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格

*17dk夏x28教师五
*预警:淫/行/教师,中出,做到昏,道具,失禁,水煎,发烧play,厕所、办公室play。
*疯狂色色

(我我我警告你们真的很ooc哦)

“夏油同学?”五条悟站在夏油杰桌旁,敲了敲他的脑袋:“还是要好好听课哦,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夏油杰回想着刚刚的事情,有些脸红,被自己暗恋的老师叫到办公室还是有点让人难堪。他站在五条悟办公室前犹豫的敲了敲门,试探的说了声:“五条老师?”

“啊,是夏油同学吗,进来吧。”五条悟说着,拉开门对夏油杰笑了笑,示意他进来坐下,然后转过身关上门,走到夏油杰旁边的椅子坐下来。

夏油杰稍微有些不安:“那个…老师叫我来,是要干什么呢?”

当然是想让杰干我,五条悟漫不经心的想着,嘴上却说的道貌岸然:“上课的时候夏油同学都没有认真听讲,现在帮你辅导一下功课啦。”

“这样啊,谢谢五条老师。”夏油杰受宠若惊,连忙点了点头。他看着五条悟拿出教材跟他讲解之前的知识,有些回不过神的想:五条老师对自己原来那么上心吗。

“所以这里应该这样解哦。”五条悟说着,看了眼夏油杰:“夏油同学,你在听吗?”

“唉?在,在听!”夏油杰回过神,连忙应了一声,脸却迅速的红了起来。

“夏油同学也太不诚实了吧。”五条悟笑了笑,凑近了夏油杰:“杰…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杰?”

他点点头:“五条老师的话…可以的。”

五条悟又再凑近了一点他:“杰既然不想听我讲课,那要做些别的吗?”

“?”夏油杰迷茫的看着五条悟,刚想开口问什么是别的事情,就感觉到自己小腹处被人摸了下,五条悟急不可耐的凑到了他身上,对着夏油杰耳朵吹气:“和老师做一下?”

夏油杰几乎立即就硬了,男高中生的鸡巴本就硬的像钻石,也正是不小心弄出反应也半天下不去的时候,更何况对方是自己幻想许久的性对象。他僵在原地推也不是应也不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不是很精神嘛。”五条悟笑着说,跪下来脱掉夏油杰的裤子给他口交,成年人的口腔湿热又会吸,技术实在太好,吞吐性器的样子也很有冲击力。舌头滑过龟头,茎身被温热的口腔挤压着,深喉做的毫不费力。

他的脑子有些混沌,忍不住挺腰往对方嘴里又戳进去一节。五条悟皱了下眉,有点不适,但还是顺从的放松喉咙吞进去,收紧脸颊嘬吸着,努力包裹住对方硕大的性器一深一浅的吞吐。

夏油杰脸红的厉害,几乎不能思考,本就是处男的他痛快的交了精,只觉得脑子也要射出来了。五条悟有些呛到,吐出夏油杰的性器,咳了几下才缓过来,哑着嗓子问:“杰舒服吗?”

“唉?舒服的…”夏油杰有些手足无措,伸出手想要拉起五条悟,却被对方借力坐在了自己身上,攀着肩被亲了个天昏地暗。

“唔…杰…”五条悟喘着声,稍微立起身来解开裤子,背过身靠在办公桌上露出臀部,问:“杰不进来吗?会很爽的…”

“会有人进来的…”夏油杰犹豫起来,却看到五条悟狡猾的笑了笑:“不会啦,我锁了门”

夏油杰却依然秉着还是不要伤害老师的想法问:“不需要润滑和套子吗?”五条悟回过头:“杰好体贴啊,虽然有点勉强,不过直接进来就可以啦。”

他硬着头皮握住了五条悟的腰,将自己的性器戳进对方身体里去,虽然没有润滑但也意外的湿润,吸的夏油杰有些发昏,但也被夹的很爽,整根没入的时候他忍不住抽插了几下,听到五条悟吸了口气,有些愧疚的问:“痛吗?”

“还好…主要是我没想到杰那么大,感觉有点吃不消呢。”

夏油杰连忙想要退出来,却在退到一半时被五条悟坐了回去,听到对方喘息起来:“杰干什么…直接操进来就行,不要担心那么多的。”

是吗…夏油杰握住五条悟的腰大开大合的进出了几下,听到五条悟惊喘出声,感到自己心里好像有点异样的快感,就更加迅速的抽插起来,把五条悟的呻吟顶的支离破碎,又在他某次顶到一个地方时拖出长长的泣音。他便无师自通的知道自己顶到那里会让五条悟更舒服,便次次都碾过那里,把成年人游刃有余的面具撕开,逼出对方承受不了的快感。

“不……不要……嗯!杰……啊……”

“不喜欢吗?但是老师明明也很舒服啊。”夏油杰把头埋在五条悟颈边,声音有些委屈。

“这种时候……杰就……嗯……不要叫老师了……哈啊……”五条悟被快感折磨的要崩溃,因为夏油杰的称呼又吹出一股水来。

肚子里涨涨的,好舒服,要被杰弄坏了吗。啊…又顶到了,好爽。五条悟神志不清的想,捂着肚子说:“吃不下了……杰……呜……真的不行了……”

“可以吃下的,老师里面真的很会吸,好舒服。”夏油杰伸手按在五条悟有些微妙隆起的小腹上,温柔又强硬的摁了下去。

“哈啊!杰……不……唔……”五条悟尖叫出声,却被夏油杰捂住了嘴,连呼吸都被封住。夏油杰几乎整根抽出又用力捅到最深处,敏感点被摁到对方的性器上,要死了,五条悟想,真的要死了。

他控制不住的眼神翻白,生理泪水汹涌而出,体验了一次窒息高潮,有些射出的精液甚至溅到了夏油杰的手背上。

夏油杰没有松手,依旧快速的抽插着,他爽的也有些过了头,一心只想着在五条悟身体里射出来,还在不应期的五条悟便又崩溃的攀上一次干性高潮,被刺激的直接昏了过去。

夏油杰射出后才松开手惊慌的查看五条悟的情况,对方衣领大开,口水眼泪满脸都是,大腿张开着露出红肿的后穴,白浊的精液正顺着腿根流下来,一副被玩的过火的样子。

自己好像真的有点过分了…夏油杰不安的想。

那之后他们确认了关系,又在许多地方做了。学校的教室实验室还有天台,几乎每个地方他们都玩了个遍,五条悟因此变得更耐操也更敏感,几乎每次被整根插入时都会前后流水着高潮。

“杰……跟我来一下。”五条悟面色潮红的叫住刚下课的夏油杰。

“怎么了,老师?”夏油杰疑惑的问,五条悟好像震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拉着他的手走到了厕所,进了最里面的隔间。他几乎是迫不及待脱了裤子拉着对方的手摸向自己流水的后穴。夏油杰有些惊讶,在感受到微微的震动后哑了声音,语无伦次的问:“悟,你……不会是……”

“哈……我塞了个跳蛋进去,原本想先玩一下的……结果刚刚杰叫了我……嗯啊……就不小心高潮了……”五条悟难耐的夹紧了夏油杰的手:“杰快点进来好不好?进来吧……我好痒……嗯……”

“悟,这里是厕所啊,会有人进来的,要做还是去办公室啊!”夏油杰试图叫醒五条悟,可惜对方满脑子情欲完全不打算听自己的,蹲下来拉开夏油杰的裤子就开始舔。

夏油杰靠在隔间门上轻轻呼吸着,生怕发出的动静被同学听见,五条悟却根本没那方面的顾及,夏油杰的性器被他舔的啧啧有声,等到完全勃起后他背过身去拿屁股蹭夏油杰的性器:“杰快点进来吧……”

夏油杰试图提醒自己的老师他的玩具还没取出来,而且这种环境根本不适合做爱,但五条悟先一步坐了下去,小声的尖叫了一下。

“好厉害,啊……不行了好涨……喜欢……嗯唔……快一点……”

夏油杰被跳蛋的震动搞得头皮发麻,干脆捂住五条悟的嘴自暴自弃的抽插了起来,多亏这几星期的放纵他对五条悟的敏感点了如指掌,他握住对方的性器撸动,自己则抵着对方的前列腺碾,跳蛋还在震动,随着抽插卡到结肠口上。

“嗯!唔啊……”五条悟慌了,被情欲填满的脑子后知后觉的生出一点害怕,前后夹击也太过要命,而且结肠这种地方无论如何也太过分了,以往根本玩不到的地方被跳蛋震的发麻,眼泪都已经出来了。他试图告诉夏油杰不行,但被捂住嘴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绝对不行的…会死掉吧…

夏油杰还在用力操干着,男高中生最不缺的就是体力和精力,更何况他到现在也没射过,尺寸优越的性器在五条悟的后穴里稳定的操干着,那颗跳蛋随着夏油杰的一个深顶彻底进了结肠里。五条悟颤抖的控制不住,双眼翻白的高潮了。

“杰……啊……”五条悟声音抖的不成样子,含含糊糊的喊着男友的名字。

夏油杰察觉到了不对劲,五条悟的后穴几乎是痉挛着绞紧,把夏油杰直接夹的射了出来。对方的性器也跟漏水一样流精,他微微松开捂着五条悟嘴的手,关切的问:“怎么了?”

“好……好奇怪……呜……停不下来了……嗯啊……好涨……呜……”

“什么停不下来?”夏油杰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轻声问。

“高潮……哈啊!”五条悟忽然尖叫了一声,控制不住的尿了出来,尿液淅淅沥沥的落在地上,他背靠着夏油杰,颤抖的说:“遥控器……在口袋……口袋里……啊……要不行了……杰……”他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于是夏油杰手忙脚乱的去掏对方的口袋,好半天才关上开关,此时五条悟已经因为没有支撑从夏油杰的性器上滑了下来,两眼翻白瘫软的坐在还算干净的马桶上,后穴里的精水已经流的到处都是了。

事后五条悟因为没有及时清理不幸的发了烧,虽然他本人并没有为此后悔的意思,还成功的利用病弱形象把深感愧疚的夏油杰骗来了自己家。

“杰——”五条悟打开门:“你来的好慢哦。”

“我去买了伴手礼,悟现在感觉怎么样?很难受吗?”夏油杰进了门,担心的问。

五条悟摆了摆手:“还好啦,不过烧可能还没退,杰小心被传染哦。”他说着便不安分的去摸夏油杰拿着伴手礼的手,成功拿到后开心的拆开看了看。

“是草莓奶油蛋糕唉,最爱杰了!”他伸手捏了一颗草莓咬了一口。

“不要直接拿着吃啊,我帮悟去切一下好了。”夏油杰伸手接过蛋糕。

“厨房在那边。”五条悟指了一下,忽然想到什么一般笑了一声,然后若无其事的走进卧室里:“杰等等帮我拿过来吧?”

夏油杰点点头,看着五条悟关上了门。

他去厨房切好蛋糕,然后轻轻敲了敲门走到五条悟的卧室里,被眼前的景象弄的晃了神。原因无他,五条悟带着乳夹和猫咪尾巴形状的肛塞自慰着,看到夏油杰进来后身体一抖,性器前段涌出一小股清液。

“嗯……杰……你来了啊……”

夏油杰慌乱的别开眼睛,端着蛋糕有些语无伦次的说:“五条老师……不是,悟,你在干什么啊……”

“哈啊……我想和杰做爱啦,昨天不是做的很开心吗……”五条悟小声喘息着,微微拉出肛塞给夏油杰看后穴:“已经做好扩张了哦,杰可以直接进来的……”

夏油杰艰难的与欲望交战着,最终还算理智的说:“悟的发烧没有好吧,今天还是先好好休息再说。”

“唉!”五条悟不满的叫着:“我什么都做好了啊。”

夏油杰摸了摸他的脸:“那也不行啊。悟的额头还很烫。”他有些脸红的替五条悟取下乳夹和肛塞:“你先把蛋糕吃完再说。”

五条悟不死心的接过蛋糕:“我听说人发烧时里面会更热…”

夏油杰咽了咽口水:“我去趟卫生间,悟不要再做那种事情了。”

“真的不做吗!”五条悟不死心的追问,得到了夏油杰的一声关门声作为答案。他坐在床上挖了一勺蛋糕,郁闷的塞到了嘴里,嘟囔着:“什么嘛……”。

夏油杰再回来时五条悟已经睡着了,吃完的蛋糕碟随意摆在柜子上。五条悟本人则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只盖了一条什么也遮不住的薄被。

夏油杰担心五条悟发烧更加严重,想要找厚一点的被子给他盖,无奈对五条悟家实在不熟悉,只找到了另外一小条毛巾被。他回到卧室准备给五条悟盖上,却在碰到五条悟微烫的皮肤时犹豫了一下,耳边回响起五条悟的话。

“已经做好扩张了…”

“我听说人发烧时里面会更热…”

夏油杰看了眼五条悟的下身,移回目光试图摒弃杂念给他盖好被子,想着悟毕竟还在发烧,对他这样不太道德。

谁知他刚碰上对方的胳膊五条悟就一抖,轻声呢喃着:“杰……轻点……”

夏油杰几乎马上硬了,他想:这就不是我的错了,是悟先引诱的我。

他掀开五条悟的被子,轻轻抬起五条悟一边大腿,往对方后穴里摸了摸,润滑还没干,再加上五条悟之前玩过自己的原因,里面格外湿润,而且确实很烫。他换成三根手指在里面打转,试探的按到五条悟的腺体上,听到五条悟模糊的呻吟了一声,粉色乳头和性器也微微挺立起来。

夏油杰没有做太多前戏,觉得足够湿润后抽出手指,扶着性器缓慢的插进了五条悟的里面,整根没入后他忍不住喘了声,好舒服,真的很热,那么会吸是怎么回事。他停了停,然后直接挺腰动起来。

五条悟眼皮颤抖着,在夏油杰又一次碾过那点后迷茫的睁开了眼。然后立即被累积的快感弄的翻白了眼。

“啊……哈啊……杰……?!”

“怎么……等……等等……慢一点……唔……”

夏油杰没有给他适应的时间,趁五条悟还迷糊着便直接猛烈的抽插起来,侧入的体位让性器很轻易就能碾到腺体上。即使五条悟还没清醒里面却已经条件反射般的开始收缩榨精,水液也咕啾咕啾的涌出来,交合处粘腻一片。

“啊……我怎么……嗯唔……好深……”五条悟的脑子因为发烧变得昏昏沉沉,根本反应不过来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诚实的沉溺于夏油杰带来的快感而呻吟出声。

“慢一点……哈……好大……不行了……嗯……嗯……”

夏油杰还没有忘记五条悟是个病号,便体贴的抚上对方的性器撸动着,前后夹击实在是太刺激,五条悟的腰控制不住的弹了一下,不一会就绞紧后穴登上高潮。夏油杰没有在对方的不应期继续刺激他,将性器抽出来,在大腿根抽插了几十次便射了出来。

对方的下身彻底不能看了,精水肠液混在一起实在色情。夏油杰低头看着又睡过去的五条悟,头疼的想着这可怎么清理。

71 Likes

碧池教师就应该被学生教育(/ω\)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