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 by RDDVG

*短打,性癖放出的足交,不包后续(。

“夏油杰,你是聋了吗,我说我想做。”五条悟坐床边踩上夏油杰腿心,脚这种器官,与乳房腰胯臀部的性表达相比还是差了一点,只是五条悟全身都白,脚在阳光下更是如透明的雪一般,脚背透出青紫色的血管,足尖泛着粉,指甲修剪整齐,像圆润的贝壳,踩在深色的制服布料上,色情得惊人。

坐在地板上的人本来在看本白色硬壳的书,被极富性暗示的画面一冲击,什么城邦的正义和人的正义全忘在脑后,腿中间迅速隆起来鼓鼓囊囊的一大包,唉,少年人嘛,大家都理解。

五条感觉脚底的东西由软变硬,充血的海绵体顶着他的脚心,他用前脚掌推挤夏油杰的性器,像猫扒拉毛线团,没有别的理由,只是好玩。

“五条悟大少爷,大小姐,你真的要这样玩是不是。”

白日宣淫啊,他真的没有其他事情要做吗,夏油杰嘴上问他是不是要玩,实际上已经把裤子解开了,蕈头分泌出的清液把灰色内裤的棉布布料沁湿一块,他拉下内裤边,放出深红色的阳物,五条悟用脚心蹭龟头的侧面,“我给你踩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的确没什么不满意的,五条家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出门能坐车就不走路,没有车也要用肩膀撞夏油杰让他把虹龙放出来载着自己飞,长到十七八岁足底的茧跟没有一样,此刻屈尊降贵主动为他足交。

寝室房门与窗户紧闭,老旧空调发出嗡嗡声尽力制冷,长时间露在外面的皮肉染了凉意,贴向暖热的肉刃,足尖擦过凸起的青筋,顺着柱身向下挤压囊袋,黑色卷曲的毛发搔着脚底,他踩住阴囊画圈,好痒啊,五条悟嘟嚷着,夹住阴毛扯动,微微的痛使夏油杰打了下他的脚背,银发的少年轻轻踢完全勃起的阳具,把它踩得压向小腹,闹够了,夏油杰又久久不出精,他失了耐心,收回腿想溜,“杰自己玩去吧。”

“我就知道。”夏油杰早有准备,一把掐住他的脚踝,把罢工的人扯回来,五条悟整个人都跌落下床,庆幸自己无下限开得够快,免于受屁股开花的苦。

他要是不想,夏油杰就看得到却吃不到,让杰气急败坏只能看着他手冲应该很有趣吧。

“关了。”

同龄人的声音被情欲浸染,低低哑哑的,听起来像有猫舌在舔自己的耳朵,倒刺刮在耳骨上,五条悟整只耳朵烧红起来,下意识照着夏油杰的话做了。

夏油杰如愿碰到了五条悟,他一只手摩挲五条家精心养大的神子脚踝上凸起的骨头,顺着脚筋缓慢往上抚摸,大少爷怕热,穿着松垮的短裤,折起腿时空荡的裤管随着腿往下滑,露出一点内裤边,让不怀好意的同窗钻了空子,手掌隔着一层布料盖在嘟起来的花户上,亵玩湿淋淋的肉瓣,挤压被包在中间的肉蒂。

另一只手则捏五条悟脚掌的骨肉,揉他珠玉似的指头,把龟头往他细嫩的指缝蹭,像把玩名贵的玉制品,又像亵渎凡人诚心供奉的白玉神像,还是神像自己首肯的。

夏油杰心底一热,性器抖动,马眼吐出一股股白浊,淋在泛红的脚尖上,五条悟一动,蕈头与足尖就牵出粘腻的丝,他在夏油杰裤子上擦干净,“真变态。”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啊,”夏油杰抽出手,凑近五条悟,把指尖的水液抹在他侧脸,“你湿透了吧,明明是在给我踩……不继续吗?”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