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是好久不见『连载ing』

关于五条悟被关进狱门疆后穿越到过去

“我知道我存在是因为你把我想象出来,我高大是因为你觉得我高大,我干净是因为你用好眼睛,用干净的目光看我。你的思想让我变得智慧,在你简单的温柔里,我也简单而善良。但是假如你忘记我,我将无人知晓得死去。人们会看到我的肉体活着,但寄居在里面的……将是另一个人——阴沉、愚钝、乖戾。”
——安赫尔·冈萨雷斯

是一个很好的晴天。五条悟站在街道旁,对面的公园里有一群大约七八岁的小孩。他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个黑色短发的孩子。

没想到杰居然不是从小丸子头啊。五条悟望着缩水的挚友有些好笑。也没有怪刘海。

他们似乎起了争执,小小的夏油杰抿着嘴,表情看着有些委屈。他相对面的孩子伸出手,想要抓住蹲在那人肩头的蝇头,却被一把甩开。

夏油杰一个没站稳就要摔倒在地。他害怕地闭起眼,可没等来坚硬的地面,而是被一双大手捞了起来。

“你是女孩子吗杰,一推就倒诶。”

小孩撑着五条悟的胸口抬起头,小狐狸眼睁得圆圆的,不明白面前这位帅气的大人为什么要帮自己。

“好啦好啦。”五条悟半蹲着拍了拍小友人的头,声音骤然变冷,“那么……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他呢。”其实他听见了,咒术师的五感比常人敏感不少。

墨镜下半露的苍蓝色眸子不带一丝温度,孩子们都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大人吓到了。他们踟蹰了一会,很快就嚷嚷起来,说夏油杰是怪物,总是编出一些根本没有的东西吓唬他们。

小孩尖细的嗓音吵得头疼。五条悟皱皱眉,他本就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况且又感觉到怀里的夏油杰在微微颤抖,抓着他领口的小手攥紧又松开,然后使劲挣扎起来想要逃离。

就更烦躁了。

还是小孩的友人力气不值一提,五条悟手臂稍一用力就把他重新禁锢起来,另一只手勾下墨镜,眼里的愤怒几乎化为实质。

“所以啊。”冰冷的声音带着穿透力,空气瞬间黏腻地让人难以呼吸。周围立马都噤了声,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要说别人坏话的话还是悄悄地比较好呢,不然……”

五条悟向前伸出右臂,手指懒洋洋地张开,脸上露出有些诡异的笑容。

“当心会死哦~”

手掌猛地握拳,孩子们身后的两棵大树『嘭』一下从外部撕裂,随即炸裂开来,巨大的声响甚至让人暂时性耳鸣,飞溅的木屑像无数刀片划伤裸露在外的皮肤,满天树叶裹挟着风四散飞去。孩子们尖叫着逃离公园,路过的大人也一边叫喊一边躲闪。

爆炸中心只剩下五条悟和夏油杰了,无下限让他们没受到一丝波及。小孩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并没有感到害怕。他扭过头,一双蓝色的苍天之瞳措不及防地落进小小的夏油杰心里。

“他们……真的会死吗?”

五条悟解开无下限,看着手又攀上他领口的小孩,轻笑一声。“不会哦,只是让他们受一点小惩罚而已。”他重新戴上墨镜,捋了捋夏油杰额前有些凌乱的头发,起身单手把小孩抱起来坐在自己手臂上。

小夏油杰轻呼一声,为了保持身体平衡揽住了大人脖子。他不讨厌这个人,反而有些隐隐的熟悉和依赖。

“小小的伤口而已啦,过几天就好了。”五条悟感受到了不确信的目光,又再三保证。

“那这里……”

“咒术界方面会出手啦,到时候把责任全推给诅咒术就好了。”五条悟恢复了平时不着调的语气,“啊,对了对了,要把咒力残秽给抹去呢。”虽然不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影响,但还是以防万一比较好。

“不过杰还是一如既往地为弱小操心啊,那种咒灵放着不管也不会有事吧,顶多能让人下楼摔倒或者街上踩香蕉皮什么的。”五条悟边说边绕开地上的树枝残骸走出公园,“离死还差的远呢。”

夏油杰听不太懂白发青年讲的话,只抓住了一个重点。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刚才在公园也是,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准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大人皱着眉,佯装思考了一阵“唔……为什么呢?果然很奇怪吧。让我想想……”接着突然一大响指,贴着他耳边神神秘秘地说道。“当然是,其实我已经偷偷跟踪你好几天啦,大家都这么叫你呢。今天终于有机会能把杰拐走了,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孩能卖个高——价呢。”

小夏油杰木然地看着眉飞色舞的男人。就算他比同龄人成熟一些,小小的脑袋也没想明白为什么面前这个大人能说出这种蠢话。

完全没骗到小孩的五条悟丝毫没有减少兴致,“我是五条悟,叫我悟就可以了哦~”

“……五条先生。”

“啊嘞,好冷漠啊杰。”

夏油杰把头窝在五条悟脖颈处,决定不再思考这个问题,也不说话,任由大人不知道把他带到哪里。

两人坐在路边长椅上,手里各拿着一瓶从自动贩卖机买来的饮料。

夏油杰拿下已经被拧开的瓶盖喝了一口,涩涩的味道瞬间席卷味蕾。

“好苦。”小孩皱起眉头,伸出一小截舌头试图缓解。

“啊,杰不是喜欢和乌龙茶吗……也是,现在是小孩子哦。”大人一拍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拿起另一瓶白桃汽水递过去。“呐,在新口味出来前这可是我的最爱。”

夏油杰接过汽水,选择性地忽略了奇怪的话。

五条悟坐下后占据了长椅的大半位置,长长的手臂搭在椅背上圈住小孩。两人贴的很近,一向习惯和别人保持距离的夏油杰却没有丝毫反感,他悄悄向五条悟那边挪动了一点,感受着大人传递过来的温度和身上甜甜的大概是洗发水味。

“五条……先生,嗯,刚刚你说的咒术师和咒力……是什么意思?”

“怎么说呢,这个比较复杂啊……其实我也不太擅长教别人理论知识呢。”五条悟挠挠头,有些苦恼,拿起放在一边的白桃汽水喝了两口。夏油杰一愣,实在没想到这个白毛大人居然真没有边界感,但面对一脸理所当然的某人,抿了抿嘴没说话。

“不过简单来说的话,我是咒术师,杰也看得见那些奇怪的东西吧,是咒灵哦,只有咒力强的人才会看见。如果拥有生得术式,那就能称为咒术师。”

“我也会是咒术师吗?”夏油杰歪着小脑袋思考,对着一切接受得相当良好。

“是哦是哦。还有,杰要叫我悟啦,不然当心把你丢到水池里哦。”

“……悟。”小孩叹了口气,还是配合地喊了一声,毕竟经历了这短短半小时他已经知道了只要尾音上翘这个无良大人就真的会做那种事。

但并不讨厌。小小的夏油杰把这理解为遇上了同类,所以容忍度高好像也挺正常。

“话说,杰不怕我吗。”五条悟转头看着不知在想什么表情有些别扭的小孩,“不怕我像对他们那样对你?”

夏油杰对这个问题似乎有些疑惑,咬着指甲回过神看着眼前的大人,然后撑起小身子尽量和五条悟保持平视,大人配合地弯了点腰。

“我觉得……悟不会这么做的。”

五条悟眨了眨眼,难得的沉默了一会。夏油杰能看到墨镜背后长长的白色睫毛一颤一颤。

“嘛,或许吧。”大人吸了口气,又挂上惯用的笑容。

“杰以后会很厉害啦,和我一样强哦,毕竟咒灵操术千年一遇……唔,就算叛——”

白光一闪,五条悟消失在夏油杰眼前。小孩惊讶地看着空空荡荡的半边长椅,汽水罐掉在地上咕噜噜滚出去好远。

他焦急地跳下椅子四处寻找,自动贩卖机旁、五条悟笑着说要把他扔进去的喷水池边……他沿着马路边,在来来往往上人群里张望,希望能看见那头显眼的白发。

不知不觉已经重新走回了公园,那里被黄色的警戒线拦了起来。

大人就这么不见了。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