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BDSM】疼痛信仰 by 森林之王林死鱼

夏油杰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不知道是不是那些让人昏迷的酒带来的影响。光裸的皮肤摩擦着绳子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是除了被麻绳束缚的苦楚和自己倒地的时候撞击了地面的疼痛感,身上似乎没有别的伤痕。

 

不过当然,他也没有办法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因为——他十分艰难地动了动自己的手指,他现在正被人以双手扣在背后的姿势五花大绑着,这动作相当反人类,看来这人在绑自己的时候也是花了大力气。

 

自己身处的这个房间冷气开得很足,地毯也铺得很厚,看上去倒是相当舒适,如果不考虑夏油杰此刻扭曲的姿势的话。

 

虽然上半身被绑得毫无活动的余地,但是夏油杰的下半身还是自由的,他维持着侧躺的姿势试图脚蹬着地,用脑袋把自己撑起来。

 

夏油杰在地上挣扎了半天还是失败了,而且还折腾得自己气喘吁吁,他心里暗骂了一声“混蛋”。

 

“呵……”门边传来轻笑,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门口,看他的表情,似乎对于夏油杰的狼狈样感到十分愉悦。

 

夏油杰脸贴着地面,皱起眉来,问:“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

 

“教主大人每天见的人多了,想必也不能每个都记得。当然,那些被自己弄得家人离散,流离失所的人,就更是不会放在心上了吧?”男人的声音很好听,语气里虽然带着笑,但是却总透露着一丝暴戾。

 

夏油杰似乎猜到了男人的目的,虽然自己从来都懒得理会这些猴子的愤怒,但是眼下自己毕竟落进了这人的手里,自然还是要识时务一些。他清了清嗓子,让自己声音里的温和亲近听上去不会过于虚假:“看来你也经历了不少事,你知道,把我绑来其实也没有什么用,我可以找到我有权有势的教徒,帮你度过难关。”

 

“那可真是让人感动……”男人的脚步越来越近,他大跨步走到夏油杰身边,一把把他抓起,让他以跪姿面对着面前的男人,“但我不需要。”

 

男人一头白发,带着墨镜,看不到对方的眼睛让夏油杰觉得有些不适,毕竟通过对方眼神的细微变化来判断自己下一步该说什么做什么是他的拿手好戏。

 

“那你需要什么?”只要对方有所求,自己就有机会了,夏油杰心想,只要对方说出自己想要什么,他就能够想办法满足对方,然后找机会脱身。

 

男人单腿跪下来,还特地拉下了自己的墨镜,蓝色的双眼直视着夏油杰,说:“我想要教主大人,跪在我面前,求饶。”

 

这是个漂亮的男人,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挑衅和调笑的神色,完全不像是经历了痛苦之后想要找自己报复然后同归于尽的样子,相反,这家伙看上去相当地兴致勃勃,似乎在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夏油杰的脸绷得紧紧的,尽力不露出一丝愤怒或是不耐烦的情绪,他控制住自己的嘴角,尽量友善地问道:“你……只要这个吗?不需要别的,更有实际意义的东西?”

 

男人笑出声了,退后两步,搬了张椅子双腿大开坐在自己面前,说道:“还有什么比这更有实际意义呢——夏油杰教主大人,被绑成这样羞耻的姿势,被我要到求饶。”

 

“什,什么……”夏油杰咬着牙问道。他不太确定男人口中所说的“要”是什么意思。

 

男人又把椅子拖得更近了一些,抬起一只脚踩在夏油杰的裆部,来回碾了两下,有些做作的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道:“教主很快就会知道我‘要’的东西是什么了。首先,我们要让这里——先站起来。”

 

裸露在外的性器软趴趴地躺在夏油杰腿间。虽然在他醒来发现自己出于全裸状态时,心里就已经多少有了预感,但是当男人的脚底实际上接触到自己的下体时,他的心脏还是被厌恶和惊恐给攥紧了。

 

“你……”夏油杰对于自己现在身处的局面已经再明白不过,虽然他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是徒劳了,但是还是不死心地劝对方,“你先别做这种冲动的事情,如果我从这里出去之后,教团里的人不可能会放过你的……”

 

“呵……”男人轻笑起来,像是被对方的反应给取悦了,脚下微微用力,使夏油杰的下体在反复揉捻之下,感受到了一种介于皮肉的痛楚和性快感之间的强烈刺激。

 

“嗯……”夏油杰咬紧牙关,不想让自己口中漏出一丝呻吟声。

 

不得不说,即便夏油杰再怎么努力,眼里还是忍不住会流露出难耐的情绪,这样可怜的眼神实在是让人兴致大发。再结合他身上鲜艳的红绳被紧紧勒紧肌肉里的画面,男人感觉自己裤裆里的东西也已经开始渐渐苏醒过来。

 

“趁着你现在意识还算清醒,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白发男人一边转身从床头柜拿了什么东西,一边说道,“你可要记清楚了,我叫五条悟。以后你的教团如果要找人算账,可千万别找错了~”

 

说着他展开手中的东西,手腕一挥,皮质的散鞭带起一阵空气流动落在了夏油杰的胯间。虽然散鞭打在身上并不很疼,但是落在男人的下体上,这刺激已经足够让人周身一震了。当然,这并不是最折磨人的部分。夏油杰忍不住偏过头,鼻息变得粗重,下体被人宛如游戏般地鞭打带来的羞耻感,让他开始全身发红。

 

五条悟当然注意到了这生理上的变化,他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对着夏油杰半勃的下体接连抽下了好几次。夏油杰那物尺寸客观,完全站立起来之后被散鞭抽的左摇右晃,比起细碎的疼痛感更显著的是下体被玩弄的快感,夏油杰只能僵直着脊背,把全身的肌肉都收紧才能够不因为愉悦感而发出叹息。

 

“教主还真是不服输呢,这样都不发出声音……”五条悟像是对这样安静的调教有些不太满意,收起手里的散鞭,用手柄的一端绕着夏油杰的乳头打圈。

 

红色的绳子横贯夏油杰的胸肌,深深嵌进那富有弹力的肌肉。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全身紧绷的原因,乳头被拨弄的酥麻感觉也变得异常鲜明。

 

这快感来得猝不及防,让夏油杰没忍住呻吟:“啊嗯……”

 

“教主的乳头也有感觉吗?即便是被男人弄?”五条悟一脸少女的惊喜,玩弄得越发起劲,甚至低头对着勃起的乳头舔弄起来。

 

在开足冷气的房间里,最敏感的部位被含进男人口中,被湿热又粗糙的舌尖反复碾压和磨蹭,夏油杰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却又无法甩开那让人头脑发昏的快感。

 

夏油杰当上教主后,虽然每天都忙于扩大势力,但却从未在体术的练习上有所松懈。得到充分锻炼,本就饱满分明的肌肉线条被紧紧束缚,全身上下就只有呼吸还能够顺畅进行。横在胸前的绳子虽然夏油杰粗重的喘息微微起伏着,在他的皮肤上留下麻绳纤维的痕迹。

 

即便在怎么努力屏蔽胸前湿软的触感,夏油杰还是无法洗去脑中的屈辱感受。不仅嘴上不停,五条悟的手也始终不肯放过眼前这具过于完美的肉体。

 

他的手掌滑过夏油杰的大腿,修长的腿部肌肉和小麦色的皮肤相得益彰,大概谁都不会想到,在宽大的袈裟之下,居然藏匿着这样宛如雕刻的胴体。强制的跪姿看上去并没有让男人显得狼狈或是萎靡,夏油杰脸上逐渐开始掩藏不住的情欲,以及萦绕眉间的隐忍,让他看上去像是一只被天敌暂时压制的大型猫科动物,只要自己一不留心,就会被他狠狠地咬住脖颈。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只会让五条悟更兴奋。

 

他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呼出一口热气。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让五条悟心脏跳得发痛。在这副模样的夏油杰面前,即便是世界上最堕落的雌性,都不可能比自己更饥渴。

 

五条悟也跪了下来,与夏油杰面对面。男人偏过头去不与他对视,五条悟便捏住他的下巴,逼他直视着自己。

 

“你不想看看马上要和你做爱的人吗?”五条悟说着,伸出舌头顺着夏油杰的下颌线舔了上去,“可是我好想和你面对面做哦~”

 

夏油杰躲无可躲,只得顺从五条悟皱着眉头看向他。

 

这个五条悟看上去接近三十,一双蓝色的眼睛几乎可以说是流光溢彩,不过现在也许应该说是情欲满溢更贴切,白皙的皮肤因为过于兴奋而染上了粉色。虽然他规规矩矩地穿着西装外套,但还是能看出合体的衣服之下,包裹着极具爆发力的肉体。

 

“你要做就赶紧做!”夏油杰虽然语气生硬,但完全勃起的肉棒还是无处可藏。他眼一闭心一横,劝自己反正男的吃不了什么大亏,顶多也就是射一炮罢了。

 

“教主大人着急了吗——”五条悟丝毫不被夏油杰语气所激怒,只是笑嘻嘻地把手伸到夏油杰的耻毛下方摸了摸,“啊,还真是。居然都这么硬了。”

 

下体被男人握住的感觉,夏油杰并不想仔细去感受,他试图闭上眼睛,但是男人的声音还是钻进了耳朵。

 

“这么敏感可不好,如果教主大人几分钟就射了,那我岂不是没有玩具了?”五条悟很满意自己眼前的画面,男人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还闭上了眼睛,眉头紧紧皱着,充满男性气质的锋利下颌线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一口——他用手掌支撑在夏油杰的大腿上,伸出舌头顺着那下颌角舔了上去,留下了浅浅水渍一直延伸到夏油杰的鬓角。

 

这动作似乎更加让激怒了对方,夏油杰睁开眼,眼里流露出嫌恶。五条悟一脸悠然地与他对视,两人之间的距离极近,鼻息相互纠缠。在这长久的对视之中,五条悟敏锐地察觉到,两人之间似乎产生了一种古怪的暧昧感。这种暧昧感来源于夏油杰,他的眉峰微微地落了下去,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在内心里产生了一种屈辱的服从感。

 

五条悟脸上的笑意在扩大,他知道夏油杰已经开始让自己学会享受这一切。

 

穿着袈裟的教主,已经落于淤泥。

 

五条悟微微退后两步,夏油杰无暇的肉体看上去与现在的教主并不相衬,他松开手上的散鞭,从架子上床边的架子上取下了另一根细长的、闪着银光的鞭子。夏油杰的嘴角颤抖了一下,即便他没有亲身感受过,也能明白,此时五条悟手中的那根鞭子带来的疼痛,可不像刚才的那么好受了。

 

细细的金属和皮革紧紧地编织在一起,五条悟此时拿在手中的,是自己抽人最疼的一根鞭子。他用鞭子的顶端,缓缓地拂过夏油杰赤裸的身体,手底下感受到的起伏让五条悟十分愉悦。

 

“啪”的一声,夏油杰最先感觉到的是鞭子带起的一阵疾风,紧接着就是左腹传来一道火辣辣的刺激感。怪异的是,疼痛感并不突出,反而是下腹的搔动变得更加剧烈。夏油杰慢慢低下头,看到自己紧绷起来的腹部上留下了一道明显的红痕。

 

五条悟凝视着自己在夏油杰身上留下的第一道伤痕,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得意,像是在空白的画卷上画出了让人满意的第一笔。当然,让五条悟满意的,不仅是形状完美的伤痕,夏油杰的反应也是相当诱人,脸上虽然有抗拒,但眼里又不显出一丝软弱和恐惧,咬紧了牙忍耐的样子,看上去甚至更有男性魅力。

 

简而言之,是最能够激起五条悟施虐欲的表情。

 

“很棒哦……”五条悟微凉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夏油杰的脸,但是话还没说完,又落下了第二鞭,第三鞭。

 

“唔……嗯……”夏油杰紧闭着双唇,然而还是有细微的呻吟从喉头溢出。

 

五条悟兴致勃勃地看着夏油杰的胸口、腹部、大腿慢慢地开始染上被鞭打的红色,甚至还有几次,鞭子直接落到了他两腿之间的巨物上,这当然也是五条悟故意为之。

 

无论是体型还是脸,夏油杰都属于完美的尤物,五条悟停下手上的鞭子,退后两步想要欣赏一下自己的杰作。即便仅仅是坐在简陋的椅子上,夏油杰仍能呈现出蓬勃的肌肉线条,忍受着强烈羞耻感和痛苦的身体,竟仿佛精心雕琢出来的雕塑一般,不,五条悟静静看着他在疼痛中喘息,气息的流动带来的胸口剧烈起伏,和血肉被直接鞭笞带来的醒目的红色,让他比冰冷的雕塑更脆弱,也更性感。

 

“真美啊,教主大人……”五条悟慢慢地走上前,分开双腿坐在夏油杰的大腿上,裤子下完全勃起的下体与夏油杰赤裸的肉棒紧紧地贴合,“差点要变成你的信徒了……”

 

“唔……”五条悟的吻像是要把自己口中的空气都吸走,夏油杰只能勉强应付着与他唇齿纠缠。

 

我应该咬他的。夏油杰皱着眉告诉自己。但是男人柔软温热的舌头紧紧缠着自己,精致的湿润的嘴唇紧紧吸着自己。夏油杰几乎不记得是谁先开始的这个吻,只能任凭这个吻越发深入,甚至有晶莹的津液从嘴角溢出。最后竟然是五条悟主动把夏油杰推开的。

 

虽然嘴唇边缘都被吮吸得发红,但是五条悟看上去相当得意。他伸长了手臂环着夏油杰的脖颈,挑了挑眉毛,说:“教主大人吻技好厉害~”

 

不知是因为吻得太过激烈而缺氧,还是因为被面前的人所迷惑,夏油杰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起初的强烈反抗的欲望。肉棒被五条悟的裤裆布料磨得又痒又痛,夏油杰一边想要快点结束这一切,一边却又不希望眼下的高潮来得太快。

 

“你……还有什么花招……”一直沉默忍受的夏油杰终于开了口。

 

五条悟扬起眉毛一脸惊喜,他坐在夏油杰大腿上有些迫切地蹭了蹭屁股,笑着说道:“还有很多哦~教主大人喜欢羞羞的,还是痛痛的,还是麻麻的?如果都感兴趣的话,我也可以都给你来一遍哦~”

 

五条悟突然欢快如少女的声线,让夏油杰一时有些懵逼:“什么……还有麻麻的?”

 

五条悟笑得一脸神秘,从夏油杰坐的椅子后面的箱子里,取出一串小小的金属串珠,但是那根串珠,并不是单独出现的,串珠下还连着一根细细的电线。

 

夏油杰不禁开始觉得背后有些发凉。

 

拿出了道具的五条悟并没有直接对夏油杰下手,他拿着那串金属串珠,捏着其中两颗轻轻地含进自己的嘴里,坚硬的泛着银光的金属珠子陷入那柔软的口腔软肉当中的画面,让夏油杰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五条悟就这么把那串珠子叼在口中,慢慢地,慢慢地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并没有任何东西固定住夏油杰的头部。夏油杰在心里也这么提醒自己:你随时可以移开视线。但是五条悟的动作却像是牢牢地吸引住了夏油杰的目光,轻轻抚摸过自己的脖颈,从最上面的一颗扣子缓缓地解开,脱去衬衫的时候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地,用衣襟扫过两边的乳头。接触到外面冷空气的乳头变得挺翘又红艳,缀在男人饱满的胸肌上显得更加诱人。

 

脱下西裤的时候,五条悟特地转过了身子,慢慢地弯下腰,翘起圆润的臀部,把自己的裤子褪到了脚踝。小小的紧身的三角裤包裹着柔软的臀肉,在五条悟弯腰时,勒出两道沟壑,看上去异常色情。

 

夏油杰脑子当中出现了自己将脸埋进这一片柔软臀肉之间的画面,下体一阵兴奋感袭来。情急之下,夏油杰只能迫使自己低下头,将那臀部从自己脑海中删去。

 

五条悟回过头,就看到夏油杰正低着头,紧抿着嘴角,一副兴奋感难以抑制的样子。他快速地脱下自己身上最后一片小小的布料,丢到一边,走到夏油杰面前蹲了下来。

 

夏油杰的视线里出现了五条悟的胸部,原本圆润的轮廓被膝盖挤压,呈现出微微地凹陷,夏油杰觉得下身更加硬得发痛。

 

五条悟像个好奇心重的孩子似的,用手指戳了戳夏油杰越发胀大的肉棒,把那金属珠串拿在手中,说道:“哎呀,又变大了呢!如果这么射出来可就不好了~”

 

说着,他用手上的珠串从夏油杰的囊袋下穿过,紧紧地缠住了他肉棒的根部。

 

夏油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肉棒被人绑住,射精的欲望却没有消退,下腹反而变得更加酸胀起来。

 

五条悟的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成了,他用手指勾起夏油杰的下巴,用近乎温柔的声音对他耳语:“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说着夏油杰就觉得自己的肉棒抵在了一个紧紧闭合的小口上,五条悟深吸了口气,双手背到身后掰开自己早已经湿润柔软的后穴,将那硕大的龟头吞吃进去。

 

夏油杰只觉得自己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极其柔软又极其火热的空间。起初五条悟的穴口紧紧箍着自己的顶端,连续的快感让人头皮发麻,而一旦自己的龟头完全进入了他的身体,那里面的紧致的内壁带来的吮吸感更是能够让人舒爽到忘了自己姓什么。

 

此刻的五条悟也不禁觉得有些骑虎难下,身下火热的肉棒显然是自己从未体验过的尺寸,而且形状挺拔,连肉棒上每一根突起的青筋,都能够刺激到自己的肠壁,并且将他的形状原原本本地传递到自己的大脑里。

 

“这恐怕……会上瘾……”五条悟仰着头,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摸索着自己体内最敏感的那部分。

 

“啊啊——!”五条悟压根不打算压抑自己的浪叫声,“啊……好粗……捅得……好深……顶……顶到了啊……”

 

不过被他骑在身下的夏油杰几乎分不出心来感受他的叫声,五条悟的臀部在他的大腿上拍得“啪啪”作响,前端更是被狭小的内腔一次次地挤压,他也忍不住靠着五条悟的胸口大口喘息起来。既然面前就是五条悟的胸部,那么当然也就意味着五条悟那两颗刚才格外骚浪的红艳艳的乳头也就在夏油杰面前上下晃动着。

 

不甘心这样被人控制住快感的夏油杰,张嘴把左边一颗柔软的乳头纳入口中,唇齿舌头并用,把它吸得啧啧作响,一边吮吸一边抬眼观察五条悟的反应。

 

五条悟的乳头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仅次于龟头的敏感带,被人这样含在口中蹂躏,让五条悟的大脑更加被快感所侵蚀,口中的叫声也变得更加乱七八糟:“啊嗯……啊……乳头……吸我……乳头……好舒服……要坏……要坏了……”

 

夏油杰终于觉得自己夺回了一些主动权,奋力从下往下操弄着身上的人,甚至还一口咬在五条悟的乳头上方,紧紧叼住那一块软肉,像是动物一般疯狂的抽插。五条悟下面那地方,竟然也像女人的巢穴一般,在长时间的操弄之下,变得格外湿泞,甚至有液体顺着夏油杰的肉棒流到下面的囊袋上。

 

五条悟已经没有了自己动的体力,只能双脚轻轻点地,抱着夏油杰的肩膀,被人从下面操得流水。胸口被咬住的部分,他甚至没有感到疼痛,一心只想让夏油杰插得更深入一些,恨不能让他把囊袋也挤进自己的身体里。

 

“喜……喜欢……啊……好……舒服……”五条悟已经根本不知道自己口中在喊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只觉得脑中能够感受的刺激感已经到达了极限,下腹几乎已经不属于自己,在一阵异常快速的插弄过后,他觉得下体长时间堆积的快感在一瞬间到达了顶峰,他低下头,任凭身体一阵不受控制的抽动。

 

混沌的大脑开始变得明晰起来,五条悟慢慢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喷了夏油杰一脸。

 

夏油杰虽然莫名地突然被颜射,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去露出任何一丝不满的神情,从刚才被撸起来到现在,夏油杰已经硬了接近一个小时,接连忍受了无比强烈的刺激之后,还是不能射精,夏油杰只觉得自己已经被快感折磨得快要发疯了。

 

不过,既然五条悟现在已经射完一炮,可以说是神清气爽,心情舒畅,他也不介意少折磨夏油杰一会儿。

 

他慢慢地从夏油杰身上站起来,看着那根仍然屹立不倒的东西,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慢慢在夏油杰面前蹲下来,用柔软的指腹揉搓着那硕大的深红色的龟头,眼里甚至带上了一丝怜爱。

 

“请你……”夏油杰由于精疲力尽,声音也变得含混不清。

 

“什么?”五条悟其实听清了,不过,他不介意让夏油杰再说一遍。

 

“请你……让我射精……”夏油杰垂着头,声音有些发颤。

 

五条悟竟然觉得这一刻的快感,比之前那一小时加起来还要强烈。他用手指轻轻地挑开了纠缠着的串珠,但那串珠只是松了一些,并没有完全解下来,五条悟一脸纯良地看着夏油杰的眼睛说:“这样你应该可以射出来了。”

 

因为太久的束缚,夏油杰竟然一时还无法让自己自由地射出来。五条悟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他挑了挑串珠下面连着的那根电线,拎起电线的另一端——一个小小的开关。

 

五条悟在夏油杰尚有些疑惑的注视下,划开了那个开关——

 

一阵酥麻感袭击了夏油杰的肉棒根部和整个囊袋。

 

是电流!当夏油杰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五条悟已经开始慢慢地提升档位。电击玩具的电流虽然极小,但是放在男人的肉棒上,那刺激感几乎会成倍放大。夏油杰只觉得自己的下体又痒又痛又麻,但快感也剧烈到了极点,自己的大脑几乎已经感知不到任何别的东西,下腹的肌肉绷紧到了极限,几乎不到半分钟,夏油杰就已经全身脱力,精液直接射在了自己的前胸上。

 

五条悟没多折磨夏油杰,轻巧地解开了串珠,丢到了一边。

 

夏油杰整个人都汗津津的,身上的伤痕和精液的痕迹交错在一起,这种被凌虐过后的美感,让五条悟不禁又有些兴奋起来。

 

不过时间已经到了,五条悟当然不会多留一分钟。他弯下腰,解开束缚着夏油杰的绳子,又从他椅子底下的箱子里抽出一张价位表,亮在夏油杰面前,说道:“好的,夏油先生,服务结束了!记得按时把尾款打给我哦~”

 

夏油杰长长地舒了口气,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问:“但是我记得先前的调教合同上并没有写会有……性爱的部分吧?这部分的费用怎么算?”

 

五条悟一边从地上捡起那件紧身三角内裤套回身上,一边回答:“嘛……一般来说都是没有的。不过,毕竟夏油先生这么大,我也爽到了,就当是附赠的了吧!”

 

夏油杰转了转被绑了半天的手腕,再抬头时就看到五条悟已经迅速地穿好了衣服,收拾好了东西打算离开房间。

 

“诶!”夏油杰忍不住叫了一声,但是又突然有些后悔,五条悟已经回过头来,张大了蓝眼睛等着夏油杰说话。

 

“那个……如果还想约你的话……”

 

“那就还是打原来的电话就好啦~”

 

“如果是私下的那种……呢?”

 

“私下?”五条悟眯起眼,微微地拉下墨镜,看着眼前的男人,即便再看一次也还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五条悟慢慢地露出笑意。

 

“090-xxxx-xxxx。”五条悟报出一串数字来,这串数字并没有被写在自己任何的合同和广告里,“想喝一杯的话就联系我吧。”

 

“哦,对了,差点儿忘了说,生日快乐哦,夏油先生~”

1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