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祭火(1224预热)

我看看是谁在为自己的厨崩溃啊,是我啊是我啊。
大量同人女发癫。但其实还能吃,请大口炫(鞠躬)1224当日会发对文。
第二人称 是五条的激情骂自己。其实是好几年前的小短文但是昨天看完咒0以后整个疯癫了所以删改重发。

太痛了啊 杀我焉用夏五刀

你一直都不明白,夏油杰到底是不是爱你的。

你曾以为你们会打打闹闹的一直生活 你曾以为你们会天人一方永不相合 你曾以为他会对你狠命诅咒,你做好了一切“他不爱我”的准备,做好了一切再也见不到他的准备。

但你发现你错了。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就错了。

“你爱我吗?”

你拼命把这句话话从舌尖咽回腹腔 试图叫醒自己的妄想。可是在你看见他的一个刹间 嘴角一张一合不受控制的呐出好久不见时你就知道在这一场比赛里早已失利。 这是一场角逐,筹码是你的满腔爱意,对面压出了你最不想看见的倒影 于是你癫狂。

豪赌的牌桌被你们一齐翻倒。你推倒所有的签标。你用尽力气勾起唇角。你伸出手想去触碰他。可是他真的还在吗。

你说你放下了。你说你忘记了。你一脸轻松的拎着死亡证明甩到硝子桌子上的时候那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你把你自己都骗过去了。

那一刻你觉得自己好伟大,整个人被无与伦比的沮丧包围着包裹着被卷到无底的深渊里与欲望做伴,你停顿着,麻木着,你把眼泪憋进漂亮的眼睛若无其事的吃着和果子,甚至有点想尝试那些没吃过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说荞麦面。 那东西入口的时候你在皱眉,口感奇怪,连味蕾都只能受到星星点点宽慰,你不懂为什么有人会喜欢吃这种毫无味道的东西。你的视线停留在可丽饼的店铺,你看见了夹带着草莓的可丽饼。

你无时无刻不在想他,你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有他的影子。你忘不掉所有的东西。

你的鼻尖上还能嗅到他的味道。你的嘴唇上还记得很久以前的触感。你的耳朵还能认出他的声音。

你跪倒,站立。你颤抖,颓然。你捏着褪色的胶片,你的痛苦他再也看不见,他的痛苦你再也抚慰不到。

硝子说你们都是笨蛋,她缓慢叹气。硝子抽着烟告诉你,明明你们都可以继续下去。

后来你才发现 原来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被一脚踢出了完美的回忆。后来你才发现 原来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被困在了无尽的回忆。你活在广阔的世界,你触摸到所有的吉签,可你的灵魂被困于一隅,窄小而简陋,墙壁头顶所有地方密密麻麻写着大义,你拨开那些符咒,然后亲吻唯一的名字。

你说他是一个口是心非的疯子,硬要论起来却是好心多了些。你想伸出手,你想拥抱他,你说你相信他,你在心底嚎哭不住。你的青春被残酷剥夺,可你连罪魁祸首都碰不到。 他们说你是唯一一个清醒的人,你不想也不屑于要这份清醒。你的善恶边界被恶狠狠撕裂,灌进去无数的呢喃和愿望。你拥有所有,你什么都没有。

你知道不再有归途,所以只能不住的走啊走啊走啊走,可他在哪啊,为什么怎么走都走不到他身边啊。

于是乎你尝试着去灌下并不熟悉的苦涩的酒液,把几十万円的红酒当做路边小摊的扎啤。你的六眼合拢到最后还是能被一整片紫色包围,你以为你疯了。

或许是真的疯了,你把那片眩晕从自己的意识里挪动开来,你刹那间反应过来明明再也听不见回答却像个傻子一样的去询问去追问。为什么啊。

他凭什么可以自己一个人离开啊,他凭什么就这么冷冷清清的抛下你了啊,他为什么就这样远离这样洒脱为什么就这么解放了啊。 他为什么不带上你啊。

你自己也不知道。

到最后你开始埋怨自己,你咒骂,你扭曲,你摔碎碗碟,你在问为什么你追不上他啊。

后来你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在他的意识里,你从不是六眼,你只是眼睛过分漂亮的普通人。你平静,你沉默。你碰到自己的眼睛,你第一次厌恶这一副碧玺。

你看着他身体的一切都被廉价抛售,你无声哭嚎,平静的面容下心脏被极限撕扯最后碎裂无法拼接。你窒息,你咆哮,你的喉咙渗裂出血,最后一句却是我杀了他。你没使用术式,你握着的是一把刀。他实在是太温柔了啊,他的血甚至只是溅到了你的手上,你身上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可你能触摸的到的只有逐渐变冷的滑腻腻的血液,你注视着他,你最后一次拥抱他。他问你为什么不诅咒他,他笑了。你只能说出来喜欢,你说不出爱来。 你最开始渴望把爱情献给爱情,可最后只能留下一束花就被迫淡然离开。你一脸冷漠的说他身处这个你的世界但并不属于你。

他不属于你。

后来的你习惯了笑着和别人讨论那些往事,会淡淡的反驳那些越传越离谱的谣言。你甚至会点头承认,那个时候的你们回到别墅的时候会调笑紧接着做//y//爱 你说他是个佛,你说他属于所有人,也不属于所有人。你承认了他对你的所有,偏偏对那句“你的杰一定很爱你”视若无睹。

你明明知道的啊,他是一个禁忌,是曾经的挚友,是曾经的爱人,是力量的来源。是再不熟悉的亡魂。 可是你无法开口,到最后只能用平淡的语气助词结束交谈。

你堕到狱门。你闭上眼睛。你开始坠入梦境。

他说他不喜欢这种阳光。你笑了,你回答。

“是啊 我也爱你。”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