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后五十》

给诺老师的明日方舟pa涩涩。
虽然是舟Pa但除了种族之外跟舟没有任何关系。
夏是海蛇,应诺老师xp更改泰拉大陆种族分类法强行列为阿戈尔。
五是雪豹,应诺老师xp给他安了个批。 ​​​

从医疗部里把夏油杰偷出来的时候,对方还是昏迷的。一米八五的阿戈尔人加等身长的尾巴有百来斤重中,加上陷入无意识状态更是超级加倍。五条悟搞了一辆担架床,才把夏油杰挪到上面,哼着歌大摇大摆地把病人偷出来。可怜的小阿戈尔,还不知道自己要遭遇些什么。

麻醉还没过,夏油杰就像一条死鱼一样翻肚皮躺在床上,任猫宰割。来到罗德岛之后,两个人亲密接触的时间不少,但像现在想摸哪就摸哪的机会可不多,五条悟自然没放过机会,先是浑身上下瞎摸一通,揉胸掐腰摸屁股,还对后面那条粗壮的蛇尾倒着顺着撸了几个来回。然后又捏着下巴撬开,去摸两枚连着毒液腺的尖牙,长长的蛇信也没有放过,被测试了一番极限拉伸长度。夏油杰在睡梦中闷哼的一声,蛇信在五条悟的之间抽动了两下,但没有逃脱束缚。五条悟计算着时间,离苏醒的时间还有一会,他打算做点什么来帮助对方清醒一下。

为了照顾有尾干员,罗德岛病号服都是统一的后系带模式。这也方便的五条悟,手指轻轻一勾将挂在尾巴上的结解掉,对方就暴露无遗了。五条悟趴在对方跨间,对着那两坨软绵绵的东西打了个照面。五条悟摆弄了几下,阿戈尔的性器有种特有的腥味,像是海洋,但不是汐斯塔有着金光色沙滩和明媚阳光的海,而更像是广阔的、暗藏汹涌的海洋。这味道算不上好闻,但让五条悟下面流水。他悄悄夹紧了腿,本来只是捉弄的心思变成了实形的欲望。五条悟口舌生津,扶下身子把其中一根含进去。

阿戈尔的皮肤光滑细腻,鸡巴确实狰狞,顶端生有密密麻麻的肉刺。纵使跟这两根东西打了无数次交道,五条悟口交依然算不上熟练。菲林不敢直接吞,只能伸着舌头绕开肉刺一点点舔舐。但麻醉中的阿戈尔感受不到太多菲林的努力,两根鸡巴轮换着舔了十来分钟,都只是半硬不软。五条悟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给夏油杰舔的同时就没有忍住伸下手,被疼爱过数次的小穴潺潺流着水,把裤子都打湿了。

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而夏油杰终于浑浑噩噩醒过来,头晕还没有彻底退去,就看到这一幕:漂亮的菲林干员叼着自己的尾巴,面色潮红地骑在他身上晃动着。就算忽略下半身的挤压感,对方在最什么也昭然若揭。这事屡见不鲜了,夏油杰上岛之后,没过几个月五条悟在的研究所也跟罗德岛建立合作关系,而作为代表等舰跟进工作的,自然是他的老相识五条悟。博士对五条悟提出和夏油杰共享一间寝室的提议虽然震惊,但也喜闻乐见——谁叫岛上干员日益增多。夏油杰从基建里搬完箱子回来,刷了识别卡,敏锐的五感就察觉出宿舍里有什么不对,但他很快就从戒备中放松下来。为了迎接新干员,更换过的双人床上,劳累了一天的菲林干员蜷着身子睡得正酣。这之后,俩人也过上了字面意义上没羞没躁的生活。

“给我倒杯水……”夏油杰躺在床上,麻醉劲刚过,但他现在还是一点力气也没有,连抬胳膊都费劲。五条悟在他鸡巴上磨得欢快,嗯嗯了两声,倒是没有给他那水,而是撅着屁股凑上来,把磨得发红的穴口凑到他面前。

夏油杰抬头看了看五条悟,五条悟一脸怎么了,分明就是诚心的。夏油杰被他磨得没了脾气,低头看怼到面前红艳艳的穴口,两片阴唇大敞着,中间艳红色的洞口挂了几滴晶莹的体液。夏油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对方上来点,然后张口含住这口欲求不满的穴。菲林一被含住,就发出谄媚的呻吟。被吃了一会就忍不住摆着腰去追求更多的刺激。不同于其他人的舌头,夏油杰的舌头细而长,顶端分出小叉。这样的舌头没办法像其他物种一样舔舐,却像一把小针一样不停地对着入口戳刺着。再加上两片嘴唇将整口花穴包裹起来,本来就已经快到了的五条悟哪受得了,刚骑上去没多久就泄了出来,喷出的水浇了夏油杰一脸。

这一会夏油杰也彻底过了麻药劲,自己抹了把脸坐起来,五条悟在旁边躺着,还在一下一下喷水。真是有够骚的,夏油杰心里念到,去了杯水。回来的时候五条悟已经完全恢复了,盘着腿坐在床上看他:怎么样啊?

挺骚。夏油杰回答着,按着他的脖子去亲他。这是两个人第一个吻,彼此都情意绵绵。五条悟高潮完后又被亲,舒服得发出呼噜声,察觉到夏油杰的蛇尾缠上来也没有在意,反而主动分开腿让他穿过去。阿戈尔的尾巴又凉又滑,开合的鳞片从皮肤上滑过带来丝丝麻麻的瘙痒感,对于菲林来说就是绝佳的按摩器。五条悟太舒服了,以至于忽略了这条一向不怀好意的尾巴的真实意图。

夏油杰平日平时也承认这一点,这是平时的好好先生到了床上就原形毕露了,一肚子的坏水藏都藏不住,从五条悟胯下借路,却是确实一点都不客气。敏感又娇嫩地地方哪受得了这个,不一会五条悟就面色通红的高潮了,哆嗦着从夏油杰嘴里抢出自己的舌头呜呜地呻吟,身体抖得控制不住。他推着夏油杰,说受不了,不行,让他放开自己。可夏油杰有仇必报,怎么会轻易被眼泪劝服,更何况五条悟双眼泛红的样子令他欲罢不能,蛇尾像某种惩罚人的器具,直直地在私处研磨。五条悟被蛇尾拴住腰,被迫承受着堪称折磨的高潮,淫水喷涌出来出来,把黑色泛着异彩的鳞片浸得发亮。

夏油杰甩了甩尾巴,几滴晶亮的淫液在床单上烙下深印,剩下地则作为润滑,沿着五条悟的臀缝粘腻地滑动。五条悟扶着他的肩膀上下气不接上气,不知道夏油杰这点体贴——他的批被磨肿了,所以获得了一点休息时间——他只感受到灵活的尾巴尖蘸着还温热的液体轻巧地撬开他的后穴,像一条蛇一样往里钻。

五条悟立刻就往夏油杰肩膀上咬了一口。

但是已经完全恢复的阿戈尔连天灾都不怕,又怎么会因为菲林有气无力的牙齿呢。夏油杰顺了顺五条悟的后背,去安抚他,同时用柔软又湿漉漉的语气说话——他在外游历时候的那些骗术还牢记于心:好久没用过这里了,悟,

菲林于是就这么哄骗了,虽然有一大部分原因是他也并没有满足。但是终归到底阿戈尔讨到了好,把两根勃起的阴茎送到很快就敞开的穴口面前,让五条悟选一根先照顾。

五条悟熟悉这一对好兄弟,知道哪一个都不好招待。一个跟他打交道的时间最长,脾气暴躁,每次都凶狠地把他顶上高潮。而另一位大病初愈待人温柔,喜欢温吞吞照着敏感点磨,却总把人吊在不下不下的边缘。五条悟此时空虚得厉害,满心满脑都是又粗又硬的大肉棒。混沌的大脑也顾不上分别,两兄弟的区别也渐渐模糊,统一指向他们的主人。

“杰,快进来……狠狠干我!”

于是如他所愿,夏油杰把更身经百战的那一根顶进他的体内,毫不留情地直接往深处进发,破开层层叠叠地肠肉直往里面插去。五条悟被直接顶的翻了白眼,好久没有用过的穴道热情地包裹着旧友,给予它缠绵紧致的亲吻。

前列腺被刺激,前面的肉棒也颤颤微微地抬头,顶在夏油杰的尾巴上。操弄着后穴的阿戈尔感受到,低头看到这根不小的家伙,两性残缺的五条悟这处男性器官生的十分健全,颜色和形状都很漂亮,此刻娇滴滴地吐着前液。夏油杰伸手握住,随着操穴的动作撸动着。前后都被照料到的感觉让五条悟十分受用,毛茸茸的尾巴打着圈和夏油杰的尾巴卷在一起。晃动着屁股去迎合夏油杰抽查的频率。

但很快,菲林就不知餍足了,本来被宽恕的女穴已经被情欲吸引,饥渴地收缩着,等待着被宠幸。五条悟呜呜地低吟,此时阴茎和后穴的享乐反倒成了施加在女穴上的酷刑,五条悟想磨一磨、碰一碰,却被蛇尾掴住腰,凌空架在阴茎上,女穴只能与空气为伴。

“杰。”五条悟晃着腰,试图让刚逃脱蹂躏不久的地方再次贴上施害的凶器,“痒……”

“这不是吃着吗?”夏油杰笑,挺腰又捅了两下饱胀的后穴以示强调。

明知故问,五条悟回头瞪他,却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他还是有点怵的,直到如今的万全之策就是让夏油杰双龙入洞,但是一根几把就让他欲死欲仙了,两根又如何能承受呢。年轻不懂事的时候,五条悟之前搞过一次,结果就是像条死鱼一样在两根鸡巴上呻吟,最后怎么结束的都不知道。

夏油杰看出来五条悟的犹豫,蛇尾绕到前面和女穴来了个亲密接触,圆顿的蛇尾挑拨者发抖的唇肉,引起菲林小腹一阵一阵的收缩。夏油杰并未真正的进入里面,只是有以下没一下地撩拨着菲林的神经,隔靴搔痒一般的抚慰让五条悟急得想咬人,他蹬了两下腿,其中一脚踹在了夏油杰的腰上。

夏油杰看出了他的心思,尾巴绕道前面和女穴来了个亲密接触。灵活的蛇尖分开虚掩着的阴唇,去挑逗藏在前面的小豆。五条悟腰向上弹起,想远离这非人的折磨,但蛇尾穷追不舍,五条悟扭动着腰,却只是让后方的阴茎进的更深,前面阴茎的束缚更紧。

“真的不要吗,悟,这里已经流水了。”

随着疑问,蛇尾轻轻地在阴唇上抽了一下。五条悟的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刚想说出拒绝的话语偃旗息鼓,变成无声的尖叫。前后同时到达了高潮,喷出的阴茎和水液把蛇尾浸透了。而阿戈尔没有达到高潮,埋在菲林体内享受着高潮时候的剧烈收缩,缓慢的抽动着。高潮之后还被插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此刻五条悟却说不出什么斥责的话来,隔着一层肉璧,夏油杰鸡巴的动作清晰可见,反映到没有得到满足的阴道更是雪上加霜。

想被插入,被顶进子宫,被按住灌精。

糟糕的想法充斥着五条悟的大脑,并且在夏油杰终于射精的时候达到高潮。当阿戈尔的鸡巴顶在肠道深处射精的时候,菲林不自觉生出了被灌满子宫的错觉。女穴在没有触碰的情况下一波一波地吹出水来,把阴部浇得水光潋滟。

夏油杰释放完一根后,另一根自始至终没有得到照顾的阴茎顶到五条悟的腹部摩擦着。菲林抬头看到了这跟蓄势待发的阴茎,主动抬腰去含。而阿戈尔恭候多时,在女穴上滑动了两下,惹得菲林不满地哼哼的时候,才慢慢顶进去。

被填满的感觉很舒服,史无前例地舒服。阴道被渐渐撑开的感觉让五条悟发出享受的呼噜声。手伸下去分开阴唇,让阴茎更顺畅地进入。

“悟,全部吃掉了。”

被喊到名字的菲林闻言看去,看到布满鳞片纹路的小腹上突起着,他的手往下伸去,摸到两根阴茎撑满两个穴。五条悟好像被烫到一番收回手,此时意思也清醒了,眼里全都是不可思议。夏油杰还不嫌事大地动了动腰,立刻就让体力不支的菲林险些没有稳住身体,本来就完全插进去的鸡巴又往里滑了一截,噎得五条悟两股战战,口水也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你别……别动……”

五条悟拉住夏油杰的胳膊,艰难地喘息着。还没有射过的阿戈尔已经有些忍耐不住了,小幅度地在穴里蹭着。夏油杰也想着就这么不顾五条悟的意见直接草进去,受不了又怎么样,承受不住又怎么样,草多了草服了也就行了。但是阿戈尔还是停下来,俯下身去给努力的菲林一个亲亲。五条悟捧着自己的肚子,一边难耐地抽气一边和夏油杰接吻,接受恋人的安慰和抚摸。过了一会,感觉肚子里两根东西好像融进了血肉里,突突直跳的血管就像是有生命一样。

“好像怀了宝宝一样。”夏油杰摸了摸他鼓起的小腹,五条悟恢复了力气,打开罪魁祸首的手。他们俩一个菲林一个阿戈尔,如果后代是菲林还好,是阿戈尔的话难不成他还要给夏油杰生蛋吗。夏油杰挨了打也不生气,笑眯眯地把菲林拉到自己的怀里,夸奖悟是个称职的妈妈。完全习惯这两根大家伙之后,饱胀感依旧存在,但更多的难以言喻的酸涩。五条悟小腹抽动着,没有再理会夏油杰的调戏,他叼住自己的尾巴,慢慢地抬起上身,两根阴茎一起慢慢从他的身体里剥离。五条悟难耐地呻吟着,扶着夏油杰的肩膀借力。后穴要绞得紧一些,而女穴则挽留地更热切一些。两根阴茎从两个穴里出来的速度不一样,总有一根要滑出来。穴里空了五条悟着急地抬着屁股找,却让另一根也露出来。夏油杰就伸手帮他对准,重新塞回温暖湿润的穴里。

如此反复几次,五条悟渐渐掌握了同时吞吃两根阴茎的诀窍,蹦着腰控制着力道,让两根鸡巴同时滑进滑出。享受欢悦和快感,慢吞吞地动作满足不了憋了很久的阿戈尔。菲林本就高温的体内软嫩多水,是最温馨的巢穴。夏油杰时不时向上顶两下,终于在五条悟一次脱离坐到阴茎上抽气缓神的时候彻底按耐不住,抓住菲林窄细的腰将他向上托起,再重重地下落。五条悟被这一下搞得快感直冲大脑,眼底全是阵阵发白,拒绝的话卡在喉咙里。尾巴都含不住掉了下来,被夏油杰一手揽过缠在手腕上。看到五条悟只是有点被操懵了但没有昏过去之后,夏油杰狠狠了心,选择先照顾自己的鸡巴。用尾巴缠住五条悟的腰将他不断地上抛在落下,让体格本来就不小的菲林像一个漂亮的性爱娃娃一样被贯穿使用。五条悟很快被激烈地快感搅浑了头脑,耳朵几乎蹋到头发里,爽得连尾巴尖都绷直了。

最后在阿戈尔势如破竹的攻势下,菲林小小的子宫和结肠也被突破,吃力地含住开花的龟头吮吸,颤抖地朝上面浇出热乎乎的爱液。夏油杰也没有在继续忍耐,全力冲刺了几个来回之后将种子如数浇灌到已经等待着孕育的子宫里。

完事之后,夏油杰依旧保持着身体相连的姿势,倒在五条悟身上。五条悟缓过神来,看到身上巨大的一条蛇,对方竟然已经睡过去了。被屌还没拔就不认人的阿戈尔五条悟心里翻江倒海,但过了一会还是把阿戈尔还缠在自己腰部上的尾巴解下来抱在怀里。

66 Likes

好涩好涩好涩 :hot_face:

2 Likes

香香香香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