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地下室

阴冷幽暗的地下室尽头有一只雪白的大猫。

五条悟赤身裸体地倚在墙边,打量着拴在自己右脚脚踝上的铁链。他新奇地晃晃脚,链子就哗啦啦地一阵响。
地上好凉,五条悟爬整间地下室上唯一的一张床,白皙笔直的小腿悬在床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铁链很快就把嫩白的肌肤弄得泛红,五条悟看向墙角的摄像头,眯起冰蓝色的眼睛笑了一下。
那个人,在看着吧。
他对着摄像头将双腿大张,露出粉白干净的性器和因为昨天过度使用而充血红肿的穴口。一只手覆上前端的性器,上下套弄起来。
五条悟乐得在摄像头前自慰,他喜欢想象摄像头后注视着自己的那个人此时有多么欲火焚身。
骨节分明的手几次滑过铃口,抹去渗出的清液,继而送进自己的嘴巴里。五条悟故作美味地伸出嫩红的舌尖舔了舔嘴角,对着摄像头眨眨眼,无声的说:
“杰,再不回来,我就要高潮了哦。”

这个人简直坏透了。

一连推掉好几个高层会议飞奔回家的夏油杰如是想。
果不其然的,五条悟在迎来高潮之前先听到了下楼梯的脚步声。
高定皮鞋的鞋跟一下下踏在木质楼梯上,同样踩在五条悟的心里。
这个男人啊,五条悟心想,每一步都走在他的性欲上。
所以当夏油杰面无表情地冷着一张俊脸低头含住五条悟的性器时,后者几乎是瞬间就高潮了。
乳白的精液被夏油杰咽下去一部分,剩下的则被夏油杰用接吻的方式让五条悟自己吞掉了。
五条悟把脑袋埋在了夏油杰的颈侧,闻着对方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气味,深吸了一口气。“雪松、玫瑰、香根草、麝香……还有街角新开的甜品店里喜久福的味道。”他在夏油杰的唇上啄吻了一下,“好想你,杰。”
夏油杰的下身硬得发疼,但他还是很有耐心地扣着五条悟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是很享受唇齿厮磨的过程的,夏油杰会掠夺般地用舌头舔过五条悟口腔的每一处,汲取五条悟唇齿间的氧气,直到对方因为缺氧将冰蓝的眸子染上一层水雾,夏油杰才会施舍给五条悟一次呼吸的机会,复又凶狠地亲上去。五条悟眯着漂亮的眼睛,沉沦在无尽的爱欲里,丝毫不在意自己会不会因为这种疯狂的亲法而窒息。
真是太奇怪了,每次接吻的时候,五条悟都会觉得好像没有氧气也能活。
是因为接吻的对象是夏油杰吧,他想。
不安分的手解下夏油杰的皮带,从西裤里掏出了滚烫笔挺的性器,五条悟俯身亲吻了一下性器的顶端,随即一口含住,让性器在自己的嘴里进出。
过了好一会儿,夏油杰仍然没有要射的迹象,五条悟把性器吐出来,揉了揉有点酸痛的脸颊说:“快点射吧,求你了杰。”
五条悟的手指虚搭在夏油杰的性器上,用那双漂亮的眼睛蛊惑夏油杰,嫩红的唇瓣微张,他说:“拜托了杰,都喂给我吧。”
夏油杰不得不承认他还是被身下的人蛊到了,一个犹如神祇的男人为自己口交,还说出“都喂给我吧”这种话,真的很难不情动。
然而夏油杰表面还是波澜不惊的,他微笑着说:“那还要请悟更加努力才行啊。”
五条悟蹙着漂亮的眉,微红的唇轻轻嘟起,“嘴巴好痛哦。”
夏油杰俯身捏着五条悟的下巴亲了一下,眯眼笑得像一只得逞了的狐狸,“那怎么办啊,需要我帮你吗?”
五条悟双手捧着夏油杰的脸颊,一脸认真地点点头,“请夏油君帮帮我吧。”
五条悟这人似乎总喜欢在做爱时说敬辞,夏油杰把这归为对方的恶趣味,不过夏油杰也很喜欢。
似乎五条悟做什么夏油杰都很喜欢。
他直起身,将性器重新插进五条悟的嘴里,摁着五条悟的脑袋前后抽动起来。
五条悟并不是很适应这种粗暴的口交方式,只好攥紧了夏油杰衬衫腰侧的一小片布料。无法吞咽的涎水随着抽出的动作滴在床单上,很快弄出了一小片湿痕。
夏油杰的手从发顶移到了脖颈处——那里似乎被顶出了性器的形状,“都操进喉管了呢,悟好厉害。”夏油杰说。
五条悟无法说话,只能努力弯起眼角,对夏油杰笑了笑。
事实上,被性器进到这么深的地方感觉并不好受。夏油杰并没有过多的为难五条悟,又抽插了数十下后微微退出一点,在五条悟的嘴里交了精。
“别都咽下去了。”夏油杰拍拍五条悟的脸颊,示意他张开嘴。随后用两根手指沾了点精液,探到五条悟的后穴。
那里经过昨天的征伐似乎并没有变乖,依然是向外推阻着来客,夏油杰缓缓地探进一个指节,感受着被层层叠叠的肠肉包裹吸允的快感,然后慢慢地按压过每一寸肠壁。穴道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分泌出大量的水液,于是夏油杰很顺利地伸入了第二根手指。
五条悟就这么大敞着双腿任凭作乱的手指在自己的后穴里进出,那张过分漂亮的脸上透出一点薄红,已经射过的性器在手指的玩弄下再一次硬挺起来。
当夏油杰的两个指节压过一个小突起时,五条悟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喘。
“找到了。”夏油杰坏心眼地反复辗磨过那一处,五条悟几乎是无法控制地发出了一连串的呻吟,然后在夏油杰一手织就地快感里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这样敏感的、光靠两根手指抚慰后面就能高潮的身体似乎在高潮后有一段很长时间的不应期,以至于在夏油杰将性器顶入自己的身体时五条悟才因为肿胀的痛感回过神来。
滚烫的肉刃一点点破开肠壁,五条悟被插得小口换着气,“太深了杰……慢点。”
夏油杰低头看看两人的交合处,“才刚进一半啊……”他俯身用吻封住了五条悟的嘴,随即将性器整根没入。
五条悟隐约觉得自己的肚子都要被夏油杰的性器捅穿了。
夏油杰将五条悟的右腿搭在自己的肩处,铁链随着动作又是哗啦啦一阵响,五条悟摇了摇脚腕,“摘下来吧,坠得好疼。”
夏油杰偏头吻过那片泛红的肌肤,伸出舌尖轻轻舔舐着和冰冷的金属相连的脚踝,“不要,悟这样好美。”
五条悟挑了挑眉,又是摇晃了两下脚,笑着说:“你喜欢就随你吧。
夏油杰摘下了自己束发用的黑色皮筋,黑发散乱在肩头,他抬起五条悟的左手,将皮筋套上去,顺势与五条悟十指相扣。
五条悟摇了摇屁股,让性器小幅度地在自己的后穴里转了个弯,“来操我吧,杰。”
夏油杰被勾的火起,眯了眯眼睛,坏笑着说:“好呀。”
他把五条悟的两条腿搭在肩上,锁链随着动作叮叮当当地响。炙热的性器一下下顶开柔软的肠壁,五条悟面色潮红,咿咿呀呀的说着淫言浪语。
夏油杰狠狠顶过肠道深处的那处软肉,五条悟惊叫着射了出来。
高潮过后的身体绞的紧,夏油杰的额角青筋直跳,他俯身舔了舔五条悟水红的唇,笑着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别夹那么紧,动不了了。”
五条悟身体敏感,被突如其来的高潮弄的全身颤栗,久久不能平息。他用那双水蓝色的眸子盯着夏油杰,里面含着无尽的爱意和情欲。
他敞着双腿,任由夏油杰放肆地在自己的身体里进出,最后把浓浊的精液浇在自己的身体深处。
我是什么?他想。
我是神子吗?还是夏油杰的乖小猫?

32 Likes

好喜欢o(╥﹏╥)o
又色情又病,太对味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