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

   人这一辈子生命器官跳动多少次都是定好的。

    扑通扑通,在深夜里几乎可以听见心脏因为熬夜而快速跳动的声音。

    想见你,在我心跳停止之前。 

    沉寂在夜之海中,夏油杰捂住快速跳动的心脏,像平常一样起身,像平常一样开门,像平常一样踏上走过无数次的路。

    想见你,无论如何,现在。

    ——想见你。


    1.

    “硝子——我看到稻荷神的坐骑了哦。”

    “狐狸吗,在后山?” 

    “不是,就在高专。尾巴尖尖是黑色的,‘咻’一下就跑过去了。”五条悟试着给硝子比划了一下。

    “啊?真不是六眼用太多了眼花了吗?”毕竟昨天三个人玩了一通宵,今早还出去祓除了。 

    “才不是——耶?” 

    医务室的门被打开,夏油杰单手撑在门框上,平复着气息。三个人的目光交缠,沉默。

    “耶?!” 

    啊,完蛋了。本来只想找硝子看能不能解决的,没想到五条悟也在,不过两个人看上去一样震惊。 

    红色的、毛茸茸的、尖端是纯黑色的,尾巴和耳朵。

    五条悟甚至把黑色的墨镜拿下来以便看得更加清楚,夏油杰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表情。

    “所以……”硝子打破沉默,指着夏油杰垂下来的还在微微晃动的尾巴,对着五条悟说,“这是你说的稻荷神的坐骑?”

    医务室的门又被“嘭”一下关上,果然最脆弱的时候最容易被人看到,夏油杰想。屋子里传来五条悟和硝子此起彼伏的“好小气”“再看看嘛”,夏油杰最后还是犹豫着把门打开,进去了。 

    “不用去伏见稻荷大社了……怎么搞的啊杰,省动物园门票了哦?”

    “中诅咒很正常吧……也不是谁都有无下限啊。”
    “那也不是一直开着的啊,现在就没开。”墨镜又重新被推到鼻梁上,五条悟说,“喂,杰,给我玩玩。”

    “……不要,我拒绝。” 

    “那我也要。”硝子插嘴说。 

    二比一硝子和五条悟险胜,虽然就算夏油杰不同意他们也还是能摸到的。最后夏油杰坐在五条悟身边,尾巴被五条悟双手抱住,头顶上好像聚集了一片小小的黑云。 

    可能是因为尾巴很蓬松看起来很大,以至于两个人都没怎么注意他脑袋上冒出来的那对狐狸耳朵。

    “诶,好苦恼的样子。”硝子把手放在他变成飞机耳的耳朵上,安慰说肯定过几天就会恢复正常的吧。

     “说起来,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    五条悟半张脸都埋在夏油杰的尾巴里,感觉狐狸的尾巴绒绒的,但是狐狸毛比猫毛要硬一点。

    “捡到了狐狸形状的绘马……写了愿望以后就变成这样了。” 

    “狐狸形状的绘马?稻荷社那种倒三角狐狸脸的吗?千篇一律的丑诶。” 

    “……不是啊,是蹲着的狐狸。” 

    争论的点居然是什么形状的绘马……该说不愧是他们吗。

    硝子评论说听上去没什么吧,过几天就好了,与其说是诅咒不如说是神明大人的恶作剧呢。

     “不过你在绘马上许了什么愿望啊?”    “说出来了就不灵了吧。” 

    “诶——真是的。”    这边硝子还在试着开到夏油杰说就算是低级的诅咒也要一定的时间解开的,完全不需要担心,低头的时候偶然看到五条悟放在男同学尾巴上的手越来越往上,一时间不知道他是在摸尾巴还是要摸男同学屁股。

    不过一想到是他俩也还说得过去,他们男生就是喜欢下课叠在一起啊或是一群人架着一个受害者往电线杆子上撞,也算见怪不怪了。    毕竟上次他俩就当着七海的面把灰原往门框上撞,灰原甚至还在傻乐说哇塞,真是没眼看。

     “啊,杰,不会半夜真的变成稻荷神的坐骑吧?” 

    “……” 

    “哈哈眉毛都皱起来了,眯眯眼狐狸。”


     2. 

    变成狐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夏油杰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祓除什么的都交给了五条悟来做,夏油杰空闲的时间也因此变多了。

    很危险的信号呢。 

    也许是因为有了狐狸的耳朵,听觉也变得十分灵敏。硝子或是五条悟的脚步声现在可以分辨得一清二楚,除去脚步声还有很多别的声音,比如说虫子或者小动物活动的声音,还有……心脏跳动的声音。

    心脏在跳个不停,一开始会听心脏跳动的声音听一整晚,完全睡不着。    一开始只是能听到自己的,后来变成了,其他人的,也可以听到了。 

    最直观的是五条悟。空下来的时候喜欢靠在自己身上抱着尾巴睡觉,或是拿尾巴当靠垫躺着打游戏。睡觉的时候心跳会慢一点、游戏卡关了心跳会快一点,总体上来说都还算平稳。

    一开始也觉得很烦,咚咚跳个不停,习惯了以后感觉也还好,如果不是刻意去听的话,很容易就被自己忽略了。

    所幸长出尾巴和耳朵就是最终形态了,没有真的变成四条腿的狐狸。

    “啊——超累的啊。” 

    因为高强度的祓除五条悟整个人扑倒在沙发上,半边身体压住夏油杰的尾巴,一手抱住一手前伸,袭夺了夏油杰手中的零食,吃完后还顺手在他尾巴上擦了擦。 

    恶劣的男同学。

    “话说,尾巴是从尾椎骨这边长出来的吧?”

    虽然是个是非问,但五条悟趴在沙发上还不忘伸手去摸夏油杰的尾巴根部,毕竟只有通过实践才能得出答案。 

    摸到尾椎骨再往上的一瞬间他感觉到夏油杰整个人僵硬了一下,贴在脸颊边的尾巴更是像炸毛了一样,变更蓬松了。 

    好像之前看杰摸流浪猫也是这样,摸到尾椎骨的话…… 

    本着玩弄男同学就要玩弄到底的态度,五条悟甚至拍了一下还僵硬着的男同学的屁股。 

    憋笑到整个沙发都在晃动。

    “……好恶。”夏油杰评价。

    最后五条悟大笑着,还用他的尾巴擦自己笑出的眼泪水。 

    因为情绪激动而心跳加速,大笑声和轰鸣的心跳声混杂在一起,听得一清二楚。

    “等到夏天会掉毛而且特别热吧?那这条尾巴还是冬天再长出来好了。” 

    “怎么可能和诅咒商量什么时候起作用啊……”

    回响声从夏油杰胸口掉落,像海浪拍打在礁石上。

    “不过,要下雨了哦?阴沉沉的。” 

   夏油杰“嗯”了一声,没有管五条悟嘴里嘟囔着“虽然有无下限也不想在雨天去祓除啊”这样的话。


    3. 

    再后来嗅觉也变得很灵敏。

    “不是说不抽烟了吗,硝子?” 

    已经开窗散了好久烟味还洗了两次手的硝子否认说没有,五条悟则凑上来说哈哈被杰发现了吧,杰的鼻子现在超——灵的。 

    硝子“哦”了一声,没辩解什么。

    五条悟看她什么也没说就走出去了,补充说哈啊我们可是为了你好,抽烟抽多了以后会有烟嗓哦。 

    “少来了。”反正都被发现了,那就再抽一支好了。

    靠在夏油杰肩膀上,五条悟对着空气说硝子真是烟酒都来的啊,上次一个人把我们四个喝趴下了就算了,现在戒烟又不戒了,感觉在过不了多久就要吃甜食了哦。 

    絮絮叨叨地说了很久,比如今天祓除又遇到了什么超烂的杂鱼咒灵,再比如去买可丽饼的时候又听到了什么八卦。说到最后没有话可说了,五条悟才反应过来,杰好像从始至终就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怎么完全没在听啊? 

    五条悟脑袋动了动,茸茸的头发蹭在颈间,他伸手在夏油杰面前晃了晃,发现夏油杰一直在皱眉,于是调侃说眼睛又眯起来了哦看上去越来越小了。 

     手腕被握住,没有听到意料之中“不会发生那种事的”这样的话,而是看着夏油杰凑近了,鼻尖几乎要碰到自己的手指,像是在嗅什么。

    “我没有抽烟。” 

    “不,”铜黄色的眼睛对了上来,夏油杰说,“这里,有别人的气味。” 

    五条悟试着把手收回去,但没有成功。

    “你没有开无下限。你碰到了谁?” 

    如果是以前,夏油杰绝对不会问这种问题。但是今天为什么问,不知道,话语脱口而出,自然而然得像是本能。

   长时间没有得到回应。

    碰到了谁呢?没有啊,完全想不出来。

    四目相接,修长白皙的手被移到面前,夏油杰对着那双蔚蓝流亡于其中的眼,咬在了他的指节上。 

    是谁都没关系,现在沾染上的气味只有我的了。

    看着浅浅的粉色的牙印,五条悟的脑袋又动了一下。

     “是卖可丽饼的老板的吧,也许接过袋子的时候碰到了。” 

    真奇怪啊。

    奇怪的占有欲,奇怪的行为。 

    还有…… 

    两个人奇怪的心跳。 


    4. 

    再后来、再后来。 

    就像五条悟前几天说的那样,雨落下来。一切都是潮湿的,两颗心贴在一起时,中间也好像隔了一层雾气,最后霭沉沉又连绵不断的阴雨下了起来,打湿了欲言还休的真心。

    雨声和轰鸣声混杂在一起,夜里夏油杰捂住红黑色的狐狸耳朵。 

    人这一辈子生命器官跳动多少次都是定好的。 
    扑通扑通,在深夜里几乎可以听见心脏因为熬夜而快速跳动的声音。

    想见你,在我心跳停止之前。 

    沉寂在夜之海中,夏油杰捂住快速跳动的心脏,像平常一样起身,像平常一样开门,像平常一样踏上走过无数次的路。 

    想见你,无论如何,现在。

    ——想见你。

    在雷声鼓噪雨声喧哗之时,捂住双耳。这一秒中的心跳,是生命中最盛大的雷雨。他走到门前,又敲了敲门。 

    “啊,杰,这么晚了……” 

    打着哈欠,剩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惊雷炸响的一瞬,夏油杰的手环住他的腰,尾巴顺势缠绕住右腿,带着人向前。 

    一双兽瞳在视线中转瞬即逝,光亮逝去得太快,五条悟甚至不确定刚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夏油杰的眼。

    很晚了,可我还是想见你。

    比起“我愿意每天都和你明天见”,此刻或许更需要“现在就见面”。 

    黑夜之中两个人倒在床上,凑得太近了,这次五条悟完全可以确信,他刚刚没有看错,那确实是一双野兽的眼睛。

    接下去会怎么样?他不清楚。 

    也许是白天被咬了指节,五条悟试着把手递到了他的嘴边。

    如果真的想要咬他的话,他也不是不能用无下限修复自己。

    出乎意料的是,夏油杰只是轻轻握住他的手腕,细密又珍重的吻落在上面,终了之时手心被放在他的脸颊上。 

    半阖着眼,夏油杰的脸颊蹭了蹭他的手心,说:“想见你……也想吻你。” 

    也许是因为五条悟没有说话,雨声喧嚣之中,他轻声说,不可以吗?

     耳朵也耷拉下来,缠住大腿的尾巴悄然离去,连同温热的气息一起。 

    狐狸精,五条悟想。

    “只是想这些吗?大半夜的……” 

    兽瞳对了上来,夏油杰的嘴唇动了动。雷雨溅落,世界忽明的一刹,声音却和雷声混杂在一起,听不清楚。 

    好像在躲避什么,说不上来。 

    所有颜色被流放,只剩下那古铜色的兽瞳与帕拉伊巴般的潮。

     人凑了上去,吻也落了下来。

    他听见夏油杰说,想见你,想见你。

    所以五条悟说,现在你见到了。 

    唇舌掠夺着对方最后的气息,连紊乱的呼吸也被绞干。隔绝氧气的雨落在心房上,又被彼此升高的体温蒸发殆尽。

    爱意在雨水长决的夜里滋长。

    从颈侧吻至胸前,气味交缠。 

    怪雨夜太短,又怪心跳声太轰鸣。 


    5. 

    “所以你到底在绘马上写了什么?”

    夏油杰摆了摆尾巴,没有说话。 

    “不说出来就把你屁股毛拔光。” 

    尾巴又晃了晃。

    雨声渐小,就在五条悟翻了个身打算睡觉时,夏油杰说,和你有关吧。

    “什么叫和我有关‘吧’?” 

    啊,心跳声,好像又变快了一点。 


     6. 

    “哦,诅咒解除了?” 

    夏油杰点点头。 

    看样子心情很好,眯着眼睛笑的时候反而更像狐狸了,诅咒真的解除了吗? 

    “要庆祝一下吗?不过五条呢,出任务了吗?”

    “好啊,今晚吗?”夏油杰从兜里摸出打火机替硝子把烟点上。

    “——他啊,还在睡觉呢。”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