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随便捡猫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打标签
预警:
本文包括但不限于:
ooc!ooc!ooc!
夏油认知障碍
悟变猫裸奔(不是。
(似乎不能算)bdsm?
含有迫害硝子情节
总之在第一段情节中感受到任何不适请及时退出。(或许会因为这篇怪东西被暗杀)

夏油杰说他捡了一只猫,毛色白净,非常亲人,而且长得很像五条悟。

周末的早上,硝子起来时间比平时晚了许多。一睁眼就看到夏油杰昨晚给她发的短信,明明该是个好消息,却看得她眉头紧锁。若是平时,她顶多翻个白眼。

倒不为别的,那两个家伙前天出任务时,夏油杰没留神,中了特级的诅咒。虽然对方很快被五条悟灭掉了,但夏油杰却患上了非常特别的认知障碍。
他大脑清醒,意识正常,但就是认不出五条悟。

五条悟把他带回来时,夏油杰非常礼貌地对自己挚友说了谢谢。转过头来就问硝子,悟去哪儿了,刚才他消灭咒灵就不见了。
硝子感到有趣,抬眼看向房间里的另一人,她第一次看见五条悟脸上露出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活像只炸了毛的猫。他大声嚷嚷着夏油杰你什么意思?开这种玩笑?然而被叫到的人则格外茫然,一开口就是敬语:“我在说悟的事,您为什么这么生气呢?”
硝子垂下嘴角,五条悟的声音戛然而止,活像是走在路上被人踹了一脚的猫。

在那一天里,夏油杰将五条悟认成了夜蛾老师、辅助监督、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甚至是窗台上的花。消息立刻就传遍了高专,连二年级的歌姬和冥冥都过来看笑话。他们花了好多时间,试图说服夏油杰五条悟就在他面前,他却执拗着不肯相信,说大家一定是搞错了,那只是一摞书。
于是为了安抚夏油杰,大家不得不统一口径。说在你们祓除咒灵的时候,五条悟接了新任务,立刻就跑了,得一阵子才能回来。
夏油杰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一瞬担忧,但总归是接受了。

夏油杰的认知障碍来得奇怪,但大家都不太在意,比这更离谱的事情他们都见过,现在咒灵已经消灭,夏油杰身上就算是留下了诅咒,也不会持续太久。唯一对他格外上心的,居然是平时最不靠谱的五条悟。
经过将近一天的观察,五条悟对硝子说了自己的发现,夏油杰会将他错认为身边的人或物,不过一旦看到真正的,比如说夜蛾老师,他再看五条悟,对他的认知就会重构成另一个人或物。

“所以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让他同时看见认知中事物的同时,看见我的话,说不定就会注意到我的存在了。”五条悟大声对硝子说出他的猜想,怨念都写在了脸上。
然而硝子却不太认同,他现在能正常生活,无伤大雅,只是看不见五条悟而已。
这种诅咒都会很快解除,如果五条悟做出什么尝试,倒容易让夏油杰更为混乱,导致更严重的混淆。
被拒绝的五条悟嘟嘴,双腿撑着课桌,带着凳子向后仰倒。墨镜滑下来,遮住了那一双蓝得发亮的眼睛。虽然他没有再提那个计划,但硝子知道,他可不是会轻易放弃的家伙。

所以当看到夏油杰的短信时,硝子立刻给五条悟打了电话。看样子他又通宵打游戏,三个电话都未接。于是她决定先问问夏油杰的情况,还不等拨号,对方的电话先一步打了过来。

夏油杰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与平日比起来更添了一份愉快:“硝子,周末愉快,我想你应该起床了。”

听他状态正常,硝子松了口气。问他打电话给她干嘛,五条悟还在睡吗?

“什么,悟不是在外执行任务吗?”

看来五条悟的计划失败了,硝子心想,说自己记错,问他有什么事。她本以为是夏油杰意识到自己身体上出的问题,却听对面说:“硝子,你能给猫猫做体检吗?”

“夏油杰,你是有什么毛病?”硝子忍住涌到嘴边的骂人话,“我是正规的医生,不是兽医。”

夏油轻笑了一声,辩解道:“可是我能信任的医生就只有硝子啊,如果把猫猫交给别人我会不放心的。而且我捡到的这只猫长得很大,和人也差不多吧。”

说得好听,不过结合之前五条悟和她说过的事,再听他描述到猫的体型,硝子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肯定没她想的那么简单。帮他看看再联系兽医也无妨,还能借着休息日的理由让夏油欠下个人情。硝子应了下来,和他约好半个小时后到医务室汇合。

学校内静悄悄的,有的人接了任务正忙着,有的人在床上躺尸。咒术师向来被压榨的极狠,当然要趁着休息日好好放松。如果不提前约好,今天是摸不到人影的。

说是半个小时,硝子早了几分钟。她打开医务室的灯,拉开手边柜子最低层的抽屉,翻找之前留下的宠物医院电话和优惠卡,她本来留着是想等自己以后收养小狗用的,今天便宜夏油杰了。

还没等她从抽屉里的一堆杂物中找出想要的东西,就听夏油杰的声音响起,他站在门边,手上拎着一条黑色的皮绳,那头似乎牵住了什么在地上的东西。

他看起来心情很好,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弧线,举起没牵绳子的那只手,向蹲在地上的硝子打招呼:“麻烦你了,硝子,一会儿请你吃午饭。”

那一定得选个很贵的地方,硝子心想,问:“你捡的是什么猫?英短,布偶还是狮子猫?”

夏油杰望向皮绳那端,流露出看待新生婴儿般的温柔眼神,硝子看了都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他手伸到门后硝子看不见的地方,摸了摸猫头,柔声说要见新的朋友了哦。他落下的高度让硝子心生疑惑,夏油杰甚至没有弯腰,那肯定不是小猫的体型,更像是只大型犬。

安抚那只宠物后,夏油杰牵着手里的皮绳走了进来。当那只“猫”整个出现在硝子面前时,即使有心理准备的她依然被震碎了瞳孔和三观,直接爆了粗口:“卧槽。”

“早上好呀,硝子。”五条悟蹲在地上,几近赤裸,除却脸上挂的墨镜,身上只披了一件属于夏油杰的校服。

即使这样展露在硝子面前,他丝毫没觉得有什么好羞愧。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五条悟就算是赤身裸体也无比自信,他的家族向来告诉他,身为六眼和无下限的继承人,身体的每一寸都是珍贵的,能看到他的身体是旁人的福气。

自己的猫开口说话,而这在夏油杰眼里仍然一切正常,他揉揉五条悟的头发,满意地对硝子说:“他很喜欢你呢。”

硝子彻底死机,半天才找回语言功能。她砰地一下关上抽屉,带起的风卷过刘海。硝子眼神复杂看向夏油杰。眼中的感情从原来的不可置信转为了怜悯和同情,甚至还多了一丝看待变态才会流露出的警惕。

平复心情,理性看待,他现在有病。硝子说服了自己,试图和两人中更正常点儿的五条悟交谈。她动用了意志力,才将眼神精准地落到五条悟脸上,没有因好奇心下移。

“你他妈到底干了什么。”

“昨天不是和硝子说过了吗?”五条悟一脸无辜,不理解硝子为什么这么激动,“所以现在杰将我当成猫来看待了,我说话在他耳朵里也是喵喵叫。”

“明眼人都能看见这些好吧,我不是说这个。”硝子指着五条悟身上唯一一件衣服,质问,“你有病还是他有病,你现在在干什么?”

五条悟眨眨眼,似乎对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抱有一丝疑惑:“当猫啊,猫又不穿衣服。但是杰怕我会冷,特地给我披上他的外套呢。”五条悟说着,十分珍惜地抚摸着身上的外套,随着他肩膀的晃动,露出脖颈处一片泛着红痕的白皙皮肤。

那……那是吻痕吗?

五条悟注意到了硝子的眼神,敞开衣领给她观赏:“是杰亲的哦,没想到他面对小猫咪的时候很像是变态。”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你们半斤八两吧?

硝子按了按眉心,简直比无假期连续工作三十天还累。她算是看明白了,之前五条悟急于找出解决夏油杰诅咒的办法,只是因为不喜欢对方的忽视。现在夏油杰虽然把他当猫,但重新对他投入关注,还投入了甚至比以往更深的爱,五条悟自然愿意配合。

但诅咒顶多只会持续几天,夏油杰又不会被蒙蔽一辈子,当他意识到自己被骗,又会是什么表情?

硝子神情严肃起来,觉得这件事不能当个乐子看,就继续问他:“等诅咒解除,或者他反应过来,你该怎么解释?”

“解释什么,杰也肯定会觉得这挺好玩的。”

硝子看向夏油杰,沉默了一秒。如果这家伙脑回路是个正常人,也不会和五条悟玩到一起去了。

他妈的,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变态死男同。

见硝子不断变换表情,夏油杰以为是猫猫身体有什么问题,眉头微皱,笑意褪去,染上愁容:“他怎么样?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死不了,快滚吧,离我远点儿。”硝子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单手把夏油杰推出了门。后者手里的皮绳一扽,五条悟也十分配合地跟着出去,临走时还不忘跟硝子说再见。

医务室的门狠狠摔上,将一人一猫关在门外。

明明之前她还和小猫好好互动,夏油杰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突然激动起来,敲敲门问了声:“硝子?”

“快滚!!!”

硝子的异常让夏油杰有点儿担心他的小猫,真的没问题吗?明明猫猫好乖好乖的,硝子不够温柔。

夏油杰揉着猫头,既然这样,那就由自己来确认猫猫的健康情况吧。虽说他很活泼,但还是先去宠物医院买猫瘟试纸,检查过才比较放心嘛。

45 Likes

“硝子不够温柔”哈哈哈哈哈哈硝子:你TM:)

3 Likes

6,猫猫量体温是测肛温吧

4 Likes

是的

6 Likes

检查猫猫健康,in了!(///ˊㅿˋ///)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