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 同学你的信息素漏出来了 by .

温柔狐狸(纯情)学长和阳光猫猫(粘人)学长的恋爱小故事~
夏油杰是一个alpha,他喜欢那个omega五条悟好久了。
五条悟是一个omega,他喜欢那个alpha夏油杰好久了。
但他们却一直都没有什么交集。
直到有一天,去天台偷偷抽烟的夏油杰闻到了一股甜甜的橘子味。
扭头一看,发现了一个正在笨手笨脚的给自己打抑制剂的,他喜欢的omega。
“同学……可以请你暂时标记一下我吗?”
这次是两个纯情dk的日常哦~
———————————————————————
“夏油,今天要来打球吗?”
还不到放学的时间,夏油杰就已经接到了好兄弟黑井发过来的消息,他抬头看一眼讲台,在确保老师不会朝这边看过来之后才低头打字。
“不了吧,今天我还想把我的那张线稿上好色呢。”
“你真是的,一天天的宅在家里都快发毛了,这样下去还怎么追人家?”
看见这条消息,夏油杰忍不住笑了笑,耳朵不经意的红了几分。
正要回复些什么,对方又发来了消息。
“今天他可是也要来哦,你确定不来?这可是展现你身为alpha魅力的好时机!”
“你一天天就知道搞事情,人家和我都不认识,我怎么展示他都不会看我一眼的吧。”
“你个木头脑子,”对方恨铁不成钢“就是因为不认识才要创造认识的机会啊!他可是咱们学校里最受欢迎的omega,你要是不早点上手的话就晚了!”
“我觉得我还是在远处看着他就好……之前不是有好多alpha向他告白吗,都被他拒绝了,这样子看来应该是已经有心上人了吧,我还去凑什么热闹?”
“你怎么不往好处想想,你又没和他告白,万一他的心上人就是你呢?”
“嗨,怎么可能啊黑井,你怎么天天都在想奇怪的东西。”
“兄弟你是不是忘了你是那另一个最受欢迎的alpha了啊!!!”对方一连发过来了三个感叹号,“有点自信好不好啊!我就把话放这里了啊,你一会要是不过来,我就代替你向他告白!”
“你别……”夏油杰有点心累的打字“我去还不行吗。”
“那就这样说定了啊,我去把七海灰原他们都叫过来!”
对方说完之后就再没了动静,夏油杰叹了口气,又忍不住为即将可以见到他而勾起了嘴角。
“嘿,夏油,”他的同桌高木一脸八卦的杵了杵他“怎么一脸的荡漾啊,刚才跟对象聊天呢?”
“瞎想吧你就,我还单着呢。”夏油杰锤了他一拳“一会和黑井他们约好了去打球。”
“打球啊……我好像听说隔壁班的那个五条悟也会参加,今天下午一定很热闹。”
“他会参加?”夏油杰闻言,手上一个不小心,嗤拉一声撕下来了一张纸,得到了老师夜蛾正道的一个警告的眼神。
他缩了缩脖子,小声地对高木说道“我只听黑井说他要过来,没听说他也要参加啊,他不是个omega吗,跟一群alpha打球?”
“我也很好奇他是怎么想的啊,”高木耸耸肩“毕竟他这个omega可是有着一票很疯狂的追求者呢,要是从他手里抢球,那不会被他的追求者们手撕了吗?然后你的爱慕者们和他的追求者们就开始互撕?”
“……总之还是先去看看吧。”
“那你要是不上场的话别忘了给我拍几张他的照片哈,我女朋友可喜欢他了。”
“你女朋友?”
“对,她和我一样也是个beta,不知道怎么就被这个omega给迷上了,他这家伙的魅力究竟有多大啊……”
两人又简单的聊了几句,下课铃就响了。
夏油杰和高木告别之后,背起书包去了体育馆。
“夏油!”隔着老远他就看见黑井冲着他招手“你可算来了,诺,看那边,”他一把揽过夏油杰的脖子,压低了声音夏油杰说道“他已经来了,那群人中间的就是。”
夏油杰看过去,那人的身高和一头白发让他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今天也依旧是很受欢迎呢……
还没等他想完,身边就开始聚集起了人。
“夏油学长,今天你也来打球了啊!”
“一会可以看见学长的腹肌吗?嘿嘿嘿……”
“那个,学长,这是我亲手做的护腕,送给你!”
夏油杰礼貌的一一回应着他们,不经意间的抬头看过去,对方和他一样在和他的那些爱慕者们说说笑笑,一个余光都没有留给这边。
他的胸口有点发堵,便早早的以一个理由去了更衣室。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身后有人看了他一眼。
“嘿,夏油,今天你怎么进来的这么早,以前不都是要留个二三十分钟吗?”早就进来等着他的黑井调侃道“那你就等着吧,对面肯定还早呢,就按照五条悟的性子,不再聊半个小时肯定进不来……嗯?”他猛地伸长脖子看过去“这家伙居然也进来了?今天你们怎么都这么快?”
夏油杰跟着抬头看过去,见到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衬衫和短裤的人走了进来。
五条悟这人,你一眼看过去,最先关注的不是他的身材,而是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像是一个强大的磁石,将所有向他投过来的目光都牢牢吸附在哪里,就像有雪花落入的静谧的海,或者群星闪耀的星空,引得无数人心甘情愿为他沉迷。
然而这个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时,连一个目光也没分过来,惹得黑井忿忿不平地小声嘟囔“不就是一个长的好看点的omega吗,脾气这么差,居然还会有人喜欢!”
夏油杰抽了抽鼻子,感觉自己刚才闻到了一股果香,应该是omega的信息素。
貌似……是橙子味的?
———————————————————————
这场比赛有夏油杰和五条悟的参加,赢得是毫无悬念,体育馆里的欢呼声震天响,两位当事人却没有多大的反应。
夏油杰揉了揉肩头,虽然是冬天,剧烈的运动依然使他出了不少的汗。
他看着不远处和一群alpha挤在一块的五条悟,感觉到了一丝烦躁。
是易感期又要到了吗?
“黑井,”他拍拍一旁的兄弟“我得回去了。”
“呦?这么早呢,你回去干嘛?”黑井问道“我们一会还要去吃烧烤呢,你真的不来了?”
“我感觉我的易感期好像要到了,得回去打抑制剂。”
“嗨,”黑井一脸你不用说了我都懂的样子“你就是吃醋了呗,还一天天的跟兄弟我找借口,回去就回去吧,我会帮你看着有没有小狐狸精勾搭你家omega的。”
“黑井!”夏油杰哭笑不得“我真的是易感期快要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那你就快走吧!”黑井作势抬起脚来要踹他。
“别忘了给我带份荞麦面回来啊。”
夏油杰回到教室里,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安静的很。
他从书包里翻出一支抑制剂,又摸出来一盒烟,打算趁这个时候去天台偷偷抽根烟。
结果出来的时候,他不小心把一张桌子上的水杯碰掉了,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他只好弯下腰去捡,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没看见从窗户边上一闪而过的白色身影。
“吱呀——”夏油杰将天台的门打开,在一瞬间灌进来的冷风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种天气,果然很适合抽烟呢。”他感叹道,从口袋里拿出来抑制剂,咬开针头的封口,将抑制剂缓缓的推入了自己胳膊上的静脉中。
“嘶……”静脉注射的不适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抬头吐出一口寒气。
“不知道黑井那边怎样。”他摸出烟和打火机,可是还没来得及点上,他就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声响。貌似像是衣服的摩挲声。
“嗯?”他循着声音走过去,还没见到人,先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橘子味。
这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
仗着自己刚打过抑制剂,他谨慎的一步步走过去,想看个究竟。
可是他的脚步却停在了看到那人的时候。
“……五条悟?”他简直不敢相信,“你怎么……会在这里?”
角落里蜷缩着的五条悟貌似已经没有时间回答他的话了,他的皮肤一片潮红,身上的白T已经被汗水打湿,脖颈后面的腺体鼓鼓囊囊,很明显是进入了发情期。
他的身旁散落着一只针管,针头已经没了,应该是在给自己打抑制剂的时候因为手软拿不稳而导致的。
“唔……是,是谁?”他迷迷糊糊睁睁开眼,似乎是看到了他,眼前一亮。
“唔……帮我一下……”他朝着夏油杰的方向靠过去,含糊不清的说道“是夏,夏油同学吗?帮个忙,标记我一下……拜托……”
夏油杰只觉得一股血直直的从脚尖冲上头顶,悟、悟居然认得他?还让他……标记?
“你……我还带着备用的抑制剂,可以给你——”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五条悟径直凑过来,头抵上了他的胸肌。
“……唔,夏油同学,我好热……”他抬起头看向他,眼神恳求“标记我一下吧,我好难受啊……”
自己朝思暮想的omega突然哭着闹着求你标记他,这应该无论是谁都会把持不住吧。
他那碧蓝色的眼瞳染上了水光,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用雪做的精灵,稍微一碰就会融化一样。
夏油杰不知道自己的脑子是怎么想的,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将五条悟抱进了怀里,唇距离他脖子上的腺体只剩不到五厘米的距离。
“!!!”他猛地反应过来,连忙松开他,磕磕绊绊地解释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和我去医务室看看——”
他的声音埋没在了唇齿相触的轻微水声中。omega直接扑过来拥住了他,急切地堵上了他的唇。
五条悟涣散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快意,但只是短暂的一瞬,很快就恢复成了迷迷糊糊的样子。
他像小动物一样啃咬着,发出含糊的呜咽声。
“唔……难受,好难受……身上好热……帮帮我……”
夏油杰只觉得五条悟身上的火烧到了他这里,他底下的东西硬的发胀,刻在alpha骨子里的占有欲在叫嚣着,给他呐喊助威要他扑上去将这个omega占为己有。
但是他的理智依然勉勉强强的维持着上风,偏头避开五条悟的唇,他艰难的道,“你应该去医务室……”
话还没说完,那人像是泄愤一般的在他的喉结处咬了一口。
这下,脑海里名为理智的那根线彻底的断了。
夏油杰一下把他死死地抱进怀里,嘴唇贴着他后颈上的皮肤,呼吸粗重。“这是你自己让我标记你的,等你醒了之后可不要怪我啊。”
omega磨蹭了一下他的脖子,似乎是在催促他。
牙齿没入腺体中,发出嗤的一声闷响。五条悟似是难受,搭在他后背上的手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衣服。
夏油杰缓慢的把自己的信息素送进去,心里依然有些恍惚。
这可是……自己喜欢了快一年多的omega,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和他第一次交集就是暂时标记。
这下可好,我刚打了抑制剂就暂时标记了他,副作用是少不了了,回去还是自己再弄一发吧。
他的信息素是荞麦酒的味道,绵长的苦涩与清甜的橘子味交织在一起,逐渐融化在了甜香之中。
随着暂时标记的形成,怀里的人也逐渐安分了下来,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夏油杰深吸了一口气,把他打横抱起来,这个家伙已经没事了,但他由于刚打了抑制剂又暂时标记而带来的副作用依然没有消下去。小心翼翼地避开自己底下依然硬着的东西,去了医务室。
夏油杰用脚轻轻抵开医务室的门,看到了坐在医务室里无所事事抽烟的女同学。
“硝子,你怎么又在医务室里抽烟,要是让冥冥小姐知道了还要去打扫操场的。”
“那有什么问题。”留着短发,眼底下带着两个深深的黑眼圈的女生把烟按掉,站起身向他们走过来“我会在那之前毁尸灭迹的。你又是怎么了?抑制剂不够了——五条悟?!!”
她可能是从来没想过这副场面会真正的出现在她的眼前,眼睁睁的看着夏油杰把五条悟放到了医务室的床上后才开口问到“你终于得手了?”
夏油杰猛地一下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
家入硝子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女性alpha,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烟鬼和酒鬼,也是为数不多知道夏油杰喜欢五条悟的人之一。
在夏油杰惊天的咳嗽声中,她带上手套走过来,检查了一番之后说道“他是急性发情,似乎是被什么人给诱导出来的,不过还好有你的暂时标记,目前的情况是稳定下来了。”
“急性发情,诱导?”夏油杰皱了皱眉头“是那些alpha们做的?”
“八九不离十,”硝子从柜子里取出一支针剂递给他,“喏,营养剂,给他打一支,刚被暂时标记完的omega很虚弱的。”
夏油杰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拉下他的半边衣袖,耳朵通红,一点也不敢多看。
“我还真的没见过这么荒唐的事,按理来说做一个暂时标记之前双方都需要准备一下的,”硝子说道“毕竟omega的身体对没有建立终身标记的alpha信息素是很抵触的,即使是像五条这样身体好的也一样。”
夏油杰有点后悔“我应该直接把他带到医务室来的。”
“得了吧你,”硝子拿着空了的针筒在他的额头上敲了一下“自己把持不住还好意思在事后说这个?”
夏油杰的耳朵又红了一个度,坐在床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好了好了,这毕竟是好事,你成功抱得美人归了,回头成了请我们吃饭啊。”硝子掏出手机来“我出去给黑井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你好好照顾他。”
夏油杰应了一声,见到硝子出去了,他站起身来打算去卫生间里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一通发泄过后,他吐出一口长气,依然感觉很是荒诞。
几个小时前连一点眼神交集都没有的暗恋对象突然就成了被自己暂时标记过了的人,这个剧情简直比电视剧里还要狗血。
不管怎么说,等他醒了之后给他好好解释一下吧,千万不要讨厌我啊……
结果他一推开门,就看见本来应该在床上躺着的人已经穿戴好衣服,马上就要出门了。
“唉?呃……那个,五条同学?”他一下子慌了神,冲上去一把握住五条悟的手腕就开始慌里慌张的解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你当时一直喊着让我标记你,所以我就……啊不对不对,我……”
“原来你没走啊。”他的话被五条悟打断了,他也没有让他松开,就维持着这个姿势拉着夏油杰走到床边坐下,随后把身子靠过来贴在了他的胸前。“我醒过来之后没看到你,还以为你走了,所以才打算出去找的。”
夏油杰感觉自己的半个身子都麻了,他努力的偏过头不去看他,试图洗脑自己“五条同学,你现在发情期已经过了,那……”
“干什么,”那人闻言抬头,用那双碧蓝色的眼睛不满的瞪着他“是不是你标记的我?”
“……是。”
“那你难道不知道在暂时标记之后的omega都会对标记他的那个alpha有依赖反应吗,你都已经标记我了,还不允许我粘着你啊。”
貌似真的不知道……
看见夏油杰一脸窘迫的样子,五条悟偷偷的在看不见的地方弯起了嘴角,随后把身子更进一步的钻到了他的怀里。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不介意我粘着你吧,夏油同学?”
“…….嗯。”
 
 
 
 
 
 
48 Likes

最近,咒术高中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他们学校里最受欢迎的alpha和omega好像正在交往。

这件事情源自于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告白现场。

“夏油同学!”一个面色通红,留着齐腰长发的女生递过来一封粉红色的信,埋着头不敢看他。“这是我的心意,我喜欢你!”

这本来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个场面,毕竟作为公认最受欢迎的alpha,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向他告白。不过距今为止,他还从来没有答应过别人的交往请求。

“池子同学……”夏油杰看着她,有些为难“抱歉,我现在已经——”

那个女生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告白不会成功,见夏油杰迟迟没有反应,便打算趁对方拒绝之前先走一步,然而她的那句“打扰了”还没说出口,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怒气冲冲地声音。

“不许对杰告白!他现在是我的alpha,我们已经做过标记了!”

一头白发的omega强硬的插到两人中间,瞪着那个女生。

“嗯?五条君?”女生的脸上露出一个怔愣的表情,随后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连忙把自己手里的信揉成一团塞进口袋里,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跑远了。

“悟,别闹。”看着女生离去的身影,夏油杰无奈地说道“这已经是被你给劝退的第三个人了。”

“我才没有闹!”五条悟瞪了他一眼“杰现在就是我的alpha,难道不对吗?我们都标记过的!”

对于他的用词和语气,夏油杰已经习惯了,他的心情从忐忑不安到乐在其中,才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

他现在一点也不愿意去纠正他。

如果悟的反应真的是暂时标记的后遗症的话,那我等那个时候再偷偷的加上一个标记,应该也是可以的吧。他甚至有些罪恶地这样想道。

然而忙着说话的两人忽视了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各种各样的眼神包围了。

“你,你们做过标记了?”夏油杰的同桌高木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们……”

“对啊,我们早就做过标记了哦!”不等夏油杰开口,五条悟便抢在他的前面率先说道“那些还觊觎着杰的人就别想了,你们是不可能得到他的!”

夏油杰被他说的耳朵发红,却并没有反驳他的话。

顿时间,整个高中都掀起了一股失恋的热潮。

两人的追求者们想方设法的试图拆开他们俩,却每次都是无济于事。

他们俩像是早就喜欢了对方好久的情侣,对各自的爱好和习惯一清二楚。

“悟,昨天放学回家的时候看见街边有卖喜久福,就帮你买回来了几个,要尝尝吗?”

“果然是毛豆泥味的!杰最好了!”

“杰,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我专门找了一家做荞麦面做的很好吃的店呢!”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买点甜品再过去,你肯定吃不惯荞麦面吧。”

“荞麦面不是杰最喜欢吃的东西嘛~”

先不提已经被挤爆了的医务室和黑井的座位,作为五条悟为数不多的好友(基本上都是爱慕者和竞争关系),还在高一的七海和灰原也也被许多的同级生和学长学姐们给缠住了,这导致七海整天黑着脸,身上不停的散发出生人勿近莫挨老子的气息。

医务室

家入硝子在外面挂上“今日医务室不出诊”的告示牌,随后走进来将门直接给反锁上了。

“来吧,”她看着坐在医务室里的其他三个人,表情郑重“我们来交换彼此的情报吧,他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互相有好感的?”

“我先来,”灰原举起手来说道“据我和七海所知,五条学长他早就在好久以前就喜欢上夏油学长了,有一次他和我们出去玩不小心喝醉了,一边抱着七海一边喊夏油学长的名字呢!”

“灰原。”七海黑着脸给了他一个暴栗“那种事情你还是忘掉吧。”

“能确定是什么时候开始有好感的吗。”

“大概是他上高一开学之后的半个月,那时候五条学长就和我们说他要追求夏油学长了。”七海说道。

硝子闻言和黑井对视了一眼,他们两个动心的时间居然都这么像!

“咳,我们这边其实也是,”黑井道“夏油他是在开学之后一个月后就喜欢上五条了,只不过那家伙怂的很,一直磨磨唧唧的不肯去告白,一个学期下来两个人也没说上过几句除了正事之外的话。”

“那这就好办了,他们既然都是两情相悦,我们就顺势推波助澜一把,让他们真正的凑一起去吧。”硝子总结道。

但是四人小队却忽视了一点,他们想帮助的对象根本不需要帮助。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两个人就已经达成了各种情侣之间的互动成就。

一起吃饭,一起上下学,一起去游乐园,夏油杰的易感期到了五条悟甚至还会用自己的信息素安抚他。

“我看现在他们就差正式告白了。”黑井道。

“估计不用我们来操心,”硝子说道“临时标记失效的那天他肯定会想着做点什么的。就相信他吧,毕竟他也是个人气最高的alpha呢。”

——————————————————————

一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等夏油杰回过神来的时候,暂时标记失效的日子已经到了眼前。

那天晚上他回去之后。第一次向自己的父母提起了五条悟。

“……所以,我想向他告白,但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哎呀哎呀,这是好事呢!”母亲笑着端来一盘水果“我们的杰终于长大了!”

“你可以试试直接告白啊,一次不行就多来几次,相信你爸,当年我就是这么把你妈追到手的!”父亲挤眉弄眼的给他支招,挨了母亲一巴掌。

“裕太,”母亲眯着眼睛说道“你再说这种话今天晚上就别在家里睡觉了。”

“杰啊,”她走过来在儿子身旁坐下,拉住他的手“别有太多的顾虑,要是真心喜欢一个人的话,就大胆一点去告白吧,否则你会后悔的。”

“母亲……”夏油杰有点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您不会同意我……”

“因为我也是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被你父亲告的白,”母亲白了父亲一眼,“然后这个男人就祸害了我半辈子”

“总之,一定要勇敢的去面对自己的感情哦。”

(“孩子他妈,你说的这话难道和我之前说的有区别吗?难道不都是不要怂直接上?”)

(“闭嘴!臭男人!”)

(“嗷!”)

告白当天。

夏油杰仔细的抚平好了自己衣服上的褶皱,依然感觉有一些局促不安。

他身上的这件衣服是硝子和黑井帮他选的,他的两个朋友用一种极为肯定的语气表示,如果穿这件衣服告白,成功率绝对会直接暴涨两三倍。

“黑色卫衣!绝对要黑色的卫衣!走在街上直接就是酷哥一枚!”

“带上鸭舌帽啊!”灰色的鸭舌帽和黑色特别配!”

“对对对!再带一个黑色的口罩!保证可以帅炸他!”

“把头发扎得散乱一点,但不要让头发松下来,要营造出一种慵懒的氛围。”

“这么穿的话我不就成抢劫犯了吗。”他拉下一半口罩,却得来了他们两个更加激动的尖叫。

“硝子!”黑井激动的拽住硝子的衣袖“我就知道这一身很适合夏油!”

“嗯……”硝子默默的捂住鼻子,抬起另一只手来比划了一个点赞的手势。

在经过这样的一番包装打扮之后,夏油杰身上的优点被完美的凸显了出来,细长的眉眼在鸭舌帽带来的阴影下显得更加立体,因为头发扎起来而露出的脖颈和半拉下来的口罩带给他了一股勾///引人的魅力。

“放心去吧!”最后,黑井用力的一拍他的肩,大声的说道“你肯定会告白成功的!”

——————————————————————

结果……

“悟,你怎么……和我穿的一样?”他看着迎面走过来的五条悟,说话都不利索了。

五条悟和他一样穿了一件黑色的卫衣,戴着一顶灰色的鸭舌帽,也戴上了黑色的口罩。

但是和他露出来的锐气不同,即使五条悟这样打扮,他身上的气质依然没有被改变,白色的头发在衣服颜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闪耀,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是被染上了点点碎光。

夏油杰瞪大眼睛试图找出他们身上衣服的不同点,然而却是以失败告终。

好好的约会告白计划才刚开始,自己就和心上人撞衫了,夏油杰现在尴尬的恨不得直接找个东西把自己塞进去。

“嗯?”闻言,五条悟也把自己的口罩扯下来一点,他的嘴里还叼着根棒棒糖,扯着自己的领口看了看,含糊不清地说道“这有什么,之前又不是没穿过一样的款式,杰的脸皮也太薄啦!”

他像往常一样张开双臂凑过来,眨巴着眼睛示意。

夏油杰知道他的意思,笑着走上前给了他一个抱抱。

算了,悟开心就好。

得到抱抱的omega开心地眯了眯眼睛,拉着他的手甩来甩去,“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啊杰!”

“唔……我预订了一个DIY主题的餐厅,”他掏出手机来看了看,说道“可以各自为对方做菜的那种哦。”

“唉~可以做甜品吗?”

“都可以的,悟你很拿手吗?还没见过你做过什么呢。”

“我会吃!”

“……真是的,想吃什么?”

“喜久福!”

“这个我当然知道,还有吗?”

“嗯……杰会做什么就给我做什么吧,我不挑!”

“说好了哦,到时候一定要吃完啊。”

不久之后。

“……杰。”五条悟面色发绿的瘫在桌子上,头上看不见的猫耳朵似乎都耷拉下来了“你直说,你,你是不是想害我……呕——”

“这可是你自己说什么也不挑的,”夏油杰拿过一杯水来给他漱口,好笑又无奈“又不是每个人都吃的惯香菜的啊。”

“但是我没想到蛋糕也可以做成香菜味的啊!”五条悟继续哀嚎“哇啊啊我再也不要碰香菜了——”

“好了好了,起来吃苹果派吧,这次真的是甜甜的哦。”

两人在DIY餐厅里折腾了一上午,吃了两个苹果派之后又恢复成生龙活虎模样的五条悟兴致勃勃的拉着他去了本市最大的游乐场。

如果说之前是夏油杰单方面压制五条悟的话,那现在就完全反了过来,游乐场对于这个天性好动的omega来说简直就是回了家,夏油杰被他拉着跑上跑下地去排队,跑的气喘吁吁了都停不下来。但这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恐高。

这是他隐藏最深的一个秘密,他从小就恐高,五米以上的高度都会让他的身体产生不适。

看着高耸入云的过山车,夏油杰果断的在命和面子之间选择了前者,毫不犹豫地把自己隐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盘托而出,得到了那人的捧腹大笑×1。

过山车,海盗船,鬼屋,大转盘,云霄飞车……半天下来,他看着五条悟把整个游乐场的项目体验了个遍,而自己的告白计划还没有机会发挥,正当他焦急的时候,突然听见不远处的五条悟在喊他。

“杰!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啊?”他闻言走过去,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摩天轮也一样很高,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五条悟连拽带拉地把他拖到了坐摩天轮的地方。

摩天轮开始缓缓启动,他的心也开始砰砰直跳了起来,眼看着脚下的土地在一寸寸的变小,他感觉自己的腿已经软得站不起来了。

然而五条悟却也一反常态的没有说话,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夏油杰此刻也是自顾不暇,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常。

直到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突然停下来的时候,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嗯?悟,怎么了?”他有些紧张,“是不是摩天轮出故障了?别怕,我……”

“杰!”他看见五条悟突然站起来,低头看向他。脸上的表情虽然是笑着的,但却怎么看都有一些不自然。

悟……好像有点紧张?

“轰————啪!”

几束绚丽的烟花在他的身后炸裂开来,把整个天地映得五光十色。他就在这如梦似幻的景色中,冲夏油杰大喊道“你愿不愿意和老子在一起————”

唉?

夏油杰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整蒙了,但还没等他开口说话,五条悟就直接扑过来堵上了他的唇。

“你不许拒绝老子!”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子好久以前就喜欢上你了!”

嘴上说着狠话,他的身体却在颤抖。

一切隐秘的情愫都被融化进了这个没有技巧的触碰中,夏油杰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渐渐主动,一直到他喘不过气来了之后才放开他。

“……对不起啊,悟。”他有点难为情“本来告白这种事应该让alpha来做的,我连礼物都给你挑好了。”

五条悟的眼睛还因为刚才的动作而有些湿润,他很显然还没反应过来,闻言只是愣愣的问了一句“是什么?”

夏油杰从怀里取出两个小盒子,将其中一个放在他的手心里,“打开看看?”

五条悟将盒子打开,看见里面放着一枚精致的戒指。

戒指上画着一只惟妙惟肖的小狐狸,留着一缕奇怪的刘海,正眯着眼冲他笑。

夏油杰也把另一个盒子打开,他探头看过去,发现那是一只带着墨镜的蓝眼睛小白猫,很是调皮地追着自己的尾巴玩。

一时间,他想说的话全都被堵在了喉咙里。

“这就是我想送给你的礼物。”夏油杰拿起那个狐狸戒指,戴在了他的中指上。又握着他的手把另一个猫咪戒指戴到了自己的手上。

“如果我答应和你在一起的话,你愿不愿意和我谈个恋爱呢?”

(正文完)

——————————————————

#不经允许就把恐高男友拉上摩天轮并强行告白的猫猫是屑#

#这就是文科生告白和理科生告白的区别#

完结的比较仓促啦,因为正文主要讲的是他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接下来会多出两章番外的,主要是在一起之后的小情侣日常和十年之后的老夫老妻相处模式

感谢支持~

附:戒指戴在中指上表示的是正在谈恋爱

65 Likes

好幸福:sob:谢谢您,看完心脏都温温的

1 Like

美好的一天从看完这篇开始!

3 Likes

真的好爱啊

2 Likes

太甜了!!!

3 Likes

好甜!喜歡:pleading_face: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