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体液,家养犬 by RDDVG

预警:双性,兽交,腿交,尿穴,失禁(难以想象两千字不到玩得这么花)

用词很脏,有性侮辱



腿,体液,家养犬

天呐怎么会有人这么想看夏五腿交啊,还想看兽交,干脆混一起写吧,就是黑狼杰发情期,性器太大了,五条悟比了一下觉得全放进去他大概会半死,但是他的小狗已经勃起了,趴在他身上,湿漉漉的鼻子拱他侧脸的脸颊肉,阳具贴着他的腹肌来回地蹭,蕈头滴下来的黏液沁湿黑色的外套,马眼蹭到金属拉链小狗还会低低地叫嚷,总不可能放着不管吧。

五条悟尝试用手给他撸出来,黑狼的性物也配合地往主人五指圈出的孔洞里顶,粗热的阴茎贴住手心死命磨蹭,仿佛主人的手部是某种可以任意使用的性玩具。

直到根部的阴囊拍红五条悟的虎口,腥味的黏液才喷撒在五条的掌心,部分精液从他指缝中往下漏,还有一点沾在他的袖口,他向杰展示米白色的一摊再用纸巾擦掉,“最近忍得很辛苦吗。”他本意是调笑,结果杰扑上来,暖烘烘的一大团,想把他往床上压,头凑在五条悟颈边呜咽地叫,五条悟往下一摸,又勃起了。

杰的皮毛并不像一般的兽类那样顺滑,而是扎手的,只有腹部的毛要柔软一些,冬天会让五条悟把脚塞进他团成一团的温暖腹部。男人坐起身推开黑狼,“早晚把你做成皮草。”犬类以为主人要反悔,半立起身前掌拍在主人肩上,忍不住露出獠牙对他哈气,五条悟逆着揉了几下他后颈的毛,“乖小狗,坐回去。”黑狼盯着他,慢慢蹲坐在一旁,尾巴缓慢地摆动。

没了黑狼干扰,五条悟脱掉裤子把它踢到地上,他的腿分成M字形,拨开半勃的阴茎露出下面软红的女穴,“小狗,试试这里。”

担心黑狼不太好使力,五条翻过身,塌下腰,用两指分开外阴往黑狼的性器上套,滴水的软肉裹上去,柱身擦过肉瓣湿滑的内侧,龟头次次碾过阴蒂,撞上五条悟的阴囊和柱身,在性爱中几乎没有什么用的性器官被撞得甩出几滴前列腺液。

有好几次肉柱滑进去半个头,仿佛就要这样闯进去,肉蒂渐渐充血鼓胀起来,像成熟葡萄里的晶莹软籽,离开肉户的保护,又被蕈头顶回软肉里,肉核酸麻,五条悟忍不住自己伸手夹住阴蒂揉掐,又被黑狼操得跪不住,只好趴回去揪住床单呻吟,没一会儿主人就夹紧腿高潮了,一股一股喷出的淫液沾湿夏油杰腹部的毛,完全忘了自己是在帮黑狼解决发情期的问题。杰少有不听话的时候,五条悟快忘了夏油杰并不完全是他百依百顺的小狗,而是野性难驯的黑狼,在他潮吹失神的片刻,犬类肉垫扣住他的脊背,粗壮的柱身挤开高潮中紧缩的穴肉,用力往里挺,“停下!停下,杰!”

黑狼不管不顾,狗鸡巴进了湿热的肉洞,哪里还听得到主人在说什么。五条悟开始是痛的,阴部和腹部有饱涨的酸痛感,犬类腹部软毛贴着他的脊背磨蹭,带着绒毛的睾丸把软肥的臀肉拍得变形,黑狼耸动下身时,几乎把子宫顶得移位。

人类哪里做得了野兽的性欲容器,犬类的性器上翘,每次撞到宫口都像要凿开子宫颈似的,已被淫水泡软的女穴吸咂柱身,连上面的青筋也照顾到,想哄骗凶器快点出精,五条被操得眼泪打湿床单,“杰……好大……子宫……要被草穿了……”

黑狼的结膨起来,本来是卡住母狗不让它们逃脱的结卡住主人的宫口,把射出的浓稠精液堵到他的鸡巴套子里,宫壁收缩,被迫接受了这一波灌精。五条悟没有用处的笔直阳具也在这场性事中得到满足,射出精水,“呃呃,杰!”过于强烈的快感使他想蜷缩起来,他捂着腹部,忍不住伸出舌头露出一点痴态,“你射了好多……”如果不是有生殖隔离,他会被兽类奸淫到怀孕也说不定。

穴肉还在痉挛抽搐,五条悟转过身,向后撑着床半坐起,阴茎滑出去大半,黑狼前行几步,把肉柱送回女穴的包裹,“狗狗?”黑狼低低地嗥着,五条悟还没弄明白他的意思,就感觉到一股水柱冲进阴穴,冲下沾挂在肉壁上的白色黏液,流进还未闭合的宫腔。尿液和精液涨满五条悟窄薄的盆腔,腹部从侧面看有微微的隆起,这次是真的成为精尿容器了。

“杰!”五条悟挣动起来,黑狼配合地后退一点,抽出阴茎,热尿冲打在主人的外阴,肉蒂被水柱拍得颤抖,五条悟呜咽出声,女穴尿眼一张,也跟着流出点清澈的液体。

此刻的最强特级五条悟,宛如一头真正的娼妇母犬,被他的伴侣、他的小狗尿穴尿到失禁,被子枕头掉落在地,床单脏得只有丢掉,不过他的无下限倒是一次也没开过。

事后五条悟揪住杰的后颈训斥他,杰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舔五条悟的脸,湿热的舌头划过人类银白色的眉毛,舔走他额头的汗液,五条悟把他耳朵压成飞机耳,不解气又往外掐黑狼腮边的皮毛,“笨蛋小狗杰。”

4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