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性别歧视byZn

金主医生×被包养的女装大佬
——————
1.

“夏油医生,你听听看,我的心是不是跳的很快?”

五条悟一把拉起夏油杰的手往自己鼓鼓囊囊的胸脯上按。

“五条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请自重!”夏油杰一边努力抽回自己的手臂,一边拼命往后退,试图离眼前的女人远一点。

奈何高挑美丽的女人看着优雅文静,实则手劲儿比他这个骨伤科医生还大,夏油杰抽了半天也没将自己手臂抽回去,只能堪堪与对方僵持着。

五条悟修长白皙的手指按在夏油杰硬邦邦的肌肉上,后者手臂上挣出了条条青筋。五条悟两眼冒光,毫不吝惜地夸赞:“夏油医生身材真好啊。”

夏油杰嘴角抽搐,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笑容,“五条小姐谬赞了……还有,我是骨伤科医生,对内科可谓一窍不通,不过我认识心内科的医生,她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介绍给你,看看心跳快是什么毛病。”

五条悟闻言倏地放了手,双手绕着自己的一绺雪白的长发,做出千娇百媚我见犹怜的样子,连语气也软了下来,“夏油医生有所不知,我吃鱼的时候不小心将刺咽了下去,应该是卡进了心脏里,我就说怎么一见到夏油医生心脏就扑通扑通跳个没完,还隐隐作痛呢。”

夏油杰收回手后松了一口气,还没放下心来那口气又提了上去,闻言震惊到瞳孔都缩小了一圈,诚心诚意地发出惊叹:“啊?”

行医十载,头次听见这种说法,夏油杰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是听力出现了问题。

五条悟见状赶紧接上话,“不信医生你摸摸看,真的跳的很快呢。”

话语刚落她便上前想扒拉夏油杰的衣服,夏油杰惊恐地后退,美人如猛虎,就算是心如磐石无坚不摧的夏油杰也被撼动地狼狈逃窜。

整个问诊室鸡飞狗跳。

书桌上的纸张被扫落在地,椅子翻倒发出啪的一声巨响,五条悟在狭窄的问诊室追逐夏油杰,夏油杰不得已逃进了放有病床的隔间,五条悟眼疾手快地追上,顺道带上了门。

这间屋子更加狭窄,夏油杰自觉身高体型已经在男性中算是优秀的了,但头次遇到一个比自己还高的女人。

五条悟转身对夏油杰露出一个如沐春风的微笑,微卷的雪白长发及腰,她湛蓝的眼睛里全是夏油杰,“夏油医生,为什么躲我啊?”

进了这间没有监控的屋子后夏油杰仿佛变了一个人,他黑色的长发被扎成一束低低的马尾,白大褂经过修改恰到好处地修饰出他的腰身,他将鼻梁上的银白镜框摘下收进兜里,一改先前的局促,对面前的女人张开手臂,“悟。”

五条悟闻声踩着高跟鞋哒哒地扑进夏油杰怀里,在夏油杰侧脸上落下一个鲜红的唇印,撒着娇:“杰怎么还不下班。”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二人亲昵地交换了一个吻,“还有两个小时,悟在家等我就好,怎么亲自跑来了?”

“今天就只有一节课,已经上完了,想杰了就找过来了。”

二人黏黏糊糊地抱了好一会儿,直到夏油杰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好了,后面还有病人等着呢。”

五条悟放开夏油杰,不满道:“还有?我挂的不是你最后一个号吗?”

“后面的是加号病人。”夏油杰重新戴上眼镜,整理着被压皱的衣服,“等不了多久,你先回去吧。”

他拉开门,对着镜子擦掉脸颊上的口红印,五条悟对他依依不舍地说了拜拜,一步三回头地离开诊室。

刚出去就春风满面红光四射,扬着头撩了下自己的头发,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扫视一眼走廊两侧候诊的病人,脚下生风地拎包离开,看着一点一不像四肢骨骸有伤病的样子。

室内夏油杰淡淡地看了眼天花板角落的监控,要是被拍到主治医师和病人发生不清不楚的肢体关系那可就遭了。尽管他知道并没有什么人会无聊到翻看监控,但谨慎总是好的。

回想起方才五条悟的发言,他不禁发笑。

哪有这么离谱的理由。

但就是五条悟性格和长相都符合夏油杰审美,夏油杰才同意包养五条悟的。

也许在别人看来夏油杰和五条悟是肮脏的金钱关系,但夏油杰只觉得这是互利共赢的局面,自己需要爱情,不论真假,五条悟需要金钱维持学业,这对双方来说不都是好事吗?

和五条悟第一次碰面时,对方就用生疏的手段吸引自己注意,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先生,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实话说夏油杰女人缘不错,他心中明了这只是搭讪的手段,但不知怎的对上对方那双美丽的眼睛他就跟被诅咒了般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甚至不能像以前一样客气又生疏地拒绝对方。三十四岁的成熟男人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紧张到手心出汗,语无伦次地说了半天也没将那句拒绝的话说完整。

五条悟朝气蓬勃又毫不见外地拉着刚认识的人叽叽喳喳说了半天,她说了什么反正夏油杰一句也没听进去,对方一句“我们要不要试试看”轰地他大脑一片空白,他脱口而出“哪有刚认识就交往的。”五条悟止了声,两秒后大声质问他为什么不可以。

夏油杰说我这个年纪你都可以喊我叔了,你个21的小女生对待爱情要慎重一点。

五条悟安静了一会儿,加了夏油杰的联系方式就离开了。

夏油杰心碎一地,刚冒头的爱情就被自己扼杀,还没来得及哀嚎,当晚五条悟就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说自己最近手头拮据夏油杰能否借点钱给她。

看了消息后夏油杰去阳台点了根烟,用被植物尸体燃烧后麻痹的脑子清晰地判断出自己被骗了这个事实。对方要么是仗着有张好脸的诈骗犯,要么就是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女大。

本想好好教育一下这个不知世道为何的女学生,夏油杰内心挣扎一番后还是给对方汇去一大笔款,备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他。

夏油杰唾弃自己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为,但转念一想,如果五条悟没钓着他这条鱼,转头就会去钓别人,总之这种不自爱的女生不会因为几句轻飘飘的说教而洗心革面,那还不如自己用金钱感化她。她这么做肯定是遇到了难事,渡过难关那就一定会专注学业。

夏油杰决定牺牲自己照亮他人,什么亏就让他先来尝吧。

果不其然,女孩收了钱后给他发了一个可可爱爱的表情包,发了语音甜甜地道谢。

由于这番再明显不过的操作,夏油杰自觉开启了金主生活,每月按时给五条悟打钱,他渐渐接受了自己包养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这件事。

道德沦丧人性扭曲啊,五条悟搬过来和他一起住后,夏油杰一边搂着身材姣好的“小蜜”一边想,他们的关系多多少少粘上了肮脏的铜臭味。

不过在相处几个月后夏油杰发现,五条悟除了爱要亲亲抱抱,从来没提过上本垒,也没主动上过夏油杰的床。这不符合一个合格的被包养者的自我修养。

但反过来却让夏油杰坚信,五条悟一定是遇到了经济困难,本质上还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女孩。于是越发珍爱起自己这个小女朋友。

回忆到此,夏油杰看完最后一个病人,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走廊上遇到了同样卡点下班的硝子,对方看了眼夏油杰,打趣道:“这么着急下班干嘛?”

夏油杰止住脚步,眼睛笑地眯成了一条缝,“悟还在家里等我。”

硝子对二人的关系了然,“回去就能吃上热乎的饭菜,还有美人在怀,你可真是好命啊。”

夏油杰摇摇头,“只有美人在怀,不说了,我还要赶回去做饭呢。”

硝子疑惑地拉住夏油杰,“不是你包了她吗?怎么还要自己做饭?”

“因为悟不会做饭啊。”夏油杰一脸理所当然。

硝子顿时无语凝噎,追问:“那家务呢?这个是她在做吧?”

“不是,她白天要上课,没时间做家务。”

硝子深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那究竟是你包了她,还是她包了你啊?”

“当然是我包养她啊,我养她又不是为了让她当我的保姆。好了硝子,我要回去了,回去晚了悟会担心的。”夏油杰看了眼手表,和硝子告别后扬长而去。

硝子麻木地点了根烟,看着夏油杰的背影陷入沉思。

夏油杰依靠高超的车技,从晚高峰的车辆里灵活挤出,顺利回家,打败99%的打工人。

一开门五条悟就蹦蹦跳跳地扑过来,夏油杰整个人差点被扑倒。

他笑呵呵地揽住对方的腰,素颜的五条悟也美地惊天动地,夏油杰恨不得把所有财产如数奉上。

色令智昏啊夏油杰,他腹诽一句,转头对五条悟说:“悟今晚想吃什么?”

五条悟对他神秘地摇摇头,“今晚点外卖吧杰,我们今晚来点刺激的。”

不等夏油杰反应过来,五条悟就拉着夏油杰进了卧室。

看着五条悟在衣柜里翻找的背影,夏油杰心中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他隐隐知道要发生些什么了。

没事的,都是成年人,他夏油杰说一不二,一定会对五条悟负责的。短短的时间内夏油杰就为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

他看着五条悟掏出一个粉红的书包,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尽数倒在床上。

五颜六色的塑料袋哗啦啦地落下,床上堆了一书包的套,五条悟从侧包里掏出一个小瓶给夏油杰展示:“润滑液我也准备好了,杰,今晚我们做爱吧。”说完就眨巴着眼睛看着夏油杰。

夏油杰呼吸一滞,幸福来的太突然,第一次体会到金主该有的待遇,他不知该怎么做,只好故作镇定地沉着声音,问:“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我们是单纯的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发生点什么都正常,不过都是我的错,这么晚了才向杰坦白自己。”五条悟当着夏油杰的面开始脱衣服。

夏天本就穿地清凉,家里开了空调,五条悟穿了一条吊带,外面只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她将外套脱下,露出浑圆的肩膀和大片白皙的皮肤。

夏油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五条悟脱完后走到夏油杰身边,“杰,告诉你一个秘密。”

她拉起夏油杰的手往自己裙子底下摸。

夏油杰羞涩地想躲,被五条悟死死拽住,只好配合地问道:“什么秘密。”

他被牵引着探进女人的裙底,手指不小心蹭过大腿内侧柔软的肌肤,夏油杰感觉鼻子里有温热的液体流出,下一秒,他凝固在原地。

好像碰到了什么多余的东西,他不死心又碰了一下,抬眼看向五条悟。

五条悟一脸期待,说:“这就是我要向杰坦白的秘密。”

“你……你背着我变性了?”夏油杰大着胆子一把握住五条悟胯下那根突出的东西,真实的肉感骗不了人。

五条悟下意识地弓起背,按住夏油杰的手,脸颊有些红,扭扭捏捏道:“乱说什么,人家本来就是男孩子。”

夏油杰将颤抖的手拿出来,他面上血色尽褪,惊恐地看着五条悟,鼻下还挂着还未凉透的血,“你是男的?”

许是夏油杰的语气过于震惊,五条悟看着和自己预期中反应不一样的夏油杰,有些不高兴,自己鼓足勇气说出来真相,结果对方却这样。他不禁加大了声音,“是又怎样?我是男的你就不爱我了吗?”

夏油杰跌跌撞撞地转身就跑,嘴里喃喃着:“不可能,一定是我的幻觉……”

刚扶上门把手就被五条悟拽住。

五条悟在他耳边幽幽道:“杰这是要去哪里?”

夏油杰僵硬地回答:“我去静一静。”

不知哪个字眼触怒了五条悟,他反手给了夏油杰一巴掌,拉着夏油杰的衣领就往床上走,“哪都不许去!今天必须做完才准走!”

夏油杰被摔在床上,目光落在对方看似柔弱的胳膊上,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五条悟拽下碍事的假发,他的真发也是一样的雪白柔软。他跨坐在夏油杰身上,裙子遮住了二人碰撞在一起的勾八。

夏油杰被磨蹭地起了反应,但他喜欢女的啊!他不是弯的啊!怎么包养个女大还能被骗啊!

他自我同情了一秒,身上五条悟已经开始扒拉起他的裤子,再不作反击就要失身了!

骨伤科医生的优势在于手劲儿大,年长者多吃的十多年白米饭不是白吃的,夏油杰一个翻身将五条悟压在身下,撕下一截五条悟的裙子,在五条悟期待的眼神中将人双手捆在一起。

五条悟抬脚就要踹夏油杰,夏油杰眼疾手快又撕下一截将对方双腿捆住,这种专业的结五条悟绝对无法轻易解开,夏油杰松了口气,脱力地滑坐到地上,靠着床沿背对着五条悟。

五条悟被绑住双手双脚,裙摆被撕地七七八八,白花花的大腿就这样暴露出来,他上一秒骂着夏油杰狠心愚蠢,连到嘴的鸭子也不知道吃,下一秒就用夏油杰最吃的那一套开始撒娇,求夏油杰给他解开。

奈何夏油杰充耳不闻,只是冷漠地掏出一根烟开始抽,半晌才问身后的五条悟:“所以你一直都是男扮女装?”

“个人爱好啦,杰不是挺喜欢我女装的吗?”五条悟扭着身子靠近夏油杰,夏油杰连滚带爬地远离,遥遥用烟指着五条悟,“你不要过来!”

五条悟无辜地看了他一眼,心碎了一地,在床上开始干嚎。

夏油杰复杂地看了一眼满床的套和衣不蔽体的五条悟,心灰意冷地走到门边,对五条悟说:“抱歉,我还是没办法接受。”

五条悟立刻骂道:“夏油杰你这是性别歧视!凭什么我是男的你就不喜欢我!”

夏油杰咔哒一声关上了门,打电话约了硝子后忙不迭地地滚出家门。

“所以,你这是被骗了感情,又差点被骗了身子?”硝子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酒,犀利地总结。

夏油杰痛苦扶额,“还被骗了钱。”

空气一时沉默,硝子消化了片刻,看夏油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夏油杰搅动着杯子里的冰块,一阵清脆的声响让他注意力暂时被分散。

脑子里五条悟男性和女性的样貌不断切换,他爱五条悟是真的,就在被五条悟反压时起了反应也是事实,但他就是接受不了自己爱上了一个女装大佬,也无法那么轻易地接受自己弯了这个事实。

“你还是喜欢五条悟的,对吧?”和夏油杰认识了那么多年,对于夏油杰的心理她多多少少还是了解的。

夏油杰没有回答,他的头发早就散开了,此刻长长的发垂在脸旁,更为他增添一丝阴郁。

“……喜欢。”硝子独自品完了半杯酒,夏油杰才小声地给出这个答案。

“那不就行了,喜欢就接受,五条悟……确实爱好奇特了一点,骗你也是不对的,但你们心意相通,说开了就行。”硝子拍了拍夏油杰的肩膀,本想这顿她请了,但看了看递上来的账单后熟练地推到夏油杰面前,“虽然我知道你很难过,但等会记得把账结了。”

夏油杰苦笑着点头,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打破沉闷的气氛。

夏油杰看了一眼就掐掉了。

硝子好奇地将脑袋探过来:“五条悟?”

夏油杰嗯了一声,一口气干了半杯酒,声音带着哭腔,“硝子,你说他为什么一开始不坦白?他为什么要骗我?现在让我怎么办……”

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跟催命般响个不停,夏油杰看着手机自动挂断后又重新响起,打电话的人大有不罢不休之势。

硝子看了看一脸悲痛的夏油杰,又看了看响个不停的手机,忍不住提醒:“要不你先接电话?你们多交流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夏油杰麻木地拿起手机,好几秒才按了接通键。

电话那头在接通后竟安静了下来,气氛沉寂地诡异,硝子和夏油杰交换了一个眼神,静静等待着。

没有伪声,五条悟原本的声音充满少年感,就算听得出他满腔怒意,夏油杰也觉得他的声音好听得过分:“杰,你先回来,我们好好谈谈。”

似乎是觉得单这一句哄骗不够用,五条悟咂摸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不然我就让五条家的保镖把你绑回来。”他冷笑一声,“你不是挺喜欢捆绑的吗?”

硝子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在夏油杰旁边压低了声音,“看来还是个不好惹的小少爷,夏油杰,你还玩挺花啊,小心为上。”

夏油杰瞪了硝子一眼,什么也不想解释,只是给五条悟回了句好就挂了电话。

硝子看气氛差不多了,拎着包起身,“你们一定能谈清楚,加油啊杰,我先走了,祝你好运。”

夏油杰低头不语,独自付了账后慢吞吞地往家里走。

进屋后五条悟独自坐在沙发上,他穿着运动裤和T恤,是青春期少年们爱穿的装扮。此刻那双湛蓝的眼睛直直望向夏油杰。

夏油杰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生硬地打招呼:“悟。”

五条悟点点头,没有刚才的不愉快,也没有指责夏油杰的扫兴,他让夏油杰坐到自己身旁,淡淡问道:“你喜不喜欢我。”

夏油杰不知作何回答,缓缓用双手捂住脸。

五条悟了然,利落地起身,“骗你是我不对,我会补偿你的,如果你还是不喜欢男的,我不会强人所难……”

“喜欢。”

夏油杰拉住五条悟的手,声音闷闷的。

“什么?”五条悟惊讶地低头。

夏油杰也站起身,拉着五条悟的那只手依旧没放,他又重复了一遍:“喜欢。尽管不太能接受,但我发现,不论是男是女,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这次轮到五条悟被震惊地说不出话了。

在夏油杰逃出去的那一刻他就差不多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还是不死心把人威胁回来又问了一遍,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

少年生地高挑,但身体却是偏瘦的那一类,此刻他整个都被夏油杰抱住,淡淡的烟草味萦绕在鼻间,夏油杰在他耳边说,“没有性别歧视,喜欢的就是你。”

五条悟笑了起来,轻轻吻在夏油杰唇边。

“所以你们和好没有?”硝子夹着电话,一边享用早餐一边翻看着杂志。

“当然!”夏油杰回答,继而轻声笑起来,“你说好不好笑,悟怕我俩年纪差距太大,我不会接受他才想出包养这一套的,他觉得如果有金钱介入,我心理上会好接受一点。”

“小屁孩倒是脑回路清奇。”硝子真心评价,“既然和好了,那就好好恋爱吧,杰。”

                                                     ——END
42 Likes

喜欢!

喜欢!

写得好棒!女装猫猫萌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