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夏x37五年龄操作(R)

*年龄操作,15夏x37五,五条老师教高中生玩自己
*写的时间很早,黑历史了已经,不可避免地有一些和本志的冲突以及角色偏差
*呵呵写到最后我的理智和夏油杰的一起飞走啦 啦啦啦

任务结束,简单收拾了一下,夏油深吸一口气,靠在高专宿舍的墙边吞下刚刚俘获的咒灵。熟悉的恶心感从喉部翻涌而上,思维停滞的几秒间,模糊的视野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夏油抬起脸,发现面前人比他还要高上大半个头,且有着和自己暗恋的男同学相同的柔软白发。

“杰君~”来人唐突开口,语气出奇甜蜜,熟悉的声音结合这样的语气让夏油感觉非常诡异。

“……悟?你是悟吗?”刚刚入学半年的黑发高专生怔怔地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诡异黑衣男,对着他露出的一只蔚蓝眼眸迟疑地开口,麻痹的大脑显然还没理解眼前正发生的光景。

“Bingo!一不小心穿越了呢,确切来说我是二十二年之后的悟酱啦!”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从身量超群的黑衣男口中说出,让人怀疑他是否是蓄意肇事。五条悟竖起过分修长的大拇指,朝夏油杰wink了一下并眯起露在外面的那只闪耀眼瞳,“还真是刚上高专的杰,呀也就15岁……?真是好怀念呢!啊对了对了,你现在和这边的我告白了吗?该不会还没在一起?”他无辜地眨了眨眼,让人联想到闯祸后卖萌的大猫咪,自来熟地把爪子搭在夏油肩上。

“……??”

毫无准备地面对过分自来熟的成年男人突如其来的尖锐提问,尚且青涩的夏油脸嘭一下红到了耳根。还未开口问出的悟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现在的悟去了哪里、悟的一边眼睛为什么遮起来、悟的自称怎么改了、二十多年了悟的脸完全没有变化呢之类的问题统统被哽了回去。少年努力睁大并不大的双眼,重视起最炸裂的问题:“嗯嗯嗯什么什么告白?!我对悟只是挚友……和一点点好感,还,还没法确定、”高专生说得没有底气,视线向下,目光游离,连刘海都耷拉下来。

“可杰明明就是喜欢我的喔?年轻人要直率一些嘛,犹豫就会败北耶。”年长的五条以超高速越过合理的社交距离,俯身贴在少年鼻梁前方五公分的位置,“加油啦,其实我来教教你怎么追我也是可以的……嘛其实我意外地好追呢,只要杰告白就会白给的。”他挑逗地又往前贴了一点,眯起眼瞳,温热的吐息带着一点陌生的甜味,两人间近到夏油甚至生出一种五条的睫毛会扎到自己的错觉。

少年再次确信眼前的白发男子正是他悄悄萌生朦胧情愫的好友本人——通过糟糕的距离感。这些方面也不会变?在心里走神想了下,夏油抬眼,马上又被眼前惊人的美貌怔住不敢直视,“白给?……意思是悟也喜欢我吗?”意识到自己刚问出的问题有多么厚脸皮,少年再次羞红了脸。还没来得及做出更多反应,夏油就感觉到脸上被狠狠一掐,随之腰部也覆上一只宽大的手掌——那只白皙骨感的大手几乎能覆盖他腰宽度的一半。

“呀真是可爱啊……青涩的小杰,”有意无意,五条完全无视夏油的问题,愉悦地笑起来,自顾自沉浸在见到可爱小男友的幸福之中。那双修长迷人的手却一点都不安分,揪着夏油脸颊上的软肉不放的同时将另一只手按在年轻人紧实的腰腹上,摸了几下不满足,还有伸进外套里揉搓的趋势。

“脸颊上还有肉呢,年轻的杰有这么可爱的吗……?”

“呃啊……悟,不可以这样了,会让人误会的……”少年人实在经不住五条的撩拨,被夸奖可爱也让身高逼近180的男高中生倍感诡异;夏油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表达阻止的意愿,手却不受控制地往年长者被漆黑衣摆覆盖的后腰处伸去。被脸上高温烧得宕机的大脑暂停工作,只剩下最低级的反射神经告诉他:那里看起来很好摸。

“误会?这里明明只有我们啊,再说了你的心思我又没有搞错,怎么能叫误会?”五条再次坏心眼地眯起那只惊为天人的漂亮眼眸,像是在笑,带出眼角一点点充满魅力的细纹。他刻意贴近夏油耳边,用近乎气声的低音说道,“而且——杰的身体明明很诚实哦?”五条伸手捉住夏油那只已经发展出自我意识正靠近自己后腰的手腕,下挪,停在自己后臀上狠狠按下。“没什么可害羞的嘛,我可不记得杰有这么拧巴……呃、好像也的确是有。”五条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好像是自言自语,却又确确实实是在对眼前的男孩说,“啊,忘记说了,我现在是高专教师哦。为人师表,不如我亲自教你心意相通的下一步该怎么做?”

黑发男孩被自己手的擅自行动、五条的直白勾引、手上富有弹性的触感加上自己内心过分的欲望多重轰炸,过多信息涌入,可怜的大脑彻底罢工。等他再次反应过来,就是已经不知怎么地答应了三十七岁年长者所谓贴身指导的要求,和他双双坐在酒店柔软双人床的边缘。

“杰刚洗过澡?闻起来很香呢~”少年还在过载宕机,雪发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贴上来伸手撩拨着他的长发,“来之前我也准备过自己了哦,我们可以直接开始了。”

“啊啊啊开开开开始?开始……准备过……”夏油觉得年长者的一举一动都让他很把持不住。被惊吓过度,反而捡回了一点点理智。五条则已经面对着他开始宽衣解带,常年被黑色高领制服遮盖的皮肤白得令人目眩。“对啊,就是你想的那样,该不会到了这里你还想逃跑吧?”五条抬眼盯着少年,低沉声调中带了一点嗔怪,夏油莫名品出几分他在撒娇的味道。

“呃,会不会,有点进展太快了……我和悟,还没到那种阶段吧、”夏油还在迟疑,试图挽回一点自己的常识。

“是是是,你和你的悟还没到,但我这边可是已经早就到得不能再到了啊,到得过头啦,折中一下就是可以啦好啦快一点,”五条的耐心快要被过分谨慎的优等生消磨殆尽,忍不住扶额。

“直接本垒对处男来说太刺激了的话,先给你过渡一下就是了。”说完,五条熟练地解开夏油腰带的铁扣,拉开拉链,捉住已经有点精神的小小杰。

“什么嘛,明明很欢迎我?这就是男高中生……真怀念啊。”成年人低低地笑起来,故意不去看早就红到耳根的少年的脸,专心面对他已经半勃的性器,“好好享受一下吧,这可是‘那个杰’都没有的待遇。”五条张开水润饱满的嘴唇,那双唇仿佛会伴有“啵”的特效——随后将少年还没完全勃起就已经尺寸可观的阳具含入口中,温热的口腔包裹着夏油,还没做更多,从未体验过如此刺激的少年就已经克制不住地喘息了起来。

五条听着这声觉得他可爱,从嗓子眼里挤出一点细碎的笑,紧接着就为少年人带来他人生中第一次被深喉的体验。只一下,还是处男的夏油就感觉自己已经快射了,但总不能第一次就给未来对象留下个早泄的印象,尤其这对象还是自己暗恋的人。他努力忍耐着,费劲的忍耐就变成了主动,原先按在柔软床榻上不知所措的手不自觉扶住五条剃过发的后脑,要他再吞深一点。

“唔唔”五条没想到夏油能上手这么快,喉头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原先想调侃夏油处男的话都不得不咽了回去。尽管年纪尚轻,夏油的性器可一点都不是小孩子的尺寸,他掌握了一点主动权就意味着五条的游刃有余渐渐难以保持,他本来就不算擅长口交,自己那边的恶劣男人让他不必上心去学这种讨好人的技巧。五条又勉强自己做了几次深喉,终于决定将口中的巨物吐出。此时的夏油也早就到了界限,面前五条的上衣在开始口交之前就已经脱去,略带潮红的漂亮面容、成年人白皙诱人的身体与未曾体验的快感都在敲打着夏油脆弱的神经,他的理智只支撑到让他不要在得到允许之前射在对方嘴里或脸上。少年浓厚的精液尽数射在五条锁骨的凹陷里,仿佛那处精妙的构造就是为了承载它一般。

“咳,”五条吐出夏油的性器,喉咙还有点痉挛。他揉了揉脖颈处凸出的软骨,吞咽津液的动作使得他脖颈上胸锁乳突肌浮出得愈加明显,瓷白肌肤上脉络十分勾人。高专生的贤者时间在看到眼前性感景象之后急速结束,方才疲软的性器又缓缓站了起来。然而夏油本人却显然没那么清醒,他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大脑紧急计算结果得出自己还是未经允许弄在对方身上了,“悟,抱歉……还是射在你身上了……”夏油不好意思地低头说道。

“哈啊,”五条已经缓过来,抬头盯着高专生垂下的刘海,“哈哈哈哈,哈,实在太可爱了,这种事情也要道歉?之后到底是怎么变成……那样的啊。”他唐突爆笑出声,却又不合时宜地回忆起自己一般情况下恶劣的床伴,笑声戛然而止。抖动使得锁骨凹陷中盛好的精液顺着肌肉纹理流下,经过凸起的骨点流到饱满的胸部。

“……这就又站起来了?不愧是高专生。总之你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正式开始吧。”五条站起身搓搓手,过分高挑的身量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迫感。他一把将少年夏油摁倒在柔软的床榻上,解开自己的腰带骑上去,还顺手把年轻人扎地整齐的发髻一把勾开。

夏油捕捉到五条口中的“那样”多半也是指二十多年后的自己,心里悄悄为那么久之后他们仍然在一起感到庆幸,却又莫名产生了一点罪恶的嫉妒和占有欲。明明身上的大猫本就不属于这个时空的自己,他却无法自恃地向他索求了更多。少年吞了口口水,双手握住身上人的白皙窄腰。三十七岁的五条悟被上天眷顾,将到中年腰腹也没有一丝赘肉,线条流畅的身材和脸庞一样难以读出岁月的痕迹。夏油捏了捏手中的人,悄悄对比着对练时被自己压倒的高专生五条的触感,发现年长者的侧腰稍稍更柔软一些。

五条被夏油捏得有点起火,却还是不想在年轻人面前失态。“那现在老师来教教你,怎么做才能让五条悟爽到。现成开发好的敏感点,我也会亲口告诉你。”他蹬掉碍事的长裤,捉起少年的手。

“首先是这里,哈啊……”五条将夏油的手指停在自己胸前的嫣红处,常常练习使用咒具的少年人手指连指尖都覆有一层薄茧,粗粝的触感刺激早就被玩熟了的乳头,快感如同电击一般穿过他的全身。“像这样揉搓,哈啊……如果你愿意啃或者吮吸,怎么样弄我都可以。”

啃?吮吸??

夏油宕机,高专生只在av里见过女优被玩弄乳头喘得厉害的情景,从没想过男人也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快感。但显而易见五条是真的乐在其中,他拉着夏油的手从胸口中间顺着肌肉纹理一路摸到下腹,蘸起他自己方才弄的精液,涂抹在白色耻毛上方的柔软小腹上。又跳过下面一点的部分摸到自己的大腿内侧,“……也记得摸摸这里。”五条带着夏油的手揉搓自己大腿内侧的软肉,因为敏感而不自觉绷紧的肌肉小幅度地颤抖着。

夏油的理智又将要断线,对身上高大男人的身体联想到棉花糖是否太不合适?他挣脱五条老师松松握着的手,无师自通地摸上五条身下还蛰伏着的性器。五条的性器尺寸不俗,却和他本人一样白皙漂亮。用漂亮来形容其他男人的性器也许有些怪了,但夏油确实是这样想的。那件东西不像一般男人那样色泽样式吓人,形状漂亮的同时泛着一些诱人的粉色,夏油咽了咽口水,抚弄了几下,感觉到五条在自己手里渐渐硬起来,随后他抬眼望向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发现对方的苍天之瞳中早已盛满了欲望。

在五条看来,身下的黑发少年此时寻欢的眼神与被雨淋湿的小狗无异,心生怜爱。而且尽管夏油手法生疏,自己也确实被抚弄硬了,差不多该到时候了。五条往前挪动了一点,他饱满柔软的臀肉挤压上夏油身下的炽热,感觉到离谱的硬度硌着自己。五条将自己支起一点儿,因为来之前已经准备过,不必再灌肠润滑,只用两根手指草草扩张了一下穴口就急不可耐地坐了下去。

“唔啊!”五条显然低估了少年夏油的尺寸,最终还是失去了矜持惊叫出声,被操熟了的穴让痛觉和快感同时涌上来,早已习惯身下人形状的肠肉却热烈地迎接,紧紧包裹着夏油。

“哈啊……五条、老师,好会吸……”夏油被快感冲晕,竟然神志不清地说出浑话,但他确实从没从任何飞机杯(他也没用过多少)里感受过这样热情的包裹感。

“……那是因为早就是你的形状了,这么多年,呃!”五条刚想顶回夏油的浑话却被少年人突然没有章法又猛烈的顶弄打断,年轻人的腰力真的很好,骑乘位也能将他撞出惊叫来。

“……五条老师现在是在和我做,就不要提他了。”夏油不快,明知道“他”也不过是另个年长的自己,却还是吃起了飞醋。

“好啊,反正,哈啊,也是,你更可爱……”五条喘得厉害,勉强在间隙里安抚少年。正试图伸手去揉少年的头却又引起了难搞小孩的不满。“只有可爱吗,老师?”

作为三十分钟前还是处男的情况,优等生夏油杰确实有些学得太快。他把身上已经整只瘫软的大猫翻了个面按在床上,换了个体位转到身后又开始顶弄。技术欠佳硬件来补,少年坚硬的髋骨撞在五条柔软丰满的臀肉上拍出清脆的声响。五条悟几乎要被少年人操得失神,最近有点延迟射精的他终于射了出来,在酒店房间洁白的床单上留下了印记。夏油见身下人已经射精,富有服务精神地缓缓退出令人不舍的后庭,自己随手撸动了几下解决问题——然后他没忍住抬手在眼前雪白的双丘上拍了两下。肉浪荡起波澜,鲜红的掌印诚实地反映出刚刚五条经历的事情。被比自己小二十二岁的少年人打了屁股这事,即使脸皮厚如五条悟也很难不有点害羞了。他眼中含着一点泪花,耳尖泛起红色,带点怨恨地转头看向夏油——这家伙今后的恶劣床品如今已经可见一斑。

这场一人意外一人谋划的床事终于将将结束,夏油被五条一把揽到床头上躺下,借口说等他体力恢复再去清理。五条舒服地靠在大床松软的床头上,伸展时发出猫一样的声音。

怀抱着年轻人肌肉饱满青春洋溢的躯体,五条的手又不安分起来,啃了一口夏油肉乎乎的脸颊又揉了几把高专生锻炼得当的胸腹,少年还在抽条的身体上匀称地覆着柔韧的肌肉。

“小杰真的好可爱,这里,这里的肉都还软软的耶……”好像已经完全回复了的五条把刚想对比的话咽回喉咙,转脸看着夏油笑得阳光明媚,眯起的眼角细纹又在撩拨着年轻人的心弦。夏油意识到他原本有话想说,略有不爽地撇撇嘴,不做回答而是直接吻上了五条被眼罩遮盖的那一边眼睛,柔软的黑色布料下其实遮盖着一片虚无,那只眼睛是作为从狱门疆出来的代价被交换掉的——不过此时的夏油还不知道。

“啊……”五条小小惊讶,紧接随后又被少年堵住了唇。是毫无侵略性也没有技巧的轻吻,却满溢着他纯情的爱意。

“悟看起来是在索吻呢,搞错了吗?”夏油眨眨眼睛,故作镇定道,然而他通红的耳尖和加速的心跳再次出卖了他的实际心情,自己也注意到这点的夏油干脆将脸埋进五条的肩窝,像真的小狗那样蹭了蹭年长者,“……没有搞错吧。”

“杰完全可以多撒撒娇呢。”五条感觉自己完全被打败,把少年一把揽在怀里,也回蹭了对方的脸。

后:大五离开后做了点手脚,让小夏分不清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还是自己的一场过激春梦。小夏缓了几天就和小五告白,离两人本垒还有一周。

2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