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ABO/R】《廻廻奇譚II》by k09080606

【夏五/ABO】《廻廻奇譚II》下
-A夏/ AO霜杏五
-生子有
-雙時空
-主世界:2018年五條被獄門疆封印及解除封印之後的事/次世界:2017年百鬼夜行後,五條監禁夏油
-五條海王Alpha經歷描寫有
-原創角色有(主時空夏五女兒),戲份還很多 ​​​

summary:

雙時空,主世界與原作較相近,五條在百鬼夜行後殺了夏油後,2018年的澀谷事變被羂索封印進獄門疆,因為咒力跟肉體都被壓制住而發 情,因時空扭曲而在獄門疆裡遇到次世界的夏油,sex後五條懷孕,生下能穿越到次世界的女兒夏油 澪。

次世界是由五條的意志作為所有事件發生的導向,這裡的五條先於羂索取得獄門疆,在2017的百鬼夜行後不願意殺夏油,將人治好後先封進獄門疆(次世界的夏油就是在這時遇到主世界的五條),次世界的五條覺得咒術界的一切都太狗屎,決定將棄貓的可惡摯友當成活體按摩棒用,希望快點生下繼承人快擺脫身為最強的責任。

 

 

 

 

 

在曾经或不曾相爱的次元中,夏油都觉得五条是首跃进他眼中的诗,最最悠邈而格律严谨古老的那种汉诗或和歌,每字每句却又声张飞扬的踩在格式上头,逾了矩又没真越过。

 

01 A-side 主世界:成孕

2018年涩谷事变终结后,狱门疆里的五条拒绝了封印的解除,声音闷闷的透过「门」的缝隙说等到了校医室再说,学生们面面相觑。后来当只有家入与正方咒物独处的时刻,五条总算愿意主动踏出已开放结界──雪花一样透白的神子之躯光裸而湿透,泛出薄薄水光,一如刚从羊水褪出的赤子──当然五条没有发出啼哭,然而双眼确实通红,开口时哑得肉嗓被砂纸狠狠磨砺过似的,借我浴室,硝子,他说。

当唯一存活的多年同窗经过身边,Alpha家入嗅到了浓稠的苦涩信息素,然而不是五条的甜气,而是属于那个已经死去的某笨蛋的苦涩气味。

 

校医室常备甚平样式的病号服,家入递过去浴间门缝,在对方要了另一项常备物时愣了下──验孕棒?

于是五条带着热水的雾气走出淋浴间时,家入看到试剂上两条红线倒没那么讶异,倒是握住检验器材的银发男子少见的紧绷住脸、粉色唇瓣抿成没有表情的一条线。

家入事后才知道五条有两种第二性别:咒术界最强同时是A也是O,长久以来倚赖A的特性及咒力控制所以从未发情,而狱门疆镇压的不只肉体,还有咒力,多年的压制引致蛰伏的Omega天性仿佛复仇一样凶狠反弹,五条悟的后阴不断流水。六面的咒物里头,物理时间不会流逝,Omega痛苦的持续颤抖发情,将自己修长的指结伸进、甚至拳头硬是整个没入水淋淋的后穴都毫无满足感,感觉要被体内涌出的烧灼黏液跟淹没煮熟,他需要任何一个Alpha凶猛的贯穿与成结!

后来他看见夏油杰从另一端走来,额头光滑没有缝线,他的灵魂跟六眼都认同的挚友──焦苦的溶溶的海气与烟味信息素是他所需的A,然后?然后五条就拒绝透露一星半点给家入了,只淡淡说了句「就我推测,那应该是另一个时空的杰吧。」这个时空的夏油已经死透了,只剩火化后的遗骨余灰。

五条答应了友人可以陪同接下来五条家主御医的产检及其他检验:要知道家入作为医生及生物学家,对人体的奥秘存有强烈的好奇心,更何况──死人的孩子?狱门疆的孩子?

超音波检测五条腹中的胎已经12周、3个月左右的大小,与最强被封印的时长相差无几,但狱门疆里物理时间不会流动啊,到底是怎么长大的?五条、家入、医师三人百思不得其解。 10周左右的胎儿可以检验DNA了,无论经由绒毛采样或母体血液都斩钉截铁腹中胎儿的另一个血亲是夏油。

 

回程路上,东京街头广告看板与萤幕不停闪烁,还有行人压低声音的耳语,东京高专地狱世代几乎是仅存的二人穿梭其间,默契的保持和谐的沉默,直到银发的高大眼罩男人拉扯了下友人的衣角,放软声音说肚子饿了想买甜食,家入不可闻的叹息,自从夏油暗堕,对方撒娇的人就换成了自己,她提膝轻踹了下五条小腿,要买就去啊。

街边立食区,五条大口大口的进食可丽饼,脸颊仓鼠一样的鼓起来,已经是第三个甜口味的,家入看了都腻,她早解决生火腿乳酪沙拉口味的晚餐,正拎罐啤酒轻巧的啜饮。

五条边嚼突然发出呣咕呣嗯唔嘎的声音,粉唇翕动,只是牙关仍紧闭以锁住食物不喷出来,家入这下耐不了性子,面无表情狠狠踩向身旁的切尔西靴,想当然尔被隔绝在虚空之外。

五条边吞下好大一口甜食,咯咯的低笑起来「好凶唷硝子,已经到了生气会加速老化的年纪了,要像我一样脾气好才能一直保持年轻的美貌啊。」明明是惹怒人的一方却理直气壮地提醒,五条吐了吐舌「我是想说,生下来好了。」他用拇指和食指扣住下巴,指节捏住唇思考一面言语「四到十六周是孕吐期,它都这么乖了,那让它出来也不要紧。

「反正杰的孩子一定是好孩子。」

 

但我认识的夏油杰跟你都是疯子中的疯子,怪物中的怪物呢。家入没答腔,又抬手灌了口啤酒,挑起的眉眼传递出的荒谬已表露想法无疑。

五条高扬了唇角,一副已然与过去和解的释怀样子「在这个时空我们没有相爱,可是另一个时空说不定有,在那个时空我们可能有孩子也可能没有。」

一番没有逻辑却义正词严的谬论,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连接到让孩子出生的结论,家入却忍不住想为这番渣滓政客一般的空洞话语鼓掌,好久没听到这么没意义的话了,不愧是五条。

 

02 In Between 两个次元之间:他和他交媾

那时,隐于狱门疆中,两个次元的边界。

另一个时空的夏油在百鬼夜行遇见五条、失去意识后,发见身处黑暗,右手不知为何已重新完整,通往地狱的路就是这样吗?他不断前行,一片幽暗的阴微中他撞到了路障──没有光源但五条悟的银发及露出的肌肤还是微微萤闪,紧抱住自己缩在角落的五条抬眼支起一小角的苍空,闪露出讶异,之后是求救的讯息。五条看上去狼狈不堪,像只青蛙泡在自己淌出的温水中,黑色制服裤褪至膝部,阴茎疲惫的勃起,已经射不出任何像样的东西。

即使身体状态虚弱,Alpha仍本能知道眼前的Omega正发情,被O出水甜到发腻的信息素给本能的导引压在对方上头,没有润滑没有前戏,事实上也不需要那些,夏油扯开袴头就顶到最里面,摆动腰臀抽插。

夏油又大又长,一顶就啵的冲过了乙状结肠生殖腔口,五条一下子从发情的痛苦炼狱升到极乐,爽到失去意识的翻过眼尖叫了十数秒,脚趾死命的蜷曲打颤,前头阴茎汩汩喷涌地潮射,甚至无法控制地失禁出淡黄色尿液,夏油刹那被高密度收缩挤压的肠穴的吸力含得差点爽射了,但Alpha的高潮比后穴全是敏感带的Omega迟缓而慢,他捞起五条柔韧结实的腰,Omega已经被太过的发情折磨到全身无力,整个趴着只有插着屌的臀给抬高跪起,夏油猛力进出,啾噜啾噜啵啵啵的用力推到最深的乙状结肠深处,再拉到罪外,扯出一小瓣一小瓣肠肉外翻到肛口。

五条被操开了,开口内外括约肌整个都放松了,未被开苞探索的阴穴还是像蒟蒻布丁或触手之类的死死拥住吸咬住夏油紫红充血、青筋满布的阴茎不放,从钝圆的大蘑菇型龟头到最宽广处的冠状环沟粉肉、连接饱满囊袋的根部都贪婪的吮吸,拔出来需要费上些气力,当然这对于高潮边缘的暴虐Alpha不是问题,夏油运笔或叩门按键一样轻易的刻凿O又甜又黏又潮又软又绵又紧密的后穴,五条的小腹都被夏油的大屌顶突,犹如成孕的胎抬脚翻滚。

宫颈微微开合,夏油可以顶得更里面了,他如雄兽叼着雌兽后颈一样凶猛咬开五条信息腺,五条还僵住的抖个不停,前头阴茎一颤一颤一股一股的喷出小小的热烈水柱,后面喷射温泉一样的出水跟软肉皱褶一起包住夏油,夏油感到阴茎从包皮底下更多的挺了出,他的Alpha结正在成型,喉头低沉吼吟,钩子一样的结卡住在生殖腔口,已经进到最深了,又忍不住全力顶了两三下,连睪丸都差点要滑进去的舒爽,囊袋啪啪的打出流淌体液的水花,本来就叫得不成样子的五条通红整身陷在狱门疆里的柔软地面,两人灼热的身都布满刚成型的汗珠。

A的成结高潮难达,但会持续结上半小时,而乙状结肠被完全贯穿套住的Omega除了最爽的一开始外,这其中会经历大大小小不间断的快感。

 

狱门疆,僧人源信的化身,一切皆空,空即一切。

五条和夏油身处空无的一切,情欲的涅槃,一切的涅槃,他和他的身形视界变换模糊,他们成一切,有一刻五条是猫抑雪豹,夏油乃狐狸抑灰狼或蛇,动物没有第二性别,于是最强成了雌雄同体的兽,犬科的夏油阴茎跟A一样有结,卡进了猫科动物的阴道,猫科十数秒就射一次再一次高潮、深深的宫颈高潮、还有被用力压住阴蒂弹跳起第二舒服的那种高潮、另外大大小小的阴道高潮也像祭典烟花一样不停绽放,一再再发出猫叫春的哇哇叫喊。犬科的成结高潮要耗上半小时,期间猫咪五条高潮了一千一万次、振颤、烟花当中夏油还在第一次的射精,他们的身体交缠,五条抖个没完几乎要瘫成瘫水,翻过眼失神了舌都吐在外头,面上的眼泪唾液及鼻涕、后穴的水、还有精液,这些都成了无法控制的旋转宇宙,他转头用布满细细尖刺的猫舌舔夏油的眼夏油的脸讨饶,犬科射个没完,猫咪后穴被巨杵阳具堵得紧实,缝隙不断流出滚烫的精液和潮吹的混合,大部分还是灌进了双性的子宫。

又某一刻夏油是蛇或虹龙,爬虫类软却有力的长身缠绕大型猫科动物的颈肩腰臀腿,两根又粗又冰凉的阴茎一根强力摇晃在后穴,另一根插在阴道扑通扑通扑通快速心跳一样鼓动,双性的猫儿哪有过那么爽快的情事经历,更要命的是蛇细长丝滑的尾还围着五条的雄具模拟雌穴一样快速来回套弄,蛇冰冷的体温被猫咪给烧热,无论是粗长的是阴茎还是蛇身,都成了极乐让人舒适沉迷不已的杵及洞;五条肠道、阴道、阴茎被这样来回刺激,触电一样的已经不只是抖,而摇晃得有如战栗或癫痫,夏油就是个打炮机答答答的运转高潮,猫咪持续在射的阴茎宛如装了水弹的机关枪。

两人。两兽。

缠绵。缠绕。

妖异。缱绻。

这不是作爱,是最原始的兽与兽本能的交配,交媾。

一切皆空,不需要无量空处他和他的脑袋都闪着无限极乐的白光,凭借本能扭动填满每一个每一个缝隙,每一处每一处都湿都热都缠绕成无限,都分不清彼此。

 

03 A-side 主世界:卵生

从五条被放出狱门疆大约半年,孕期也大概满40周,已近临盆。

紧绷的腹肌压住撑大的生殖腔,于是宽松全黑的高专教师制服底下辨不出身型的明显差异,一切有如五条的第二性别皆成最高机密。

只有敏锐的虎杖问了句五条老师最近在练腹肌吗,感觉变得比较大一块,五条也只撇了撇手笑答对唷,锻炼成果被悠仁看出来了真开心。

从星浆体一役开始持续的体术锻炼成果很好,让Omega的孕期几乎无副作用的度过了,直到生产前一天五条都还在练与地面垂直的单守弯肘撑体,噢当然阵痛就没那么快乐了,剖腹产!绝对要剖腹产!一听说可能要痛上一天一夜的产夫当机立断,然而到医院时专属医生说已经来不及了,咒术最强的身体素质果然也强健,半小时一小时就把娃娃挤出来──然而挤出来的不是娃娃──是颗软壳的蛋! !幸好生产过程的助理是由家入纡尊降贵来担任,否则就要有另一道消除记忆的程序了!

主治医师跟家入吓呆了半晌,等不到回应跟娃娃哭声的五条抬起上身想看医生手中的宝宝时也愣了几秒,然后哈哈笑了出来「我女儿跟鸭嘴兽一样是卵生耶,等等、这么说的话,」他拍了下掌「我是鸭嘴兽妈妈啰。」

 

于是超音波都照不出有异的卵生胎儿开始在保温箱孵化,产夫扒住透明的玻璃箱门盖观看那颗鸵鸟蛋一样大的「人卵」──现下壳已经硬化了,椭圆的外貌比较像蛇或某种爬虫类的蛋,五条想起狱门疆里夏油的其中一个化身是蛇,他努了下嘴,晃晃棒棒糖露在唇外的塑胶杆子,那卵生倒也不奇怪,遑论女儿是在狱门疆那种异世界一样的结界受胎,既然是可以在没有流逝的时间成长的胎,出生异于常人也很正常,不正常的正常。

 

孩子(蛋)出生在暑假,乙骨、虎杖、伏黑几人都成长到可以应付层出不穷的夏季任务,不会再有任何苦夏。然而纵使在山上,三伏天依旧炙人,五条不畏酷暑,几乎天天守在保温箱前。打电动、看书看漫画看电影、为已崩坏的咒术界御三家体制与其他伙伴线上会议讨论,每件事告一段落时他都会探头看看箱里──追动画时还会把蛋抱出来一起看,一个多月过去了,要开学前几天,五条踏进门发现蛋孵化了,保温箱盖被打开,孩子却不见踪影──他四处翻找,半小时都没个影就找来家入一起,最后在隔壁本来高专时期夏油的房发现六只幼兽在打闹──小猫咪、小雪豹、小柴犬、小狐狸、小狼、小蛇看向打开门的五条,认出声音后咚咚咚的跑过来蹭Omega父亲的大掌。

 

「你女儿的式神?」家入口气淡然的开口,其实就算之前超音波照出的都是个正常的女娃娃,现在对方要是回答这是六胞胎他也不会太讶异,同窗友人(们)在她心目中已经是妖怪的级别。

「不是式神,是分身,全部都是本体的分身。」这术式感觉有点怀念耶「杰在跟我sex之前用了漩涡,所有的咒灵术式都抽取到他身上了,小鬼有遗传到几个,这种术式也不少见,猫跟雪豹是我的咒力遗传成形的样子,柴犬算是介于猫狗之间吧,其他都是杰的术式跟咒力的成形,嗯…有点像哈利波特的化兽师那样,然后她又有分身术,就成了这样。」就算柴犬是两人咒力的混合还是犬科,杰的比例占了三分之二左右,看样子孩子会比较像他,五条边想边从口袋抽出镇压咒力的符印贴在动物宝宝们身上,狱门疆里镇压的咒力都反扑到小鬼身上了,还在腹中大概就知道她的咒力量很强大。

一个眨眼六只小兽就聚拢成一团,模糊了半瞬最终露出小孩的真面目──周身黏住咒符的黑发、蓝色丹凤眼女婴,正因为失去熟悉的大量咒力屏障哇哇哭出声。

你好啊,宝贝。五条低笑出声,向终于『出生』的女儿轻声打招呼。

 

04 B-side 次世界:自由

另一个次元,2017年圣诞夜百鬼夜行后,五条赶回高专,拦截并打晕了半身伤残的夏油,对方显然想死,五条这回不打算遂了夏油的意,请硝子保密并修复可恶的假和尚身体后,五条把人封进狱门疆(再慢个几步就险些落到他人手上的特级咒物),思考要怎么处置叛离了十年的挚友。

 

夏油杰被唤出狱门疆时,全身湿透,闻起来有如失足跌进蜂蜜罐,五条瞬间就认出这是自己的信息素气味,他挑眉,怎么?这下是狱门疆里有另一个自己跟杰来了猛烈的一炮?狱门疆是活的结界,能连接其他时空也不无可能……算了,反正本来就打算把杰当按摩棒的肉便器来用,没差这次。

 

醒来的夏油显然不在状况「…悟?…我还活着?」恍惚的眨眼望了望周身,发见自己的双手被缚在后腰,全然失去力气「为什么不杀了我?这样能跟高层交代吗?」他困难的凝聚疲惫的视线,刚才、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悟是、Omega?还发情了…后来?

 

绷带覆住双眼,五条看不出表情的平静回应「第一个问题,对,我拒绝杀你,还顺便治好你了;第二,高层以为你已经被『茈』辗到渣都不剩了。」

 

夏油绷紧下颔,双手被捆绑也没有力气站起,就着这么无力的姿势仍不甘示弱,他抬首瞪视,再次重覆道「为什么不杀了我,悟?」

 

「哈啊?」五条不耐的扬了扬下颔,抿住的唇倔强的线条,绷带底下的眼眸形状与夏油对视「凭什么世界最强的五条大人要答应你的要求,杰以为自己是谁?

「一直以来,我都尽可能的去维护每个人的自由意志。现在想起来,我才是那个最没自主意思的人吧?配备这双六眼就注定了要成为术师,这件谁在乎过我的意愿了,从出生起我就没有选择权,从来都是被高层那些烂橘子给操控。

「甚至连你也是,杰。

「就那么轻飘飘丢下一句『要杀就杀,你的选择都有意义就跑』,我能怎么选?难道真的在新宿那个时候就下手杀你吗?杰明明知道我们之间一直都是你在做选择,明明知道我怎样都会想跟着你,可是你在弱化我的选择能力之后,就这样走掉了耶,也没多做解释,那时的我根本做不来任何选择不是吗。」五条语气平淡,如谈天平缓的娓娓道来「后来我决定学杰的样子,培养强大聪明的伙伴,以为这样下去就能改变整个咒术界,杰也会回来。」说到这里自嘲一样的嗤笑了声「不觉得我很蠢吗?就算是挚友好了,我们说到底也只是朋友,对噢,杰是除了我的父母以外唯一把我当作对等的人看待的存在,但无论如何你都会离开不是吗?因为不想让我跟随咒诅师的暗堕?还是怕我失望?你都能跟第一次见面的九十九由基讨论对非术师的看法了,还什么都不跟我说就走掉,到头来连杰也不尊重我的选择权啊。

「不愿意自杀,而是决定让我杀了你吗?很遗憾这回老子不打算配合了。」五条无所谓的摊手「你想想,我给了惠、忧太跟其他一大堆人选择的权利,这样的GTG不值得拥有一次选择权吗?既然没有任何人能够给我任何自由,那我也想玩玩看这种剥夺他人选择的游戏,何况剥夺的只是一个死刑犯的权利。」夸夸解释了一堆之后,五条不想再多说,尤其不想在夏油面前,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希望对方有什么回应、或干脆什么回应都不要有更好,一刀毙命的绝望「接下来我要把杰关起来,杰必须让我怀孕,忘了说,我有两个第二性别,我是Alpha也是Omega,很怪吧?」谈论天气一样的口吻「我想快点生下五条家的继承人,快点把这一切丢给下一任的小鬼之后走人。反正外界都以为我是Alpha,自然会认为被操得生出孩子的是你,之后杰就乖乖留在五条本家当主母带孩子吧。 」

 

立于身前看不见眼睛看不出阴晴的银发高大男子,夏油定睛瞅住挚友的脸,无从理解任何一丝神情。分离的这十年拉扯成一堵堵连绵的城墙国境,那头的五条在说异境的语言,夏油听不懂,他记忆中的银发少年总直来直往的表露情绪,即使对他人冷酷,五条在夏油面前从来不加掩饰的笑不加掩饰的发怒。

 

05 B-side 次世界:囚禁

五条冗长的宣告不是在虚张声势,夏油开始被囚禁在东京市郊的这间公寓内,结界笼罩住整个套间,五条也开宗明义这是以关住夏油杰为条件换取其他任何人任意出入的帐,结界的根据是可移动的咒物,被藏在了别处,单凭只能困在帐内的夏油绝无法打破。

夏油无趣的翻了翻五条给他的联络手机,里头只输入了对方的电话,活像什么Sugar Daddy对包养的小情人的控制手段。然而五条倒也没断了夏油与外界通联的管道,在屋内设置了无线网路。

「就不怕我用SNS联络美美子跟菜菜子吗?」夏油问。

五条努唇回答「我是不认为你那两个『养女』能做得了什么啦,来探监他们的夏油大人吗,这也太搞笑了?再说那两个超弱的也打不过我…来色诱我问出怎么打破结界?比起那种小女生,我比较喜欢巨乳大姐姐或人妻型的女性噢,啊杰的同伴里是有一个巨乳姐姐啦…」

 

夏油无表情看五条絮絮滔滔「当我没说,悟,我也没有再用自己的大义绊住他们的意思了,你的帐我会想办法解开。」

 

五条扬唇勾成深沉的笑意「哇,杰一定觉得这样的自己超洒脱超帅的对不对,真不愧是超级自以为是的男人呢。

「说到结界术,再怎么说都是我比较高明吧,毕竟我的术式跟空间有关。本来高专对结界术的教学就很粗浅,杰的术式跟擅长的体术也对这一切完全没有帮助呢。我这边有几本参考书,杰可以看看,有什么需要也可以传讯息给我,我会帮你买来,要叫外送也可以。」五条端详已经开始翻书的夏油,忍不住发笑,很努力要逃走呢,杰「那我要去上班了,杰好好看家,放假我会回来找你的。」丢下这句话后五条就走人。

 

几天过后新年假期伊始,五条将钥匙插入公寓房锁孔,遵守诺言的现身,他进门瞥了已安然穿着家居服窝在沙发的夏油一眼,马上瞬移到对方面前将人压在下头「在研究结界术吗,还真认真呢,我这次也带了几本笔记给杰,不过现在重要的不是那个唷──」轻浮的高专教师拍了两下手掌,比手画脚起来「我们要来制造孩子了──这才是当务之急──让五条悟可以尽速摆脱烦人的咒术界的重要任务!!

「杰完全不用动都没有关系,身为GLG的我经验超级丰富,跟ABO、男性女性都做过,只是每次每个人都被我钉在床上,就算一开始想把我钉在床上的也一样。俗话说久病成良医嘛,一直以来都是1号的我一定也可以胜任0号的!」

 

夏油很想吐槽这个成语这样用很奇怪,但五条直接扯开他裤头的吸吮直接把黑长发青年拉到另一个世界,回过神来夏油上身陷进沙发,脚趾蜷曲颤动,双腿间的极乐通电到脑袋,他抹去唇角不知何时滑下的唾液,发现身下的人整个脸包括覆住眼的白色绷带整个都溅上了黏浊的精液。

 

──之后夏油开始数天春梦不断。

──五条张大口,含巨大章鱼烧一样粉嫩唇舌裹住他的睪丸,舌还一挑一挑的去勾去搅里头圆胀的阴囊。蛇一样的粉舌伸出,布满的突起味蕾卷住血筋并露的根部,宝石的双瞳湿润含水微微的红,对上另一头夏油凝望的眼──夏油阴茎挺得更直更欢了,五条轻轻哼笑,呼出的热气打在夏油黑色一丛丛的阴毛上,他边舔,高挺的鼻就蹭进去深黑的毛发里,浓浓的麝香气味让舔弄的这方不住叹息,五条扬颔延阴茎轴整个弯来绕去的,细细品尝每一吋肌理,发颤痉挛的每一根青筋也都重重的描绘的压了过去,五条还悠着呢,一手边拓开自身从没被进入过、此刻不断淌水的后面阴穴,一边轻咬住夏油结实强悍的大腿,挺身双腿就蹲伏在对方的胯边两侧、在那根粗壮的阴茎上头,指尖刮绕夏油龟头最前端的马眼边瞄准边坐了下去,有几刻都险些太爽太滑而腿软,但还是浪一样的起伏身体,瞄准自己的前列腺舒爽的发出间断的嗯啊声音,被两人相接处欢腾的哗啦水声跟撞击声隐住。夏油不自觉扶住五条的腰,帮助对方平衡使力,五条腿酸了就跪下来骑,相对高大身材而言纤细的腰布满漂亮的肌肉,夏油失神轻轻一拧就一个红色的印子,五条在极度的爽快感中感觉不到痛,肉穴逐渐开始痉挛往内挤压吸住夏油的阴茎了,Alpha也不住高速的死命挺臀,仿佛怕凶猛的肉柱就这样被阴穴给含吸进去一样的往外抽,那里头有引力,明明软到猛向外潮射又无下限的往内吸吮着夏油粗壮而长的阴茎;夏油挺出后又猛力撞进,五条的宫口打开,夏油觉得简直像要被整个吸干,他高潮到顶点的结被引力吸出来一样顶开软软的生殖腔口卡住,精液喷射是快速流星的流星瀑布顶撞五条的小腹微鼓,比刚刚阴茎戳突下腹的尖锐感更圆鼓饱满,O的乙状直肠也收缩决水个不停,黏答答的糊了沙发套,五条身体后仰成弓形,整个臀部更嵌进夏油的身体一些些,两个人都失水的鱼一样猛烈张口,银亮淫靡的唾液不断下滑。

──夏油醒转过来,寒假里做了多少次了?被榨干多少次?他疲倦的脑运转寻思:学生时期就没见过五条Omega的部分发情,这回大概是吃了强制催情的药…就这么想要继承人?就这么讨厌咒术界?

五条在另一张沙发瘫睡,这几天趁着五条睡着时,夏油会赶忙点外卖,不然这样操下去,体力会先不支倒下的会是Alpha,发情期的O看来光吸A的精液当蛋白质养分就饱了,当然一直喷水需要大量补充水分,但除此之外五条光顾着睡完全没进食。

 

高专时期他们曾一起打手枪,将两根阴茎靠拢在一起,五条为了比夏油小上一吋多而不满的抿唇,然而当夏油宽大粗茧的手掌围住两人的性器上下滑动时,那些成了渺小而过眼的烟尘,夏油故意低头舔去两人的前液,柔软而热的舌尖扫过前端微微低陷的那点时,细长而锐利的双眼故意盯住对方湿透困惑的眼,五条倒吸了口气,快感太激烈或太羞怯的闭起眼,前额抵在夏油肩上,将整个人的重量都交了出去,夏油则偷眼看对方的身体,相较高大的身形而言肌肉浅薄,雪白的周身几乎没有半点毛发,耻毛也是稀疏而淡薄,连腋毛都没有,才刚这样想呢,夏油发现自己已经在吸对方滑嫩的有如豆乳的腋下,五条细细的咿声憋住尖叫,那回没上本垒,两人的腹肌喷溅上少年特有的又热又浓的浊白黏液后,五条紧闭双腿不愿进行下一步,那时夏油还以为五条是矜持A的自尊不想被插入,当top惯了夏油也不愿居于下方,于是那次记忆中仅仅只是少时探索的鱼水之欢点到为止。

那时的五条软绵绵的,处子的被动生涩,谁想得到多年后竟是这番反过来的情势。

现下假期接近尾声了,药效过去的五条也不愿跟夏油躺一张沙发,再累都会爬到另一张去,夏油到门口领过外卖的速食,边吃,细长如刃尖的眼扫描五条的身体,星浆体任务失败后,悟开始勤练体术,比少年时略壮了一些,腹肌跟手臂的肌肉有很漂亮的线条,锁骨下的乳头因为几天以来的舔弄呈现淡樱色,周身布满牙印吮痕,一开始是粉杏色的样子,再多做几轮颜色会更深吧,悟的阴茎在少年时也是浅浅的象牙白软软的粉,现下红艳了不少,应该真的有过很多对象。修长而肌肉均匀的腿很漂亮,小腿腹均匀优美的垄起,怎么都没想过他可能是个Omega呢?

这十年来夏油几乎完全没有过性生活,想爬上他床的公猴母猴不少,但人类没有跟猿性交的道理,光想到就作呕。也不可能去偏爱任何一个咒诅师家人,那会引起内哄,夏油心里深知真正支持自己理念的同伴其实是少数,不愿破坏组织的平衡,最终就落得跟飞机杯或自己的双手共处的境地。

五条要挑动夏油其实比想像中容易,更何况,夏油按住眉间,他怀疑自己是故意要沦陷到这种事态,他喜欢五条,甚至可以说是爱了,只有术师的世界,五条就不必被任务绑架,就能去做喜欢的事了。

夏油贪婪的看不尽看不腻五条的睡颜,深沉睡去的五条连无下限都没开,他伸手轻轻地去揉那头柔软的发。

 

收假那天早上,五条在浴室清洁假期间疯狂sex的一身狼藉,夏油早就趁对方睡着时把公寓跟自己都打理好,现在正窝进厨房煎玉子烧跟鲑鱼,还炒了点蘑菇蔬菜均衡营养,虽然倚赖猴子的生鲜外送这点让人感到不快,不过网路世代只要有钱就能线上购买生鲜杂货宅配到府实在方便。

 

五条只穿四角裤、脖子围了条毛巾就踏进厨房兼餐厅,白肤透出热水淋浴的醺红,一头软发还耷拉着滴水,夏油赶紧拿了大浴巾去围住他的上身「冬天这样很容易感冒,悟。」

五条一楞一楞的看夏油排放早餐阵容到桌上,眨了眨眼,刷子一样的睫毛甩了几颗水珠出来「杰好像妈妈──」

 

「高专教师也有这种性别歧视吗?」夏油咂嘴「美美子和菜菜子从小都是我这样带大的。」

「是是是,夏油爸爸。」五条边坐下边心不在焉回应,他的盘子上有两条比一般小一些的玉子烧,一份包了披萨起司,另一份看起来比较蓬软大概是传统的高汤口味──不是高汤!是甜味的,夏油煎得柔软蓬松又细致,跟松饼的口感一样,还用了奶油去煎!五条被入口即化的美味感动到快要落泪,老家的御用厨师都没这么用心去抓他的喜好「好好吃…杰以后还会煎给我吃吗?」

眼见五条露出泫然的神情,夏油失笑「用了舒芙蕾式的做法而已,有这么夸张吗?我这份也给你好了。」

 

五条狂暴完食舒芙蕾蛋卷后,才开始进攻比较兴趣缺缺的咸食,鲑鱼跟蔬菜好吃是好吃,但总归没甜食那么吸引五条,他边吃边上下打量夏油「杰这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夏油扬眉,细锐的眼眸传出讶异,他缓慢的细嚼慢咽吞下一口食物「……怎么会这么想?」

「那杰为什么要做饭给监禁你、还想对你榨精的人吃?」五条眨动在日光中仍如火炬熠熠灼人的眼瞳。

 

夏油耸了耸肩,说老实话他认为没必要让沉寂十年、甚至沉寂整个高专时期的爱意重燃,这份感情锁在心底就好,不需要造成悟的压力或责任感什么的「我们还是『挚友』吧,至少我这边是这样认为啦。」

 

五条偏头思索,唇撇成无表情的线,端详了夏油稍微带了笑的眉眼「先说好,讨好我也不会放你走噢──」咕哝着又插起了块蔬菜塞进嘴巴「最后杰还要被催眠洗脑、被丢进五条家当主母带孩子,到时我就要对咒术界撒手不管了唷,这样还要把我当朋友就随你吧。」

夏油无奈着张笑脸「我会在那之前破解结界逃跑的,就算已经不能跟悟并称最强了,我还没那么弱。洗脑什么也从来就只有我洗脑别人的份,悟才要小心呢。」

 

「是指教祖蛊惑人心的能力吗。」五条晃了晃手上的叉子「那我只要不听杰的疯言疯语就好

「已经不是高专时期把杰当作善恶指针的年纪了,不如说现在不少学生还挺听我的话呢,才不会又被杰耍得团团转!」不想再受伤了,年轻时期会把整颗心赤裸裸地捧到他人手上,然后又被丢弃掉那种痛有生以来再也不想经历了,新宿决裂那时连空气都呼吸不上来的焦躁不安、困惑、绝望的无力感。

想到这里,五条决定尽速解决食物,不想再和对方处于同个空间,快快洗漱整装完毕,拎了公事包就往外走,连道别也没有。

 

一星期多以来喧嚣黏腻的连续假期成了一个人的冷清静默,夏油轻啜黑咖啡,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心口空落落的。

 

06 B-side 次世界:异次元少女

五条每个周休都会过来,有回还提了瓶好酒给夏油。

每次每次都sex到天昏地暗,五条看来是非常认真的想要孩子,把这当作功课在做,夏油有几次明显看得出骑在身上的人分心,但也没有立场去喊回对方的注意力。几周后五条也没那么排斥事后跟夏油一起待在同张床上,或者累到干脆顺从重力摔进对方怀里、找个舒服的姿势倒头就睡,连插在屁股的阴茎都忘了拔。

周休的两天里五条会花整整一天做爱,另一天打游戏──他也不吝分享另一支游戏手把给夏油,两人围住萤幕打格斗双人游戏,或合作闯关打怪的游戏,有时一方陷害对方,然后真的大打出手,打到一半又变成angry sex,那次做完后五条边用力的把血从鼻孔喷出来后,嘲笑不会反转术式的夏油「别到下周看到杰的时候,眼睛还在瘀青噢。」夏油则边冰敷眼睛边斜眼瞪人,打完架上完床饿了还一起泡杯面吃,一起叠在沙发上看线上影音平台的电影,五条对太过抽象哲学的片或爱情片都兴趣缺缺,抓了几口薯片配可乐,清醒没几分钟就睡死了,还是夏油赶他去刷牙,反转术式对龋齿的作用有限,蛀死神经的话怎么都没法救。

当五条洗漱完回来,又叠到他身边,整个毛绒绒的头搭在了夏油肩上鼾睡,沉甸甸的甜蜜重量,夏油愣了下,一瞬恍若回到高专时期,三年加上分别之后的十年,青涩的绝望的秘密暗恋,夏油完全没逾矩的尝过一口,某次彻夜游戏,五条睡倒在夏油房间,他也仅仅是注视那粉嫩的唇,想着那到底是什么样的触感与气味,又某次他们肩并肩,离牵手差不到一吋的距离,夏油小指蹭过五条的,五条困惑回眸,什么事都没发生。

回想起来,夏油有些庆幸当时未曾开口,要是悟真的接受了他的感情,自己的叛离只会让悟的疼痛更加剧,他不会因为爱悟就不去履行大义,即使现下暂时失败,夏油仍没想要放弃,都背负了父母的血债要在这滩泥淖中挣扎,没被悟杀掉前都必须往前。

没有回头路了。

 

又是一个五条不在的周间上班日,夏油如常钻研着结界术,一开始他跟辅助监督差不多,只会最基本的『帐』,然而探究过五条带来的书籍跟生动笔记(还带有好懂的图解!),夏油得知结界的多种样式,包括『嘱托式』,这回自己被关在里头的很可能就是这种,夏油怀疑作为帐的根基的咒物就在公寓里头,否则不会每次sex五条都要在下腹结印,吸取精水同时也将夏油内蕴的咒力吸出,这样的话…累积了足量的咒力就能从内打破帐了吗?但如果咒物也同时在结界里头可以被夏油翻找出来,帐的强度会更高才对,不可能光用咒力能打破,是悟的障眼法的机率多高?

他边想,在房里隐约听到起居室有窸窣的声响,蹑住脚步声去查看──是个女孩,短发、年轻而饱满柔软的脸颊与无茧的膝盖与手肘都透着健康漂亮的血管薄红色,十五岁左右的样子,穿着──高专制服?还有那双眼睛──夏油撞见那双柳叶或松针一样细长的眉眼时,呼吸被掐住了──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女孩听见这儿的声响警戒过来的神色也一如夏油。

──「爸爸?」她轻声喊。

 

时空穿越?这是电影或小说漫画才会有的情节吧?夏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几声。

夏油澪(みおMiO),自称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在我那边的世界,爸爸在我出生两年前就死去了,之后妈妈被关进狱门疆时,遇见了这个时空的爸爸,也就是你,」两条平行线的交错起源于此「妈妈是规格外的存在,是A也是O,平时都仗着自身A的信息素跟咒力抑制O的本能,从没注射过抑制剂,狱门疆压制肉体与咒力,妈妈无法控制的发情,那时你们作了,就有了我。严格来说我也不完全是那边那个世界的人,透过六眼的无限可以跳跃过来这边的任何时间点。」

 

夏油还没完全放松警惕,他坐在女孩对面,沉默打量对方周身,不得不说长相真的和自己一模一样,除了蓝天颜色的眼睛…身量也算高大,15岁左右就有170公分以上…

澪以实际行为回应父亲的质疑,她眼眸凌厉一闪,起居室的物品全飘浮起来,包括面前的桌子;举起手,另一头沙发上的书就被吸引到她掌心「『苍』,最低输出,这里太狭窄了,用『赫』跟『虚式』会爆炸。」边解说边抬起另一只手,在虚空中划开黑色咒力空间,特级假想怨灵『化身玉藻前』走出,咒力和夏油刚在漩涡用掉的那只有微妙差异,看来是之后再度成形的。

──一手咒灵操术一手无下限术式运用自如,史上仅有的,两名特级术师的血脉。

 

夏油猛的起身「我去泡茶跟准备点心!」

人面对太过冲击的场面时,通常需要暂时离开现场才能冷静,即便一再出生入死、经历大场面的教祖也不免如此,他盯住正煮水的茶壶,感觉脑内混沌一片,仿佛刚被无量空处。

总算稍微冷静下来时,托盘上的茶点都摆好在两人面前,澪挑了个仙贝,幸好味觉没完全遗传到悟,夏油开口「澪?可以这样称呼吧?为什么你能这么完整的继承两边的术式?还有,你有六眼?」一般而言天生刻印在一名术师骨血内的只会有一套术式,即便双亲都是术师,夏油倒没听闻过有例外;而且持有六眼者同时不可能出现二人以上。

 

「我的血亲不只是爸爸妈妈,还有『狱门疆』,我在那里头成形,『狱门疆』是『空』,你们被咒物压制住的咒力跟术式都反弹吸收到我身上,包括爸爸之前用『漩涡』抽取的部分术式。」澪咬了口仙贝发出清脆的一声「本来一个时空只会有一名『六眼』,但父母来自不同时空的我不受限制、再加上咒物里头有一段时间扭曲形成『第三个世界』;

「我来自的那个世界的妈妈是在2018年的万圣节被敌人封印;这边的爸爸则是2017年圣诞夜被关进咒物里,狱门疆本来只能容纳一人,六眼以及五条悟的意愿促使两个狱门疆当中的时空扭曲、重叠,你们才能相遇。」

 

「五条悟的、意愿?」夏油按住不经意皱起的眉头,疑惑的覆述。

澪点头「我在两个时空跳跃很多次才把事情弄清楚,我那边的世界是主要的时空;这里,也就是爸爸身处的世界,是五条悟的意愿跟六眼架构出来的次世界,不是说这个世界一开始不存在,而是这里的历史跟事件大幅受到五条悟的意志影响。

「在那边的世界,爸爸和妈妈在高专时期曾经交往、相爱过,那边的妈妈更了解爸爸,也更被一切束缚住,所以会遵从爸爸的意愿在百鬼夜行后杀了那边另一个你。但五条悟强烈的希望和夏油杰不曾相爱,也不想下手杀你,所以这边这个世界的走向才会是这样,爸爸才会被囚禁在这里。」

夏油沉吟「所以主要是澪那个世界的悟的意志在影响我们这边的事件走向?」

 

「不完全是这样,这边的五条悟的想法也会影响这个世界发生的事,这边的妈妈才会抢先对手一步取得狱门疆,两个世界的五条悟的意向目前大致一致。」

 

07 B-side 次世界:告白

异世界的夏油澪似乎是怕这边被囚禁的爸爸一个人闷坏,几乎有空就会过来,父女会聊天、打游戏,有时还会切磋体术,澪的近战是五条教的,自然不敌夏油,不过几次下来也能格档个一招半招,即使倒地也能快速重新站稳架势。

 

高专的春假快到了,夏油在起居室沙发上边等五条回来,边整理父女的对话──那边世界的五条透过女儿大致知道有个次世界存在,而自身的意志会影响次世界的事件走向,但另一个世界的悟不属于这边,无法穿越时空,而且对此抱持谨慎的态度。要小心的是身处这个世界其中的悟,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能影响世界局势,可能会产生无法想像的后果。

「简直就是凉〇春日的剧情呐…」夏油低声自语,还有『澪』这个名字是从《K-ON! 》抄的吧,那个角色完全是悟的菜啊…

 

「杰在发什么呆?连我进门都没发现?」五条在玄关说话,一面脱鞋。

「没事,在想晚餐外卖要叫什么而已。」夏油连忙若无其事的呼咙过去「倒是悟很冷吗,很少见你穿长大衣呢。」

 

「噢,这个吗,杰自己看啊。」五条一脸神秘兮兮的窃笑走来,跨到夏油腿上,当啷的拉开大衣拉链往两边脱掉──大衣里是后背全裸的超短裙透纱女仆装──五条眼见夏油僵住以及感觉胯下蹭到的那个器官正缓缓的胀大抬头,得意兮兮的笑意更放大了,他掀起裸体围裙一样长度的百褶裙摆──除了一条吊带袜连着蕾丝腰带外什么也没穿,粉红的阴茎微微的翘起弧度,铃口滴出前液,滑落到收缩的柔嫩后穴──

──夏油回复理智时,怀里躺了个满脸餍足的五条,整身情趣衣着齐齐整整的都没脱(反正下身是裸的可以直接进入),只是黏答答的沾满了体液,夏油叹气,想着自己还是太血气方刚了,被悟搞得理智尽失,他赶忙抱人去浴间清理顺便洗澡。

夏油手指勾进肠穴导出精液时,五条闷哼了声,头靠在夏油的颈窝,有些疲惫的眼睑微阖。

 

「悟今天心情特别好?」夏油可没见过五条穿情趣角色服。

「杰也很喜欢不是吗,下次穿兔女郎如何?」五条还沉浸在性爱余韵的嗓懒懒软软的「啊忘了说,我怀孕了,今天去产检,两个多月大了,大概就是元旦假期受孕的,这样可以说是元旦宝宝吧,还是双胞胎唷,杰、杰?」

 

夏油杰直愣愣瞪住五条的脸,感觉对方的声音隔着层无量空处,一直无安全措施的sex当然会怀孕啊,还有元旦宝宝是元旦出生不是受孕啊,刚刚做那么激烈会伤到孩子吗?好多好多的杂音掠过夏油脑中──惊喜,他第一个抓住的是这个情绪,回过神来已经紧紧的抱住五条了,力道大到勒人,五条从夏油的颈窝探头,于是两人的额蹭靠在一起,感觉得到彼此微微的薄汗,夏油的脸开心的红透「像悟的话会很可爱吧?」

 

五条眨眼,眨眼,长长的睫毛刷动在夏油的眼都睁不开,刷在夏油的颊让人忍不住笑。

「杰很开心吗,因为有孩子了?」五条的声音有真实的困惑「杰真的很喜欢小孩耶。」

 

夏油的笑微微染上了些微无奈「我是喜欢小孩,但也喜欢悟。」说完自己都愣住了,怎么突如其来的告白了,都决定好了把感情收起来…

他想起前几天跟澪聊天,来自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间的女儿突然说了『虽然这边的爸爸妈妈没交往过,但妈妈一定还是喜欢爸爸的,毕竟两个世界的妈妈的灵魂是一样的,不然也不会不顾一切的就把你绑在这里。 』

夏油记得当时自己撇了下手掌做出吐槽的手势『我这边这个悟可是说了,绑架我是为了生下继承人,等孩子出生后就要叫术师催眠洗脑我,把孩子跟我都丢在五条家噢。我相信他是做得出这种事的冷酷家伙,完全──』拉长尾音强调『感觉不到喜欢什么的啊。 』

『这边的妈妈没谈过恋爱啊,所以只会用这种闹别扭的方式撒娇。 』跟五条相处十四个年头的少女果断回应『那边的妈妈也没那么温柔,我小学五年级刚学会瞬移,他就时不时叫我跑腿去买特产甜点回来。 』从一开始的Tokyo Banana、竹下通可丽饼,到后来的仙台喜久福、小樽起司蛋糕。

夏油还记得当时注视女孩已经习惯的表情,不仅感到一丝悲悯。

 

──这个世界的悟,也会喜欢自己吗?

夏油从回忆抽身,留心告白后对方的反应,五条倒没什么感觉的样子,大概不觉得夏油的『喜欢』有多特别,太多人喜欢五条悟了,各种各式各样的喜欢,要从这里头脱颖而出,是不是需要特别的努力?

夏油觉得自己此刻的决心不足,要选择大义或是悟和孩子?都投身于大义十年了,无法这么轻易就放弃。

 

TBC

2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