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37夏x15五)by RyuRyu

【37杰x15悟】

“任务结束~”五条悟哼笑着一抬手,弹出三发咒力,头也不回地祓除掉最后几只漏网诅咒。他随意拍了拍衣摆上不知何时沾染上的尘土,摸出手机给辅助监督打个电话,叫他开车过来:“喂,我这里结——”
【——】
五条悟猛然扭头,望向身后空无一人的街道。
“……杰?”他喃喃,不顾辅助监督在电话另一头喂喂喂的呼唤,干脆地挂了电话,顺着六眼发现的咒力残骸往前走去。
六眼告诉他,夏油杰刚刚来过这里,但停留的时间非常短暂,仿佛只是知道六眼能发现自己,于是随意地来打个招呼。
可夏油杰此刻分明还在千里之外的东京咒术高专,刚刚还给五条悟发来一封邮件,随赠几语谴责和一张检讨书的照片:【To 悟:我把检讨书的模版放你房间的意思是叫你自己写,不是让我给你填空!!Ps:回来我们好好聊聊:)】
五条悟才不怕他,只回了一个讨打的表情包【:P】
夏油杰可能是真的生气了,没再搭理他。

“杰有这么生气吗?”五条悟问自己,“气到专门乘咒灵跑来北海道打我?”他又立刻给出否定:“应该不至于啦。”
白发少年顺着咒力残骸来到了一处小巷子,若有所思地盯着墙壁上的咒力残骸,伸手比划了一下,又回头看了看自己原来的位置。
唔?这个高度…… 那个人是依靠在墙上监视自己?他狐疑地看了看墙壁,摸着下巴思考着: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不是夏油杰突然一夜之间长高了,就是别的男人留下的。
【——】
五条悟倏然转身,眼角余光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身体先于大脑之前就动了起来,他不假思索,拔腿就跑,飞快地追了过去。
“喂!你!”
对少年急匆匆的呐喊充耳不闻,那人头也不回,仿佛在和他捉迷藏,总是狡猾地避开与五条悟正面相对。
“喂!”
五条悟气急大喊,猛地扑过去,最后捉住了对方的一片衣角。
“呀。“薄凉的声线响了起来,像是被落了一片花瓣在肩上,有一些惊讶,有一些柔软的笑意。
五条悟在墨镜后睁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对方。
——这个和杰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是谁?
“呀,悟。”这个穿着五条袈裟和黑色僧袍的长发男人梳着一个半髻,眉眼弯弯,是张和善的笑脸。
白发少年皱眉,上下打量着对方。六眼告诉他那个人就是杰,但是五条悟发自灵魂感受到了不一样。
咒力和外貌虽然一样,但确实有一些微妙的不同之处……和自己的那个“杰”比起来,是少了一点什么,又多了一点什么的不同。少了什么五条悟暂时说不出来,但多了的…… 浅色眼眸灵动地闪烁着,他不情不愿地承认到,那成熟了许多的模样和气质多了一点微妙的吸引力。
…… 就一点点。
今天也在暗恋同窗的五条悟这么对自己说。

“你是谁?”五条悟确认了他不是自己的那个杰,兴趣缺缺地松开手,目光在那撇刘海上一转而过。哎呀,这刘海倒是一如既往。自己那个杰不让玩,那这个杰会不会让我玩呢?
“我是谁悟不知道吗?”夏油杰对他这个跃跃欲试的表情非常熟悉,笑眯眯地挑明,“刘海不行哟。”
五条悟顿时挎着张小猫批脸,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你有什么证据?凭什么这么说?”
“唔……”夏油杰沉吟片刻,把手往袖子里一揣,不疾不徐地讲,“凭我喜欢悟,而且我和悟结婚了。”
糟、糟糕!是直球!
五条悟感觉自己的脸颊仿佛躲了朵火烧云,直觉在微妙叫嚣着,快跑快跑,但身体一动不动僵在原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夏油杰瞧。
夏油杰嘴角的笑容加深,声音更加柔软,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吐出来,蜘蛛张开口器准备吐出毒液似的温情脉脉:“悟~”
“干、干嘛!”五条悟从没听过比这句话更像撒娇的话了,顿时有点晕头转向,很想跳起来就跑,但又舍不得,结结巴巴地凶他,“杰,杰才不会这么说话!”
夏油杰便笑而不语。是的,15岁的夏油杰不会这么说话,不代表37岁的夏油杰不会这么说话。
“你,你37了?”
见黑发男人点头,从头红到jio的五条悟清了清嗓子,闪烁其词:“那我们……那个那个了吗?”
夏油杰挑眉:“什么?”
五条悟脸上的红色褪去,但脖子上的红霞逐渐加深,毕竟他皮肤白,看起来就更加明显了。“就那个啦!”他大声嚷嚷,“那个!!”
夏油杰故意颦眉:“嗯……”
五条悟想了想,突然惊讶:“不是吧,不会吧,没有??你不行吗杰??”
夏油杰:“……?”微笑.jpg
五条悟同情地看着他,眨巴眼睛,试图安慰:“没关系,我会让你舒服的,杰!”
夏油杰深深吸气,啊,这熟悉的感觉,是什么硬了,是我拳头硬了吗?:)
“要不我们现在就试试?”他冷静地微笑,“悟的任务也完成了吧?接下来要赶时间吗?”
“哼……我可是很忙的。”五条大少爷双手抱胸,故作矜持,“预约呢?”
“结婚那天我就已经预约了悟的后半生哦~”夏油杰笑眯眯的,张口就来,一点也没有骗小孩的心虚。
五条悟偏偏还信了——或者说他本来就太有自信了,此刻也只是稍稍转动了一下眼珠,嘀咕了一句老男人的自尊,便欣然同意。

虽然是同意了,但五条悟一想到和自己上本垒的不是同龄男朋友,而是未来的37岁男朋友,一时间心情还是有点微妙的,
等到了床上,才问:“杰我们谁是上面的那个呀
夏油杰轻声细语:“你会吗,悟?”
五条悟尬在被子上,支支吾吾:“呃,嗯……我有看过……”连a片都没怎么看过的少年在年长者了然的眼神中消了音。
然后他沉默一秒,理直气壮地抬起下巴:“我会!”那斩钉截铁的模样,要不是夏油杰熟知他比起做做更喜欢贴贴的本性,还真会被他瞒过去。
于是黑发男人低低地笑起来:“没关系,你会很舒服的。”

五条悟的裤子被解开,褪到腿弯处,宽大的手掌捉住少年人的阳具细致地照顾一番,青涩抬头的某处就吐露出晶莹的前液,仿佛是害羞的泪水。
夏油杰笑了笑,用指根和掌心的薄茧磨蹭敏感的覃头,指尖似有若无地扣着细小的马眼,连袖口粗糙的布料都仿佛变成了精心装盘的陪衬菜肴,在会阴处搔出一点痒意。
五条悟咬着下嘴唇,粗粗的喘息声从嘴角溢出来,快感多到令人头皮发麻的程度,他仿佛觉得浑身上下的感官都集中于一处,明明成年人的手心只是正常体温,他却仿佛要被烫伤了,大声呻吟着仿佛幼猫在夜哭:“不……要,要到了——杰!”
从后腰到下身的要害都几乎要融化在成年人的手里,五条悟难耐地蜷缩着脚趾,膝盖被下裤缠住了无法解放,而成年人还在恶劣地延长他的快感,对他施以酷刑。
忽然少年下腹一紧,不由自主地挺身,在夏油杰的手心里射出了一团白色浓精。
夏油杰嘴角的笑意弧度分毫不变,只是轻轻挑眉以示意外。他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五条悟不服输地瞪着对方:“再来!”仿佛是要一较高下似的。
“好呀。”夏油杰笑意盈盈地应声,“你要不要膝枕呢,悟?”
膝枕!DK的最高梦想!五条悟不动声色地动了动喉结,刚想直起身和夏油杰换个位置,却被自己没脱的裤子绊了一跤,往前扑到了夏油杰的肩头。
厚实的僧袍遮挡不住他的宽肩和肩头的肌肉,白发少年没忍住舒展手指,悄咪咪地按了按。
夏油杰失笑:“这个体位……也行,你再往下一点吧,悟。”
“哦。”五条悟听话地像条液体动物一样往下滑,被夏油杰一把捞住后腰:“这个位置就可以了。”
白发少年维持着这个下巴搁在对方的锁骨上,屁股像开屏小鸟一样撅起来的动作,内心隐约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但夏油杰身上有股淡淡的惑香,令他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身心,皱起鼻子,小动物似的四处嗅了嗅。
夏油杰一手握住五条悟的后脖颈,另一手的五指合拢捏了捏手心的黏腻,往下探去。微凉的精液从半硬不硬的阳具上掠过,抹上臀尖和臀缝里的小穴,指尖毫不犹豫地叩入小穴,那里从未有客来访,被侵入了也只知道顺从地裹住客人,用温热的身躯温暖对方。
“诶?”少年呆呆地发出了代表意外的拟声词,尾音忽然颤抖起来,“唔嗯~杰……”
指节在穴内深深摸索,以暧昧的节奏进出,时而深入浅出,时而重重碾压在肉壁某处,一阵静电似的小火花立刻顺着五条悟的背脊往上爬去,一直爬到他的脑子里,让那个原本就时刻运行着大量计算的脑子更加不堪负重。
“咿!!”五条悟过电似的抖了抖,喉结不住地上下滚动着,墨镜早就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一双浅色眼眸渐渐蓄起一汪浅浅的泪水。
手指的进出像是一场开拓和训导,内壁逐渐学会了缠绵和吮吸,裹住手指不放,而成年人只是把手指加到了三根,刺激前列腺的动作也逐渐加重。后穴自动分泌了一些体液,水声咕啾,五条悟下意识地加紧双腿,羞耻得快自燃了。他的阴茎再次再次勃起,戳在夏油杰结实的小臂上,前液把袖子洇湿了好大一块。
夏油杰轻笑一声:“悟,舒服吗?”他再度往下探了探,放平了小臂。五条悟哼唧了一声,下意识地挺动跨部,青涩的性器不自觉地磨蹭着成年人肌肉结实的小臂,沁出的液体染湿了那稍显粗糙的布料。
繁杂的信息条件反射被六眼反馈到大脑中,锐利的目光开始涣散,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大脑似乎扒着五条悟的神经一起颤抖,在快感的浪潮中声嘶力竭地叫主人保持清醒,五条悟两只胳膊被裹在夏油杰的怀里无处使劲,但胸前的乳尖颤巍巍地挺立起来,与衬衫摩擦着;而下半身又被自己的裤子缠紧了,抗议似的一蹬再蹬,直到把下裤都蹬掉,露出一双修长结实的腿。后腰发软,不住地往下滑,但后穴却紧紧咬住手指不放,肉壁绞着彼此,缠绵而沙哑的喉音从少年的口中溢出来,被僧衣尽数挡住。
白光在眼前一闪,眼眸往上翻,六眼咒术师头一次真正意味上达到了头脑空白,竟然有种温泉没顶般的温情与安宁。
他射了。
五条悟久久没有动弹,直到夏油杰一边温柔地在后穴里搅动手指,一边捏着他的后颈拉开。
“悟?”他轻声劝哄,仔细观察六眼的神态,“你不舒服吗?”
“不……”浅色的眼珠翻回来,水洗一样湿润着,眨动间,能看到纤长浓密的眼睫被泪花黏成一小簇一小簇的模样,仿佛白鸽的羽翼被细雨打湿。
五条悟吸了吸鼻子,差点眼泪汪汪:“不,好舒服啊,杰。”
“再来一次吧!”他主动要求。
夏油杰状似无可奈何地叹气,摆出一副犹豫的模样,故作关切地微笑:“悟还是不要太过贪欢啦。”
成熟的夏油杰衣冠楚楚,一件没脱,好像只是单纯来帮助年轻气盛的小恋人纾解欲念的模样。
五条悟勾着对方的脖子,向后拉开距离,威胁性地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该不会不行了吧?”
夏油杰的表情僵住了。
“听说男人二十五以后体力就会走下坡路了哦。”
“没有这回事。”夏油杰试图澄清。
五条悟才不听,干脆从他怀里钻出来,不顾黏糊糊的股间狼藉,一屁股坐在床上,拿脚踢了踢,趾高气昂:“快脱啦,杰!”
“…… 好吧。”夏油杰从善如流,面对着他缓缓拉开衣襟。
成熟男性仿佛是有意要少年人看清每一个细节似的,动作不疾不徐,身影优美入画:他只是侧坐在床铺边沿,修长的手指先是解开袈裟的系带和纽袢,于是价值百金的五条袈裟就落到了皱巴巴的床铺上,接着是漆黑的僧袍,柔软的织物被除去,下摆挂在腰间,雪白的里衣已经掩盖不住锻炼得当的肌肉线条。
而他的目光,始终如狼一样紧紧盯着自己的猎物。
五条悟也不是没见过同龄的杰的裸体,他俩还是可以一起去澡堂一起上厕所的挚友,但从未有一刻令他清楚得感知到,岁月如一酒桶,把其中的人窖藏得越来越醇厚,香味悠远。
他们的身材特点是近乎相同的,肩宽且削,肌肉流畅地排列下来,饱满的胸大肌在松垮的领口间呼之欲出,
但是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夏油杰站起身,干脆利落地解开下袴的腰带结,布料顺着地心引力下滑,堆叠到男人的脚边,上身只余一件完全敞开的雪白里衣,成熟男人的荷尔蒙如有实质,像蝴蝶的鳞粉,令人眩晕又让人窒息。
他看起来好像比现在的夏油杰还瘦削一点,肌肉线条更加深刻,但骨架又显得宽大得多,是一株参天大树完全长开的模样,挺拔而结实。
夏油杰手一抬,拉下最后一件衣物,蜜色的胸肌上展示着两道显眼的交叉伤疤,手臂上青筋更明显了,下腹有因为体脂低而浮起来的青筋,阳具蛰伏在下身黑森林里,但隐约能见其超规格的模样。
五条悟的目光从头到脚滑来滑去,每到一处就留恋再三,依依不舍。喉咙莫名其妙变得干燥起来,咳嗽的冲动,他忍不住咬住了舌尖,强迫机体分泌大量液体,咽下去满足这种干渴。
夏油杰对着少年弯款款起眉眼,笑了。

五条悟跪坐在床上,伸出手,用指尖轻轻摸过那两道狰狞的伤疤,眉间紧紧簇起。
夏油杰以为他会问“疼不疼”之类的话,没想到凶性不驯的少年人张口就是一句:“谁干的?我(おれ)要弄死他!”
“……”黑发男人反思了一瞬岁月给记忆加上的滤镜,然后意味深长地眯起眼,笑而不答。
五条悟再追问。
黑发男人便好声好气地说:“你现在不应该知道,不要问哦。”
他笑得很捉摸不定,狭长的眼眸微微睁开些许,流露出一种慑人的光芒。
六眼的直觉告诉五条悟,这确实不是现在的他能够知道的事情。可能是涉及到命运啦命轨之类的东西吧,五条悟这样想着,乖乖地“哦”了一声。
“那来……吗?”他期期艾艾地掀起眼皮,从下往上,歪着脑袋盯夏油杰,原本锐利的眼眸在这个角度显得无害而可爱,像只没什么坏心思的小猫咪。
“什么?”夏油杰假装没有听清楚。
五条悟往前一扑,撞到饱满的胸肌上,撞得夏油杰差点一个踉跄,两只手捧住他的后脑勺,小声道:“来做吗?”
夏油杰笑得温温和和,故意不回答。
五条悟立刻抓着他的头发一拉,恶狠狠道:“给我做!”
夏油杰一脸调侃,满脸写着我这是为你好啊,但你要就给你也不是不行这样类似的句子,看得五条悟越发火大。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长的夏油杰越是熟练地戴着彬彬有礼的假面,就越是令五条悟想打破他那游刃有余的伪装,看看他真实的内里到底是怎么样一头凶兽在假寐。

“悟是第一次吧,会痛的哦。”夏油杰笑眯眯地提醒他,“真的没关系吗?”
“你好烦啊!”五条悟瞪他,张嘴啊呜一口咬住成年人的锁骨,不情不重地磨牙,含含糊糊地催促,“快点啦!”
于是夏油杰半真半假地叹口气,一手按住少年人的肩头,一手捞起大腿,干脆利落地把人放倒在床铺上。五条悟一时兴起,长腿啪得一弹,以新学的格斗技巧要与夏油杰缠斗。成年人面不改色,三下五除二再次把白发少年按得老老实实,动弹不得。
“疼疼疼!”五条悟面朝下被按在床铺里,感觉到成年人炽热勃起的性器贴上臀部,直觉不太好,装模作样地嚷嚷起来,“快放开我啦,杰。”
夏油杰姑且听了一半,把白发少年翻了个面,正对自己,笑眯眯地问:“要继续吗?”
“烦死了你!是老年人吗?慢吞吞的!”五条悟充分展示了什么叫猫猫心思超难猜,这时候又撩拨着对方,拉住他的发尾又是一拽,浅色的双眸中流光溢彩。夏油杰眸色深沉,清浅地笑着:“待会儿可别害怕呀,悟。”
“我怕什么!”五条悟挺胸抬头,然后下身忽然一痛,撕裂似的涨开,他差点没咬到舌尖,“啊!”
他像一片乌云,牢牢压制着五条悟,令他整个人几乎对折起来,长腿无力地耷拉在成年人坚实的臂弯里。少年人的体格尚且青涩,宽大的手掌能够一手牢牢掌握住腿根,暧昧的红印浮现在过白的皮肤上。
痛觉不知不觉消退,快感的火花像冷烟花,炸开在神经上留下点点浅坑,于是连接着神经的四肢也止不住地颤抖着,指甲陷入厚实的肌肉中,牢牢攀住成年人,倔强地不肯示弱。泪水不知不觉盈满了眼眶,五条悟闭上眼睛,晶莹的泪水从眼角落下:“呜…… 杰…… ”他哽咽起来:“杰…… ”
夏油杰安抚地捏捏他的后颈,手指在脊背上轻抚片刻,挺动胯部的动作却越来越重,越来越快,仿佛对一朵新蕾玫瑰施以狂风暴雨,钳制住少年的动作也越来越用力。他有很多恶劣的手段没有对年轻的五条悟展现出来,但仅仅只是这样,就好像吓到了对方,让白发少年下意识地挣扎起来。
黑发男人爱怜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五条悟泪眼朦胧,小兽似的抬起头,急切地去寻对方的唇瓣:“嗯唔……”
夏油杰重重喘了口气,轻轻地贴住少年干燥的嘴唇,喃喃出声:“悟…… ”
“嗯嗯~”白发少年笑嘻嘻,咬住对方的下嘴唇,啃啃:“在呢~”
灵活的舌头撬开齿贝,勾引住另一条软舌缠绵,他凶狠地吮吸着嚼着,像要吃掉最珍爱的宝物。
五条悟隐约察觉到,恶龙终于对自己张开了羽翼,于是得意地咧开嘴角,哼哼唧唧:“嗯啊~”发现啦~杰,果然还是那个杰!
夏油杰似乎发现自己的伪装剥落了一角,于是便不笑了,狭长的眼眸蓦然睁开,居高临下地看着五条悟,冷然的眸光如一张网,套住了少年人一颗跳动的心脏;如一枝箭,以离弦之势把猎物死死地钉在床铺上。黑发从成年人的肩头滑落,成为了笼罩五条悟的一处牢笼,又或者是地狱之上垂落的一根蜘蛛丝,引诱白发少年张开五指,去追逐那一丝希望。
“哈……”夏油杰低低地喘息着,挺动腰杆,性器从上至下贯穿少年的肉穴,阴茎退出的时候,带出了一些嫣红的内壁。润滑的体液被打出雪沫,水声咕啾,顺着二人交合处黏腻地滑落。
“杰…… ”五条悟难耐地抓紧夏油杰的上臂,感到似乎有蚂蚁爬在脊背上似的,又痒又麻,于是他半是痛苦半是欢愉地呻吟着,后穴紧张地绞住粗大的柱身,小腹骤然绷紧了,腰身轻颤,阴茎吐露出大团大团的清液,前后一起达到了高潮。他的四肢缓缓软下去,两眼向上翻白,如同沐浴在温暖的蒸汽室中,不仅臀尖被撞得泛红,连脖子和脸颊都盛开了缺氧的玫瑰红。
成年人更深地俯冲下去,撞开因为高潮而咬得死紧的后穴,一下又一下,直到后腰发软,一股暖流涌动,于是放松了些,让精液冲出马眼,一股又一股,微痒的快感搔动着他的头皮和神经网络,令成年人叹息般地哼出声:“唔嗯……”
“呀……”微凉的精液打在蠕动的肉壁上,少年人条件反射般抽搐了一下,懒洋洋地沉浸在快感的余韵中。

五条悟拖着两条大长腿说自己没力气去浴室,夏油杰只好先依他,一起赖在床上。
修长的手指绕着一缕鸦羽似的长发,五条悟趴在枕头上,侧着脸看他,脸颊挤出了一小块嘟起来的软肉:“你怎么做和尚了呢,杰?”他的声音有点小,像是怕惊扰了一个美梦。
夏油杰闭上一只眼睛,很认真地告诉他:“因为工作不好找。”
五条悟:“!”对人间疾苦有了新的认识呢!
他伸手,怜爱地扒拉那缕泾渭分明的刘海:“放心好啦,以后我养你!”
夏油杰失笑,静了片刻,忽然问:“你介意我抽烟吗?”
五条悟从未没见过年轻的那个杰抽烟,又是好奇地眨了眨眼,应允了:“你抽吧。”
夏油杰就挥出一只小咒灵,叫它去拿烟和打火机。五条悟半途截了东西,猫猫祟祟地给推过去。夏油杰就侧躺着,衔了一支烟进唇齿间,单手点了烟。 袅袅烟雾升起来,他一只胳膊撑着头,一只手指间捏着烟,似有若无地笑笑。
五条悟皱起鼻子,一时觉得这味道不太好闻,但夏油杰的侧脸氤氲在烟云中,显出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引得他两眼发亮,跃跃欲试。夏油杰看穿了少年的直白,便深吸了一口,探身过去衔住两瓣嘴唇,吻住了五条悟。
一秒后,五条悟双手并用,掐着夏油杰的脸慌忙推开,吐了吐舌头,猫猫狂怒:“苦死我了咳咳咳!!”
哎呀,呛着啦!夏油杰今天第一次笑得很开心,是眉眼舒展的,发自内心的那种笑容。
他是面对着少年侧躺的,长发散在赤裸的躯干上,丝丝缕缕得很慵懒,肌肉结实隆起,八块腹肌深刻,胸大肌饱满,肱二头肌结实,特别是肩到腰那里的线条起伏,竟然让白发少年看呆了。
夏油杰挑起一边眉毛,还要明知故问:“看我干嘛?”
五条悟眼珠一转,垂下眼睫,学着对方的姿势躺下来,笑嘻嘻地:“看你好看嘛!”
他是还在抽条还没成熟的少年体型,线条硬硬的,皮肤却很柔软,白得要命,却有自己刚刚留下的痕迹,青的红的杂糅在一起,像一副画。
“舒服~”五条悟调皮地一把抱住他的窄腰。其实他自己的腰更窄,像一把嫩笋,能想到以后节节拔高的样子。他15岁,个子和37岁的夏油杰却也没差多少,只稍稍矮一点点,骨架倒是很青涩,还没长开,比37岁的自己窄了很多。37岁的五条悟胸肌和臀肌都很柔软,变得成熟多汁。
成年人莫名被哽了一下,其实有点微妙地被涩到,于是伸手捏了捏五条悟好不容易练出来的一点腹肌。
五条悟啪唧一下打开他的手背:“捏不起来的啦~”
夏油杰挑眉:“是吗?”他曼声道,手换了个地方摸,“那这里可以捏起来吧?”
五条悟感受到了屁股上传来的触感,脸红了一下,炸毛:“你干嘛!”
夏油杰眯起眼睛,像狐狸似的笑起来。五条悟一把揪住了他的长发,就像是抓住了狐狸尾巴。
夏油杰立刻不笑了:“悟,轻一点。”
五条悟更加用力地攥紧手心的发尾,得意地歪头。
黑发男人悠悠开口,半是调侃半是叹息:“哎,年轻人不知道头发很珍贵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五条悟有点生气了。也许是因为感到自己因为年龄而被挚友看轻了,而自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反驳的缘故吧。
他只好人身攻击对方:“杰已经老了吧!只是一次就不行了吗?”
“呵呵。”夏油杰被逗笑,“我这边来几次都可以啦~”
五条悟这才感到自己的腰有点疼,“呃”了一下,故意转移话题,用手擦擦37岁夏油杰的泪沟,还试图从他脸上捏点肉出来:“嗯……杰没怎么老嘛。”
他在对方了然的目光中,故作镇定:“那我以后是怎么样的呢?”
夏油杰的眼神忽然放空了一瞬间,继而脸上带出点叹息,又带着点笑意,眼神平静:“和现在一模一样呢。”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悟不会老。”
“……啊。”五条悟想了想,恍然大悟:“我是不老魔女啊!”不愧是我,他沾沾自喜,这种地方也是最强耶!
夏油杰:“…… ”
夏油杰原本万千感慨涌上心头,又被这不走寻常路的回答给堵回去。这感觉该死的熟悉。
27岁的五条悟面对自己话很少,总是故意摆出冰冷冷的模样,好像要拒人千里之外——不是欲情故纵,是真的想把夏油杰一jio踢出千里之外。而37岁的五条悟就软化些许,时而拿话噎人,时而刻薄损他。
夏油杰吐出一口烟气,忽然感到身边的年轻恋人暗搓搓伸出了爪子。
五条悟一下又一下按夏油杰下腹的青筋,指尖轻轻,一触即离。夏油杰绷着腹肌笑起来,半是无语半是感叹,嗯,37岁的五条悟这个时候也会这样做呢~
白发少年警觉地收回手:“你…… ”
“嘘。”夏油杰把烟叼在唇间,拿手掌捂住他的眼眸,劝哄着,“睡吧,悟。”
长长的睫毛在掌心一扫而过,五条悟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不知为何,一秒就断电,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他倏然醒来,只以为自己做了个特别真实的春梦,于是立刻去找夏油杰准备表白。
因为梦里的我很舒服所以现实中我也要来一次!他这样想着,拦住了早晨出门的夏油杰。
夏油杰看着他,目光中紧张和羞涩各占一半,欲言又止。
五条悟一脸严肃,握住夏油杰的肩膀:“杰。我有话对你说。”
“嗯、嗯!悟,你说吧!”夏油杰也连忙摆出一脸正色,以为是有什么要紧的任务之类的。
“我喜欢杰!”五条悟大声说,“我们交往吧!我们做吧!”
“哈?”黑发少年愣住,被同窗一把往房间里推,连梳理整齐的发髻都被一把扯散。
但,同龄的杰,活意外地很烂。
五条悟悄悄吸鼻子,只能安慰自己梦里都是相反的!
而令夏油杰为难的是,即使他做过与37岁五条悟一起滚床单的春梦(真的吗?),现实也确实和梦里不太一样。年轻的五条大少爷没有37岁时候那样柔软的臀肉和被玩熟的、敏感的身体,抱着他还会觉得有点被抽条中的骨头硌到。
是不是要喂胖点呢?夏油杰陷入了深思。
他听到五条悟似乎在嘀嘀咕咕:“还是现在手感好,杰以后好瘦哦。”
“什么?!”夏油杰吓到刘海飞飞,“什么以后?!”
“没什么!”五条悟笑嘻嘻地给出一个大大的拥抱,悄悄捏了捏新出炉的男朋友那厚实饱满的胸肌。
看来他和37岁的自己达成了一致:小杰比大杰手感好呢!

 

2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