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象牙塔

凌晨一点半,“象牙塔”内。
暖黄的灯光温柔倾泻在整个大厅,唱片机里放着舒缓的音乐,却一点也不令人恹恹欲睡。
五条悟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用手托着下颔,出神地看着某一处。
“要点什么?还是威士忌?”硝子一直忙到后半夜,现在终于抽出空来和他说会儿话。
五条悟回过神来,冰蓝的眼眸里盛着笑意,他坐直了身子,双手交叉着抱在胸前。
“不,”他说,“我要一杯柠檬水。”
硝子翻了个白眼,给他倒了一杯水推至身前,“说吧,又看上哪个了?”
五条悟端起来喝了一口,用眼神示意硝子往一边看。
硝子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在明暗灯光的交界线处看见了一个黑发男人。
他半倚着沙发靠背,同样也是抱臂的姿势,两条腿交叠,自上而下地睨着跪在他身前的人。
跪着的那人不知说了什么话,让男人用鞋尖抬起他的下巴,颊侧的刘海顺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他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
硝子看懂了,那人说:“滚。”
完了,她惨不忍睹地闭上眼睛。
这人简直是五条悟的理想型,她想。
果不其然,身旁的人呼吸声开始加重。她忍无可忍地走开了,过了一会儿端了一杯酒回来。
“给你的,去吧。”

夏油杰是“象牙塔”的高级会员,虽然平时不常来就是了。今天心血来潮来了一次,就撞见自家的小狗跪在别人脚边贪欢取乐。
他倒是没说什么,径直从两人身边走过去,跪地下那个却显然慌了神,膝行着爬到夏油杰的脚边,拽着夏油杰的裤腿想求他原谅自己。
原谅?夏油杰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他上挑着的狐狸眼半眯,从那人手里抽出自己的裤脚半蹲下来与他平视,手不轻不重地拍在那人脸上。
"不忠诚的小狗,”他几近温柔的语气让那人以为还有转圜的余地,赶忙用脸侧蹭了蹭他的手。
夏油杰把手收回来,直起身掏出一条帕子轻轻擦拭,冷淡地看着依旧跪着的那人说:
“我不要了。”
夏油杰随便找了个沙发窝着,他不怎么露面,“象牙塔”里虽然人员流动不多,却也没几个人认识他。
即便如此,夏油杰往那里一坐,还是凭借着一张脸和出色的身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在婉言拒绝了第五个sub递来的房卡后,刚才的那个人又找来了。
于是就发生了硝子看见的那一幕。

五条悟端着酒杯走过去,在夏油杰身前站定,笑得很明媚。
“先生,”他微微俯身,将酒杯递到夏油杰眼前,“来一杯吗?”
淡蓝的酒液在杯壁间轻微摇晃,夏油杰抬起头,对上了一双含着笑意的同样淡蓝色的眼睛。
夏油杰的心跳得有点快。
他太干净了,雪白的头发被灯光打上一层柔软的光晕,那双苍蓝眼睛里似乎不含一丝情欲。所有的欲语还休全都集中在了那两片薄唇上,嫩红的唇珠点缀其间,像是堕落人间的神子,用最能蛊惑人心的唇冰冷地唱着普渡众生的圣经。
想让他跪在自己脚边,想看他哭。
臣服。
他接过那杯酒,感觉掌心里被塞了其他的东西,夏油杰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
“我在房间等您。”他非常合乎礼仪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五条悟走后,夏油杰摊开自己的掌心,果不其然是一张房卡,他看着房间的编码,有些出乎意料。
3217?
他眉眼里染上一点笑意,之前不愉快的心情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那还挺近的,他想。

“象牙塔”的高级会员无论是dom还是sub都有自己的调教室。
五条悟自然不例外。
他赤裸着身子站在一面巨大的落地镜前,光是脑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就已经让他前端的性器硬得流水。
透明的水液有几滴落在了柔软厚实的地毯上,洇出了一片深颜色的湿痕。
五条悟的胸口剧烈起伏了两下,平复了心情后去门口跪着。
他跪着的姿态很漂亮也很舒展,白皙的身体有着一层薄而坚韧的肌肉,让整具身体的线条十分流畅。
五条悟肤色很白,像是圆润的玉珠,但是乳尖却红艳诱人。他的性器很干净,是粉白色的一根,此时因为勃起而使前端发红,不时有几滴透明水液顺着马眼流下来。
他单单跪在那里,就像是造物主最得意的雕塑。
“咔哒”一声,门开了。
夏油杰拎着那杯酒斜倚在门口,不说话,也没有进来的意思。就那么盯着五条悟,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五条悟因为兴奋而不自觉跳动的性器。
“先生……”五条悟没有抬头,很规矩地目视前方。
夏油杰穿的是阔腿裤,即便如此还是能看出那柄性器的尺寸十分可观。
“叫我什么?”夏油杰上挑的狐狸眼半眯,带着点挑逗意味地说。
五条悟急促地喘息了一声,“主人……”
男人把端在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他进了门,空的杯子被放在玄关。
漆黑的短靴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五条悟俯身想去亲吻鞋尖,夏油杰却揪着他的头发让他抬头直视自己。
“别急,”他看着那双苍蓝眼睛,“是想玩玩……还是找个主人?”
五条悟舔了舔那颗殷红唇珠,暗哑着嗓子又说了一遍:“主人……”
夏油杰从喉咙底发出几声模糊不清的笑,他从玄关的柜子上拿出一条牵引绳,弯下腰亲自给五条悟带上顺便试了试松紧。满意之后在五条悟的脑袋上揉了一把。
“走吧,乖小狗。”
五条悟被牵着往房间里走,莹白的肢体扭起来像是上世纪宫廷画师描绘出的最生动最下流的油画。两枚腰窝极深,腰窝下是雪白挺翘的臀部和两条修长的腿。
夏油杰走得不紧不慢,打量了一下整间屋子。
整间调教室的风格偏向简约,以白色调为主,采光也很充分。中间的一面墙上挂满了各种调教用具,旁边的透明柜子里也摆放的满满当当,从散鞭到按摩棒不一而足。地上铺的深灰色地毯很柔软很厚实,即使不穿护膝跪在地上也不会有痛感。
夏油杰牵着五条悟走了一圈,在路过那面展墙的时候停下了。
“挑一个喜欢的。”他说。
五条悟甚至没有一点犹豫,开口道:“第三排左起第一个,主人。”
夏油杰扬眉,有些意外。
他从墙上取下那根白色蛇尾鞭,在空中甩了几下。
凌厉的破空声响在五条悟的耳边,他怔了一下,性器挺得更高了。
这根蛇尾鞭比传统的同类型鞭子长,却更加纤细,最大的设计点,也是五条悟最喜欢它的理由是——它的手柄最顶端镶嵌了一颗蓝宝石。
凭着流畅的外观线条和别出新意的设计,这条蛇尾鞭在某一次“象牙塔”内部的拍卖会上以不菲的价格成交。但是……
并没有人知道这根鞭子的设计师就是夏油杰。
——就连五条悟都不知道。
夏油杰亲自设计的鞭子用起来是更加得心应手,他摩挲着鞭柄的那颗蓝宝石,笑着说:
“你选了条好鞭子,想要奖励吗?”
五条悟眼睛都亮了,“想要!主人!”
“去那边跪好,背挺直。”
五条悟的双手被反绑在圆柱上,整个人的胸膛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来。
夏油杰在他面前站定,用脚踩了踩那根不停流水的性器,“想射吗?”
五条悟艰难地吞了口口水,“想的……主人。”
“记得报数。”
夏油杰在性器上碾磨了几下便收回了脚,随即白色的蛇鞭带着破空的风声抽下来,在象牙白的肌肤上舔出一道血痕。
五条悟整个人剧烈地弹了一下,后背撞到圆柱上,发出了很大的动静。
“不要这么兴奋哦,小狗。”他眯眼含着笑,“报数,嗯?”
“一……谢谢主人。”
下一鞭抽在了对称的位置,在五条悟的胸前交叉排布,呈现着一种危险的美丽。
“二,谢谢主人。”
夏油杰抽的游刃有余,像是把五条悟莹润的皮肤当成了画布,用朱砂细细地在画布上划出纵横交错的线条。
五条悟的两枚乳尖被打得深红,像是熟透了的红果,缀在柔嫩的肌肤上任君采撷。
……
“十三,谢谢主人。”
“……十四,谢谢主人。”
最后一鞭夏油杰刻意收了力道,雪白的鞭梢舔过五条悟的性器顶端。
痛感混杂着快感一股脑朝五条悟袭来,他闷哼一声,精液溅落在深灰的地毯上,留下了一片淫靡的痕迹。
高潮过后的五条悟全身几乎都失去了力气,只能勉强保持着跪姿,额发被汗湿透了,一绺绺搭在前额上。
夏油杰干脆撸下束发的黑皮筋,拢起五条悟的额发扎了个啾啾,光洁饱满的额头被露出来,下面是一双被情欲侵染的蓝眸。
“十五,谢谢主人。”
五条悟声音颤抖,刚才最后一鞭那种灭顶的快感是他以前从未体会到的。直到现在他还在高潮的余韵中不能自拔。
夏油杰拍拍他的脸,“做的很棒。”
手腕的束缚被解开,即使内侧已经垫了一层海绵垫,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五条悟的皮肤就已经红了一圈。
“过来。”
夏油杰往正中间的那张沙发上走去,五条悟连忙乖顺地赶上他的脚步。
还是同样的姿势,只不过现在跪在地上的人换成了五条悟。
“奖励你的,只许用嘴。”
“谢谢主人!”五条悟把脸凑到他心心念念的阔腿裤中间,用牙齿叼住裤链拉下来。
嫩红的舌尖探出来,在包裹着性器的布料顶端舔了舔,然后勾着那块布料,一点一点往下褪。
夏油杰的性器十分可观,完全勃起之后更是尺寸惊人。五条悟只能含进去一个头部,他于是放弃了整根吃进去的想法,开始细细舔过性器的每一处,像是在舔弄他最喜欢的草莓味硬糖。
夏油杰看着他吐着漂亮的红舌为自己口交,有时舌尖会在铃口处来回打转,或者含住自己的性器,两颊被撑得很满,偶尔牙齿也会不小心磕碰一下,这时候五条悟就会含着性器抬眼,充满歉意地看着夏油杰,似乎是在为自己的不小心道歉。
五条悟来回舔弄了十多分钟,感觉整个嘴巴都被撑得麻木了,夏油杰才终于放过他,在他嘴里射了精。
射完之后五条悟张开嘴给夏油杰看,水红的舌中间窝着浓白的精液,这副画面简直色情到了极点。夏油杰点点头,五条悟才把精液全都咽下去。
“今天就到这里,我在3218,你可以随时来找我,小狗。”
夏油杰把房卡插进五条悟的齿间,揉了一把五条悟的发丝起身欲走。
五条悟站起来,有些惊诧地问:“您是……夏油杰大人?”
夏油杰停住脚步,“认识我?”
“象牙塔成立至今,我只没见过3218的主人,只听说那人叫夏油杰,没想到就是您啊。”五条悟捏着那张房卡摩挲了两下,“那我们还挺有缘分的。”
夏油杰转身面对着他,有些危险地笑了笑,“所以呢?“
脱离了场景,五条悟变得没那么乖顺,像是有点桀骜的野猫,他歪了歪头,“要不要和我试试——我是说,我也可以做0哦。”

五条悟被摁在床上从后面进入时觉得整个人快要被劈成两半了。夏油杰的性器存在感太强烈,即使做了扩张也无济于事。
他深深吸了口气,哑着嗓子让夏油杰轻点。
夏油杰也不好受,五条悟的穴太紧了,他一寸一寸拓着甬道,完全进去时两人都出了一身的汗。
五条悟在床上一向放荡,当即就扭着屁股让夏油杰快点动。
夏油杰狠狠拍了他的屁股一巴掌,笑骂着让他闭嘴。
他掐住五条悟那两个很深的腰眼,一下一下往里冲撞。五条悟被顶得失神,什么混话都往出说,老公主人叫了一串。
夏油杰俯下身,两根手指探进五条悟的嘴巴里,搅着那条润红的软舌不让他说话,就势把五条悟翻了个身。
性器埋在五条悟身体里碾过一圈湿热的肠肉,五条悟被刺激的尖叫出声。
夏油杰俯身和他接吻,身下的动作比刚才更加凶猛,一下一下似乎要把五条悟钉穿在他这柄凶器上。
五条悟那双冰蓝的眼睛里倒映着的不再是世间万物,只剩下了夏油杰,那双雾蒙蒙的眼睛里全都是情欲。
五条悟主动把腿勾在夏油杰的胯上,在颠簸情欲里用自己的身体满足夏油杰。
他痴痴地伸出舌头和夏油杰接吻。
我的主人。
乖小狗。

by 啭枝

21 Likes

尖叫!!!超好吃!!!太太感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