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OW(吟游诗人夏x丘比特五)(2022年五条悟生贺) by 烧碱

是给小五的第三个生贺了!
不知道五老师什么时候出猫包,姑且还是祝五老师28岁生日快乐 :birthday:
各位老师们操持满汉全席(满汉全刀?),那我就整个泡面吧 :ramen:
预警大概是如有不适及时关闭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写ORZ

9 Likes

章一

这是夏油杰第2次在酒馆里看到那个人了。

很显眼的一头白发,很好看的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脸上戴了黑色的眼罩,远远看过去有些不近人情。

上一次是大概一周前,夏油杰游走完了魔族遗留下的边境大陆,来到了这处由人类和亚人混居的村落,靠着刨到的魔族材料换了些钱,在酒馆里安静地坐着收集周围热热闹闹的人群交谈的情报时,那个白发男人推开门就进来了。

昏暗的酒馆里,来人成了过于显眼的亮点,连坐在角落里的精灵族的翅膀都显得黯淡,夏油杰只是抬眼看了看,又低下头——这类人、不,这类非人的人形,大概率是天使或者亚天使,性格一向心高气傲,来到杂七杂八的种族混居的地方,多半不是为了找乐子,而是为了抓人。

在酒馆安静的这10秒,来人径直走到了吧台前,冲着一脸呆愣的老板娘挥了挥手,示意他要点单,然后似乎是察觉到了周遭的气氛,他将搭在后背上的兜帽扣在了头顶,原本被掩藏在兜帽下的花纹露了出来,是一对小小的、泛着浅浅白光的翅膀图形,周围安静的人群这才开始重新热络了起来。

夏油杰叹了口气,自己难得也有误判的时候——来人是一只漂亮的、闪闪发光的天使,不过只是连翅膀都很小的、连藏起来都藏不住的小天使,可能实际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这在天使中,也就是幼年的存在。

是小孩子出来玩了啊……被自己的想法逗笑,夏油杰喝了一口手边的苹果肉桂红酒,低着头继续研究新地图。

天使坐在吧台前的时间并不长,夏油杰冲着地图勾勾画画了几下,再抬头,那只显眼的幼年天使已经离开了,周围已经有无聊的八卦客人围到了吧台前,询问老板娘那个天使有没有姓名,声音是不是像书里说的歌里唱的那样像风铃一样动听,甚至有好事者问若是用天使用过的酒杯喝酒能不能延年益寿,而老板娘讪笑着说那位客人只是在这里坐着,连端给他的纯水都没有喝,周围又开始猜测是不是天使不需要进食,说着说着又扯到什么天堂地狱什么魔族人族,挤在一起的人群没多时便四下散去,一个小小的谈资并没有影响到这些家伙日复一日的日常生活。

第二次是傍晚,夏油杰刚刚揭了一张未被赏金猎人拿走的榜——是到一处据说有已灭亡了都魔族出没、现在已经成为废墟的一座洋馆找主人丢失的宠物猫,危险不说还没多少赏金,也难怪留在了张贴榜上。

他还是老样子坐在了靠近吧台的角落,视野良好能将大半个酒吧印入眼底。临近黄昏时分,正是这里逐渐热闹起来的时候,斜着插进门缝的阳光带着让人兴奋的红色,甚至有两个人狼混血在跃跃欲试地盯着吧台旁的矮台,打算等天黑了立刻跳上去高歌一曲。对,物理意义上的,高歌。

然而随着最后一抹夕色出现在酒吧门口的,是上次的那只幼年天使。

他推开了门,带进一屋子的秋冬季的寒气,来人这次进门就戴好了兜帽,老老实实地坐在了吧台边缘,整个人趴在了吧台上,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不像是高傲的稀有种族,像是……像是自己接到的那纸赏金榜里跑丢了还在闷闷不乐为什么铲屎官再不出现了的宠物猫。

幼年天使这次并没有造成太大的轰动,老板娘像是看待小孩子一样慈爱地看着他,依旧递上了一杯纯水,天使摇摇头,继续趴着不动,人狼混血已经跳上了矮台,一阵鬼哭狼嚎惹得周围的群众端着各自的酒水和他们闹,夏油杰也笑了笑,聚众的人群终归是喜欢热闹的,大家都应该放松才对。

然而他自幼便离家流浪培养出的直觉让他绷紧了身体,手边的口琴也是拿了放放了拿。

那个幼年天使——姑且这么称呼——在留意着他,即使幼年天使只留给他一个后背。

很奇怪的感觉不是么,天使大致分类也无外乎福音天使和惩戒天使,若不是为了匡扶正义、肃清生灵,那这只幼年天使该不会是福音天使,会给自己带来好运的那种。

为什么要留意他呢,因为他是在场的为数不多的人族?是幼崽本能的好奇心在四下打量,还是……唯独留意他一人?

夏油杰想了想,将自己的感官调动到极限,接着端着桌子上温热的蛋酒侧过身,猛地给自己灌了一口,接着突然松手,让那杯子直直地往地上掉,在杯子落地前轻巧地一勾手腕,重新将杯子拿在了手里。

得益于吟游诗人独特的洞察力天赋,他看到了背对着自己趴着的天使轻轻地颤了一下,呼吸加快,接着是吞咽唾液的声音传进了自己的耳朵。

夏油杰无声地笑了,他光明正大地盯着天使的背影,摸到了手边的口琴,在那两个人狼混血闹够了之后抬脚上台。周围的熟客打趣道,问他怎么平日里难得听到吟游诗人的演奏却在这会儿突然要表演了是不是看上了在座的哪位美丽的姑娘,对此,吟游诗人只是露出了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随意地往墙边一靠,将手里的口琴放在了嘴边。

悠扬的琴音仿佛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自山涧流淌的清泉汩汩而下,在水边嬉戏的野鹿轻声地鸣叫,有飞鸟的翅膀蹭过森林的树尖,天晴转雨,滴答滴答的雨中,隐约的风在轻轻地搔着听众的耳孔。雨声停后,自天堂传来的钟声在整片大陆回响,厚重的钟壁被无形的钟芯击打,击打着世人的罪,重复着世界的循环与轮回。

一曲结束,周遭的听众依旧沉醉其中,而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那只幼年天使,他终于转过了头,隔着漆黑的眼罩盯着仅凭一只口琴就能吹奏出叙事诗的吟游诗人,嘴唇动了动,对着夏油杰做了个“回去”的口型,然后先对方一步,坐在了刚刚夏油杰的座位,仰着脑袋看着他。

夏油杰冲着终于脱离出琴声的欢呼着的众人摆了摆手,看天使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索性问老板娘借了另一只木凳,和对方坐在了一起。

“你……你是在、欢迎我的到来吗?”从初见到现在的天使终于开了口,夏油杰想,他的声音果然很好听,比他听过的最大的圣教堂响起的钟声都好听。

“因为你好像在关注我。”夏油杰偏着脑袋,额前的一绺刘海随着他的动作晃啊晃,他将自己的那杯暖融融的蛋酒推了过去,笑道,“这是甜的,我想你应该会喜欢。”

白发的幼年天使像是小孩子一样双手捧着那杯浓白色的甜味饮料,小心地抿了一下,接着急切地灌了一大口——他似乎对这种带着暖意的甜味非常喜欢,夏油杰想。

他看对方喝了两口还不满足的可爱模样,便顺势道:“我是夏油杰,如你所见,是个稍微会找点事情赚外快的普通吟游诗人。”

“唔……是杰啊……”天使将脑袋埋在自己的臂弯,刚刚带了些疏离的声音被蛋酒糊得甘甜而粘稠,他嘴里叽里咕噜地嘟囔了几句,夹杂着喊着“杰”的音调,活像是吸了猫薄荷的小猫。

夏油杰还没来得及感慨幼年天使的毫无防备,就看对方抬起了头——漆黑的眼罩被蹭掉了一点,露出了动人心魄的、透彻而明亮的蓝。天使嘿嘿地笑了两声,不知道是冲着夏油杰说,还是在自言自语。

“悟……碰到了,杰……真是、太好了……”

噗通一声,他整个人都倒在了桌子上,夏油杰吓了一跳,看周围似乎没有人注意这里,赶忙凑上前查看情况。

这只幼年天使枕着自己的胳膊,脸颊上的红晕像是打湿了的春桃;那抹漂亮的蓝色被掩藏起来,纤长的白色睫毛轻轻颤动,活像是刚刚破茧而出便被雨淋了翅膀的、纯白色的蝴蝶。

是睡着了……看对方呼吸均匀,脸颊泛红的模样,夏油杰失笑。他本来是想找个搭档帮忙,而难得一见的天使对魔族的了解肯定比他这个人类要强得多,但没想到,是个酒量超差的幼儿。

把他丢在酒馆显然不符合夏油杰的性格,毕竟这家伙现在睡成这样,还是因为自己。

他想到了对方的回答,猜测他口中的“悟”就是他自己,便俯下身,凑在了天使的耳边轻轻地唤了一声。

“杰……”迷迷糊糊的天使黏糊糊地回应,夏油杰叹了口气将这只身量不小的幼年天使抱在怀里冲着老板娘示意,便从酒馆的后门离开了。

“真是……这算是捡了个宝贝吗……还是捡了个麻烦……”他低声地抱怨,却没有注意到自己一直上翘着的嘴角。

9 Likes

章二

五条悟难得做了一次梦。

梦里的他还是一副福音天使的装扮,背后的翅膀拍打着落下几根纯白的羽毛,身边的女性样貌天使装模作样地鼓了鼓掌祝贺他迎来中年掉毛,另一名男性样貌的天使则一脸认真地建议他把自己的羽毛收起来做个抱枕。

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久到几乎没人在意它有没有发生过。知晓自己身在梦境的五条悟冷静地看着那三个天使的背影,伸手一捏。

啪地一声,所有的明媚景色自梦中的自己身后的翅膀碎裂开来;梦境的幽暗深处一闪一闪的是一枚被折断的、金色的箭,他盯着那枚箭头,闭上眼睛。

唯一的一次失败,太难受了,他本可以等,但还是没忍住。

啊啊,绝对会被硝子嘲笑的。五条悟深吸一口气,用力将手心按在了那枚箭头上。

如自己预料那样,在沉溺梦境的时候只需要想起来自己在做梦就好,就能立刻醒来。五条悟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张自己刚刚在梦中见到过的、熟悉而关切的脸。

“……杰?”他眨了眨眼,四下环顾——是一间不大的卧室,不大,但是很温暖,堆在身上的是带着阳光味道的棉被,他摸了摸脑后的羽毛枕,重新把自己埋进暖融融软绵绵的被窝,只留下一双亮晶晶的蓝眼睛冲着夏油杰眨巴眨巴地看。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不能饮酒,就把你带到我的家里来了。”看对方的视线恢复了清明,夏油杰递上一杯颜色奇怪的饮料,看对方炸毛猫猫一样瞪大了眼睛,赶忙解释道,“是醒酒茶,我从老板娘那里学来的,看你喜欢甜食,我加了很多蜂蜜。”

“……”五条悟继续直勾勾地盯着夏油杰的眼睛,他拿着杯子,没说喝,也没说不喝。

夏油杰挠了挠脸颊,讪讪道:“我、我没给别人做过这个,我第一次带人回来……我、呃,总之我不是坏人,悟相信我好不好?”

怎么回事,怎么一对上对方的眼睛,就不自觉地像被妻子审问的丈夫一样……夏油杰愣了一下,赶忙将这种不合适的想法驱逐出脑海,他看五条悟还没有喝的打算,低下头,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醒酒茶:“你看,没有毒,你可以喝的。”

五条悟这才双手捧着杯子仰起脑袋一口一口地吨,夏油杰看着他喝完,又换了一杯清水,对方摇摇头表示不用,又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

宿醉很难受吧……虽然这只天使只喝了一点点,对酒量差的人来说,难受也是理所当然的。

夏油杰端着杯子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小心翼翼地将门合拢,这才放下了杯子,坐在了一张兽皮上摊开了那份悬赏,掏出一支笔开始写写画画起来。

房间里的五条悟竖着耳朵仔细捕捉着对方的动静,然而难得的像是晒过日光的干草一样温暖又清淡的气味让他既是熟悉又是挫败,他将脑袋照着蓬松的羽毛枕用力蹭了蹭,泄气地闭上了双眼。

在午饭时间前,夏油杰再次敲开了本属于他自己的卧室的房门,他看对方还将脑袋闷在被子里,走上前轻轻地拍了拍一大坨天使馅儿的棉花糖,温声道:“再这样会憋到你自己的,午饭有想吃的吗?”

一只雪白的冷酷猫猫头从被子里钻出来,五条悟本来想说天使可以不用吃东西,然而他的肚子非常适时地咕噜了一下,惹得夏油杰不由得轻笑出声。

好吧好吧,五条悟这时候才有点自己的体质和很久很久以前不一样了的自觉,一只猫猫虫慢慢从被子里咕涌出来,他盯着夏油杰的眼睛,直截了当道:“你想用我做什么?”

“其实……我接到了一张悬赏,里面有提到过有魔族痕迹的洋馆。”夏油杰看对方清醒的状态和昨晚黏糊糊的小糖饼判若两人,有些遗憾,干脆将他一开始的打算全盘托出,“传说中的那场天堂和魔界的大战,也只是在各个地方的民谣中传颂,我走过的地方只是说,天使一定是魔族的克星。”

“也就是说你要我免费帮你打白工咯?”五条悟撇撇嘴,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将怀里的羽毛枕揉来搓去。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夏油杰赶忙反驳,他挠了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耳朵,“因为……我没有从当事人,也就是从天使口中听到关于他们的故事,所以想请你讲一讲你知道的……作为报酬,你可以开个价,只要是我能支付的,我一定帮你,好吗,悟?”

悟,他这么叫了,他又这么叫了。也许这一次是例外……他能知道……

眼看着天使的目光仿佛蒙上了一层时间凝成的雨雾,夏油杰赶紧解释道:“你昨天……你昨天在回来的时候喊我‘杰’,然后自称是‘悟’,我有搞错吗……搞错了的话我跟你道歉。”

看吧,就知道怎么可能是这么个美好的意外。

五条悟叹了口气,他终于舍得从暖融融的被窝里钻出来,抱着羽毛枕坐在了夏油杰的书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的名字是五条悟,你都叫我‘悟’了,这会儿改会显得我小肚鸡肠,所以你就继续称呼我‘悟’吧。”

“好的,悟。”夏油杰仰着头看着这只气场微妙变化了的天使,咽了口口水——指不定自己真的找到了能完整地读出那个古老故事的存在,如果这样的话,如果这样……他一定可以……

“然后,关于天堂和魔界的战争。”五条悟压低了声音,看夏油杰严肃地点了点头,将一根手指放在了他的额头,“我不知道。”

“……哎?”夏油杰愣愣地盯着对方白玉一样的指节,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的他一副傻乎乎的模样,都快盯成了斗鸡眼。

“我是说,我不知道啦,杰。”作弄一下害自己喝醉的罪魁祸首还是很开心的,五条悟毫无愧疚地想。他看夏油杰半天没回声,气哼哼地拿着羽毛枕照着夏油杰的脑袋顶砸,“我只是个低阶的随随便便混饭吃的天使!我还是小孩子!我怎么知道那么久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嘛!”

“呃……那、那悟是什么天使啊?只要是惩戒天使的话,肯定能知道一些我们这些外族人不知道的事!”夏油杰终于知道躲了,他伸手招架着五条悟越来越乱来的打法,不死心地问。

“很遗憾,我是福音天使。”五条悟一咧嘴,笑得极其不怀好意,他对着夏油杰亮出了自己的后背,那双小小的、纹在衣服上的翅膀纹路发出了浅浅的白光,然后那花纹活了一样四下扭动,接着砰地一下,摆脱了衣服的束缚,当真变成了两只小巧可爱的、肉嘟嘟的翅膀,在夏油杰的面前得意地扇动,“而且如你所见,我的翅膀就这么大点,还有哦,我是个丘比特,但是呢,我的弓箭被我弄丢了。所以,杰,在讲故事的层面我就没办法帮你啦。”

“丘比特,悟是丘比特啊。”夏油杰抚摸着下巴思索,下意识地问道,“那悟有妻子吗?”

“……”天使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这家伙噎住,他张了张口,又摇摇头,然后把枕头用力按在了夏油杰的脸上,“没有妻子还真是抱歉了啊!明明是掌管爱情的丘比特,自己还是个单身狗!真是抱歉了啊!”

谁说天使不能撒谎的,反正他五条悟不在乎。

天使撒不撒谎这件事夏油杰并没有意识到,他只是在对方打闹的时候又一次听到了对方的肚子咕噜噜了一声,赶紧先求饶认输,再三确认了五条悟是真的说不出那场久远的战争发生了什么后,这才依依不舍地去了厨房。

将准备好了的面皮擀开,切好的苹果块和坚果撒上柠檬汁和肉桂粉再仔细地摆在面皮的一端,另一端刷好黄油,从带着十足馅料的一头开始慢慢地卷起,捏成适合天使的大小,再放进预热好的烤炉;夏油杰想了想,又在锅里添了水,煮了一碗通心粉捞出,他使了个懒召唤出了智商较低的木灵,让它帮忙清理厨具,而他则是又拎出一小块黄油和洋葱,趁着洋葱不注意,直接几刀切碎,丢进锅里再混入他自己手打的肉馅,让锅子吱吱地响;烤炉里传出了苹果派的香甜气味,夏油杰将两颗番茄用手捏碎丢进锅里,他擦干净手,又拿了个苹果切成了可爱的兔子形状,这才将通心粉丢进咕嘟咕嘟冒着泡的蕃茄肉酱锅中,先把苹果派摆了出来,接着是分量十足的蕃茄肉酱通心粉,夏油杰满意地点点头,解下腰间的围裙,冲着门外猫猫祟祟的天使喊:“要吃饭吗,有甜甜的苹果派哦。”

五条悟立刻窜上了餐桌,还摸了一把端着盘子的木灵的脑袋,把小家伙吓了一跳,差点失手把餐食泼出去。

苹果派香甜可口,通心粉爽口开胃,虽然天使原则上不需要进食,但是享受一下人类的美食又有何不可呢。夏油杰看对方鼓着腮帮一小口一小口吃得优雅又飞快,笑着给他倒了一杯昨晚他喝的蛋酒的改良版——天使酒量太差了,里面的朗姆酒换成了发酵了的米汁。

吃饱喝足,适合犯困。五条悟贴心地让出了本属于主人的卧房,为报答一饭之恩——五条悟的原话是“杰的屋子里有很好闻和很好吃的味道能让天使的羽毛变得蓬松柔软等于一次高级护理”,被夏油杰开玩笑说那么小的小翅膀就不收你钱了——他答应和对方一起去那栋据说有着魔族出没痕迹的洋馆看看。

啊啊……哪怕是现在的模样……

五条悟研究着地图和榜单,脑子里蓦地响起了夏油杰问着自己有没有妻子的话语。

怎么可能呢,现在的这幅模样,被他自己定下的因果困住的模样。

他伸了个懒腰,游荡到了夏油杰的浴室,小心地关好了门后,他面无表情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

镜中的男子英俊貌美,身材绝佳,色素缺乏的他连缀在微微隆起的胸肌上的乳豆都是浅浅的粉,然而在人鱼线隐没的位置,却是光秃秃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天使不需要进食,因为没有排泄器官;天使几乎是永生,所以不需要生殖器官。

他用手点了点本应该是旖旎的、可口的、带着暗示意味的位置;平坦的、什么都没有的位置。

“杰……”五条悟叹了一口气,重新穿好衣服,垂下的刘海盖住了一片雾蒙蒙的蓝,“只有这一次……可是就算是这次,我也等不住啊……”

TBC

16 Likes

看來兩人有過過去哇!好期待

2 Likes

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