜芯吃,甜得眼睛都眯起来,他吃完去抢夏油杰的,夏油杰一开始和他大打出手,后来也就顺他的意了,五条悟抢夏油杰手里的,夏油杰就抢五条悟嘴里的,反正一样甜。

吐出来的西瓜籽也没扔,种在了高专宿舍后面的泥土地里,五条悟日思夜想盼着它发芽实现西瓜自由,最后几百颗西瓜籽只有一颗长出了小小的藤蔓,但没等到藤蔓开花,他们就毕业了。之后高专宿舍翻修了几次,谁也不记得那株小西瓜藤现在躲到哪个位置了。

夏油杰这么一说,五条悟先是一愣,接着意识到夏油在说什么,少年时期的糗事就算是五条悟也是不愿提起的,他撇开话题:“不知道那根小西瓜藤怎么样了。”

夏油杰回他:“可能瓜熟蒂落了吧。”

他想起来买瓜的时候他听到店主碎碎念道:“瓜熟点好,寓意也好,瓜熟蒂落,万事顺心。”生意人大多都要编个吉利话让顾客听得顺心,夏油杰多半是不屑一顾的,这次倒也算称了心意。

那天去硝子那边拿体检单的时候,硝子对他说的后半句是,恭喜你,也算完成一桩人生大事。硝子是独身主义的beta,这些年看着他的同窗从初恋到分手到重逢,虽然表面埋怨着你俩吵架别来找我当传话筒了,在这样的时刻也会为老同学送上一份由衷的祝福。

什么才算人生大事呢?小时候母亲和他说,成家立业是人生大事,但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他和五条悟不也没盖纸上那个戳吗。十七岁那年夏油杰离开,最后又选择回来,决定的一切所谓人生大事,只不过是因为认定了一个人而已。

五条悟戳他,在想什么。
夏油杰说:“没什么,晚上吃什么?”
五条悟想了想:“年糕小豆汤吧。”

毕竟吃饭才是首一等的人生大事。

TBC.

45 Likes

很温馨的日常生活

好喜欢。。。

我的天哪太温馨了:sob::sob::sob::sob:食欲一方面也反映幸福程度。。。。特别好小情侣使我缓缓升天。。。

1 Like

好温馨 好喜欢

双教师是最棒的。。温馨日常太美好了。。

日常好棒

老师是不是有副业啊…写的真的好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