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骨之疽

背景:星浆体事件后,夏油杰叛逃前一个月,五条悟因某场意外穿越到十年后,被已成为盤星教教祖的夏油杰告知有身孕。在找到规正时间线的方法之前,五条悟由夏油杰亲自照看。

 

        五条悟16岁那年发生三件人生大事,一是死地后生,参透真理,一跃成为咒术届最强。二是与挚友分道扬镳,不过此时五条悟尚未知晓,但早已预定在他的人生轨迹之中。第三件事相较起来无足轻重,十年后回忆起来也只是瞬影一般的存在,不过现下因一场不可预知不可重现的意外,过去和未来的因果交织,2007年和2016年的现在就如此巧妙重合,于是这件在如幻影一般的事情便真切起来:他怀孕了。

即使是过了十年,人类在降温消暑方面的举措也无外乎空调、冷饮和冲凉老几样。五条悟躺在沙发上,空调开到18℃,挖着西瓜看动画。人类的欲望沟壑难填,十年前光明正大开后宫,十年后明里暗里玩党争,男主的青梅和天降争锋相对,再也没有五条悟怀念的十年前新欢旧爱和睦相处。片尾曲随着女主的眼泪插入的时候,五条悟咬着勺子翻手机,夏油杰在半个小时前问他要什么口味的布丁。然后下一秒门锁响起,六眼传来的信息被大脑慢一秒处理,反射神经迅速跟上将功补过,脚尖一勾,一半堆在沙发脚一半掉在地上的毛毯就盖在身上。空调也滴一声被调到默认的26℃,五条悟打了个滚把自己裹进毯子里,提前摆出乖巧无辜的模样,状若无事地冲门口懒懒散散一句欢迎回来。

而回应他的是几个大喷嚏。一个喷嚏五条悟往毯子里缩一点,一个喷嚏五条悟往毯子里缩一点,等夏油杰提出重重一大包现代零食和补品来到站到跟前,五条悟只剩一双无辜可怜的大眼睛露在外面,正计划打算蒙混过关。五条悟在先发制人和装傻充楞之间选了后者,在还没摸清楚十年到底抽了夏油杰那根筋之前之前恶人先告状那一套容易栽跟头。而且俗话讲一孕傻三年,装起糊涂来也是有理有据的。他听话好好盖着毛毯呢,空调也是夏油杰出门前设置的恒温,屋里气温这么低关他一个穿越过来的古人什么事。

五条悟维持着毛毛虫的姿态向上耸了两下,靠在沙发的扶手上,又屈腿给默不作声的夏油杰出一个地方坐。夏油杰本一身暑气,体温都是潮的。五条悟好大一个人,缩着不舒服,就又把脚搭到坐下来的夏油杰腿上。夏油杰手伸进毛毯里抓住五条悟的脚腕。触肤的手心有一层凉掉的汗,但手心是热的,跟五条悟干燥光滑的皮肤贴起来有不太舒服。五条悟被摸得有点痒,用脚趾去挠他的手腕。

可夏油杰似乎没心思陪他调情,只是短短一摸就收回手来,很认真地跟他说不要把温度开这么低,你现在怀着孕,不顾着自己也得顾着宝宝。

“他哪有这么弱?杰也未免太小看我们的孩子了吧!”五条悟伸出一只脚,用脚跟去撞夏油杰的膝盖,但夏油杰抓过给他塞回到毛毯里,还轻拿轻放的。

“没有小瞧,以防万一而已。”

但实际行动就在被小瞧的五条悟翻了个白眼,诚心作对一样又把脚伸出来踹夏油杰:“你分明就是在小瞧,不仅小瞧宝宝还在小瞧我!”

“悟,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夏油杰再次抓住他的脚塞回到毯子里,这次用了一些力气。

哦,还有什么我不知道?五条悟想这么问,但是问题在喉咙里转了几圈还是被咽了回去。倒不是因为他怕得知真相,而是为了维持狗屁的世界平衡。他是穿越过来的,对这个世界来说本来就是异端、是破坏平衡的存在。所以夏油杰才会在这间公寓外面设置层层交错的复杂结界,并且与五条悟定下束缚只能使用最基础的咒力操作,对外界的接触也尽可能的减少,为的就是在找出把五条悟送回到原有的世界之前降低他对这个世界的存在感。

于是他换了一种问法:“一个人应付的过来?”

得到坚定地点头。

五条悟看向他十年后的恋人,夏油杰穿着和十年前一般无二的黑色常服,半披着头发,外表看起来比起五条悟熟识的那个16岁的夏油杰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气质却大为不同。五条悟也不是没有畅享过和杰十年后、二十年后、五十年后的样子,可眼前的这个人在气质方面与他的夏油杰差太多太多,以至于他被空投到这个世界时第一眼并没有认出来。这种差异不是一种气质的成熟,而是爆发后的质变。

但夏油杰就是夏油杰,肉体、咒式、六眼得到的所有情报和五条悟所熟知的一切肢体动作行为习惯,以及几周以来的相处,都让五条悟确信眼前这个怪模怪样的假和尚就是夏油杰。

所以没有问题,是杰的话就没有问题。纵然五条悟不喜欢夏油杰有事瞒他,但是更不喜欢彼此不信任。这种信任毫无道理,所依托的只有我们是最强这一个自吹自擂但又确凿无疑的事实,一个即使被人击碎过也依旧坚信不疑的事实。他和杰是最强的,这句话如果让不认识他们的咒术师听来,只觉是诅咒一样的话语。

但是有事瞒着我怎么想还是很讨厌啊!五条悟愤愤地想,还是跟他打一架出出气好了。可夏油杰没留给他这个机会,在五条悟想办法从裹得很严实的毯子里钻出来的时候已经起身,表示要去洗个澡。

相隔不远的浴室响起水声,五条悟左滚滚右晃晃,终于摆脱了束缚,动画也已经跳播到下一集。有些传统还是没变的,七八集泳装福利回,上回还打打闹闹的主角团来到海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在嬉戏打闹,世界安危也暂且搁置,什么都没有卖福利拉圆盘销量重要。五条悟颇有好感的那个女主角穿了系带比基尼,对着胸部和臀部来了几个特写。五条悟视若罔闻,他蹬掉毯子,找了几圈后只在茶几脚发现一只拖鞋,另一只跑沙发底下去了,五条悟只好单脚穿鞋。木质地板吸足了冷气,踩上去有些凉。

拉开浴室门,夏油杰看见他进来,把冷水开关往热水那边掰,热气就跳着攀上毛玻璃的,一瞬间氤氲了视线。五条悟站在原地十分无语。他把夏油杰当最强,夏油杰却把他当弱势人群。他是怀个孕不差,但也不是冷风吹一下凉水淋一下就能有事的啊。果然还是得打一架,五条悟盘算着,甩掉另一只拖鞋朝夏油杰走去。第一步身姿矫健,第二步稳稳当当,第三步马失前蹄,一个脚滑目标从夏油杰被迫转移到地砖。滑倒的瞬间五条悟本能地张开无下限,夏油杰的咒灵却抢先兜住他。

“没事吧悟?”夏油杰伸手扶起他。

五条悟不说话,不想说话,感觉脸丢大了。夏油杰看着他低头不语的模样像是误会了什么,问他要不要泡澡,泡澡的话会舒服一些。五条悟不明白他为啥突然提起泡澡,抬头看着夏油杰盯着自己,顺着目光看下去是自己包裹在宽大家居服下看不出异状的腹部,瞬间就明白了夏油杰的意思是泡澡可以疏解孕妇身体不适这一说法。

好吧,弱势人群。

夏油杰放好水,悉心调好水温。如果抛去太过大题小做的问题不谈,五条悟真想给他颁发个最称职男友的牌匾。夏油杰用手试过水温后,转身想要离开,五条悟一把扯住他刚刚围在腰间的毛巾,对着一脸震惊的人张开双臂。

“扣子太难解了。”夏油杰皱了皱眉头,还是走过去。

“裤子也很难脱。”

“最后一件帮忙到底嘛。”

“抱我进去。”

“没力气,就要抱。”

一番折腾后,五条悟窝在浴缸壁看着一脸窝火但却无处发作的夏油杰,提最后的要求:“进来一起。”

纵使夏油杰买的浴缸不小,但一个一米八五的成年男人和一个将近一米九的未成年男人也只能用叠猫猫的姿势才可以共浴,满池的水溢出一部分。入浴剂是牛奶味的,水温稍烫,没过一会皮肤就泛起粉红色。五条悟被夏油杰规规矩矩揽在怀里,没有任何水上玩具,手机和游戏机也没带进来,五条悟百般无赖只能捏夏油杰的手臂肌肉玩。

“不对我干点什么吗?”一会,五条悟偏过头,“很适合对我做点什么吧?”

“嗯?”夏油杰一脸你又要干什么的表情。

五条悟没有回答,而是用我也不知道的眼神你看着办盯着夏油杰刚刚回神的脸,等他自己想明白。一秒、两秒、五秒,夏油杰手掰过五条悟的脸,将自己的嘴唇覆上去。这是一个单方面的吻。虽然是夏油杰主动,但是唇齿相交后却是由五条悟主导,勾住对方的舌头纠缠,夏油杰的反应比起回应更像是附和,任由着五条悟胡作非为。五条悟睁开眼,眼眸回转间看到夏油杰并不曾闭目。

夏油杰开始回应,像是发泄一般用了力,啃咬着五条悟的嘴唇,把对方原本在自己口腔里慢慢舔舐的舌头。五条悟的呻吟都如同珍馐美味一般被吞下,只能憋出阵阵闷哼。本来勉强算得上缠绵的吻狠厉起来,似乎五条悟的刚刚不满反让他得了逞,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让那些一直压制的感情有了去处。五条悟仰着头接受这个粗暴的吻,没有反抗,明明是在富氧的平原,两个人却如溺水一般,而五条悟把自己的最后一口呼吸渡给夏油杰,去喂饱他似如缺氧般的饥渴。

更多的情欲随着这个吻也慢慢出来。夏油杰手伸下去握住五条悟抬头的性器。呼吸不畅让下半身传来的快感是闷顿的,在二人终于呼吸耗尽放开的瞬间变得尖锐起来。太舒服,五条悟说不出话来,敏感的蕈头被带有茧的指腹摩擦,清色的前液与勾连成丝。夏油杰的另一只手也揽住他的胸部,防止他下滑的同时关照乳头,把那处浅色的小小凸起按压到乳晕里,在大发慈悲放出后又紧接着用捏住。五条悟后仰着靠上坚实的胸膛,顾不得再说什么,呻吟从喉咙里打着转溢出来,腿也舒服地不自觉蹬上浴缸壁,一些水又扑腾出来。

几乎没有坚持多久,五条悟就抖着身子交出第一次,面容红润湿潮,额头汗湿着,一些口津挂在嘴角。待稍稍缓过神来后,五条悟伸手想去摸夏油杰方才不动声但直挺挺抵着自己后腰的阴茎。似乎更大了。五条悟上下撸动一下,心想这玩意令多少男性歆羡不已。他手活没有夏油杰好,背着手的姿势并不太方便,但夏油杰抱住他,手放在他只是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喘息。

肚子里突如其来的孩子现在二十二周,却没有多少怀相,八块腹肌还是规规整整。被夏油杰好吃好喝养了两周后,也也没有寻常孕妇该有的肚子,比起妊娠更像是大快朵颐后的状态。怀孕对五条悟没有多少影响,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夏油杰告知他,他是完全不知道的。而且自己并没有第二套生殖系统,现在硝子不在,没有办法做检查,按照时间来推测大概是被伏黑甚尔一刀把他腹部捅穿,再修复的时候身体发生了些变化。

给夏油杰撸了一会,五条悟的欲望也回笼。他所在的那个世界线由于久旱,诅咒滋生,作为唯二在任的特级咒术师他和夏油杰都忙得不可开交,欲望让步于芸芸众生的安危。现在这个十年后的夏油杰看起来也没有多清闲,虽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陪他,但是也却未曾真正亲近过。

水温有些凉了,体温却被情欲越熏越高。在水中太长时间皮肤也开始失水。五条悟本想先让夏油杰射一次,在夏油杰的执意要求下只好放手同意去床上再说。

十年的间隔的确让夏油杰的体格更加健壮,肌肉的轮廓也更加紧实清晰,肩背宽阔,下收到腰部,标致的倒三角身材。两个腰窝随着肌肉的动作时隐时现,色得过分。五条悟趴在浴缸沿上里毫不掩饰地用眼神揩油,啧啧称奇。在对方拿了浴巾转过身来,看到方才只用手感受过尺寸的巨物,不由地哇哦了一声,那手点了点饱满的龟头:

“待会就是这个小可爱要草我吗?”

夏油杰拿着浴巾哭笑不得,招手让五条悟出来,比他年幼十岁的恋人如鱼一般半身浸在水中,朝他笑着张开手。

 

这世间被夏油杰讨厌的东西太多,但最无辜的莫过于夏天。夏天太热、夏雨多雷、夏天猴子们身上的味道会更浓烈……16岁前的夏油杰不会对某一个特定的季节有特殊感情,16岁后的夏油杰可以找出无数无数的理由来讨厌一个季节,这种厌恶经久不息、深入骨髓,如同旧时顽疾引起的并发症。

然而这个夏天,他得到一剂药。

“你用了咒力吗?”五条悟盘腿挂在他的腰上,但并一点也没有悬空的危机感,反而沉下腰用臀缝去磨胯下那根硬挺的性器。

“你也没重到我抱不动吧……别乱动!”夏油杰把人往上掂了掂,却是悄悄用咒力护住。

“诶……那杰好厉害,要奖励吗?”

“什么奖励?”

“什么奖励……哈哈……”来到床边,五条悟拉着他往下坠,两个人几乎是跌倒在床上。吻立刻就缠了上来,少年人的本来清透的笑声压低后如同蛊惑,吐出的话语也的确带有引诱的意思,“哈……杰想要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吗?夏油杰低头,那双望向自己的蓝色眼睛澄澈坦然,带着他最熟悉的年轻气盛和信誓旦旦,好像真的什么都可以给予。夏油杰用带着茧的指腹揣摩那因为过量的吻变得艳红的双唇,“那麻烦悟用嘴给我吸出来吧。”

于是最强跪趴着给他口交,高中生的口活生涩,牙齿总包不好,一张生得狭窄的嘴也并不能把成年人发育优异的性器完全吞咽,但胜在用心,吞住一半另一半就用手心加以抚慰。夏油杰扣住那发丝柔软的后脑勺,只是扣住,不拉开也不推近,指尖同下身一起感受五条悟身体的吞咽吸吮。那双十年后总是遮住的苍天之瞳低垂着,从影影绰绰的睫毛下能窥见一丝透蓝,仿若他昭然若揭的心思。

可什么样的心思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隐藏呢?

精液一半射进嘴里,另一半则零零散散挂到脸上,从额头垂连到下颌。五条悟一只眼睛受了灾,白的精液盖住白的睫毛,让那苍苍天幕被迫闭起。五条悟眯着眼伸用手背去擦,一些眼泪从眼睫下溢出来。夏油杰拉开他越弄越脏乱的手,捧住那张第一次被玷污的脸,去舔舐揉红的眼皮。太腥太咸,男人的精液比起咒灵玉的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夏油杰把苦浆卷入舌腹。眼球隔着薄薄的眼皮在舌面下不安地转动,夏油杰重重舔过,尝到落雨的味道。

“好脏你干嘛……话说你是不是跟别人做过了?这味道不像是积了很久的样子啊。”五条悟推开他,一副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猫了的表情。

“如果我说是,悟会怎么做?”夏油杰把他推进柔软的床塌里,“离开我,还是杀了我?”

手指探进去的时候感受到肌肉的推拒,五条悟抱着腿,上半张身体挺起,看自己的穴口是如何被揉软松开戒备,抻成一个紧绷的圆,乖巧地咬住两根手指。

“呼……杀了你……出轨男给我死啦……唔!”

夏油杰闷闷笑了两声,没有接话,二指在温暖紧致的穴内摸索着,轻车熟路地在敏感点附近按压的动作娴熟真应证在外面有别的猫了。给予的快感控制得恰到好处,不会太猛烈也不会迟钝,如同细雨一样滋润这具富水的身体。出于身体考虑,他不想让五条悟射太多次。

进入的时候用的跪趴式,五条悟起初不情愿,这样看不到脸。夏油杰没在说什么,只用一连从膝盖落到脚踝上的吻哄他,抓着腿把他翻了过去。少年人的脊背比成年后的还要单薄些,腰也更纤细,塌下去的时候形成烧制上乘长颈瓶般的弧线。后穴没有成人后谙于性爱的模样,颜色浅淡,只被撑出点绯艳的嫩红。手指附上去被微微吸嘬住,这一点倒和十年后一模一样。被触碰的五条悟有些害羞,耳朵都红起来。如此青涩,夏油杰想,当时的自己对他可真怜惜 ,然后扶着性器把自己慢慢嵌入,感受到穴肉由包裹变成推拒时就停下,维持在这一深度抽插起来。

可身下人很快就不知足这等怜惜,吐露着淫言秽语,叫着把剩下的也全都插进来。夏油杰不给他,他就自己晃着腰往后去吃。他的贪婪不加掩饰,欲望明晃晃地表达出来。夏油杰圈住他的腰,重力作用下腹部的鼓胀更加明显,腹肌的纹路被抻淡,这里有一个同他一样不知餍足的家伙在汲取这具肉体的生命。夏油杰往里面又进了一点,但五条悟似乎没有满足,吐出一声细长的呻吟后回过头,不满地看着他:“你也是这样和现在的我做的吗?”

夏油杰没想到五条悟会在这个时候提及未来的自己,也不想五条悟提起。26岁的五条悟不会缠着要看他的脸,大多时候甚至眼罩都不脱。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调情的话,有的只是无言的身体交融。做爱变得功利,变得冷漠,变得只为释放压力而存在,他只是五条悟口中只是出于方便最佳的人选罢了。而夏油杰听后心甘情愿,他对五条悟有太多亏欠,而这份亏欠在16岁的五条悟出现后有了一丝生机。

“你不喜欢我提我……”出神间,五条悟轻易完成位置的变化,夺过主动权把夏油杰按到在床铺上,骑跨在腰上。“那我们来说说你吧。”

“杰虽然不如你现在大,说实话这玩意是怎么做到还能长的……虽然不如你大,但是总是能……嗯……好大……总能进到最里面……”

五条悟驭着已经被操开的穴,慢慢骑上去,挺翘的性器破开层层叠叠的软肉往里长驱直入,夏油杰想制止他的手被反扣住握住。敏感点被擦过,最深处被顶开的感觉让五条悟发出舒爽的呻吟。但入体的性器还是太超常规,吃到最后一截时五条悟撑在腹肌上的手已经有些颤抖,他没有再继续,而是把手指挤进夏油杰的指缝,上下骑乘开来,让紧紧裹住龟头的肉壁被操弄得渐渐敞开,变得一样湿软媚人。这样的性爱太过磨人,夏油杰咬着牙,努力克制住重重往上顶的冲动。五条悟也喘个不停,嘴上却不停,一只手拉住夏油杰,另一只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好像七个月的时候,就蹲不下去了……啊,又碰到了好舒服……到时候,就只能杰……杰来动了……动一动,杰……”

这个孩子并不能怀到七个月,但现在的五条悟并不知道,只是配合着夏油杰小幅度的操露出快活的神情。五条悟再一次高潮,阴茎小股小股往外吐精,后穴痉挛着挤压另外一根阴茎。夏油杰闷哼一声,忍住了射精欲,没有被握住的手撸动着阴茎给身上人延长快感。

“可以动哦……你还没射吧,杰他这个时候也会动的。”

夏油杰开始耸动腰部,尽量克制着。现在的他更习惯在对方高潮后把人掣在身下,压下所有自觉不自觉的反抗,用激烈的抽插强行消解不应期。暴力式性爱能更好的释放压力。而享受到温吞性爱的高中生表现出享受的神情,自己扭着腰让阴茎进出时摩擦到最舒服的地方,嘴上继续说他的小男朋友:“杰他……呼……还喜欢,揉这里……”

五条悟欠身,将胸部送过来。夏油杰如同受到蛊惑般手覆上去,少年人的胸肌没有成年后发达,但是柔软异常,之前在浴室被玩弄到硬挺的乳头像果汁软糖,一碰就会颤栗。夏油杰把整个乳房收入掌中揉捏着,同时慢慢地在因高潮而痉挛的穴内抽动。26岁的五条悟喜欢这么被对待,他在床上少言,但是每当被夏油杰握住乳肉,乳头在掌心蹭磨时,身体也会变得敏感。16岁的五条悟含住他的那口穴不自觉夹紧了,配合着不刻意隐藏的痴迷表情,让夏油杰微微一愣神。于此同时手上的力度也加大,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更多。

“奶水……奶水要出来了!”

怀孕三个月的人自然还没有产乳,但是五条悟喊的煞有其事,就连身子瘫软下来,一下子扑倒在夏油杰身上,原本剩在外面短短一截阴茎随之被软烂的穴吞进去,如同连锁反应一样迸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夏油杰发狠般盯着面前人的脸,已经遗忘了之前,收紧交握的手,腰部发力往里面重重一顶。

有言:良药苦口。夏油杰注视着五条悟的脸,原本白皙到透明的面颊因为过量的快感而变得潮红,满是乱七八糟的液体,夏油杰的心也纷乱起来。两个人呼吸撞道,无法言说的爱意藉由亲吻交换。但吻也像是发了狠,犹如把对方拆吃入腹一般地啃咬舔弄,血珠和着口津被吞下,混杂着他赤裸的欲望和阴暗的私心。

夏油杰原以为他能补偿他的亏欠,结果到最后却是满足他的贪欲。五条悟太甜,甜得融骨化髓,甜得让他诛求无厌。

一吻毕后,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五条悟舔了一下唇内侧的破口,像幼兽一样拱在他的颈侧,手指勾着头发说长长了不少啊。夏油杰也捻起一绺汗湿的白发,揉散在指腹,然后又放下。事后温存没有持续太久,已经缓过精神的人夹了一下还硬着的性器,状若凶狠地捶了他一下。

“你别偷懒啊,怎么不动了!我的杰可不像你……”

“是吗?”夏油杰笑了一下,“我怎么不记得了。”

“哈哈,记性挺好的嘛……”五条悟坦然承认,没有一点恼怒或窘迫的神情,只是舔了舔嘴唇,把又渗出一滴血珠卷入口中,”杰的确没做过,是我想让你这么做。”

五条悟的确不是他的药。

 

—完—

翻自己凹三发现之前还写过一篇这个。

19 Likes

哦天呐……这个设定太好品了,作者写的好棒。这种感觉像是始终在压抑着什么。明明是很甜蜜的情景,读的时候心里总是忍不住的疼。出现裂痕的漂浮冰山和其下汹涌流动的海水,随时将会碎裂。这段好时光是空格了十年后再次降临的雨露,对于杰来说是甘霖,使他忍不住沉浸在这段短暂的爱恋中,又对他们即将迎来的命运心知肚明,而他将亲手把他们的命运拨乱反正。这份爱意确实不是救赎,而是如附骨之疽般将伴随两人后半生,因为再也不会有了,物是人非。

9 Likes

姐妹好会说,但我倒觉得是一时欢愉的罂粟,欢愉过后只能剩下空虚的现实。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