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神圣喜剧

【夏五】神圣喜剧

*勉强算是好兆头AU的文。(事实上不像,可以说没有什么关系。)

*架空纯甜,7k,一般通过剂量的蜂蜜和黄油预警。祝我们世界上最强最好的五条悟生日快乐!


天堂的审判大天使长五条悟,有一天被自己认识了近万年的好友夏油杰告知,他还有一件未曾尝试过的东西。那是独属于人类的快乐,无法被没有性别的天使吃下的禁果。

“这不是问题,悟。”身为恶魔的夏油杰说,“我来教你。”

蛇引诱夏娃吃下禁果,而夏油杰引诱五条悟享受人类的快乐。

他的确成功了。



【正文】

——“那就让我来教教你吧,悟。”

五条悟已经说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听过夏油杰说这句话了。他记不清楚,时间太过漫长,年岁对他们这种长生种而言已经失去了计数的意义。然而夏油杰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五条悟基本都记得清楚,所以杰肯定这么说过,虽然已经很久过去了。

但是这不是现在重要的事情。

他认识了几千年的好友,正化作蛇的形象,缠绕在他的身体上。

黑曜般反射着冰冷光芒的滑腻蛇鳞,微微翕合着在赤裸的皮肤上摩擦的时候,带来某种五条悟从未体验过的稀有的趣味。皮肤被鳞片刮过时微微发热,被蛇的身体勒紧时仔细体会便能察觉到的敏感压迫,还有一丝不易察觉但确实存在的怀念。

在上帝第一次创造人类的时候,那时还没有身为“夏油杰”的名字的恶魔也正是化作蛇的躯体,从善恶树缀满沉甸甸禁果的树枝上爬过,细长的身躯带着冷滑的触感划过五条悟的掌心。而上帝亲手创造的大天使张开洁白的六只羽翼,低着头用苍天颜色的眼眸看着他,眼睛深处就像他雪白的发丝和肤色般是万年不化的霜雪。

化作蛇来引诱他人,是恶魔们的拿手好戏。

五条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被成功引诱,毕竟他看见杰化作的蛇游过他的掌心时,他就被勾起了探究这条蛇的言语的兴趣,那就是他们之间友情的开始。现在想来,那不是偶然,很可能就是一种引诱实施后的结果很久以前仅仅是执掌审判的天使并不明白“引诱”的含义,只以为是恶魔想要人作恶,就像想要火焰熄灭、光明坠落——但夏油杰告诉他,引诱不仅仅是为了做恶事。

也能得到快乐。夏油杰对他笑着说,快乐是好的、是纯粹的吧,悟?

五条悟当然明白这不是谎言。就算是至高的天父,也并不禁止任何生灵获得喜悦。

五条悟也经常感觉到快乐,一开始他的心对此是陌生的、是麻木的,但渐渐的,在接近万年的时光里,与恶魔相处、成为朋友,他也逐渐理解了喜悦、体会了快乐,并且像这普天之下的任何生灵一样,自发而肆意地追求着它。

但是现在夏油杰说,还有一种快乐,是悟没能体验过的。

是什么?五条悟感到不解。千万年的、自创世而起的时间里,天使体会过了无数能够体会的情感,这其中也有许多不同种类的快乐。创造新事物的快乐,理解新事物的喜悦,消灭讨厌之物的快意,还有见到好友时的快慰。时间对长生种永远是足够的,天使和恶魔拥有着几乎追溯到世界的开始和尽头的无限时间,他们是神与撒旦的奴仆,力量的分身,一切伟大会在他们眼瞳中隽永或者风化,就算是一瞬的蜉蝣生灭也会被他们视作尘埃或者意义。五条悟在无尽的时间、文明的发展里尝试了自己所有感兴趣的并且能够尝试的东西,比大英图书馆还要博学的大天使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是友人口中自己没有尝试过的“快乐的事”。

夏油杰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自然而然地笑了。他总是那么懂得五条悟在想什么,没有说出口的部分,仅仅凭借看进他苍天之瞳里的一眼就能猜出——

“那是悟以为自己无法体验的事情。”黑色长发的恶魔低声说着,他喝了一口教堂里用作圣餐的红酒,声线压低,变得温柔而喑哑,天使记起他时常用这样的声音引诱女性,“但是我有办法来慢慢教给你,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要试试吗?

悟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性交带来的快乐。有时候,感官上的刺激,才是最为纯粹的。

天使的恶魔朋友弯着细长的眉眼对他微笑,口中的提议却像蛇类吐信,有股伴随着嘶嘶声的鲜红细长的诱惑。看多了这几百年夏油杰在人类社会中如鱼得水的温和样子,每当这种时候,五条悟才会觉得,这家伙果然还是个相当称职的恶魔。

(天使选择性地遗忘了那些被他的恶魔朋友骗到倾家荡产的可怜人。毕竟他觉得他们会中招只是因为太笨——愚蠢也算是原罪,被恶魔勾引而出算是正当发展。)

性交?五条悟没有什么反应。他并不懂得羞赧,也没有耻意,那是人类具有的东西,生来赤裸而完美的天使怎么可能拥有?他只是陷入了思索,思索夏油杰所说的可能性。

这是他陌生的、又无关于善恶的,关乎快乐的领域。

繁衍是应当被称颂的。而色欲则是原罪。

这些规则,在天地之间,也没有准确的定论。但是怎么说,这些戒律,是给人类使用的,而不是天使或者恶魔,他们虽然有类似于人类的形象,也只是为了方便在世间行走,这些东西,又与他们何关?

他们又不能繁衍。就算繁衍,也不会是通过性交。

但让五条悟忽视这个可能性的,不是这点。

恶魔惯是会寻欢作乐的,但天使并没有这样的概念。他们自从被创造起就是纯净的灵体、光与焰的集合,就算幻化出肉体,也是为了方便对信众传达神之音——也就是说,没有必要的东西,他们没有。

他们有英俊或者美丽的面容,类似于成年男女或者少年少女们的体态,但是那一袭纯白的袍子之下,他们完美的身体上,没有任何性器官。

什么都没有。

天使不需要排泄,所以也没有相关的系统。

五条悟若是脱下衣袍,也是如此——他第一次在夏油杰面前满不在乎地浑身赤裸的时候,恶魔就目光奇异地盯着他看了许久,包括那些对人类来说并不礼貌的私密部分。但五条悟当然没有在意,他只是觉得朋友在好奇。

他的朋友并不同与他。恶魔们幻化的形象多来自于动物,他们在寻常时候看起来与人类无异,就算脱光了也是如此,相对于天使们物理条件上的清心寡欲,他们下面的生殖器官有时候可能还要比常理中多上那么一两个。哦,有时候或许是三四个,五条悟也不是没见过。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天使没有任何可以用于性交的器官,于是五条悟本身自然完全没有考虑过关于性的快乐。

但现在夏油杰却说他可以慢慢教他。

“不要忧虑这个,悟。”他黑发的恶魔朋友笑着,是很能迷惑天使的温柔笑颜,“我能邀请悟体会这种至高无上的快乐,自然就能够搞定这个。”

他这样说着,胸有成竹的模样,但眉眼一眯、声线低哑的同时,又忽而满怀柔情,深琥珀色的眼睛就那么注视着五条悟:

“所以悟要答应我吗?”

天底下没人能拒绝夏油杰用这样的眼神和表情说出来的话语,连五条悟也不例外。不,或者说,正因为是五条悟,所以更加难以拒绝夏油杰的要求。

等到天使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自觉地解开了衣袍。纯白色还有淡金暗纹的衣袍飘落在地,露出大天使圣洁而完美的躯体。

那是具如同大理石雕刻出来的古希腊杰作般美丽洁白的男性躯体,每一寸肌肤和肌肉线条都结合了力量与柔美,散发出艺术品般与情欲完全不沾边的、不属于人类的美感。

要说与艺术品的唯一区别,那就是他的背上舒展着三对宽大丰茂的雪白羽翼。展开时的长度惊人,就好像异邦神话里奥利匹斯山上的神鹰展开了翅膀。属于人体的部分异常完美,不过两腿之间、小腹之下也没有任何性器官存在,光滑纯洁如同新生的婴孩……

不,那是比有形的婴孩都要纯洁的存在。

那是未曾分化出情欲的、真正的属于苍天之灵的躯壳,连最邪恶的充满色欲的恶徒都要顶礼膜拜的不可亵渎的存在。

但对于恶魔来说,所谓的圣洁,就是用来亵渎的。

就算原先没有那种邪恶的意味,夏油杰也不得不在骤然升腾的染指这具躯体的来自恶魔本能的邪恶冲动里,承认自己的想法里确实存在狎昵的部分。

他本就是恶魔,从地狱中诞生的存在,纵然并非原生在地狱的那群的后代,却也从本源上就浸染着黑暗。他蔑视愚蠢狭隘的人类,也曾冷眼旁观地狱的弱肉强食,甚至会亲手将无聊的天使的羽翼折断、在变得卑劣的上帝来使的痛呼中将那残肢抛入恶魔堆中,抬头欣赏被撕碎的染着血液的羽毛到处乱飞。

血腥的、暴虐的冲动他都有。面对纯白他心里也不可抑制地泛上色彩浑浊的欲望。

但此刻的五条悟正不解而安静地、低着头用那双苍天之瞳看他。

——唯有悟,是不同的。

五条悟看着他的恶魔挚友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徐徐吐了口气,如往常般笑着俯下身,对他说,“那,悟,现在就要开始了哦”。

五条悟点头的同时,看见漆黑如夜色的长发垂落在他的胸膛上,触感还有些微凉。

夏油杰贴过来,轻轻地在他胸膛上落下几个亲吻,富有东方美感的面容和同样健美的男子躯体上都渐次生出细密如海妖的鳞片,细长眼瞳中的瞳孔也变得爬行动物般尖细。

只是顷刻,他便从英俊的男子化作了一条鳞片闪烁着漆黑光芒的粗大黑蛇,缠绕在了天使宛若艺术品般的赤裸男体之上。

五条悟还有闲心辨认,总觉得非要说花纹的话,杰这次的化身比较像黑曼巴。但是这蟒蛇般的形体,恐怕又不能跟那种真正的剧毒蛇类相提并论了。

蛇类的身体游动着,缠绕过他的大腿根部,在内侧的肌肤和两腿之间勒紧,然后轻轻地抽动着。微微翕张的鳞片细密地摩擦着未曾示人的下半身,五条悟说不出什么感受,只是在那里模拟人类的生理现象而细微泛红时,忍不住夹紧了一点双腿。

但就是那一点动静,还是被夏油杰察觉到了。

“有什么感觉吗,悟?”

蛇头亲密地蹭着五条悟的耳垂,冰凉而湿润的蛇信子间或划过后颈。五条悟感觉有凉风轻轻吹拂着他的颈后,像是夏油杰有时候蹭在他背后的吐息,而身体略微有些酥麻,好像血液涌上了被对方的化身摩挲的地方,传来轻微的、细密的痒意。

“有些痒,杰。”五条悟如实回答道,

蛇尾轻轻地在他臀缝中戳刺,像是在挠痒,也像是在调情。

五条悟虽然不懂性交,但是他在人间行走了那么多年,见识过许多事物,自然明白爱情,也知道怎么样算是调情——就像是有时候夏油杰对他做的那样,就像是现在夏油杰对他做的那样。

黑蛇伸出舌头,安抚似地舔了舔五条悟的下颌,然后回应他。

“嗯,就是这种感觉。悟,好好地感受一下吧。”

这是什么感觉?

五条悟感受着身体深处隐约泛起来的、像是甜蜜的波涛一样的触感,微微阖上眼睛,纤长浓密的白色睫毛掩盖住大半透着神性的蓝的瞳孔,就这样任由邪恶的黑蛇在他身上爬行着,侵犯着私密的部分,蛇身上细密坚硬的鳞片带着不可忽视的细微凸起的纹路摩擦过他的腋下、腿根、脖颈与胸前,原本是淡粉色的乳首也被弄得充血发红,挺翘起来的同时被勒紧他胸膛的蛇身与柔软的胸肌一同压扁,雪白饱满的皮肉被细长蛇躯勒得下陷又鼓起一部分的样子透着股难得一见的劣情。

天使虽然能在战斗的时候让无形的屏障覆盖自己,让皮肤变得比世界上的任何武器都要坚硬,但在纯粹模拟人类的时候他不会那么做,那样的屏障也不会对夏油杰展开。

于是他雕像般的躯体上很快便交错浮现出了一道道红痕,仔细看的话,还有蛇鳞留下的细密纹路。

夏油杰现在就用嘴唇在亲吻那里——用纯粹的蛇身玩耍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又变回了人身,只不过下半身还是蛇尾,正从背后拥抱着五条悟,亲吻他肩颈处的红痕,用变得有些温热的舌尖细细地描绘上面被印刻下的花纹。

“悟。”黑发男人用气音叫着五条悟的名字,将哑而轻柔的声音吹进他的耳道,“……你的耳朵和脸都好烫。”

是吗?五条悟摸摸自己的脸,触手确实在发烫。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里伴随着各处传来的细密的、经由鳞片摩擦而产生的痒,从深处升腾而起了一股热意。来源不明,让天使感到有些新奇而迷惑,他用手指抚摸着自己发烫的耳根和脸蛋,后知后觉感受到指尖也在发热。

有点像很多年前飞过暴风雪时不小心栽进了雪崩里的感觉。

大天使挖出了记忆中还算相似的感觉存在着的某段经历,心想,有点像埋在雪堆下面三天、努力轰开通道出来时,冰凉的手指被雪摩擦时产生的热意。

算是模拟了人类的生理现象所带来的后果吧。

但是性快感这种东西,他并没有相应的器官,应该模仿不出来才对。

五条悟不自觉地思索着难以辨明的原理,而夏油杰似乎却有些不满于他的走神。没有将情绪宣之于口的恶魔选择用行动来拉回一起尝试有趣的事情的天使朋友的注意力:

他用手指毫不留情地揉搓着五条悟胸前已然挺立的乳首,让它们的色泽更加鲜红的同时,已然一口咬上了五条悟胸肌的轮廓。

“悟,与其想那种不有趣的事情,不如一起来探索一下悟的身体有哪里比较好玩。”恶魔在深红的牙印前抬起头,笑得眉眼弯弯,“就算没有可以性交的器官,悟也有地方能够感觉到那种快乐吧?”

五条悟还真没有什么概念。

他摇摇头,对恶魔的言辞感觉到了不解。博学的大天使长很少表现出那么无知的模样,但是他确实不了解自己的身体,因为在天使看来,灵体化作的身躯只不过是灵性的躯壳,是无关紧要的外壳,没有天使会用它来取悦自己。

祂们也根本没有这样的概念。

但是这个连五条悟自己也不知道的问题,夏油杰似乎早已有了答案。

他没有等五条悟回答,就仿佛心知肚明他的迷惑似的,微微一笑。

“——比如说,这里?”

夏油杰的手指,不知何时抚摸上了他的翅膀的根部。

那是宛若鸟一般的羽翼与人一般的肉体相连的地方。他的恶魔朋友用指尖摩挲着这个从未有人碰过的地方。

五条悟不禁一抖,下意识地收拢了三对羽翼,连羽毛都在发出细微的声响。而夏油杰还在抚摸,他用上了自己的双手,将上面的两对羽翼抱在怀里,就那样抚摸着它们根部的地方,那个跟人类的肉体所连接的秘密的部位。

而随着他的触摸,那两对翅膀无意识地越收越拢,五条悟漂亮的背肌也在轻微地发抖。

于是夏油杰低下头亲吻那里,用舌头去摩挲翅膀的根部,又用齿尖去刺激那里。

蛇的毒牙靠上翅根时,五条悟的身体出于本能有一瞬间的僵直——

无关于他本人的心情,更像是一种自带的生物本能,就像是被蛇咬在嘴里却没有伤害的鸟儿一样,出于危机的本能,似乎就快要瑟瑟发抖。

但夏油杰清楚地知道,被他抱着的天使根本就跟什么可爱的小鸟无关,他现在能在自己的唇边,也是因为他心甘情愿。非要比喻的话,五条悟更像是白色的鹰,也是翱翔在天空中的猎食者。现在同样是猛兽的好友的弱点被含在嘴里,夏油杰产生了一丝不符合恶魔本性的、不合时宜的怜悯。

“悟,稍微忍耐一下。”

他柔声说着,尖锐的毒牙刺进了天使的翅膀根部。

血是甜味的,夏油杰不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很多年前,五条悟从高远的苍穹意外坠落,受了伤时,夏油杰为他舔舐伤口,感受到的就是这股甜味,没有腥气,好像溶解了蜂蜜的水,散发着五条悟爱吃的甜食的甜香。

夏油杰本身是不偏爱甜味的。但是五条悟是这个味道,他就很喜欢。

他怀里的翅膀在挣动。夏油杰确认了注入足量的毒液后,抽出毒牙,安抚似地亲了亲翅膀根部的小洞。在他的唇下,皮肉的伤口很快在染上的体温里愈合,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天使的自愈能力还是一如往常。

但是从他的头颅和心脏里漫开的热量却愈演愈烈,这次的酥麻感更是从翅膀的根部席卷而来,蔓延了全身。

五条悟已经有些茫然,澄澈的蓝色眼瞳里,总是冷彻无情的目光涣散开来。

比起人偶和雕像的素体,他现在的身体,总算是像了一个活人,正在动情的活人,象征着柔软、脆弱和鲜活的情欲的淡红从身体的各处蔓延开来,让他的心跳过速,呼吸急促到难以忍耐。

要是换了任何一个被他从七天之上审判过然后击落到地狱的堕天使或者恶魔,都不敢辨认如今这位与夏油杰赤裸着身体亲密依偎的天使竟然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断罪天使。

而这般亵渎神的荣光的景象,在教堂的彩绘玻璃外照进来的阳光的镀彩之下,竟然变得仿佛一副神圣又怪诞的宗教画。

蛇的黑色身躯缠绕着大天使雪白的六翼、穿过两腿之间玩弄着他的身躯,而夏油杰捧着五条悟的脸颊,珍惜地在额头、鼻尖和丰润唇瓣上渐次落下亲吻。

他诱哄似的教导纯洁的天使张开嘴唇,与他唇齿交缠,交换一个本是来自凡俗间的热吻。

那是人类表达爱情的方式。

可他们并非人类。

五条悟不自觉地因为热量呼吸急促,简直就像是在喘息,而他抱着夏油杰,感觉对方下半身有两根粗糙的巨物在自己腿根磨蹭,呼吸频率也与从容没有什么关系。

他感觉到这一点,更加用力地夹紧了双腿,模拟着人体的洞穴、容纳着对方的情欲的承载物,感受着夏油杰将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灼热的呼吸急促地拍打着自己的皮肤,他错觉般地感到他和杰的心脏在一同剧烈地鼓动着,巨大的声响仿佛天堂与地狱开战时的战鼓,一下下敲击着他们无法真正相连的身体和紧密贴合的胸膛。

就像是他的大腿内侧紧贴着的、那两根东西的搏动频率。

五条悟的心脏也在随之跳动着,因为某种未知的感觉。

这就是性交的感觉吗?

“……杰,快乐吗?”

大天使忽然问。他的声线也有些低哑了,像是被情热所浸染,看过来的眼眶都微微染着粉红,湛蓝的虹膜上也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光。

可他分明不会动情。

“我很快乐,能跟悟在一起做这样的事情。”夏油杰回答了他,声音也又轻又哑,含着笑意,“我也希望悟能一样快乐。”

就好像言灵一样,五条悟真的从夏油杰的对待和话语中,感觉到了与他这么漫长的生命里体验过的所有都完全不同的快乐。

而夏油杰摩挲把玩着他的身体,低声对他耳语,说,就算悟没有性器官,也有性感带。把身体的每一寸都把玩透彻,悟自然也会被情欲浇灌出快乐的吧?

五条悟没有回答他。

天使仿佛被地狱的火焰灼烧着身体,而这从恶魔身上传来的热度弥久不散。

感觉到杰的欲望和快乐,五条悟也会被那种炙热所晕染。他产生了自己也在快乐的错觉。

而或许不止是错觉。

在漫长的缠绵和赤裸着身体的嬉戏中,他的朋友如此专注地看着他,暗琥珀色的蛇瞳里没有其他的影子,就好像他是这世界上唯一值得在乎的东西。

没有液体流出来,只有夏油杰的体液和精液喷溅在他的大腿内侧,但是五条悟感觉自己在流眼泪。生理性的泪水,随着漫长的、偶尔间断一小会儿的接吻而无法被舌面兜住或者完全咽下去的流满下巴和胸膛的涎液。

他整张脸都是体液,仿佛眼睛和嘴巴变成了新的性器官,而夏油杰轻轻的吻他,吸干他眼角的泪水,还会用舌头去舔他的眼球和睫毛,然后把手指和尾巴插进他微微张开来的口腔里。

悟流了好多水,是不是有些干渴?

低语着淫猥却温柔的话语的夏油杰,站起身来,从漫长的不像样的性爱中短暂抽身,从圣餐的餐桌上拿起一只鲜红色的苹果。

那也是曾经的夏娃在上帝的禁忌之下品尝过的果实。

恶魔将禁果递到天使的唇边,看着他咬下,也凑上去在另一边咬下了一口苹果。

鲜美甜蜜的汁水流淌在喉咙里,滋润了干涸的嗓子,滋味却胜过千万年前伊甸园里流淌不尽的奶与蜜。

最后被咬了两口的苹果滚落在地面上。

恶魔被所恋之人的臂膀和收拢的羽翼揽着,再度倾倒而下,与天使长沉沦纠缠于欲海,享受那本不应得的属于相爱之人的、凡俗的快乐。

无论相爱对他们有没有意义,距离永恒的第五太阳纪的尽头,他们还拥有着能互相陪伴的千万年。

【end】




性交对于没有情欲的天使来说是禁果,但相爱对于没有心的恶魔来说也是禁果。

大概是想要写出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但是不管如何,祝悟生日快乐!比起去年的刀子,今年真的是纯甜高热量食品哦!还是苹果味的。大概算是苹果派吧,虽然很不像样,有很多随便的暗示和随便的成人部分。

也感谢赏脸品尝到这里的大家!

73 Likes

好带劲!!! :laughing:

3 Likes

好喜欢!!!

1 Like

无性征是大大的好味 :hot_face: :hot_face: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3 Likes

太美味了!!!

美味 :drooling_face:

2 Likes

太太太太厉害了,万岁≧▽≦

1 Like

感觉是天蓝色的铯情!

1 Like

太棒了!!!写的好好啊啊啊!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