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扮演系列

 

  • 牢狱篇(狱警与犯人)

 

“嗨~狱警先生,嗨!今天要服务吗?”

 

夏油杰听到动静后才偏过头颅,天窗洒来日光将他的侧颜勾勒出完美轮廓,那条怪异刘海虚拢在颊边也抵不住俊脸的魅力,不过狱警的神情不太配合,应该是夏日巡逻太累,耳朵避开大部分热情浪语,有些冷淡地,抬睫搭了五条悟一眼。

 

他注意到那个身材健硕的男性囚犯正弓腰懒洋洋地趴在栏杆上晒日光浴,分明是被逮捕者,此刻却悠闲得像是在巴厘岛度假。随后裂开嘴角缓慢上扬,见夏油杰在打量,两条手臂钻出牢笼试图勾住夏油杰的衣摆。只可惜他跟狱警的距离有些遥远,够不着,十指虚抓空气,猫似的挠两下,稍微有些遗憾地收回手臂,再伸出手指捏了捏自己的舌头诉苦:“过来嘛,这里很无趣诶。”

 

五条悟眨眨蓝色眼珠,视线黏在男人的狱警制服上,那层装饰包裹住充满力量的身体,不知道是否是不合身,竟有种快被肌肉挣开的诡异感觉。他邀请过后,夏油杰竟真的鬼使神差照做,瞧着男人步步向他靠近,靴根踏在地面又沉又稳,最终‘哐当’一声,钥匙和金属纽扣如约而至撞上监房护栏,就响在他的耳边。囚犯侧首,狱警的裆部跟他的脸蛋亲密接触,貌美面孔贴着还未完全挺立的炙热男根,隔着布料也能察觉到它的庞大。

 

五条悟心中警铃大作,身体开始燥热了,紧接着他被警棍抬起下颚。夏油杰狭长又深邃的眼直勾勾盯着他,审视囚犯毫不掩饰的情欲,眼睁睁注视着五条悟张嘴,近乎虔诚地吻在裆前。当然那都是装出来的假象,垂首后,蓝眼充斥着狡黠与冲动,那双手在计谋中演算了上千次,终于有成效,轻车熟路解开面前狱警的皮带扣,勾着内裤边弦钻进去,大刺刺将整根可观阴茎掏出。他用掌心搓了搓这团半硬性器,再挑衅狱警一眼,对圆润顶冠吁一口热气。

 

夏油杰表面上不为所动,尽力维持冷静,他判断囚犯应该心情很不错,舌尖快活地跟鸡巴打着招呼,绕着马眼灵巧舔了一圈,再抬另一只手指圈着两颗沉甸囊袋挤压揉按,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中,性器抬头,他又像孩子一样邀功。

 

“狱警先生。这里变大了耶,多亏了我吧?”

 

“鸡巴都堵不上你的嘴吗?”夏油杰皱着眉头,任由软柔嫩舌服侍他的肉棒,不得不说囚犯的口舌技巧很好,由最初细舔柱身到含进冠头收缩口腔,腔内软肉贴着性器肉身拢起,喉间分泌出唾液濡湿了整根鸡巴,分不清是从小孔流出的液,还是五条悟自己的口水,全都一并滚进他肚子里去。

 

夏油杰的手指缓慢插入囚犯的发根,指腹牢牢贴着头皮夹稳一提,迫使他抬首将粗长鸡巴从嘴唇里抽了出来。那根凶器待在口中整整大了两倍不止,马眼可以直接顶到喉咙。五条悟的舌头追着要舔,被他止住。然后听见夏油杰说——闭眼。

 

闭眼?他不知道对方要自己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听从指令闭上眼睛之后的刺激让他心脏狂跳,怀揣未知行动的每个环节都让他身体燥热,更别提狱警的声音有多么迷人。

 

那根鸡巴顺着嘴角向上,途经脸颊留下水痕,然后五条悟从感知判断热源最后挪动到他的眼皮上方停住,鸡巴贴紧眼窝缓慢地,一下又一下……两分钟后,五条悟终于明白了狱警在做什么,这个变态玩眼交正嗨,根本就像个未经人事的男高中生,随随便便就可以找个部位疏解自己凶猛的情欲。

 

五条悟的眼窝被性器蹭得发红,乳白体液逐渐堆满渗出,火辣触感压得睫毛抖动,他没有睁眼,在窘境中硬得发胀的阴茎挺立,光是舔鸡巴以及被夏油杰用性器肏弄眼窝,就足以将裤兜撑得像个山包。

 

五条悟想把囚服裤子脱下半截,抚慰阴茎的最顶端,他猜想那里应该跟口过后夏油杰的鸡巴一样湿。五条悟想再多舒服,手指刚伸过去要继续深入抚慰,夏油杰的脚就踩了上来,靴尖压住整根勃起性器碾压,力道大得惊人,短靴足根衔接着地面着力,整好遮掩双腿之间的湿润——但那并不是虐待,甚至对于五条悟来讲可以称之为享受。

 

他没尝试过这样的新鲜招式,得了一两次觉得舒服,挺腰想要更多,没想到下一秒被踩到了敏感点,就这么唐突射了出来。

 

“这么舒服吗。”男人挪开脚,看见五条悟裆前宛如失禁,不由分说用手提起他的脑袋,用空余的手指撸动性器,高潮时把精液一股接着一股浇在漂亮脸上。那些精子沿着下颚线缓缓滴落到地面,炸开雪梅,五条悟从方才的刺激中很快回过神,因为夏油杰不想等,戳进他的嘴里,他也乐得将龟头含着去嘬掉剩余体液。

 

他握着性器舔两下囊袋,随后松开手转身,高高抬起柔嫩臀部,两瓣圆润的屁股肉在栏杆内里绽放那朵肉眼。五条悟就势转过头来,手指戳着私密处放浪,怕夏油杰找不准位置,还要背着抬高屁股用肉瓣蹭一下龟头,“狱警先生,不想享用一下吗?比外面花钱的舒服喔!”

 

那些张口就来的淫词标配到他脸上就像神父跳摇滚一样违和,一场纯情的皮囊下隐藏着天生的荡妇。

 

夏油杰额前青筋突突直跳,硕大龟头直接插进送上门来的臀眼,刚开始五条悟还被插得紧缩穴道,强大的紧致力咬得夏油杰快射,自己被肏得趴跪在地,仅有嘴巴还能动弹,边适应边喘息,末了还不忘调侃对方:“狱警先生……居然喜欢隔着栏杆肏犯人的屁股……啊……我的屁股不错吧?比外面的好用啊……唔嗯……”

 

夏油杰快要把臀肉都捏得变形,他本身自律,根本就没在外面享受过特殊服务,自然不清楚哪个屁股更好用,他只清楚眼前的肉嘴拼了命在吮吸他的肉棒,内里火热又紧致,牢牢把鸡巴锁得死紧,要把他整个人吞进去。

 

做爱本就应该激烈,狱警跟犯人隔着栏杆犯着名为发情的病,门框被性爱撞得哐哐作响,大有要散架的趋势。夏油杰低着头颅,面皮上的薄汗浮起潮,再次勃起的粗壮阴茎更为持久,猛地收腰一顶,桃子臀从掌心滑了出去,整身低伏在地面上微喘。

 

还没等他缓足口气,落锁的声音一过,夏油杰又如山压近,挺进鸡巴往穴眼搭,顺势塞进去剩两个囊袋在外不停抖动。

 

五条悟如愿以偿了。他躺在房间里敞开大腿方便男人的肏干,硬挺的鸡巴在肉洞里横冲直撞捣出“咕啾咕啾”的声响,扭着腰把那根炙热性器吃得更深,嘴上呜哇乱叫,堪比色情碟片里的主角。夏油杰往交合处一抹全是骚水,湿手全往腿根处擦,滑腻腻的水液还没抹匀又从穴里喷射出两股啪嗒挂上。他正准备骂五条悟骚,五条悟像是感应到了,撑起身子堵住他的嘴唇。

 

犯人好像对接吻并不擅长,掠夺舌头没了下一步动作。夏油杰抓紧这次机会反捉他的吮吸,勾口液露到脖颈再仔细舔掉。高鼻梁紧靠住胸肉,一口含住还在晃动的奶头,舌面烫过乳晕,问五条悟有没有奶给他喝。五条悟莫名被他品砸声响羞到了,一边说自己是男人,一边用脚环他的腰将自己送得更深。

 

太大了。这条公狗腰持续有力地进攻前列腺后的敏感点,生理性眼泪分泌过后迅速濡湿眼尾,被数百下蛮力撞击肏成荡妇的五条悟张嘴伸出舌头哈气,示弱哀嚎着请求夏油杰慢点。

 

“再慢点你能爽吗?”夏油杰不作理会,手指扳开翻出花的臀眼,被操干得太久,里面肠液堆积得一插一渗,白浆忍不住流出来黏在地上。夏油杰再加快速度抽插了几百下,肥屁股突然开始不停痉挛,哆哆嗦嗦射出稀薄精水。

 

实在是没有东西可射了。在这样密密麻麻的性交频率之下,五条悟早就不知道射过多少次,脑子也像是被几把肏了一样变成浆糊,眼前发白的那瞬间,他还惦记着屁股里的鸡巴喃喃:“好大喔,狱警先生,真的吃不下了。”

 

 

他真是油嘴滑舌,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担得上这个称号。

 

射不出来就抠弄他的尿眼,夏油杰想着,有意延伸他的快感,像汪洋大海绵延飘扬,恶劣希望五条悟能够跟他一起到尽头看日落,于是不顾囚犯微弱的抗议强行地又一次抚摸乳尖跟疲软的阴茎,那根可怜的性器颜色很浅,天生的种族遗传让这本该丑陋的部位都变得像艺术品。而夏油杰紧紧盯着,玩弄,让他在宽厚掌心中缴械。

 

“真的要尿了……”五条悟牙齿打颤,几番咬住男人的肩膀,下一秒从尿眼处直直喷在狱警下半身,再接着是屁股内劈天盖地的滚烫,大股大股地精液注入后穴,敏感的肉壁还不及全部吸收又被鸡巴用尿液冲刷抖了好几下,五条悟大骂混蛋想逃离被克制住,任男人压着大屁股承受好一会才抽离鸡巴,而后那洞口根本就合不拢了,淅淅沥沥全都流出来,荒唐得很。

 

“狱警先生。”

 

夏油杰收拾完毕看向他,见五条悟抬起沾上精液的手指送到唇边,不出意外正刻意骚着姿态舔食,那双眼睛还在撩拨,不过看来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在嘴边的话也变了再变。“多谢款待唷~下次还要继续吧?”

 

狱警听后暗骂,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19 Likes
  • 医病篇(医生与病人)

“夏油医生~要进来了哦——!”

 

这应该是今天最后一位客人。

 

夏油杰弯曲手指,轻扶了一下金丝眼镜,眼珠在框内转动,快速地瞥了一眼挂钟,随即不太高兴地抿着嘴看向来者。很显然,面前这位将容貌包裹严严实实的男人要让他加班了。他妥协认命,把刚别进白大褂口袋的笔取下作登记用,再出于礼貌,请病人坐好,十分耐心地等待他取下墨镜与口罩,随后听到这样一句话:

 

“像我这样帅气的患者,很难见吧?”

 

夏油杰闻言才将头颅抬起,观察对方引以为傲的容貌。或许值得一提的是,这位病人的的确确有资本说出这样的话。那双比蓝宝石还透彻的双眼边扑朔着雪白睫翅,完美无瑕的脸蛋按夏油的想法应该能够媲美当红影星,还有那副健壮的身躯……夏油杰思考着,如果在艺术院,他会是个不错的人体模特,且是十分抢手的那种。

 

“姓名?”

“啊?不认识我吗?我是五条悟喔~这下记住了吧!”

“年龄。”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有在门口看过医生的资料喔,比医生大一岁嘛,27啦。”

“有什么问题,哪里不舒服?”

 

“倒是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五条悟在医生不耐烦的眼神中投降补充道:“你知道双性人吗?迷人的我也是其中之一,医生,想不想对我的身体彻底检查一下?我会全部打开哦。”

 

他见夏油杰连对称呼都没反应,站起身用手指把外套拉链扯到最末尾解开,随意脱掉丢到一边,给医生展露被裹胸带束缚的上半身。太紧了。他自言自语说着话,夏油杰却能明白其中含义,胸带缠得如此紧密会像繁琐地英式宫廷礼服,强锁着人类的呼吸道,一定很不舒服。

 

夏油杰抿了抿薄唇,建议道,“你该把它解开。”

 

“我当然知道这个,可是自己一个人很难弄,快来帮帮我嘛,杰!”五条悟似乎真的在求助,两步走到夏油杰身边待着,将胸带的一头塞进医生的手里。等夏油杰入套时,他才后知后觉这个双性人的个头竟然比他还要高一点。

 

夏油杰虽然见过很多身材好的女人,但不得不说五条悟的胸部发育算上等。那条胸带大概绕了身体五到六圈,医生根本来不及细算,因为他总是会不经意间碰到五条悟凸起来的奶头,有时是左边,有时又会是另一侧,最后一圈时,饱满的奶头居然直接蹭过他的手背。

 

五条悟捂着奶子转过来,撅着嘴故意说道:“这下相信我是双性人了吧,两个奶头都被医生摸遍了,真是太糟糕了。”

 

夏油医生任他胡编乱造,走进内帘让他跟过来,同时戴上手套,语气平静如水:“那么接下来你要躺在诊床上进行检查,我希望你能够一丝不挂。”

 

五条悟怎么可能乖乖就范,趁医生在准备,蹬掉长裤就钻上床,他今天特意换了蕾丝内裤,只要轻轻勾着内裤两侧一拽,两片阴唇就会被挤压变形暴露在布料之外,隐约展现。

 

“那么——是这样吗?”

 

夏油杰再次回头,前来问诊的病人已然按照吩咐赤裸躺在床上。夏油杰也注意到他的手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自己的阴部,往上看,那两颗快有樱桃大小的奶头被另一只手掌虚掩,时不时会连乳晕一并晃出来,遮蔽的动作如同摆设,反而有一丝勾引的意味。

 

夏油杰起初断定他是个白虎,但凑近仔细观察之后才看出上面皮肤有被修理过的痕迹,同他的睫毛一样,短短浅浅乳白色的根生长在阴户周围,蕾丝纹遮住一部分。他用手去触碰,五条悟的骚穴顿时吐出一股淫水濡湿小片裆部。

 

“啊……不是故意的,只是被医生看光了觉得太兴奋了。医生快帮我脱掉内裤吧,不然待会就穿不上了。”五条悟扭着屁股,躺着身体很受限,只能抬高长腿用脚背去蹭夏油杰的腰身,顺从让医生万分顺利地脱下他的内裤,留一截挂在右脚踝上,他一晃,那玩意儿也跟着摇。

 

医生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这点小情趣上,他死死盯着流水的逼口,表情无变化,抚摸阴唇的力度逐渐加重。在这样适当疼痛中,五条悟竟然发觉觉得他的阴蒂完全翘起来了,盼着男人能够狠狠揪一下解馋。

 

他尝试抬起腰扭动,像发情的母猫让逼肉在夏油杰手中乱蹭,不得半点章法,阴蒂碰到手掌时总是一刹那,热辣辣燃烧着,太勾人又太渴。这时候夏油杰会嘱咐他不要乱动,可情欲烧昏的脑顾不得这么多,依靠本能用自己那双手用力地揉搓大奶,下体传来烧心的麻痒感,他想闭拢双腿痛痛快快地磨一场时,夏油杰将密地打开、掰正,接着是绵延无期的唇舌刑法。

 

手指拨开淫荡肉逼口,水流牵出银丝打湿诊床。夏油杰觉得该庆幸那是皮制,事后容易清洗,否则这样下去这个月一定会被扣掉奖金。他甚至坐在稍矮诊床一些的座椅上,用嘴巴堵住还在呼吸的骚穴,舌头一顶阴蒂再从下方的小洞钻了进去。

 

“这是在做什么喔,医生……检查会吃我的逼吗?”许久没有得到抚慰的五条悟这下得偿所愿,努力将腿敞得更开,方便夏油杰的舌头入得更深,他感受到夏油杰的唇瓣牢牢包裹着整朵肉花,继而用力吮吸里面的淫水,等夏油杰觉察不够时,舌头也会在内翻搅肉壁,刺激出更骚更甜的液体。

 

“呜好舒服…”五条悟扭着身体用肉逼实压夏油杰的脸,一怼那肥阴蒂正好怼上高挺鼻尖,爽得他连连重复相同的动作,直到把夏油杰的脸都蹭了层骚才罢休。夏油杰也不在乎,直接去舔弄骚豆子,上牙啃咬之后又嘬得五条悟快要丢了魂,两眼翻白存着本能张着嘴巴呼吸,腰也酸软得一塌糊涂。

 

他奋力地揉搓自己两团丰满的奶肉,逼穴传来的快感太真切,闭上眼后感知那根舌头细致地填充着内壁里的每一条缝,导致他忍不住收缩骚肉一夹再夹,最后都被有力的舌反复捅开,舔他更深处的嫩肉,在他的骚点上无情侵虐。

 

很快逼口就被夏油杰舔烂,如同成熟蜜桃源源不断涌出水液,高潮激发的淫水乱喷进夏油杰嘴里,五条悟看着他滚动喉结,那些透明液体都被他一滴不漏吃进肚里去。五条悟来不及喘息,浪潮鞭策他的肉体,在呻吟和抚慰中掉进陷阱,被男人吃干抹净,一根舌头轻而易举制服他的肉体。

 

夏油杰好久才松开淫穴,他把五条悟的阴蒂吸得红通肿亮,快没有知觉,让五条悟怀疑阴蒂是不是被吃没了,但很快夏油杰又开始抚摸那里,与此同时还带来了一个小量杯,五条悟正要问,一阵猛烈的刺激感从尿眼袭来,迫使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淫水的味道和颜色都正常,现在要取你的尿液化验。”

 

假正经。五条悟神情恍惚想着。他清楚看见夏油杰在那儿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白色大褂将身体裹得严严实实。这个混蛋,刚才用舌头在他穴里舔来舔去的时候,难道还在计算淫水的量比吗?

 

不由得五条悟多想,快感再度攀卷躯体,那处尿眼——夏油杰想让他快点交代尿液,正用湿棉签在戳他阴蒂下的小孔。五条悟有些难受,被异物捅来的感觉很奇妙,那里也不是用来排泄的地方,但他偶尔,被玩弄到极致,就会淅淅沥沥滴出几滴。

 

譬如现在。

 

他颤抖着收缩逼肉,肥大的阴蒂随着肌肉紧绷也跟着上下摇摆。淡色尿液顺着杯壁一点点降落到底端,而更羞耻的是,这一切都是在夏油杰的注视下进行,那锋利又炙热的眼神快把他的骚逼烫化。

 

结束后夏油杰不着痕迹将量杯挪开,拿来一条干净的小毛巾擦拭残余尿渍,柔软布料接触到阴蒂竟让五条悟有种想高潮地冲动,他放松身体任医生清理,而后医生在用手茧摩擦尿道口,再度缓慢把玩他淫穴。五条悟很喜欢这种感觉,被另一个人如此支配着欲望,简单的爱抚都会让他觉得满足。

 

可惜他的穴眼觉得不够。承载着汪洋的小道纳入一根指头,两根,或者有时候会是三根,毫不费力吃下去,捣出‘咕啾咕啾’的暧昧水声。夏油杰舔掉手上的淫水,问他:“这么骚,应该做过很多次了吧?”

 

“每天都有跟男朋友在做…”医生显然是被他的说辞怔住,听见这句话后动作明显变得迟钝,五条悟见机不妙立即改口求饶道:“现在好想被医生干哦,里面都湿透了。”

 

“所以说,你在出轨喽?”夏油杰不紧不慢将快有女人小臂粗的性器抵住肉逼,灰紫色柱身上青筋虬结,道道脉络裹住骚汁,他下压,跟蚌肉紧紧贴合,然后眼神锁住那处,用肉棒摩擦着骚穴,“这么说,你男朋友满足不了你吗?来找医生解决。”

 

“我可是来检查小逼的,没有想做那种事,嗯、杰……呜,别玩了,不要演了。”五条悟很努力地利用身体去吸住那颗饱满龟头,可逼口明明吃进去半个也会很快被夏油杰恶意拔走。时间过去这么久都没有吃到鸡巴,他开始有些讨厌这个医生病人的游戏,现在要罢工不干了。

 

情欲染红了他的脸颊,夏油杰看着他来争夺手中的鸡巴,再把它塞进逼穴里,动作一气呵成。他没有制止,在五条悟的努力之下,肉冠与穴道越插越深,肏得五条悟呼吸都忘了,摆着屁股往里寸寸坐进,等大龟头彻底碰撞到子宫口,二人相向满足,叹足了气。

 

夏油杰还有半截根在外边进不去,五条悟的小穴太窄,能吞进大概也多亏漫长的前戏,那巨大肉根已经把甬道塞满,里边满满的骚水都被鸡巴挤了出来,顺着股缝流出去,而粗大鸡巴占着穴,一边捣逼一边尝试钻他的宫嘴,几番下来只让他记得骚叫,别的全然不顾。

 

“有奶水吗?”夏油杰凑过来吸他的大奶头,嘴唇吸得用力痛感就压过了快感,五条悟哼哼摇着头说没有就会被男人干得更激烈,花心被爆肏刺激得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吚吚呜呜捧着奶肉给夏油杰吃更多。

 

他太乖了,在情事上面往往如此,他的骚穴仿佛为夏油杰而生,与鸡巴交缠的时候严丝合缝,哪怕爱人在他的逼里一圈圈涨大,他也能挤压骚肉用柔软的肉壁来安抚那根性器,吃深了,夏油杰的技巧会弄得他更舒服。

 

五条悟屈腿呈‘M’状承载着情爱冲击,浪穴饥渴地迎接一波又一波地捣干。夏油杰的唇瓣触碰他的脸,更多是与下身截然相反的温柔,会轻轻碰他的嘴,明知故问说要不要更深一点。

 

但他已经那么做了。性器捅开宫眼之后接二连三在里面作乐,撞得五条悟骚奶乱晃,于是只好掐着他的脖子,借着力像打桩机似的永无止境。五条悟仰着头窒息,好像只剩了个逼在运转,高潮不知多少次的疲惫瘫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感觉那根性器在抽插,还在给予他无上满足。

 

啊啊、要被杰插坏了。五条悟记不清他的宫口被闯进多少次,每每擦过里面的骚肉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泌出生理泪水,快感巅峰导致大脑空白,接着他想着如果就这样被夏油杰干死掉那一定也非常不错……

 

“呼——”夏油杰喘息着,大量精液涌进了五条悟的逼里,他的手挪开了爱人白皙的脖子,看到上面有他的指痕,一道道的很明显。犹豫一会,他感觉有些抱歉,去吮吸那里的皮肉,五条悟抱着他的脑袋没说话,只是穴里还在吸那根鸡巴。

 

肚子好撑,夏油杰虽然有意克制情欲四五天没有跟他做爱,但到紧要关头还是把全部的量交代下去了,他的刘海都被汗水打湿了,五条悟搂着脖子顺着力道坐起来,看夏油杰的鸡巴从他艳红穴口抽出来,接着是精液,浓白在穴流淌。

 

“不要。再让它们待一会。”五条悟努力缩了下穴阻止夏油杰去清理又被男人用鸡巴抽了两下阴蒂,酸酸麻麻地,他蹭起来抱着夏油杰咬他的耳朵,报复性用舌尖钻他的扩耳愤愤道:“恨死你了。”

 

4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