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漫画236改写)

*根据漫画236话改写,ooc归我
——————————

「绝对的强者,由此而生的孤独,教会他爱的是……」

“悟,你发什么呆呢?”
“悟,给你买了蛋糕和喜久福哦,不要生我的气了吧?”
“悟,你不要老是欺负歌姬啦!”
“悟,都跟你说了不要总是用‘老子’吧……”
“好了好了,我们可是最强的啊!”
“悟,你看起来好疲惫?没事吧?”
“悟,别总是靠在我身上啊!很重的喂!”
“悟也喜欢吃甜的,就买甜的吧。”
“啊?没事,苦夏罢了。”
“毕竟悟是最强的嘛。”
“碰碰运气罢了。”
“想杀就杀吧,你的选择都有意义。”
“是我的挚友,我们吵了一架,后来十年没有见面了。”
“悟,好久不见!”
“你来得真慢啊,悟。”
“我在你面前还有信任可言吗?”
“都到最后了,好歹骂点诅咒我的话吧……”

……

“杰……?”
五条悟睁开眼,面前是一双摊开的手掌。
“悟,好久不见啊!”
记忆里的声音和现实交织在一起,熟悉到已经刻进灵魂的面孔在眼前浮现。
蹲在面前的,是他唯一的挚友,甚至可以说是挚爱,是他依靠灵魂来辨认的挚爱,夏油杰。
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五条悟脑海里走过的画面,正是他和夏油杰三年的青春。
“悟,你在发什么呆呢?”
是走马灯?
但是伸过来的手掌温度是那么真实,甚至对于五条悟来说过于温暖了。
“……杰。”
干涸的嗓子仿佛已经在沙漠里走了几天几夜,此时的五条悟就像是急需饮水的旅人,失而复得的巨大欢喜瞬间淹没了他,但同时内心不由得有些胆怯。
“是你吗,杰。”
有什么东西从脸颊划落至嘴角,咸咸的,这对于喜欢吃甜品的五条悟来说太过敏感了。
是泪水吗?他想。
原来眼泪是这个味道啊。
好苦。
那苦夏呢?
五条悟低下了头。

“悟,你怎么了?”夏油杰有些着急地看着挚友的面孔,他有些不明白。
五条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一天,在这一天里,他发了疯似的跑遍了整个日本,新干线来来回回坐了九次。
然而第二天,在学校社团门口,五条悟莫名其妙出现了,只是此时他的情绪看起来很不对劲。
失而复得的喜悦狠狠淹没了夏油杰。
对挚友的私情一直被他死死埋藏在心里。
但此刻心里的那颗种子,就像是被五条悟的泪水浇活了,在他心里疯狂野蛮生长。
五条悟白色的长发有些遮住了眉毛,苍蓝色的瞳孔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还止不住地落泪。
白色的睫毛被溢出的泪水打湿,天生童颜的面孔,让人看了,忍不住从心底里滋生想要狠狠怜爱一番的念头。
然而夏油杰也确实这么做了。
他抚摸着五条悟的脸颊,忍不住狠狠吻上了他的唇。
温热的,柔软的。
原来五条悟的嘴唇是这样的触感啊,他想。
好甜。
悟是刚吃了喜久福吗?
怎么这么甜。

“哦哟?你们两个人渣?终于在一起啦?”
留着短发的女同学看到夏油杰和五条悟手拉手走进教室,丝毫没有露出意外的神情,反而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倒是让五条悟有些意外。
“怎么啦硝子?你是羡慕我和杰的爱情吗?”他做了个鬼脸。
“我真是服了你了五条。”家入硝子对这种小学生似的挑衅没有兴趣,只是默默翻了个白眼。
“好啦悟,要吃喜久福吗?”
“哎?五条学长回来啦?你没事吧?”教室门口探出一个脑袋,是二年级的灰原雄,和被他拉过来的七海建人,听说是来关心莫名其妙消失了一天的五条悟的。

几天后,五条悟差不多理清了现状。
这是一个没有诅咒的世界。
他也不再是“六眼神子”,不再是咒术界的最强,而夏油杰也不再是那个曾经叛逃了的,罪大恶极的诅咒师。
这里没有两面宿傩,没有羂索,没有一切可以打扰他们的人和事。
这是只属于他们的新世界。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