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媾(4p换妻)

稿



在沙发上被未来男友侵犯


夏油费了些力气才将十六岁的猫制服。

乌黑长发被猫的爪子挠得乱糟糟,零零散散搭落在肩膀的两侧,夏油咧着唇,眉宇间的不耐透了个七八分。五条袈裟早已在争执和抵抗中敞开,那条为束缚的腰带不断缠绕,用来绑住猫的手腕。猫死命摆动几下无果,尚为青涩的少年躯体挣脱不了成熟又狡猾的大狐狸,被叼着后颈受辱,鼓着两只漂亮眼睛与他愤愤对视。

夏油见状没由来地发笑,闲下来的指尖拨开猫脸前的碎发,看了他很久才询问道:“不认得我了?”

这话简直作废,五条悟当然认识夏油杰,早晨他们还黏在一块亲吻,青春期的爱恋似碧绿的爬山虎正缓慢发酵生长,又长势艳人,争先恐后钻入各处角落。但眼前并不一样,就算对方顶着跟恋人一模一样的脸,悟也不会认错,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自己的杰。

但夏油并不介意,甚至见到恋人曾经的模样还乐在其中、又或是许久未见小猫的窘态,心理上带来的新鲜感刺激着他,自然而然牵引着双手在悟的躯体上游移,引起一簇簇哑火,烧得猫肌肤泛红,穴道充斥着淫水。短短几分钟,猫的腿间被汁水浸湿,臀尖也凉凉润成一片,淫靡的穴眼俨然有情动的讯号,一张一合抽动着。

夏油使咒力割开内裤,囫囵拨弄那朵小花,修长手指插入肉缝将大阴唇一左一右翻开,粉红的阴蒂还湿漉漉贴在内裤片上,夏油取下来丢掉,赤裸肉体上现在是一点不剩了。那个小洞应该才做过不久,处在恢复阶段,被夏油毫不费力捅进两个指头抠弄着骚点。猫一开始还嚷嚷叫唤,后头被合适的力道抽插弄得没力气,连腿都懒得闭了,哼哼唧唧将手指吸得更紧。

“‘我’才干过你吗?逼都是湿的。”男人锋利的眼神渐渐柔和,嘴唇含住耳廓一点点将其舔湿,这弄得猫有些痒,弓着身体想把自己藏得更深——夏油却不许,握住脚踝将猫拉向自己,几乎瞬间两人的私密处紧紧贴合,耻毛戳得骚逼想逃。

“不要在这里,杰会回来看到……嗯!”

夏油抬眼,他们二人滚在沙发上,正对着门口,如若此时十五岁的夏油杰回来,的的确确可以看清未来的自己是以怎样的姿势在操弄小男友。可夏油不介意,他起了玩心,又故意将身体侧着往旁边靠了靠,紫黑色鸡巴顶上看似脆弱的小阴蒂碾压,回应他道:“那不是更好吗?两个杰在一起干你,骚货会爽到晕过去吧?”

骚穴像是在回答他的问题,淅淅沥沥冒出水,阴蒂跟龟头来回摩擦得很有感觉,悟脸上的红晕蔓延到耳根,别开脑袋不再去看却止不住想着大小夏油杰同时跟他做爱的场景,荒诞又刺激。

“真的在想吗?悟吃得好紧。”

夏油一举进到最深,这对小孩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青春期的穴道还在开发,但夏油知道十五岁的杰早熟,尺寸与他现在不相上下,唯一差异只在一些磨砺后的技巧上。

他在年纪相差无几的五条悟身上进行了数不胜数的密切性爱,往往只需要五条悟抬个屁股,他就知道该用怎样的力度、角度,以及肏哪个敏感点。

这太离谱了。

十六岁的悟低低呻吟,快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为什么男人能如此精准地干得他浪叫,明明跟他是第一次,合拍性爱的程度却远大于他跟杰的初次,这种感觉很糟糕,身体往往比理智先一步沦陷于高超技巧,不制止的话……大约就会发生很严重的后果。

但他推不开,夏油操弄嫩逼的同时玩他的尿眼,前后两端的快意迫使他没过多久就泄出来,承载淫水的甬道像是汪洋倒灌,四面八方冲击着在捣弄逼穴的鸡巴,夏油也被此等快感攀上顶峰,数百下抽插之后,猛然捣两下花心,将滚烫的精液射进穴里。

然而这显然不够。

猫的腿被夏油精壮的胳膊折成M型,穴眼含着鸡巴哆嗦,在夏油的脸前抖出几滴尿液。男人见状后,彻底把湿透的五条袈裟褪去,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落地窗起了兴致,亲亲猫的嘴唇说道:“……想不想试试其他的?”




偷窥小男友被露出操弄,出轨交代精液



十五岁的夏油杰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今天撞见的这一幕。他才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五条悟喜欢的草莓蛋糕,门锁是开着的,但他几乎不用往前就能听到灌满耳朵的浪叫。声音再熟悉不过,而事实他也的确见到了。悟正在被一个男人后入,就顶在玻璃窗上,他们家里楼层不算高,只要对面有人望过来一定会发现有人在干悟的骚逼。

悟几乎是被巨大的撞击连续进攻,小小的嫩逼吃着鸡巴从里面翻出艳红的媚肉,随着呻吟越来越大,他看见男人伸手绕在悟的前方,应该是在搓捻悟的阴蒂,他知道这会让五条悟更有感觉,小逼也会紧到极致。

“哈啊……不要了,杰,吃不下了,高潮了!要尿了……呜。”

悟甚至还叫着他的名字。

十五岁的杰没有出声,默默看着这场淫靡盛宴,最后五条悟的身体弓起达到了潮吹,大量的精水和尿液从交合出滴下,接着男人内射,浓白精液全堆进骚穴里,正当杰以为他们结束了,那根大鸡巴又重新插回五条悟的逼里——随后五条悟的身体紧绷,难得地发出哭叫。

他意识那是什么,夏油杰猜到了。这个男人不仅内射他男友的逼,还在专属他的肉穴里面撒尿,那人腥臭又发烫的尿液正灌进悟的子宫里,而他却在旁边静静看着这一切,五条悟甚至没有更多挣扎。

这对十五岁的杰来讲无疑是不可磨灭的冲击,悟根本不可能会背叛自己,唯一的理由也实在荒谬几乎无法实现,然而他也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在明暗交晃之时,他看清了那个人的脸。那是自己的脸。

“欸?杰,在偷窥吗。 ”

十五岁的杰几乎被吓得腰软,呼吸不顺,但很快有只手撑住他不等他回神,隔着裤子轻车熟路地揉搓他的阴茎,又恶劣附上嘴唇边的调笑,哼哼着说,“杰硬了哦,变得好大,连看这种事也会勃起吗?那我要不客气开动了。”

这是五条悟的声音,夏油杰盯着他的眼罩,看见他迫不及待地跪下身体将阴茎含入嘴里。即使在遮挡物下,少年也能瞧见他脸上的淫色,红着脸想要将鸡巴抽回。但五条不许,到嘴的鸡巴舍不得丢,手掌虎口卡住精囊,伸出红艳艳的舌头从上至下来回舔弄着这根颜色尚浅的鸡巴。

他的技术太好,杰怀疑那张骚嘴是不是吃了成百上千次阴茎,以至于龟头冠沟每一处细缝都被大舌头一一舔过,丝毫不漏。肉柱上的青筋也让嘴唇伺候得完美,短短十多分钟,这根鸡巴直直大了一倍,不负所望,又烫又硬抵在五条的喉头,试图找个地方好好发泄一番。但五条并没有想帮忙的意思,他的眼神在戏弄阴茎的主人,慢慢等待着夏油杰的下一步动作。夏油杰的鸡巴硬得发痛,他尝试着在肉嘴里面抽插,这令五条兴奋地呜咽不停,肉棒摩擦口腔分泌更多的口水,加上夏油杰使用嘴巴的频率越来越快,五条的嘴都快要包不住了,悄悄溢出混合体液的唾沫。

“咳咳,小杰的鸡巴在操我的嘴……”五条难得停下含着鸡巴说话,他将自己的衬衫脱掉露出两团丰满的乳肉,竟然一点也不逊色于产后的人妻,这对于夏油杰来说是新鲜的,他从未看见挚友有过如此大的奶子,更别提奶头上的小环,少年看得仔细,那里浅浅刻着杰的名字。

「SUGURU」

五条见他看得入迷,有些得意说道这都是“杰”亲手做的,再把沉甸甸的大奶子拢合起来裹住整根鸡巴,不断挤压来让他获取更多的快感……这样的新奇体验很棒,十几岁的青年根本就抵不住又媚又骚的熟妇,更别提五条还在用舌头钻舔他的马眼。夏油杰憋着气,忍着强烈的快感被嘬一次又一次龟头,谁知五条的攻势越来越强,让他抖着鸡巴把精液浇在五条白皙的脸蛋上。

但很快,精液都吃光了,五条用手指擦下脸上的浊液送进嘴里,吮吸干净每一滴液体,还嫌不够似的对着精孔大口猛吸。刚射精的阴茎没办法立刻勃起,一股尿意却燃烧着小腹,夏油杰连忙去推五条的脑袋忙说想要尿,正好五条抬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无辜极了,用肉嘴持续地对着鸡巴榨汁,才射过精的鸡巴受不住,在强烈的吸力加持下,夏油杰不敌尿进了五条的嘴里,一滴也没有浪费,全被五条咽进肚子里。

“看来杰有好好吃水果哦,甜甜的。”

十五岁的杰不敢直视这淫乱的场面,被迫牵着手指去摸五条的阴户,那里深红色的蚌肉被干过无数次,更加肥美的形状散发着骚气,两片阴唇牢牢贴在一起密不可分,将阴蒂和阴核挡在里边。五条领着他的手在逼里摸了摸,仅仅是通过舔鸡巴,五条的肉逼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他不客气地抬起一条腿搭在少年的肩膀上,姿势放浪,阴户露出对着夏油杰的脸,故意装作可怜巴巴的模样说道:“骚逼好痒哦,杰一定会帮我解决的吧?”

五条的逼水已经泛滥成灾,霎时凑得这么近,夏油杰差点就因为这个动作被淫水糊了俊脸,他听话的抱住五条的屁股,像五条对待他那样伸出舌头奸淫这个骚逼,尖端舔左舔右企图掰开肉缝,夏油杰这才发现他居然连阴蒂都穿了环。他用手拨了拨,将阴蒂环和肉蒂一并包裹吮吸,舌头拨动骚肉,碾压敏感处。五条看起来很喜欢,屁股被吃得想往里躲。夏油杰抱着他,不满地捏他的大屁股,用牙齿咬住圆环向后拉扯。

“阴蒂好爽哦,唔要被杰扯到高潮了”五条用逼怼着杰的鼻尖,恨不得将所有的骚肉都推过去被狠狠爱抚一般,他用手指把自己的逼彻底打开,挺着阴户好让夏油杰的舌头像鸡巴那样插进他的穴眼里来回捅。“好会舔逼哦杰,大舌头弄得我好舒服,是不是给我舔过好多次?杰好喜欢吃我的淫水……”他爽得握着奶子胡言乱语,双手用力揉搓奶肉,两粒樱桃奶头硬起来发亮,隔着一扇门被另一个杰舔逼的感觉更刺激,自己好像变成了偷腥的人妻,而背叛自己的丈夫也和另一个青年在苟合。

一定会听见吧。

五条两秒之后断定出这句话,毕竟他发骚浪叫会屋里的还大,浪声一定会传进房间里去……想到这里,五条的逼眼里接连二三喷出好几股淫水冲在地面上。

夏油杰不停吞吃着淫液,几乎是骚逼产多少他就能吸多少,这里好像设了一处泉眼,只要舔一下阴蒂开关,就会源源不断从里面分泌出情欲爱液,夏油杰猜想大概骚逼永远不可能干涸。他的舌头插进甬道,内里越来越滑,舌根翘动来勾刮淫穴。五条也很快发现了这点,穴眼被他弄得快发麻,痒得想找根棍子多捅捅,但他的阴蒂被伺候得很爽,夏油杰玩得他滑下去,颤着臀肉骑杰的腰杆。他喘息,单手绕后抚慰夏油杰的鸡巴,尽情地抚摸整根鸡巴的形状,找准感觉之后,随即慢慢扶着巨根坐了下去。

“舒服哦,杰。”肉道被充实的感觉太好,五条悟咬着嘴唇享受被填满的感觉,脚趾因猛烈的快感不断蜷缩又张开,他很喜欢这个姿势,低头能够一眼望进夏油杰的眼底,少年时期的杰总是很直白,欲望和想要都写得明明白白,他可以完全拿捏到,多了许多挑逗的乐趣。

他摸着少年精壮的腰身,这里的肌肉还没有变得很硬,摸上去时每一寸都散发着青涩二字,真是诱导着他发情。随后他自己开启用屁股吸鸡巴,扒小逼把整根鸡巴都完整吃下去,再翘起屁股让穴眼把它吐出来,如此往复,把夏油杰的鸡巴绞得紧紧的,像有千万张小嘴在舔舐,合着骚水冲刷了一遍阴茎。

“哈、杰的大鸡巴肏进来了,哈啊,用力操我。”

夏油杰紧张地吸气,他实在难以招架这样猛烈的攻势,熟妇五条压着他完全不能动弹,就像自己才是被肏的那个。房内的二人已经听到,在五条叫床期间似乎停了一会儿,随后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靠得越来越近,近到像是在头顶无声无息停下——夏油杰被五条带来的快感冲晕了头脑,连续地被肉穴吮吸的快感让他有些耳鸣,意识模模糊糊,好像听到了男友的声音。

“不要!夏油……嗯哈!”

五条很快来亲他的嘴,一瞬间空气里只有和抽插的声音。他的口技很丰富,压着嘴唇啄吻,一点点把夏油杰的嘴舔开,舌头钻着空隙爬进去交换二人的唾液。五条有些痴迷地看着他,大猫在咬他的脖颈,对准最嫩的部位用牙尖轻轻啃了又啃,再舔舔他的耳朵问道:“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夏油杰一摇头,他就笑得更暧昧,嘴角上扬到难以揣测的弧度,夹着阴茎动得也越快,嘴里含含糊糊放声,沙哑极了。夏油杰被他抵在门上,接着奶子被喂进嘴里,在随时可能会被人发现的过道中夏油杰被弄得失神,自然把奶头吸进嘴里,动用唇舌逗弄奶头,又张口使牙齿舔咬,乳环沾了唾液在一闪一闪,夏油杰就叼着那玩意儿扯。

他后来知道五条指的什么,里面的自己换了位置抱着悟到他们这里,不足一米的距离,四人仅仅隔着一扇门做爱,好几次门的颤动剧烈盖过两位男友的争先恐后的呻吟,夏油杰竟放空怀疑会不会被撞碎。

但好在是没有。两边几乎是同时高潮,五条喷得多,骚味全落在夏油杰身上,起身时阴茎从穴眼掉出,发出一声轻轻的“啵”声,射在里边的白色精液全都顺着腿肉慢慢流出。夏油杰别开眼,五条却要凑进来,大声极了,“想要杰的精液嘛,都流出去了,小穴吃着手指也堵不住。杰,舔舔我的骚阴蒂,好想被舔喔。”




换妻结束,各回各攻


阴蒂已经怼在脸上,夏油杰伸舌头才舔了两下就没了逼吃,教祖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咧开了一条门缝,单手抓着门把,眼神挪移,滚烫地烧了上来。五条受不住这趟,连逼肉都缩了缩,从少年的脸上跌跌撞撞地滑了去,闷哼一声,肉花刺进了更粗更大的阴茎。

“啊喔”五条抬起双臂勾着夏油的脖子接吻,四片嘴唇黏上之后熟络地互相追着啃咬与拉扯,夏油拉起他的大腿,紫黑色的粗壮阴茎在精液和淫水里撞击的速度达到绝佳,几滴骚液径直飞溅到十五岁的杰脸上,五条见了笑着说抱歉的下一秒又被干得失声尖叫,紧紧吸着鸡巴潮喷。

“禁不住肏了?才几下就喷这么多,还是被看到会更有感觉。”夏油跟他咬耳朵,内容毫不避讳地灌入杰的大脑里。

少年不自觉别开眼,紧接着自己的恋人湿漉漉地钻进怀里,他们的体格不相上下,五条悟寥寥擦过头发之后就追了出来,水珠都还黏在尾根。他将毛巾搭在头顶,一股好闻的桃子香气飘来,甜蜜蜜的,这下夏油杰身上倒显得淫乱了。

五条悟将后面的活春宫挡住,慢慢舔他的鼻尖,嘴唇,耐心地两手指掰开小逼把鸡巴吸进去,咬住夏油杰的龟头深入最底部研磨花心,吐着舌头哈气,诱得夏油杰眼睛发红,“刚刚在里面……舒服吗?”

“吃自己的醋吗,杰?”五条悟没有着急回话,反而将腿分得更开了些,让冠头顶进宫口抽插,他双手捧着夏油杰的脸亲吻,长睫扫得夏油杰有些痒,于是夏油杰脱口而出,“你想不想也要一个?”

夏油杰耸耸鼻子,抚摸着五条悟的阴蒂,揉按他的豆豆,他知道今天这里也用过太多次了,或许五条悟还会压着他要一两次——五条悟总是这样,总会觉得不够,然而又得有人去惯着他。

他问五条悟是否也想要一枚阴蒂钉,像28岁的男友那样,做爱的时候,阴蒂会戴着一晃一摇,最主要的是,他也想在五条悟身上留下印记,他承认自己是有些羡慕了。

“如果杰喜欢的话,无论被要求戴多……少个,我都会接受,唔!杰的鸡巴…操到里面了,好舒服……”五条悟想要安抚他,夏油杰却认为五条悟的嗓音好哑,但那蠕动的媚肉还吸纳着鸡巴上的每根青筋,明显不满足的模样。

而埋在甬道的那根东西越来越烫,干得穴眼里噗噗冒水,大人们变换姿势,一对丰满大奶直接压在五条悟的背上,霎时四人挤在一起,淫靡的气氛愈加浓烈。

夏油是故意的,他能感觉到五条的甬道里面缩得更紧,褶皱堆得更密,肥厚的女穴简直激动得不成原样,他挺着鸡巴再搅动两下肉逼,那穴口就发了大水泄了小年轻们一身。五条忘乎所以地乱叫着,老公哥哥以及更羞耻的称呼都蹦了出来,听得小年轻耳热。到底十几岁的少年们面比较薄,干完这一炮之后回去自己关着房间做。

夏油这下更是肆无忌惮,只有他们二人时那根鸡巴原形毕露,总要比之前凶上许多。二十八岁的五条也更适应接连不断地乱顶,囊袋拍打臀瓣的肉体撞击声更大,穴口一圈又一圈绕了白沫,夏油拉着爱人的手去抹,感受鸡巴肏穴的动作。“骚逼今天吃了多少次鸡巴,是不是都快松了。”

“没有松,杰好会干骚逼……啊、啊……都快合不拢了,哈啊”夏油的阴茎猛烈捣着骚子宫,手也拽着他的阴蒂用力捏来捏去,红肿不堪的豆豆戴着环在小逼上抖动,操到最后让五条连精液都射不出,只剩几滴稀薄尿液承着夏油冲撞的力洒在地上。

“真是骚逼。”

五条趴在地上,只有臀部还高高隆起,夏油用着最原始的动物交配姿势,肏弄母狗一样把玩爱人的身体。前头乳波晃荡,夏油将它们都握在手心,手茧摩擦奶头上的小孔。

“出奶喂我吃。”

到底还是先喂了五条,教祖大人把子宫都快贯穿了,最热的精液灌到里边,他将鸡巴抽出,穴眼在夏油地注视之下一阵阵剧烈痉挛,夏油骂了一句骚货,两指捅进去玩他的淫核,又挺着鸡巴冠摩擦肉花里的肥大阴蒂,“以后还会想再来一次吧?”

会想再来一万次的吧。五条昏昏沉沉叨着。

84 Likes

我和小杰的唧唧一起起立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