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人说

应该是一个系列(应该

是DK日常和双教师if

楼下食用

3 Likes

*时间捏造注意

01.五条悟说他没说过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正直爱赖床好青年夏油杰早上在寝室的床上迷迷糊糊,听见一疑似白毛不明男子在他耳边撒娇:“杰,我好喜欢你啊。”

给夏油杰吓清醒了,一下从床上蹦起来,闭着眼睛指着声源大喊说你谁啊大早上在我这发癫!结果一睁眼发现什么也没有,刚开机的大脑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应该是幻听了。

——毕竟五条悟不会用这样……额……百转千回的调调说话。

然后五条悟推开门笑着说:“杰!快起床了!尽情享受:star2:Super Gojo​:star2:的专门叫早服务吧!”

然后五条悟呆滞了,因为夏油杰此时全裸着站在床上,盯着一个地方目不转睛,像傻了似的,过了一会儿回头看见了五条悟,害羞的捂住了自己真男人的象征,说:“悟,你先把门关上,我穿个裤子。”

五条悟“哦”了一声,耳根红红关上了门。

门关上的瞬间,二人不约而同的长叹一口气。

“完了!悟不会以为我在耍流氓吧!诶,不对啊,我和悟不都是男生吗?”

“完了!看见杰的那个了……诶不对啊,我为什么要脸红啊?”

五条悟又打开门,夏油杰刚穿好裤子,想着和悟讨论一下今天早上发生的灵异事件,又有些怀疑五条悟听到这些会说“杰你竟然梦到这些你这个変態!”然后夺门而出。

太可怕了,夏油杰摇摇头。

五条悟在夏油杰的床上坐下,把一个袋子放到他怀里。

“给你的,养胃粥。”

当时夏油杰有一半的身子瘫在床上,马上要开启睡眠模式,听到“yang wei”二字差点弹起来边撸不存在的袖子边和五条悟说你说谁杨伟?看到是粥后才恍然大悟,此养胃非彼杨伟,悟作为他的挚友定不会暗戳戳说他不行——其实很行。最近咒灵球吞多了,吃得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成了一个宝〇梦收集大师,吃得自己甚至看见食物都想吐。

“杰,最近要入冬了,保护好自己的胃,别吃太多凉面啦。”夏油杰这才想起五条悟曾有幸观赏自己抱着马桶干呕却什么都吐不出来的尴尬场面,他给自己找了点温水,又去买了药,也许是心理作用,不适感就这么消散了,后来他们打了一晚上游戏,第二天上课迟到被夜蛾正道拎出去罚站……在理子出事之前,至少他们是这样的。

夏天过去了,痛苦一直延续到现在,无法疏解的,深入骨髓的,像影子般伴随,弃不去,躲不开。

喝完粥精神好了不少,夏油杰也有了精力和五条悟打打闹闹。

“喂,悟,我问你……”

“我不知道。”小猫回答。

“你知道我要问你啥吗?”

“当——然!我可不会大早上潜入我挚友的房间……”

“果然是你?!”

“什么是我?我只不过想把你的刘海剪掉,太怪了。”

夏油杰对着挚友硬巜了,拳头硬巜了。

吃完挚友的养胃粥后,他们两个找回了一年前的感觉,在训练场里打得难舍难分,五条悟关闭无下限,二人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不拼咒力只拼体术。后来他们打累了,就诡异地围着一个点转圈圈,边转圈边眼神交流,凶狠的像是要把对方生吞活剥。

不巧,一旁七海带着灰原回高专恰好路过训练场,于是有了以下的对话:

灰原雄:“七海,夏油前辈和五条前辈……在干什么?”

七海健人头也不偏眼也不斜,嫌弃地说:

“他们在求偶。”

(灰原:原来还有这样的求偶方式吗!)(七海海:不,他们只是在发癫)

那一天,夏油杰和五条悟回想起了打架被夜蛾正道发现的恐惧,和被告知需要写五千字检讨和面壁五小时的屈辱。硝子说闹到这种地步你们罪有应得,五条悟说略略略老子认错但老子不改,夏油杰扶额说称呼!称呼又错了!不是俺(ore)而是僕(boku)!

于是当夏油杰骑在五条悟身上说哈哈我赢了你一周不能吃喜久福,五条悟大吼再来一次我不服之际,夜蛾正道正好路过。

夜蛾:“哦吼。”

于是他们又被罚了检讨,理由是光天化日伤风败俗。

夏油杰&五条悟:不是这什么破理由?

第二天夏油杰拿着被夜蛾正道审过的检讨与五条悟一起站在教室前面,就当夏油杰要张嘴,家入硝子憋笑之时,五条悟以光速快速棒读完这篇“检讨小作文”,而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照着纸上念:

“我觉得我和杰昨天的事情算不上伤风败俗,其原因如下。”

“一:我和悟都身为血气方刚的咒术界好男儿,堂堂正正做人,大大方方打架,根本没有多余的肢体接触——如果有,也是你们脑补出来的。”夏油杰说。

“噗。”家入硝子掏出手机录像。

“二:我和杰同为男性,做这种事(指打架)理所当然,仅凭最后一个镜头就能断定我们是南通心莲吗?NONONO!太肤浅!”

“所以你们承认昨天是打架咯?”夜蛾靠在教室门口说。

“那好吧,检讨再加三千字。”

正经写完三千字检讨后的五条悟失去了搞怪的精力,躺在床上摊成一张猫饼,夏油杰拎着一盒东西敲敲门进来,进来就看见五条悟没精打采的样子。

“杰……”他说:“我要死了……没有喜久福活不过来……”

“关我毛事。”夏油杰边说边把手里的盒子扔到五条悟身上。

“哎呀。”五条悟被砸了一下。

“你没开无下限?”

“和你用不着开着。”

“那如果我被人夺舍,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另外一个人呢?”

“那么,我的灵魂一定会否定你。”五条悟睁开眼睛说:“很中二吧,杰!话说你竟然给我买了喜久福诶!”

夏油杰身上带着的寒气久久未散,身上又穿的单薄,现在竟面无血色,五条悟发觉杰的不对劲,下床把人捞过来,摇晃他说:“你怎么了,杰?”

“没什么,只是想起有任务要做。”

“怎么可能。”

“是我留给自己的任务。”

夏油杰撂下这句话就出去了,五条悟想都没想就跟随他跑了出去。

“喂!杰!夏油杰!!”他喊。

夏油杰回过头看着五条悟:“你不必跟来的,悟。”

“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出任务了。”

“你最近状态很不好,杰。”

不管那天五条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没把夏油杰留下,但他跟着一块走了。

然后突然发现夏油杰是去给自己买新年礼物。

夏油杰:还要跟上来吗?

元旦那天,他们三人决定聚在一起。兴致上来的他准备与夏油杰和家入硝子拼酒,可深闺六眼大人怎么可能敌过两个烟酒戒不掉的同学?但其实五条悟并没有喝很多,充其量就一小杯,倒是夏油杰和硝子喝了挺多。一小杯,撂倒一个快一米九的五条悟,此时他正趴在桌子上画着圈圈,又灵光一现,直起腰来拍拍手说:“我们来玩山手线游戏吧!说出:star2:Gojo Satoru​:star2:的优点!”

“个子高。”

“很强。”

“喜欢杰。”

“……”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微醺状态下的夏油杰大脑仍旧能正常运转,可能他也有些醉了,可能那三个字太过于直白,认真处理信息的大脑烧坏了它的CPU,夏油杰几乎放弃思考。

“喂,五条,这根本不算是一个优点好吗?虽然你跟我说过你喜欢夏油的事,但是……”

“我没说过。”五条悟迷迷糊糊说,“真的没有。”

夏油杰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主板似乎真的烧坏了,最后游戏玩没玩下去不知道,反正夏油杰背着五条悟回到宿舍。

没想到五条悟早有准备,拿出一把剪刀就向夏油杰扎去!夏油杰一个格挡,但剪刀并没有朝着他所想象的那一边刺去。

“咔嚓”

某些东西应声而落。

五条悟哈哈笑着,说杰的怪刘海终于被我剪掉了哈哈哈,之后被翻身压在床上,上面刚被剪了标志性刘海的夏油杰的脸杵了过来,唇瓣一张一合。

“五条悟大人,您就从实招了吧,硝子什么都跟我说了。”

夏油杰那天的梦魇并不是什么咒灵云云,而是刚刚学会瞬移就拿自己挚友房间当实验地点的五条悟。确实是五条悟,一点不假,他说的“大好き”也未有半点不真。

或许是借着酒劲,或许是付出真心,都罢了,那年那场苦夏,几乎消磨尽他全部的热情,所谓的正论是什么?所谓的弱者又是什么?他深埋于痛苦之中,不是不愿,而是不能脱出,内心的矛盾、朋友的死亡,一遍遍祓除、吞噬、祓除、吞噬,又是为了什么?为了可笑的“特级”称谓?当时他感觉像是无舵之舟,断头一般找不到方向。

而五条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呢?

他说,杰的选择,都有意义,一定会有正当的理由支持你;他说,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散,包括硝子,包括七海、灰原、伊地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见证那些烂橘子自取灭亡;他说,杰,你不会离开我们的,对吧?

他答当然不会,虽然这根丝线在断开的边缘,岌岌可危。他和悟当时就像拿着剪刀,看谁先走出那一步,是谁放下谁。放不下,放不下青春,放不下,只是三年,又像三十年。

五条悟把他拉回现实。

杀掉所有猴子又如何,回敬他“你的选择,都有意义”又如何,建立起新世界又如何,不过是伤心、伤情,不过是一时的腐朽,不过是一世的羁绊。

他决定活下去。

那就昂首挺胸活下去。

五条悟突然笑了,全都无所谓,与其去屠尽高层,只不过是从一个腐朽变成另一个腐朽,还不如去改变下一代。开口想说的正论,兜兜转转,却把自己的心声推出去。

他说:“杰,我真的很爱你。”

更深层次的喜欢,想拥有一个人的所有,想与他一同走过余下的、应该燃烧的岁月,这是爱吗?至少在他们眼中是的,他们在这俗套的想法上达到了惊人的一致。

那就在一起吧,虽然有落魄之时,生命之路终究不会独自走过,但该有的终究会有,该失去的也终将会失去。那就在一起,静静等待审判的降临。

第二天早上没有人看见五条悟乱着头毛从夏油杰的房间走出来,倒是灰原眼尖,发现夏油杰的刘海无影无踪。

“啊……那只是猫在闹。”夏油杰若无其事的答。

而不远处的五条悟突然把头低下去,通红的耳尖暴露了自己的秘密。

FIN.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