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猫守恒 by 夜梦姻人

夏油杰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再见到五条悟。

 

在他返回自己的时间线后,遵从必然发生的命运轨迹对悟表白,刚刚热恋了两个月,他可爱又青涩的男朋友就莫名又换成28岁的熟猫——还是揣崽的母猫。

 

有过一次穿越经历,两人都没那么着急,估计还像之前那样,只要等几天就能自动恢复正常。五条悟理所当然地以怀孕需要照顾为由住在夏油杰宿舍,后者为那次无套中出一直心虚,也不好问五条悟小猫是谁的,因此对其非常纵容。

 

白天还好,猫的需求都很好满足,无非就是要陪伴和甜食。但到了夜间就变成一种无形的折磨,五条悟睡眠浅,总得被人抱着睡姿才稍微老实点,孕期他变得更软了,激素变化,肌肤里散发着迷人的温暖气味。他在夏油杰怀里有意无意地辗转翻身,不停想调换舒服的姿势,浑身都贴着青春期性欲高涨,且才开荤不久正食髓知味的男高中生蹭,逼得他整晚阴茎充血着入睡。

 

孕早期的猫只能撸不能肏,还变得黏人非常,寻找一切机会挂住夏油杰后背贴贴,或者枕在其大腿上玩游戏,发现自己后脑勺有熟悉的硬邦邦器官硌着时他会正经地躲开。“两个月是危险期,不可以和杰做哦。”

 

义正言辞的模样仿佛刚刚蹭夏油杰的不是他自己,眼睛还紧盯电视屏幕,忙着闪避游戏里的怪物,没有分给可怜的小男友一点眼神。受害人夏油杰憋着股邪火,想起身去浴室还被猫挎着胳膊不松手,五条悟今天穿得是夏油杰的背心,理由是这种有包裹感的贴身衣物有安心感。他们原本身高相近,但显然高专之后五条悟又偷偷长个了,夏油杰的背心在他身上显得很局促,手臂肩背全露在外面。

 

白花花的一片想无视都难,忍不住多看几眼,视线就被猫怀孕后格外丰满的胸脯吸引,准确的说是胸脯两侧。腋前鼓起他之前没见过的软肉,挤得箍身的布料往里跑,初中时候夏油杰并没有用心听过生理健康课,隐约记得这应该是所谓副乳。

 

长这个是发育的象征?还是某种病态的体征?夏油杰盯着那些多出来的软肉,呼吸开始发烫,不管是不是病态,自己可能确实有点变态了。胖鼓鼓的乳肉夹在腋下,和旁边的上臂以及半裸的胸组成莫名色情的形状,单独来看很像光洁紧闭的阴阜。

 

夏油杰自认为爱好还算正常人,除开掉进未来时间线被大猫诱哄着尿穴那次,回来之后他和五条悟从没有搞过什么出格的玩法。忽然发掘出小众性癖,脸皮薄的男高中生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现在很想拎起五条悟的胳膊,或者摸进那条柔软的缝隙边缘。

 

带热度的目光停留太久,厚脸皮如五条悟也逐渐觉得这么放置小男友不太厚道,他暂停了游戏界面,转过脸问要我给你口吗,还是你想用腿?五条悟现在时不时有点恶心,其实对做爱没有多少兴趣,只想速战速决安抚夏油杰。

 

半晌没等到回答,夏油杰犹犹豫豫地握着他的肩膀,拇指按在他多出来的勒出形状的软肉上,为一触即凹陷的柔嫩手感深吸一口气,“胳膊能抬起来吗。”

 

五条悟不明就里地照做了,压根没想到夏油杰居然会对他这里感兴趣,猫仰靠在对他们来说过分狭窄的沙发靠背,投降似的举起一边手臂。

 

色素沉淀好像在五条悟身上不存在,腋下的皮肤也和其他部位如出一辙的白,因为这里皮薄的缘故透出浅浅的粉红。一定是精液逆流上脑,分明不是性器官,夏油杰竟然觉得这片光洁的软肉很色情,没有毛发,仅看这一处简直像幼女,而紧挨着的饱满胸部和下面隆起的小腹都是已孕熟妇的特征。

 

强烈的对比反差感让人很难不硬,夏油杰用手指戳了戳凹陷的腋窝。长期开启无下限的大猫极不耐痒,当场笑得眼睛眯起,伸爪子推他,“你干嘛啊,很痒。”腋下的软肉被捻住轻轻揪扯,明显不是寻常搔痒的手法,五条悟被揉了几把终于意识到对方的目的,笑容略微僵硬。

 

怎么年纪小的这个反而更色,腹诽归腹诽,五条悟也不介意这种新玩法。带茧的粗糙手指在他身上最娇嫩的部位之一摩挲揉搓,抬胳膊嫌累了,索性放下来搭在沙发上,腋窝丰腴的软肉也跟着叠出几层浅浅的褶皱。

 

夏油杰摸他的方式太像前戏时揉批的动作,拨开夹起的软肉在缝隙间来回滑蹭,像是在找不存在的阴蒂。摸着摸着五条悟就忍不住想夹起胳膊,腿已经先一步合紧,忍耐的痒逐渐转变成他熟悉的快感。腋下被揉得发热,逼也没好到哪里去,在无人触碰的前提下已经开始渗水。

 

孕期可能就是容易有感觉,已经二十八岁的猫早就与欲望达成和解,他倒不会觉得腋窝在调教下也能爽是什么羞耻的事,反而主动搂住夏油杰的脖子,拉他的另一只手隔着睡裤放到腿心。指尖摸到小块湿润的布料,夏油杰会意的两边一齐揉捏,他想探进五条悟的裤腰,被后者攥着腕骨拒绝。

 

“我只摸外面,不插进去。”夏油杰保证道。猫喘得很急,摇摇头说不行,你能忍住,我忍不住,就隔着衣服弄。

 

他是实话实说,面对情欲坦诚的示弱刺激到了年轻人,夏油杰扣住他的小臂往上掰,直接咬住蹂躏得泛红的软肉。五条悟惊叫了一声,热气和湿润沿着薄薄的一层皮肉往身体里钻,简直要一路入侵到剧烈跳动的心脏。孕猫慌张时本能地捂肚子,夏油杰贴着他感觉到了,抬头拉开距离,他也不知道孕期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对五条悟的所有反应都挺紧张。

 

“难受吗?”刚才应该没压到猫,夏油杰小心翼翼地托着五条悟的腰侧,得到否定回答,但五条悟也不好意思说是太爽了所以会慌,涉及到成年人的一些面子。五条悟借口在沙发上做有点累,被夏油杰半搂半抱地带回床上。

 

分开腿跪坐减缓压力,也方便夏油杰自觉将手按回五条悟胯下,隔着裤子在会阴处精准寻到雌花。“嗯……”腰迅速软了,顺势坐在夏油杰手上,沉甸甸的一团湿软压进他手心,放松地享受对方灵活的手指蹭批。

 

比起给他破处那次,夏油杰回去后短短两个月进步惊人,两根手指隔着略粗糙的棉质布料塞进肥厚的大阴唇,集中针对刺激更敏感的小阴唇和花蒂。逼口也没被放过,边玩弄其他敏感点边用指腹或屈起的坚硬指节在花穴小洞前使劲一撞。

 

有几次夏油杰用力过猛,连穴口处湿润的内裤都被顶进去一点,瞬间吸饱了逼水湿漉漉地夹在小批里,又痒又糙,刺得阴道有些疼。

 

腋下和阴户同时受人摆布,快感几乎分不清究竟是从哪边溯源,猫被撸得舒服,主动去拽夏油杰的裤子。全勃的鸡巴弹出来拍到脸上,想含进口中,夏油杰没给他机会,他现在更想玩五条悟的腋窝。

 

经过一番充满色情意味的抚弄,猫这里已经足够温暖湿润,似乎完全变成了新生的鸡巴套子。夏油杰握着他的手肘,抬起到合适的夹角,他把猫挪到床边,自己站立着,阴茎的高度刚好可以对准五条悟腋下,随后用肏穴的方式挺进细腻温热的软肉包裹。

 

到底不是花道,能插入的长度有限,只能勉强夹住夏油杰的前半根。手臂间夹着的是自己熟悉的坚硬烫热的鸡巴,但它没在通常应该安置的地方,五条悟难得流露出不习惯的表情,无措地本能缩着肩膀夹稳,配合夏油杰在他胳膊底下的腋窝里进进出出。

 

龟头前端渗出透明前液涂抹得腋窝和上臂内侧一片狼藉,甚至在抽插时发出了类似交媾时的水声。夏油杰插他这里不需要顾忌,力气用得很大,操得猫前后摇晃,凸起的青筋大概已经磨红了娇嫩的皮肤。

 

为了避免直接瘫倒,五条悟下意识用另一条胳膊揽着面前晃动的腰胯。他很有天分,或者也可以说是过于淫荡,原非用来性交的身体部位居然也会产生快感,一下下自觉夹紧上臂,丰盈到溢出背心遮挡的胸乳也主动去贴对方的阴茎。

 

脸上浮出爽到的红晕,龟头调换角度深,往上顶腋窝里最软的中心时甚至拔高尾音,亢奋到浪叫,好像捅得是他的宫颈口。夏油杰虽然想念紧致还会出水的甬道,操五条悟这里是完全不同的新奇体验,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体感更紧。

 

唯一遗憾的就是无法整根裹住肉茎,夏油杰不得不加快操干的频率,弥补鸡巴套子太短的缺陷。愉悦的酥麻蔓延到全身,爽得云里雾里的猫茫着眼睛低头去拱飞快抽送的鸡巴,贪婪地嗅着年轻人的味道。

 

旷了两个多月,现在阈值很低,随便弄弄就能爽,雌穴也越来越痒,逼口不甘被冷落地翕动,隔着完全浸透淫水的内裤嘬夏油杰的手指。“哈啊…杰用力点,小逼好痒……嗯——!”

 

如愿以偿地感受到加重的力度,并拢两指狠狠捣上骚屄,再多一点恐怕就会径直肏开肉穴。猫抓紧夏油杰的后腰欢叫,为了回报他似的胳膊夹得更紧,怀孕了还这么骚,夏油杰被他浪得火大,蹂躏猫批的动作愈发粗暴,阴唇都掐得有点肿胀,五条悟嗯嗯啊啊的哼喘,看表情倒是非常受用,湿了夏油杰一手的水。

 

水多归多,离到达潮喷始终差一截,被喂嘴刁了的小逼吃不到鸡巴,也没有其他硬物填充,没法痛快地喷出来,渴得直哭。腋窝里肉棒抽插得越猛,对比之下花穴就越空虚。

 

靠心理想象也无法满足,猫急迫地扭摆腰臀,试图制造更多磨擦,仍然求而不得,最后只能红着眼睛央告夏油杰用手指帮他伸进去摸一摸。原来可以插阴道吗?夏油杰还当孕妇的逼很脆弱,他相信五条悟的判断,而且自己也正爽得脊椎发麻,猫让他做什么他就愿意听话,剥光五条悟下半身,食指抵在洞口熟练地一旋一按。

 

“嗯啊…!插进来了……”连续两个月无人造访的逼穴里格外紧窄,媚肉牢牢吸附难得吃到的手指。

 

“好小,真的能生出孩子吗。”夏油杰无意识感慨道,一种要帮母猫扩张此处的责任感突然涌现,于是不需要五条悟催促,食指就在阴道里勾弄抽插。

 

搅和得淫液滋滋作响,中指也很快探入穴内,撑开剪刀状,边四处转圈边活塞运动。内壁撑得饱满,五条悟舒服得闭眼叹息,含糊着哼唧夸他指交技术有变好。

 

阴道壁争先恐后地收缩挤压翻搅的两根手指,深处的花心里不断溢出甜水,流得越来越多。褶皱也在无规律抽搐,夏油杰惊讶猫只需要两根手指就能高潮。临近潮吹时五条悟浑身发软,他第一次在孕期做边缘性行为还是做到阴道高潮,情动自然会有宫缩,仅存的理智驱使五条悟护住腹部,他顾不上夹紧腋下的肉棒,有夏油杰帮他压着上臂外侧。

 

小穴里又添进一根手指抚慰,在五条悟最舒服最敏感的区域抠挖,小幅度但快递地抽动手腕,和在腋窝软肉里进出的频率保持一致。

 

两个地方同时被捅的感觉太怪异,好像他有了两口穴一样,快感也共通在周身乱窜,最后汇聚成热流从会阴的出口宣泄。五条悟坐在夏油杰手指上哆嗦,猛地往上弹动几次,简直快从跪坐变成跪立,绷紧身体颤抖了好一阵,批水才淋漓地顺着他的手喷溅。

 

温热的水流冲击力颇强,夏油杰手指还堵在里面来不及拔出,汹涌的爱液就顺着没封死的穴口缝隙里喷射,打湿对着臀部的床单。

 

既然五条悟已经先喷了,再折腾孕猫也不太好,夏油杰卡在他腋窝的软肉里最后冲刺了几十下,射在他胸口。弄脏的还是夏油杰自己的衣服,他以后可能无法直视这件背心了,爽完才泛上来一点点后悔,等他的时间线的悟回来,夏油杰恐怕也不会再让猫穿类似的款式。

 

五条悟先从余韵里回神,掀起背心想摆脱黏糊糊的触感,伸展到一半忽然触电似的抖了抖,倒吸冷气蹙眉检查自己。

 

“蹭破皮了。”猫不满地背转过身去,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反转术式瞬间就能痊愈。五条悟举起胳膊重看了看,还是觉得好气又好笑,“等那个我回来你们可别玩这个,不然只能求硝子帮忙,她绝对会骂人。”

 

肇事者夏油杰自知理亏,接手洗猫工作算是补偿。

 

自打五条悟来了之后,夏油杰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上次他穿越到未来,正巧赶上本就属于那个时间的年长的杰出差,因此避免了两个“夏油杰”碰面造成的悖论。现在未来的五条悟回到过去,自己的悟消失了,按照配平只有一种可能……

 

洗猫的手迟疑地停在五条悟腹部,他的悟回来之后,不会也揣着小猫吧?大猫昏昏欲睡前注意到夏油杰凝重的表情,大概猜测到他在担心什么,“不用紧张,以后的杰是很好的人,不会对还未成年的我做很变态的事情的。”

 

说着说着语气变得底气不足,和刚开发了自己腋下的小男友面面相觑,“应该不会吧。”

 

【fin】

3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