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范人妻》

五条悟和夏油杰的婚后生活一开始都很忙碌。

五条是豪门少爷,家大业大,毕业之后接手了家族集团,需要好好整顿一下过去的不良风气。而夏油在另一家公司上班,去年升到了部门主管,加班和出差都是家常便饭。
虽然事情很多,但感情基础很牢靠,所以不必担心家庭和谐问题。只是,最近五条悟发现夏油有点反常。

“杰是不是瘦了?”五条悟问。

夏油不久前去海外出差两周,不知是水土不服现在没缓和好,还是因为最近的天气炎热又在加班,五条觉得夏油气色不太行,连刘海都没有光泽了。

“嗯,最近工作有点多吧。”夏油说道。

“不要中午只吃凉面哦。”五条道。

夏油笑笑:“没事,只是苦夏而已……”

五条已经做了几年社长了,可不像十几岁的小男生那么好哄骗,总之他没有轻易放心。没过多久,他再次认定了夏油的异状。

具体表现为最近做的时候,夏油要么无精打采,要么非常粗暴,一开始五条倒觉得挺有趣,后来发现夏油的风格总是在这两者之间反复横跳,极其不稳定,感觉隐隐可以反映出他本人的精神状态。

夏油还在硬撑,但他还是被五条拖着去见了私人医生,最后的诊断结果果然让夏油无法再掩盖,他的身心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

“总之,现在要做的是好好休息,然后接受治疗。”医生建议道。

“原来杰总是不开心么?”

“抱歉,”夏油杰说,“我也说不清楚原因,总是可能是不太对吧……”

“杰为什么要道歉嘛!”五条说着,他把显得十分低迷的夏油杰搂在怀里。仔细感受一下,这人确实瘦削了很多,甚至有的地方有点硌人。

而夏油也十分迷茫,其实他最近已经失眠了很久,浅浅地叹了口气,然后也偏过头朝向五条悟,就这么被他抱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闹钟关掉了,但夏油还是会醒来,并且醒了就睡不着。虽然请了假,但是怎么都没法彻底放松心情,想做事却同样也提不起太多精神。同时他也觉得很难办,五条悟是可以翘班,但总不能一直留在家里陪他,如果他不尽快好起来,感觉也是种拖累……

因为心思太重,所以夏油的压力还是很大,吃了药但还没有太大好转。公司不能容忍他请假太久,一周之后就开始联系他让他回去……电话被旁听的五条抢了过去:“完全就是狗屎公司!”

他不满地说,然后挂掉电话,对面的人可能也听见了。但这都不是五条考虑的事。

“干脆辞职好了,”他说,“上班不重要。”

五条的提议其实也没错,夏油的状态确实不适合上班。他自己也厌烦了上班,厌烦了上司,厌烦没有意义的加班。刚毕业的时候还能踌躇满志,但几年后就发现什么前途什么价值都是假象,就算升得快又怎么样,照样有弱智的上级和心机满满的同事,还有做不完的工作。有时候夏油觉得,他周围的人都是一群猴子。

虽然如此,要是不上班的话,夏油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毕竟很久以前他还是好好学生时,一直觉得工作能创造财富,努力会有收获之类的,现在早就不这么愚蠢了,但突然闲下来,还是觉得整个人都没有依托,有种不安的感觉。

他当然也会想,既然几年打拼都是泡影而已,那自己的过去也是虚度了。他的未来与过去都没救了。

而五条永远精力充沛,又有头脑,还在做社长,他并不会遇到自己的困难。他一直以为他和五条是非常般配的,现在他早就被五条甩在后面了,他没法追上……

没办法,夏油就是这么纠结,让他待在房间里,他能一整天从早想到晚,明明没发生什么,却把自己活活想得更抑郁了。

五条作为社长还是要上班的,这天回到家里,发现夏油正面向窗台,指尖夹着烟,一副考虑了许久要不要从这里跳下去的惨淡神态。

“我的人生确实没有什么意义,”他说,“我也不能为悟做更多的事了……”

明明这人前一阵子还很配合,感情都是装的,这下子又不好了!五条悟道:“杰怎么总是胡说八道啊!”

夏油杰的头发也有点凌乱,眼下还有阴影,现在整个人都成了可怜兮兮的大狗狗,五条悟拿他没办法,先把他的烟给拿了下来。

“什么意义啦……”五条说,“杰不要总是想那些。”

夏油杰依旧很伤心,他重复道:“没有什么能为悟做的事,我已经不能在悟的身边了……”

“怎么没有了?”五条悟道,“……杰可以做饭嘛,我现在好饿。”

夏油杰抬起头来,还是很茫然。其实他的手艺也没有很好,会做简单的一点家常料理而已,比如做饭团,煮咖喱,炸鸡块或者猪排什么的。但是既然五条饿了,他就老老实实地去做了晚饭,给两个人做了咖喱饭。

“这不是很好吃的吗?”五条悟说,“比外面卖的好吃。”

“咖喱也是从超市买来的,”夏油道,“只是加了你喜欢的苹果和蜂蜜而已……”

“所以说杰很了解我,对我也很有用!”

夏油杰觉得自己用处也不大,仅仅是随便做了饭,什么也代表不了,但他没有反驳五条悟。

第二天,夏油杰本来又要开始一天的胡思乱想,五条悟说:“杰反正没什么事,不如给我准备午饭便当好了。”

“午饭?”

五条是社长,在公司可以随便吃,或者出门到处哪里都可以,没必要一定是自己做。但五条悟说:“可是我看别的员工好多都从家里带便当吃,我是社长怎么能没有?没有人给准备便当是很不幸的。反正我要杰给我做。”

好吧……夏油杰不会拒绝五条悟。只是现在时间不充裕,他也没有食材,最后给五条做了饭团,里面包了馅料,装在饭盒里,五条悟拿上便当出门了。

夏油杰担心五条吃不好,中午给他发消息,问便当怎么样,如果味道不行的话,还是去吃其他的吧。但是五条给他发空的饭盒,说下次要再丰盛一些。

所以明天也要便当吗……

确实做得太简单了,而且小饭盒也很普通。夏油想了想,决定出门去一趟超市。他买了不少蔬菜水果和其他食材,然后又去看日用品的位置。

“这个质量应该还可以……”他想,挑了一个大容量的便当盒,还有用来装的袋子。

他给五条做了几天的便当,五条很满意,但夏油杰快把自己会的东西都做完了,总不能让五条总吃重复的。而且五条还会跟他说,今天看到有员工带了超豪华便当,把自己的比了下去,夏油还需要再用心一点。

迫于这种另类的压力,他开始研究新的料理,买了食谱,也关注了网上的美食教学板块。料理是个很讲究的事,胡乱应付是不行的。而且夏油在某些程度上也有点完美主义,既然要学,就得做得好吃才行,不能味道不如人意就拿去给五条悟了。

夏油的白天有事做了,负责两人的一日三餐,他也定期出门去挑选食材,就当散步。虽然自认为也没有多大的意义,自己的人生依旧停滞不前,但这微小的忙碌让却让没那么难受了。
在等待料理成品的间隙,他还是会思考人生,好几次想得太入神,食物被烧过了火,夏油只能叹气重做,为了不让五条吃糊掉的事物,他只好在做饭的时候少想别的。自从夏油开始一心一意做料理后,他的手艺就突飞猛进了。

“我回来了!”

五条悟说,夏油杰从厨房探出来,道:“今天有点晚呢,怎么了?”

“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啦。”

五条悟走进去,看到了夏油的全貌,他的头发简单地束着,穿着围裙,袖子挽起来,露出一截线条流畅的小臂,正在用勺子搅拌锅里的汤。

……要是以前这种打扮,五条肯定是要和他进行厨房play的。

但是似乎药对那个欲望有点影响,现在情况比较特殊,五条悟只能姑且放过他。最近做得不怎么频繁,反正五条不满足,他觉得治好夏油势在必得,怎么能让他的唧唧一直闲置呢?这肯定不行。

晚饭基本都准备好了,夏油一一摆上桌子,两人份,但每人面前都能摆着一片碗盘,他最近做料理已经得心应手,这可比做项目简单多了。

五条悟喝了一口汤,竟然有好几层不同的口感。

“味道应该还好吧?我是最近新尝试的……”

“我说,杰的进步也太大了吧!”

过去夏油做汤还用料理包,现在已经是从食材到用量到火候都精准把控,早就今非昔比了。他现在的采购范围也不止是超市,因为对料理有了概念,他开始尝试去仿做一些餐厅的料理,也会去订购高级食材。

“你喜欢就好。”夏油道。

现在五条悟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每次吃东西还会露出很享受的表情。夏油杰突然感受到了某种治愈的能量,竟然久违地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夏油杰的状态变好了,不管怎么说,起码没有再站在窗户前面思考人生,五条也把他的烟没收了。

这天五条悟出门上班,夏油杰给了他便当盒,以前他准备的时候五条悟会看到里面有什么,但今天他很早就装上去了。

“是什么?”

“嗯……可以中午再看。”

“噗,”五条悟说,“杰难道准备了惊喜吗?”

“这个算不上吧……”

中午,五条社长打开盒盖,发现里面是做的有鼻子有眼的小熊便当,还盖着被子……杰已经有心情搞出这种可爱的东西了吗?这也太可爱了吧!五条悟指的是想象中给饭团安眼睛的夏油。

晚上躺在床上,夏油杰在一边说:“我买了一个专业一点的烘焙箱,明天可以送上来。这样做甜点也很方便了。”

“嗯……”五条悟沉吟片刻,说道,“突然好爱杰,不然现在做吧?”

夏油:“……”

他去亲了一下五条的脸,然后掀开了被子。第二天社长很有精神,他觉得杰的病确实好转了。

不过,这方法到底不能一直有效。现在料理对于夏油来说已经不是难事,说到底他也不是餐厅的厨师,只需要准备两个人的饮食,每天还是会有空着的时间。

这次他也试图给自己找点事情,于是开始做家务。以前他和五条都经常轮换着出差加班,有空时自己做,没空就委托家政,家里虽然不脏乱,但也没有很整齐。他把家里上上下下全都打扫了一遍,也换了床单和被子。不过,做完之后又该干嘛呢?

现在每天做饭,研究研究甜点,再收拾屋子,但最后还是很空虚寂寞。五条悟在的时候还好点,夏油杰每天等他下班。不过社长的日程也很多,有时要出差,月底他去了京都一趟,三天才回来,夏油杰自己在家,又没什么做事的干劲了。

“我们换个大点的房子吧。”某天五条悟说。

“怎么突然想到了?”

“这个很小,而且杰又不用去公司了。”他如是说。

这间公寓在市中心,两个人住还算比较宽敞,更大了也不方便。位置离五条公司还有夏油过去的公司都不远。既然夏油不用上班,五条觉得小,那确实也可以换。于是夏油同意了。

五条悟选了一套独栋的房子,还带了花园。一周后夏油杰去看,道:“……这是不是太大了?”

上下好几层,房间也多得很,但五条无所谓地说:“可以改造一下嘛,比如杰可以弄一个健身房。”

夏油杰原本有健身的习惯,而且也对格斗之类的感兴趣,大学时还参加过剑道比赛。不过最近他在修养,所以停止了剧烈运动,只是偶尔散步或者慢跑。也许确实可以改造一个健身房,等到以后再用也是好的。至于花园,五条悟认为不能荒废,让夏油杰也往里种点花。

就这样,夏油开始装点新家,并且学习园艺知识。要知道修饬屋子是间又繁琐又累人的的活,但现在的夏油有大把的时间来研究,阳台是摆躺椅还是摇椅?书房的架子应该装哪一侧?每当有多余的工夫,他还会去院子里种花。等到正式搬进去时,院子里的花已经长出了茎叶。

大房子让他繁忙了一点,但是也有坏处,就是当他做完打扫,给花浇过水,回到家里时,偌大的房间静悄悄的,显得很空荡。

“要不再养些小孩来玩吧。”五条悟又提出建议。

“这个……”

说起来,夏油确实从毕业起就在资助一对孤儿院的双胞胎,如今她们正是上小学的年级。夏油每个月都会抽空去看望她们。只是刚毕业的时候他没有领养的条件,后来又很繁忙,没法保证能好好负起责来,于是两个女孩子就暂且托付给院长和老师,夏油负责开销。

“可以把菜菜子和美美子接过来吗?”

五条悟没意见,但他看夏油又犹豫了,道:“我是不是要再准备一段时间,毕竟……”

“杰绝对没有问题啦,会是好爸爸的。”五条悟说。

于是夏油隔天去见了双胞胎,告诉她们自己的领养意愿,菜菜子和美美子扑在他身上,抱着两个女孩,夏油也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只是觉得自己确实要好好振作才可以。他给女儿们布置了房间,又买了很多衣服和玩具,终于所有的手续都通过了,夏油在一个早上把两人带回了家。

菜菜子和美美子都很乖巧可爱,不用他操心太多事,但照顾小孩依旧不轻松,夏油杰更充实了。悟要上班,女儿要上课,这使他的生活也重新建立起了规律,每天起床,给一家四口做早饭,同时也准备五条悟和菜菜子、美美子的便当。饭后,五条悟上班,他驾车送女儿们去学校。上午做家务和养花,下午偶尔出门采购,空闲时则研究新菜谱、或者看园艺书、或者看亲子手册。等到晚上,他接孩子们回来,听她们讲今天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等五条悟回家,然后一起吃晚饭。

“我们最喜欢夏油爸爸了!”菜菜子和美美子经常说。

最近天气变冷了,夏油晚上煮了火锅,五条悟以及小孩围着桌子翘首以盼。

“小心烫,不要吃得太快了。”他提醒道。

“今天老师表扬我了。”菜菜子说。

家里没人比夏油更会哄小孩,他笑眯眯地说:“嗯,菜菜子是乖孩子。”

美美子说:“我也有。”

“好,那周末带你们去超市好不好?”

五条悟也举起了手:“今天我也好好上班了哦!”

“好吧,”夏油看了他一眼,“那悟也是小孩子,需要小红花吗?”

菜菜子说:“可是你已经很大了嘛!”

而且五条悟也并不乖,她不久前看到五条悟趁夏油在沙发上睡着时在他的头发上偷偷系蝴蝶结,还拍照了。

五条得意道:“杰说是就是哦。”

菜菜子和美美子一开始来还怯生生的,现在和五条悟也熟悉了,有时还能拌几句嘴。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夏油的心总是很平和,或许这种从内而外的感觉能用幸福来描述吗……夏油意识到自己也有段时间没有出现焦虑的症状了,当然,烟也早就成功戒掉了。

此外,夏油杰发现五条悟的癖好也有了转变。

五条悟觉得不能怪自己,主要是人妻属性加满的杰太色了。

就像不久前,菜菜子美美子突然对手工有了兴趣,毕竟是小女孩子,很喜欢那些编织啊、折纸啊、羊毛毡之类的。然而材料买回来,她们研究许久,拿着钩针鼓捣半天,最后只弄出来一团乱七八糟的毛线结,被打击得闷闷不乐。夏油杰必然不忍看她俩不开心,只好也速成了一下手工技巧。

于是当天五条回家时看到的就是,菜菜子和美美子一左一右,拄着脑袋认认真真地看,夏油杰戴着眼镜、夹着鲨鱼夹,坐在中间,手里拿着钩针和毛线,耐心地跟她俩讲怎么织出一个圆形的垫底。

看见五条悟,夏油尴尬地咳了一下,把针线放一边,可能是不太好意思,说:“你回来了?”

“怎么不织了?”五条悟也往旁边盘腿一坐,“接着织!我还要看!”

“……”

夏油杰织毛线的一幕在五条悟心里挥之不去,晚上躺在床上,五条悟扒拉夏油杰,说:“杰,来做吧。”

“嗯……”

“杰可不可以一边织毛衣一边和我做?”

夏油杰:“……”

五条悟:“或者夏油爸爸也可以一边做一边给小悟讲故事,要讲两个小时哦。”

夏油杰亲自演示的手织杯套被五条留了下来,还特意找了个尺寸正好的杯子,用于展示,,尽管手作者本人看见那个就要扶额,但五条悟是把它们带到了公司去,从此社长办公室就有个格格不入的裹着浅蓝色毛线的大水杯。

后来,家里的空房又占掉了两间。

五条悟不知从哪拐回了两个小孩,养一个孩子是养,养四个孩子也是养,人一多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夏油杰接受得很良好。

新的孩子来路要曲折一些,那男孩夏油看着也眼熟,没记错的话,他们的爸爸几年前和他和五条悟打过照面,而且给他们惹了不少麻烦。不过,这中间涉及到一些豪门恩怨问题,五条家表面上是名门望族,实际上他们圈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得很,总之现在孩子们的人渣爸爸没了,五条悟就把两人带了过来。

其中女孩叫津美纪,性格很好,男孩叫惠,有点沉默,他们和菜菜子美美子也差不多大。为了接送孩子,夏油索性又换了一辆更宽敞的车,安上了儿童座椅,外面还贴了卡通画。

三个女孩的关系不错,但惠这孩子比较内敛,心思也多,总是感觉没有太高兴。毕竟是到了陌生环境,亲生父母又都不在,如果太孤独就不好了。

“惠喜欢什么东西呢?”

五条悟道:“可能是小狗吧?”

周末,夏油杰给孩子们开了个简短的家庭会议,关于养宠物的提案得到了一致通过。第二天,五条晚上到家时,带回了只几个月大的小狗。惠给狗狗取名叫做玉犬,夏油杰每天早起的安排又多了遛狗这一项,而晚上,惠会负责在院子里和玉犬玩抛接飞盘。

养宠物和养小孩一样,养都养了,一只和两只也没什么区别。有天夏油在院子里发现一团白毛,仔细一看,是只受伤的猫,正好那天打算带玉犬打疫苗,于是顺便把猫也带去救治,没想到把猫洗干净一看,竟然又白又漂亮,两只眼睛还是蓝色的,夏油当即就卖了猫包和猫粮,带着一对猫狗去接孩子放学了。

不过,猫确实比玉犬差远了,一点都不乖,自从它来,二楼阳台上的花就全给挠秃了。五条悟和它也不怎么处得来,总是把猫惹得上蹿下跳。

自此,所有的家庭成员就齐了。每天晚上,桌子上围坐着两个大人,四个小孩,桌子下面是一对猫狗。
饭后,女孩子们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写作业,夏油把碗筷放进洗碗机,然后披上大衣带玉犬出门,今天玉犬似乎想在院子里玩抛接球,于是他叫上了惠和他一起。等他们回来,五条悟已经加入了动画片小圈,和他们讨论喜欢哪个角色。

“当然是这个嘛。”菜菜子说着,津美纪和美美子也分别表示赞同。

“啊?”五条悟说,“但这个人没什么意思吧?好无聊。”

“但是他长得很好看呀。”津美纪表示。

“一般般吧,”五条悟说,“还不如我呢。”

“你……”菜菜子打算反驳,但是最后竟没找到理由。夏油杰听着想笑,五条悟长得好看这一点确实不容辩驳,明明身材相当高大,脸蛋却十分显小,只看脸怎么都像二十出头,还总是用那双蓝色的大眼睛对夏油杰眨个不停,夏油杰完全不能抵御。

他走过去,正想说句话,结果就发现五条悟正在咔哧咔哧吃曲奇,下面就是他今天下午刚用吸尘器清理过的地毯。

夏油杰:“……”

五条悟感觉有人拍自己的肩膀,回头一看,发现夏油的微笑很奇怪。

“你要吃啊?”他把一块曲奇塞进夏油的嘴里。

……还挺甜的。夏油杰想,算了,他爱怎么吃就怎么吃吧。

“这个家现在绝对不能没有杰了。”

夏油杰回了一趟老家办理事务,孩子和宠物暂且交给五条悟,晚上打视频电话的时候五条悟说道。他的背后是一桌子外卖和四个挑挑拣拣的小孩,背景里依稀还有猫狗打架的声音。

“杰也不想辛辛苦苦养的小孩都被饿死吧!所以快点回来啊。”

知道情况未必那么糟糕,五条悟其实还是很靠谱的。不过,夏油还是很快赶了回去,第二天到家时是深夜,他轻手轻脚地来到卧室,发现五条悟和白猫正以一模一样的姿势窝在床上睡得正香,他先摸了把猫毛,又伸长胳膊去摸摸悟的头发,心想这不是相处得不错吗……

五条悟在夏油进门时就醒了,他当下就睁开眼睛嚷道:“杰怎么能先摸猫再摸我呢?”

猫也醒了,随后就被五条拎出了房间。但是另外的主人很偏心,没有阻止,两个人类共处一室,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这不妨碍猫在门口喵喵大骂。

夏油没料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这种类型的家庭主夫,但现在的确是这么个情况,而他本人意识到的时候,就早已习惯了。

非要说的话,日常的工作量也不小,甚至比很多岗位还要累。但夏油本质并不怕累,之前是因为忙碌没有意义,但现在忙碌是有意义的,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重新获得了失去的幸福。

最近半年,他的精神状态都十分平稳。每天他要费神思考的,就是如何平衡营养改进食谱,天冷了该给孩子添衣服,还有圣诞节大家要去哪里旅游。

每一个孩子都很贴心懂事。不久前带他们去购物,以往惠会经常给玉犬买他看中的玩具,津美纪偶尔买零食,以及各种各样的发卡和手链。夏油杰负责给他们定期零花钱,虽然还是小学生,想买什么可以直接跟家长说,就算花光没什么关系,但理财意识毕竟要从小培养,他们也需要一点私人的空间。不过那次津美纪和惠什么都没买,他就问了一句:“零花钱不够用了吗?”

“这个啊……是因为……”津美纪想了想,说,“夏油先生要保密哦。”

“我会的。”

“我们打算攒钱买件生日礼物,”津美纪说,“因为又要到十二月了!”

夏油杰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道:“是这样啊,不过你们不用攒零花钱,挑中什么礼物的话,回头就找我来买单吧。”

菜菜子和美美子也曾忸怩地来打听过五条的喜好,对于她们属于难得的坦诚,毕竟五条是个经常和小孩子抢零食和电视机的家伙。

当然,虽然小孩多了点,他也不会忽略感情生活,现在他和五条悟稳定每周约会一到两次,以及晚上常规的成年人活动。他还打算每年除了全家一起的出游,到了生日或者纪念日什么的就两人单独去休假,孩子们就托付给硝子以及五条悟那些兢兢业业的助理们。

一切都安排得很好……夏油没有改变现状的打算。以及,这个家的容量确实已经足够了,再加就不礼貌了。

他也在闲暇之余捡起了自己过去的爱好,去了格斗俱乐部。他不是经常来,但身手敏捷,技巧丰富,导致不少人都认识这个长发男人。但是夏油没有兴趣参加比赛,每次来,也都在晚上之前就离开,问他有什么要紧事,他就说要去接孩子放学。

“那晚上也可以再来啊!”

“我也准备晚饭,”夏油杰道,“另外,还要检查孩子的作业。”

“……那上午呢?”

“做家务,”夏油微笑道,“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众人瞠目结舌。“真是值得追随的好男人啊!”俱乐部的米格尔感动地说。

至于五条悟,他也觉得夏油杰是一款很有天赋的人妻,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早点发现。

结婚的时候就应该做好分工的,杰也不用多上好几年班。或者再早一点,要是以前在五条家的时候就能让杰上门,那就更好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没有什么场合是他撑不起来的。和杰一起回本家,就连老橘子都挑不出错。而且他竟然还学会了家里侍女梳发髻的方法,虽然他说以后可以尝试给女儿梳,但五条悟觉得下次可以让他自己梳,毕竟杰的头发现在又长又顺滑,再合适不过了。

在下属之间的传言里,五条的配偶是个温柔知性、会照顾人、并且能好好抓住男人的身心的模范人妻。这话好像也没有错,夏油杰不温柔吗?不知性吗?不会照顾人吗?他不仅把一整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还能超水平满足伴侣的生理需求,更别说还有一头标志的黑色长发。如果忽略他身高一米八几、爱好是练格斗术的话,那确实是大众意义上的模范人妻。

杰在家里的时候和以前在外面完全不一样,整个人都发散着一种既温和又色情的气质。

比如杰去俱乐部跟人练完格斗之后,回家做饭,还穿着黑色的无袖背心,上面搭一件围裙。这时候五条悟很难不想和他在厨房里玩点游戏,杰会先把料理台上的碗碟不紧不慢地摞起来,再让五条悟坐上去。

还比如现在,和杰在主卧里,夏油穿着睡衣看书,胸肌轮廓若隐若现,他之前上班的话,头发都梳得利落整齐,现在在家里就很放松了,有时披着,有时扎一半,有时用夹子,有时低马尾……至于今天则是随便挽了起来,还有些发丝垂落着,侧边的碎发挡住了他的视线,夏油用手轻轻撩了一下,然后别在耳后。

……太色了。怎么这样?

“杰在勾引我吧?是勾引吧?”五条悟忍不住说。

夏油捧着书无言以对。

“根本连角度都是设计好的嘛,”五条悟拍着床上身侧的空位,说,“到这里来!”

夏油杰放下书,来到床上,和五条悟黏糊糊地亲了一会儿。夏油杰身上的气味也很居家,不仅是睡衣面料上沾染的气息,还是他头发上洗发水淡淡的香味,五条悟习惯了,只是闻着就觉得暖融融的。

他们两个再次醒来已经到了第二天一早了,五条悟隐隐约约听到闹钟声,翻了个身,过了一小会儿睁开眼睛,看见夏油正在梳头。

“还没有做饭,”夏油道,“你可以接着睡。”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梳子梳自己昨天被五条悟抓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等下要做什么呢?先把食材准备一下,然后带玉犬出门,回来再准备早饭和便当,然后把没醒的大人和孩子叫起来。上午把家务都打理好,下午空出来,思考给五条的礼物,以及出门采购生日聚会的用品,顺便再打电话问问朋友们最近有没有时间过来……
繁忙且有意义的一天又开始了。

END.

271 Likes

看起来好幸福啊啊啊啊!就要人妻攻!:hot_face::hot_face::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33 Likes

好甜好甜好甜!!!!

15 Likes

人妻杰加油啊啊 :laughing:

12 Likes

真好啊 :sob:

4 Likes

人妻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好幸福

2 Likes

真好啊真好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7 Likes

好温馨 画面感好强:sob:感觉真的看到一大家子的生活了 :sob:

12 Likes

啊啊啊好喜欢!

7 Likes

好幸福…:sob:

5 Likes

呜呜呜呜看得我大早上疯狂在被子里蹬腿

7 Likes

太可爱了小杰qwq!!!

6 Likes

鲨鱼夹的杰好色啊!!

5 Likes

就要老婆1 、老婆1:partying_face:老婆1完美的不得了

9 Likes

人妻杰: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嘿嘿嘿,,幸福的一家

3 Likes

好甜阿
上的廳堂下得廚房 又會照顧伴侶和小孩 傑真的是男性理想中的人妻阿
不過在床上可就不是了

9 Likes

呜呜呜呜呜是不敢想的美好结局呢,那句“五条已经做了几年社长了,可不像十几岁的小男生那么好哄骗,总之他没有轻易放心。没过多久,他再次认定了夏油的异状。”真的让我心痛,因为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所以能明白伴侣的心理问题,还带他看了心理医生,仔细的观察他的状态,为他找事做,满足他对于实现自我价值的潜在需求。
但是十七岁的少年连做任务都得全力以赴,天真的以为挚友永远会陪在自己身边,等他二十七岁,磕磕绊绊的长成大人,可以从容的开导别的孩子,说出“爱是最扭曲的诅咒”的时候,一切却又来不及了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36 Likes

太好了!幸福快樂真的太好了!

2 Likes

唔哦哦哦哦哦:speak_no_evil:大 大和抚子杰:pray::relieved:

1 Like

啊啊啊啊太幸福啦!是甜蜜的婚后生活!!!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