苞米地

  • 乡土设定
  • 军人夏x支教老师五
  • 包括但不限于:舔穴/自慰/轻微睡奸




下乡第八天,五条悟终于觉得这趟无聊的支教之旅没有白来,因是村长俊俏的帅哥儿子回来了。他没回来之前,五条悟的日常生活两点一线,给村里孩子们教完书就回家躺尸。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能拿出空闲时间帮着农民锄地,可新鲜劲过去了,他觉得很没意思,每天办完事过后就回住所待着,到晚上才出去望一下风。他恼得很,这里信号差也就算了,甚至连甜品店都没有。

说是帅哥,其实五条悟也没有见过他的正脸,仅仅是在村口瑶瑶一望,根据骨架和身材判断而来的。不说有十足的把握,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那样的造化,那必定算得上是极品,以至于让他念念不忘一下午。后来跟着村里的同事聊天才知道那个人叫做夏油杰,刚从军队里回来探亲,四五年在外奔波的那种。这风尘仆仆涉山涉水过来,一露面,把村长家里都高兴坏了,还没过年就请村里的杀猪匠宰了一头猪,忙着要给儿子补补。

“愈发俊咯,好几个小姑娘要自家老母去谈嘞,我看桥头那个丫头就不错…”

后面的内容就没意思了,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这石桌边还五个。你来我往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个人,一环扣一环,听她们唠家常没个十天半个月不行。五条悟长腿一迈赶紧溜走,一边告别一边想这探亲可能就是个幌子,真正原因得是家里催人回来谈个媳妇,在这里安个家抱孙子才对。

村里这些人,什么都讲究稳妥。

但好在,起码他看上的人还是单身,他打算趁着这个周末,去会会夏油杰,看看对方是什么好鸟

初见帅哥攻,坐田埂磨逼

如他所愿,果真是好鸟。

五条悟隔得远远,他还没想好跟男人打招呼的方式,但他带了一瓶水,准备在天气最热的时候递过去卖个乖。趁对方在苞米地忙农活,五条悟干脆坐在田埂上放肆地将眼神贴在对方的私密处摩擦,光是看到男人的鸡巴随着不停走动轻轻在裤衩里头晃荡着就让他喉咙间发紧,双腿间不安分的小穴也淌了淫水,湿淋淋地黏在内裤上,五条悟有点难受,夹着腿动了下身体,没想到更是将女穴贴到了地面,这日头晒过的水泥地温度稍高烫得小逼一哆嗦。

差一点叫出声音。五条悟下乡来这么多天,都没有抒发过自己的欲望,所以这一次难免来得汹涌。

看到自己喜欢的身体,情动也是在所难免吧?

他这样想着,索性更大胆一点叉开双腿,隔着裤料磨蹭阴蒂解渴,将手掌撑在地面上,小心注意着对方的位置,开始来回有规律地摆动屁股,借此动作用小逼去磨地面上凸起的土包。

哈啊……早知道就把玩具带过来了,这样根本就不够,越来越痒嘛。

“你是五条老师?”

夏油杰的声音近了,五条悟猛然抬头,倒把夏油杰震得一愣,随即他很快反应过来,脸上有些腼腆地笑着:“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

五条悟不动声色变换着姿势,还好自己没有浪出声音,只是简单的坐姿,应该不会让对方起疑心。就算起疑心,大概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五条悟暗地打了好几个算盘。

天气有些闷热,夏油杰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上衣,上半身接受过训练的肌肉此刻就在五条悟眼皮子底下裸露着。五条悟悄悄看过去,在日光照耀下,小麦色胸肌看着更为漂亮,让他牙根发痒,想一口咬过去。忽然男人缩短了距离,两人靠得越来越近,几乎快要跟五条悟贴上了,却是从他身体径直越过,拿走了身边的那瓶水。夏油杰单手拧开灌了一大口,润了嗓跟他道谢。

这下,五条悟细细打量男人的相貌,比他想象之中还要满意。只是被他瞧着,狭长的狼眼很快敏感地跟了过来,薄唇表面还沾着水渍:“啊,不是给我带的吗?”

五条悟点头,但他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被打发的人,更何况现在内裤里还湿着呢,他也承着夏油杰的话顺下去。

“你要是真想谢我的话,那就请我去你家吃顿饭吧。”

在主人屋里对镜玩逼骑枕头自慰

好脾气如夏油杰,居然真的答应了。他领着五条悟回家,五条悟却发现他不跟村长住一块,提问才晓得这是家里人专门给他建的新房,只是迟迟没结婚,缺少一个女主人。偌大的房间就只有他们两个,五条悟在房间里乱逛,每间房地面都踏了脚印子,跟夏油杰意味深长地说,那还挺方便的。

夏油杰不知道他是何意,以为五条悟是觉得跟老人家住在一起拥挤,也跟着应。“是挺方便的,你那边要是住得不习惯可以过来睡,这边离学校近一点。”

矜持如五条悟,“杰,不太好吧。这可是你的新房欸。”

“两个男人而已,又没什么关系。”

说是夏油杰请他吃饭还一瓶水的情,其实在夏油杰的新家里,也根本没有什么好东西看客。两个脑袋挤在一起翻开橱柜,十多捆荞麦面摆角落,活像是饥荒储备粮。夏油杰不好意思让客人只吃这个,让五条悟在家里等着,自己再去买些小菜,门一关,屋子里就只剩下五条悟一个人了。

这也正好,五条悟脱了鞋和外裤挂在玄关,倒在夏油杰卧室的床上休息,他不清楚夏油杰会多久回来,按照村里热情好客的性子估摸也要半小时,偏过头正好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他一下起了兴致,把内裤脱掉,对着镜子翻开两片艳红的外唇,当下伸去两根手指慢慢抚慰。

嗯…确实想要了。他今天在田地里磨得红了,出水很快,阴蒂稍微碰两下就硬得凸起,眯着眼舒服的同时把肉穴撑开,手指插进去全是水声,这样一副骚样呈现出来,似乎镜子里的是夏油杰,玩给他观赏。很快五条悟找到了新花样——夏油杰的枕头。他拿起来,鼻尖凑近嗅了味道,上面有男人残余的洗发水香味,用脸埋了埋,随即决定夹着它蹭逼,就像在夏油杰的脸上坐。

好舒服哦,杰。他不是第一次这样自慰,却是第一次用别人的枕头,难免逐渐失控,雪白大屁股背对着镜子摇来摇去,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得粉红,散发着情欲媚态,为了让自己很快高潮,他只好捏着阴蒂不断去撞击枕头自慰。这招,让他快活得要命,三两下泻了身,紧紧地绞紧枕头,躺在床铺上大口喘息。

下一秒,门外响起了夏油杰的声音。

“悟,你在里面吗?”

五条悟不清楚对方有没有听到那些,整理自己出来后发现夏油杰已经去厨房了,于是他又趁机洗了个澡,换洗衣服是从夏油杰衣柜里拿的,再把弄脏的枕头套和床单丢进脏衣篮里,一套行云流水,五条悟又成了那位下乡支教的正经老师。

他跟夏油杰在饭桌上聊天,互相了解了一下对方的童年,又谈了谈村里的情况,到末尾,五条悟才说自己喝水时不小心打翻了,弄脏了床和枕头,可能要麻烦重新换一套了。

夏油杰并未深究,照顾完五条悟吃饭后,去换上新的床单枕套,再回来时五条悟已经吃饱了,他往外看,天色有点晚,就让五条悟在家里睡下。

“老师不介意的话,今晚上就睡我的床,我睡沙发就行。”

他都这么说了,五条悟又怎么会介意呢,夜里有个大鸡巴男人在隔壁陪睡,总感觉睡觉都会睡得好一点。

“都是男人的话,睡一张床也可以。”

夏油杰摆摆手拒绝了,“没事,我怕老师跟我睡不太习惯。”

五条悟想哪有什么不习惯的,如果非要说不习惯,那也是因为夏油杰这个男人在家不好好穿衣服。单穿件长衫,不用腰带裹紧,光着肉在室内走动。最要命的还是这男人的睡裤太宽松,有时候夏油杰从五条悟旁边借过,那根鸡巴都快荡到五条悟的身上去。五条悟没有带换洗的衣物,穿着夏油杰的衣服里边是真空的,一来二去他都在怀疑夏油杰在勾引自己流水,早早地钻进卧房里休息了。

睡梦中被舌奸醒,大鸡巴暴操骚逼

五条悟今天玩的次数太多,一沾枕头就陷入睡眠,昏昏沉沉不知道闭眼多久,再睁开是被迫,雌穴传来的快感让他从梦中呻吟出声,挣扎着呜咽许久才缓过神明白是逼被舔了。那人的舌头强壮有劲,反复进犯五条悟的温热穴道,整根厚实的大舌头在穴里进进出出,硬生生插得他潮吹。

但这还不够,黑暗之中五条悟的阴蒂又被夹住,那是人的牙齿,咬着阴蒂慢慢地嚼,即使对方用劲不大,还是让他一再缩逼,躲着这分不清梦还是现实的爽意。但很明显对方没有要让他离开的意思,五条悟的双腿被禁锢住,整个阴户都丧失了控制权,化成一滩水任由欺辱,阴蒂被嘴唇含住猛烈吮吸时,他竟然喷得比上次还要厉害。

那人被淫水浇了一脸,起身开始用手指玩弄那处女地,五条悟这么多年第一次被自己以外的人插那里,即使是梦也终于忍不住撑身想要看清对方的相貌,借着月光,他模模糊糊才看清对方面部轮廓,试探性叫了一声,“杰?”

两根手指在逼里也迟钝了一秒,接着男人将手指抽出,把比手指粗大更多倍的阴茎贴在逼缝上,仅仅磨蹭两下就往里撞,“放松。”

五条悟的嫩逼哪有过这种待遇,刚醒来就挨肏,吃过玩具和手指的穴眼也依旧小得可怜,没被完全开发过的甬道此刻被无情捅到最深,涨得得他脚趾都缩紧了,皱着眉去拽夏油杰的手腕子。“鸡巴太大了…杰,慢慢操我……”

淫词浪语,哪里还有一个老师的样子。夏油杰心里这么想着,小心探他的敏感地,穴里头又湿又紧地裹着夏油杰的鸡巴不让多动,他伸手去捏五条悟的阴蒂,问道:“没吃过鸡巴吗?吸得这么紧,还让不让插了。”

五条悟的身体确实很适合做爱,他的骨架很大,屁股上的肉却是软的,揉搓起来还饱含弹性,夏油杰用两只手将这团汁水丰沛的桃子肉拍打挤压,得到了这副肉体更诚实的回应。那张嘴含着骚水大口吃着肉棒,还没尝到多少痛感夏油杰就用他的性器顶到骚点研磨,一圈继一圈,五条悟直接被浪潮拍得头晕,逼穴喷出水柱顺着鸡巴一滴滴往床上掉。

从城里来的老师很嫩,就是还不经操。夏油杰把整根鸡巴埋进他的穴口,在里面不知疲倦地捣弄,很快就把浪穴操开,里里外外干得透彻。而夏油杰还没有要射的意思,数百下奸淫讨得五条悟挺着奶子射精。夏油杰低头看着二人的交合处思索,真是奇怪,明明是在夜里,他却能看到艳红的穴嘴在一缩一紧,吮吸着庞大的阴茎,穴口满溢骚水。

苞米地骚逼骑脸,裸露身体屁股挨操失禁

夏油杰精神好,鸡鸣时已经洗漱过了,临走前还瞥了一眼正睡觉的五条悟。他知道今天是周末,村里的孩子都放假了不用赶趟,昨天又把他折腾狠了也就没有叫他,独自提着背篓往苞米地里钻。苞米地已经成熟了一片,黄灿灿的,家里人见他来了也不废话,直接分工,半亩地都挥给了他。

等五条悟醒过来,院坝里的苞米都垒上一顶,尖尖有他个子高。他摸着自己里边,火辣辣有些疼,不知道是不是被干破了皮,好在夏油杰有点良心做了清理,现在逼里灌风,倒没那么疼了。

他去找夏油杰,但夏油杰正忙着。苞叶蜇人,五条悟穿着夏油杰的短袖短裤在里头窜梭,不一会就起了好几块红斑,他挠着痒跟夏油杰搭话:“你当几年兵了?你这身板说去当特种兵我也信啊,特种兵是不是还要杀人的……你弄过没?”

“就两年义务兵。”

五条悟转念一想:“不对呀,那群人说你去了好些年呢,你再装?你跟我说呗,我又不会告诉别人,我可是老师。”

“……遇到了好领导,就多帮着做了会儿事。”

“那你杀过人吗?杰。你悄悄告诉我。对了,你还回去当兵吗?我听人家说要给你娶媳妇,好多漂亮小姑娘排着队呢,你啥时候有空带我开开眼界呗。”

夏油杰懒得理他了。

这下无聊了,又痒,整得人心烦气躁的。十句话回个三两句就算了,这夏油杰有时候还装听不见,一心就只有那些苞米。五条悟不依了,惹得他急眼去捉夏油杰的手腕子,咬夏油杰的嘴,“你得负责麽不是?”

夏油杰昨晚没尽兴,正窝着邪火,一脸懵逼被他狠咬两口就把手上的苞米丢进他怀里,不耐地说:“我负责什么?”

五条悟呵呵两声干笑蹭到他身边,脑袋挨着咬耳朵,吁着热息含含糊糊:“你这人好歹当过兵的,别装啊,我下面的逼还肿着……你说呢,负什么责?”

这家伙真是太骚了。夏油杰不止地想。

他躺在随时可能会有人经过的苞米地里,两边人高的玉米秆把他遮得严严实实,对天却是一览无遗,只要有人往里走两步,就能看一场大尺度活春宫。五条悟此刻跪在他的脸上,双腿向外缓慢敞开,与此同时逼缝慢慢下压,倏地阴蒂撞上鼻尖一抖,流出几道水液来。

他生得白,脸又漂亮,大约是从小娇生惯养,这身子上下凸显一字嫩。夏油杰抱着那两掰大屁股捏进掌心揉搓,阴户近在咫尺,不由分说张嘴将那朵小花抿进嘴里吃水。

五条悟膝盖跪进草窝里,夏油杰用衣服简单给他俩铺了“床”,往后一摸是男人健硕的胸肌,他将手撑在上面忍不住捏了捏,很快被热舌抽打阴蒂,爽得他要坐不住。

“不要一直吸那里……要高潮了……”

“你不是喜欢?”

夏油杰的嘴欺负完骚阴蒂,那根舌又顺着缝隙滑腻腻地舔进穴口,来回在两端游走,时不时嘬弄那颗晃眼肉粒。粗糙的舌苔摩擦着身上最敏感的肉唇,他用舌尖抵着缝隙挑逗,不一会儿滑进穴里戳动,将嫩花捣得水汁泛滥。

自从昨天夜里那处就泛着红,初次尝欢的女穴还有被疼爱的痕迹,算勾引。夏油杰将穴口里流出的水喝掉,长长的舌尖像是昨夜的鸡巴,一下又一下插进他的甬道里,勾刮里头的骚点。

“嗯…哼。”五条悟骑着舌头,不由自主地将小逼送过去插,他抱着夏油杰的脑袋,手指玩着那根奇怪的刘海,突然在快感中想着为什么他能留这么长的头发…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后头全是舌头插逼充斥着大脑,身体受不住地往上抬屁股。

逼肉急速抖动着,夏油杰看他想逃,刻意将他的身体锁住,濒临高潮的穴肉再一次与舌尖触碰。

那舌头很快缠绕上来,钻进甬道里肆意搅动,很快把五条悟干得腰软,重重压在夏油杰的脸上。男人满脸都是他的骚味,舌头在逼里捣弄,还用手指沾了他的淫水抠弄后穴,轻轻一捅便被臀眼吸住不放,他在里头缓慢试探着,不过片刻,前后两个洞都被男人随意亵玩。

五条悟被插得呜呜直叫,湿乎乎的屁股再次高潮喷进男人嘴里,夏油杰给他细细舔干净后,把他往草堆一压,立马掏出硬挺阴茎对准臀眼磨两下就肏了进去。

“呜……太大了杰、不要……”他嘴里推脱着,大屁股越摇着吃得更深,明明是第一次却跟站街的妓女一样浪荡。夏油杰看他自然吸着鸡巴忽然有些醋意,一口咬在他的脖颈上,“你被多少人肏过了,这么骚?我看你根本不是老师,你是卖逼的吧。”

“没、没有……杰,好舒服……”五条悟慌忙摇着头怕他误会,含着鸡巴被撞得摇摆不定,夏油杰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去了前面揪着他的两个奶头,一阵酥酥麻麻的快意从胸膛炸开。

但这还不如要命的,他被夏油杰压着干,前端全耸进苞米叶里,细绿的草叶随着男人肏弄的频率戳他的阴蒂和逼肉。夏油杰握着他的屁股,目光聚集在雪白后颈上,“你那股子骚味,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了。”

“在田埂上磨豆豆玩得高兴,以为我看不见是吗?”

五条悟喘息着将鸡巴含进去,对他所说的事充耳不闻,连呻吟声都小了许多,夏油杰亲吻他的背脊,见状笑话他,“这会知道羞了,早时候干什么去了。”

情动让他的肌肤染上粉红色,夏油杰很喜欢这状态,鸡巴多在里面捣了阵子,肉套越绞越紧,爽得他直接在五条悟耳朵边哼出声音。

“……还有那些湿枕套,悟,你在我房间做些什么?”

五条悟不准他说了,侧着脑袋跟他接吻,舌头伸进他嘴里舔,两条游鱼似的在唇腔内追逐纠缠,热腾劲又上来,夏油杰按着他干了百来次才交代到臀眼里。

浓白的精液撞进体内,五条悟没来得及哼哼便被强迫抬起一条腿,夏油杰湿淋淋的鸡巴都没停顿一下,直接操进他的逼里去。那根棍子好像没软过,冲着花心一顿猛凿,饥渴了许久的女穴刚被填满就经历这遭,刺激得前端松闸,颤巍巍尿到苞叶上。

“有这么爽吗?”

五条悟仰着面盯着他精干的上身,被夏油杰无止境肏着逼,晕乎乎不知何处,靠着生理反应收缩逼口,鸡巴戳一下他就跟着闷哼,模样乖极了。

夏油杰低下头啄他,舔他的唇瓣,伸进去叼住他的舌吮吸,交换一个又一个湿漉漉的吻,感觉像甜得发腻的奶油。他品其中滋味,越尝越觉得鸡巴发涨,埋入红肿女穴里再肏一轮。

小逼里头的子宫口都被顶开,热切迎合着鸡巴插至酸涨,五条悟声音叫哑了,不知道有没有路过的人听见,小腿环住夏油杰的腰,盼着这种马赶紧射进去播种。

他有意要榨夏油杰的精,小逼夹得比初次还紧,扭动屁股没几下把夏油杰的精液从鸡巴里吸出全都浇在了子宫里边,热液涌进来时自己也跟着失神,一时从身体里泻出水流,冲到了夏油杰的龟头。

……

夏油杰退了出来,汗液顺着他的柔和线条滴落,忙碌了大半天功夫,这苞米地的活倒是半点没做,全让这骚货占光了精气。他撑着身体张了张嘴。

“舒服了?”

“嗯……”

五条悟摇摇晃晃地起来,精液从两个眼又顺着腿根缓慢流出,他又裸着身体,小奶子跟着打颤。这景象太过淫靡,看得夏油杰眼热,立马给他屁股一巴掌。

“你怎么这么骚啊,到底有过多少男人了?”

五条悟挨这么久肏,这会又是挨骂又是挨打,他自己觉得委屈了,一米九还像孩子嚷嚷,“我真的是第一次……呜……还是你昨晚先强奸的我。”

太幼稚了。

夏油杰笑得失语,从背篓里拿出干净衣服套他头上,“差不多得了。”

……

“那你还娶老婆不?”

“想什么呢,”夏油杰给他穿衣服,“重婚是罪啊,我干不了。”

101 Likes

乡村爱情好耶,种马杰 is real!猫猫请揣三四五六七八个崽子!!

8 Likes

嘿嘿——
小夏是不是远远看着早就心动了!
这才迫不及待迫近贴贴,早早囊入怀中~
小五真的太可爱了,白白嫩嫩美丽又诚实,就需要小夏每天好好耕耘疼爱(鼓掌

9 Likes

哈哈哈这篇好香好辣 太戳我xp惹

炖肉之神

超愛這篇

超爱这篇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