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在梦里 by 言庞

“不要…痛,真的痛…”呻吟碎在唇边,背后瓷砖的冰凉透过背脊没入脚尖。但是胸膛中的战栗和指缝间的灼热似乎不由自主。

“混蛋,我说了……唔…”耳垂通红,发丝遮掩住的眼角水雾朦胧。

这似乎是很莫名其妙的处境。

“为什么你要跟进来啊?”

盯着跟在身后一起进了同一间厕所隔间的夏油杰,五条悟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不是…换衣服吗。”

被瞪着的人似乎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甚至理直气壮。

“不是有其它隔间么,两个人不挤的吗?”

五条悟觉得今天这个人有点莫名其妙的,一整天好像都不在状态。于是小心地问了一句。

“你终于是脑子坏掉了吗?”

“啊……没有。”

五条悟的语气太过关切,叫人一听就误以为是真实的担心。夏油杰就顺口接了下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也想不明白今天自己的行为为什么怪怪的,尤其是看到五条悟就有点神情恍惚。但是内心尴尬,行为上不能服软,于是一手狠捏那一脸嫌弃的欠揍的货的肩头,另一只手挠起他的痒痒。

“谢谢你的关心啊,悟?”

“哈哈哈哈,草,哈哈哈别逗我笑了,好热哈哈哈哈,让我换衣服。”

五条悟开始乱叫骚动,左手搭在了门上。

“咔”一声轻响。

夏油杰听到五条悟的笑声有点不太自在,但又情不自禁盯着他半眯着的眼睛看,他觉得心跳有些在加速,但不明原因,所以他选择停下离开。

开锁,用力地开锁,使劲地开锁……

“好像……卡住了,打不开。”

他老实地陈述这无可奈何的事实。

“我草!!!逗我呢?!”

显然是不信邪的,五条悟生气爆粗,亲手去试,但是依旧无果。他忽然想到,还好被关着的不是一个人,还有个傻子也和自己一样倒霉。眉头就舒展开来,甚至嘴角都勾起来。夏油杰看着他,不明白这个暴躁的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那么,怎么出去呢?”

“拆门好了。”

“换个方法吧?”虽说五条悟也是拆厕所门的好手,但这毕竟不是学校,想拆门就随意拆的。他按住夏油杰蠢蠢欲动的手,似是有些惶恐,

“你要拆厕所不要把我也当帮凶啊。”

“那你要怎么出去?”

“翻过去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索性隔间的壁板不是很高,堪堪挡住五条悟一米九的个子,而且上面的留空特别的大。毕竟是豪华厕所嘛,门板看上去还挺干净的。

 “杰,你不要担心,等我出去后我会来救你的!”

五条悟无比真挚地拉着好友的手,说得无比真诚。

“那先把衣服换了吧。”夏油杰瞅了瞅身上滑稽的戏服,他们俩被留下来当一个节目的“背景”也是非常令人难过的事。他毫不忌讳地开始解开衣衫,一旁的五条悟眼皮有点跳,他还是非常介意被人家看着换衣服的,这怎么可能换得了啊?于是试图爬墙,瓷砖上的水箱是很好的借力点,他是先踩在水箱上再去够隔板的顶部的。隔板开始晃动,显得不堪重负。设法把一条腿迈过去,因为肥大的衣服勾到而——

“咣当”狠狠地摔下去,与地砖相撞的刺痛使他眼睛泛起一层泪雾,五条悟委屈至极,狠踹一脚眼前刚刚脱掉上衣的人。

“你为什么不接住我?”被踢痛了才反应过来,夏油杰蹲下,瞅瞅他。

“你是不是傻啊?摔得疼不疼?”

“疼,疼死了。”五条悟扒拉着夏油杰的裤子,挣扎着想站起,大腿一阵酸楚,他晃了晃,没站起来,又跌在地上。“唔”他咬紧下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丢人的声音。看出他的处境,夏油杰直接把他整个抱起,让他从坐在地上转而坐在水箱上。窄小的水箱并不适合当座椅,发出了不满的吱嘎声。五条悟大半的平衡都依靠着夏油杰,身体微微战栗着。

“你怎么这么皮的,仗着腿长你能登天了是不是?。”像是责备的嘀咕,“哪疼?我看看。”

“左腿…”

“嗯,脱裤子。”……

“你刚刚说什么?”五条悟疑心是自己听错了。

“脱裤子?”但事实证明他听力不错。

“又没有其他人,脱了我看看摔成什么样了。”夏油杰看似沉着镇静处变不惊,语气认真表情严肃,但暗地里耳朵那边正在悄悄泛红。但是薄脸皮的某人没能发现那一点小异样,脸上开始发烫,像是恼羞成怒一般,

“你又不是医生,脱你妈的裤子!看你妈的看!”动了气,想踢人,刚抬腿便疼得噤了声,只得“嘶嘶嘶”地喘气。

“就算是忽略受伤,你不要换衣服么?穿成这样还怎么见人?”身体略微前倾,方便伤员靠着,夏油杰难得和和气气地和他说话。不想某人毫不领情,嘴欠得不行。

“又他妈出不去,见什么人?你又不是人。”

“……!变态,你在干嘛?”

腰间忽然一松,五条悟急着拽住夏油杰的双臂,但效果为零。裤带已经解开了。想从臂弯中挣脱出来,酸楚和水箱的不平衡却使他难以实现自己的目的。裤子被轻轻地拉下,仔细地没有碰到他腿上的痛处。夏油杰把五条悟双手挪到自己肩上,半蹲着,不忘嘱咐说,“扶着,别再摔了。”

可能是第一次被夏油杰那么温柔地对待,五条悟没有吭声,但也可能是知道自己反抗无效,他干脆放弃抵抗,随便怎么弄。

左腿上青了一块,白白的皮肤上出现淤痕似乎是另类的艺术,指腹摩挲过去,很轻,但五条悟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是因为痛,而是有点害怕——自己的腿被另一个男生抚摸这种事也太不正常了,于是他扭过脸去,不再看。但是触感依旧在的,他觉得有丝痒痒的奇怪感觉。

“别碰……”刚开口,便觉得力道加重了,稍微有点疼,他于是选择闭口不言。

反正被看到了,干脆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五条悟的心态调整得相当好,干脆叉开了腿,努力在水箱上找个平衡点。黑色平角的底裤并不贴身,映得皮肤更加白皙。狭小的空间里气氛升温,燥热上涌,他吐了口浊气,动手把上衣拉链解开——反正看到了,多看一点少看一点无所谓咯。于是精致的锁骨,到平坦的小腹,通通一览无遗。

夏油杰抬头,发觉五条悟要比自己白好多,明明很高,但是骨架却并不显得粗大。浑身没有一丝赘肉,除开一马平川的胸膛,纤长的腰线就是所有女孩子梦想得到的好身材。

“看什么看,不像你,我可没腹肌。”这话怎么听都是酸酸的,明显的嫉妒。夏油杰发笑,站起来,拽着他的手放在腹上,坏笑道“喜欢吗?”五条悟赶紧把手抽出来,死命摇头。

“我爱吃甜食嘛,没办法。”

夏油杰冷不丁地俯身下去,不是抚摸而是舔舐,在淤青的周围渗出红晕。仔仔细细地,舌尖触着肌肤,像是在品尝美味。

“杰!”耳朵发烧,水箱上的人儿已经彻底崩溃,用力地想推开,推不动。酥痒,从膝盖漫上大腿根,直穿过胸膛,一股酸涩的味道在胸腔乱窜。胸前的两点可能是受了冷,愣愣地立起。“你想干嘛……”五条悟的眼里因为那种酸胀而噙着泪水,宝蓝色的眼睛像蒙了层白雾,太耀眼的颜色变得温和而缥缈。他多半明白夏油杰对他的那些心思,也大概猜透他今天心不在焉的原因,但他还不想去戳破,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接受,也不确定对方是否能坚持。

“阿悟,我想要你。”眼睛眯起,夏油杰露出一种特殊的危险的目光。五条悟仔细看他的脸,希望看出玩笑的表情,但失望地发现眼前的大男孩一本正经——窗户纸很容易就捅破,夏油杰对他展示了自己的欲望,但五条悟仍想努力维持现状。

“杰,你听我说……”话未了,五条悟浑身开始颤栗,底裤上多了一只不安分的手。左手熟练地隔着薄薄的布料搓揉,右手窜到胸前,夏油杰已经站起来,头凑到五条悟的脖子旁边,呼了口气。

“拜托你…别…”抵抗力完全丧失,只是口中喃呢,眼神涣散,下身不自主有了反应。脖子上的痒换成了舔舐,从侧边到喉结,一路向下停在锁骨。深深浅浅,细细密密的轻吻,留下星星点点的红痕。下面从未受过如此刺激,几次套弄就急着缴械。手用力扶着夏油杰的肩膀,是溺亡的人死拽着救命稻草一般的用力。大口喘息,不然就要窒息而亡。

尖叫,不自觉从喉咙滚出,尖锐得要刺穿耳膜。夏油杰皱了眉,左手稍微加快。温热,滚烫,隔着黑色的布,精液充溢了手心。五条悟已经失了神,眼神空洞洞的,到现在为止不能完全理解发生了什么。尖叫停止,嘴巴还保持着微张。夏油杰看着动情,伸进手指在他口腔中搅动,修长的手指与软糯的舌纠缠,银丝从嘴角泄漏。

底裤被拉下,最后的遮掩褪去,衬衫从肩膀滑下,半挂在水箱上。白得耀眼的肌肤被黑色的瓷砖衬出,红晕细细的,增加几分暧昧气息。五条悟感到屈辱和委屈,但似乎隐约还藏着某种情愫,含的着眼泪自顾自的落下来。夏油杰捧起他的脸颊,温柔地吻去他的泪珠。

“接受我,好么。”五条悟无法抗拒,可能也不想抗拒,潜意识中似乎渴求更多。他没有回答,只是咬紧了嘴唇。眼睛红艳艳的。

右腿被抬起。此刻所有一切完全暴露。

手蘸起前段的淫液,往后挪去,触到穴口的那一刹那,五条悟好像忽然恢复了神志,激烈的反抗。“不要!”他手臂乱晃着,差点从水箱上跌下。夏油杰扶住他,在他耳边轻语,“放松一点,不然会弄痛你。”继而含住耳垂吮吸,再顺着舔弄。射过一次的五条悟对任何的触碰都敏感得要命,哆哆嗦嗦地趴在夏油杰肩头,听话的像个布娃娃一样。穴口略经润滑,很轻松滑进一个指节,而更深处是窄小的干涩,夏油杰退出来,在手指上混上自己的唾津,于是就能进入更深,直到整根手指被吞没。五条悟这次咬住了嘴唇,只是轻轻地哼。夏油杰退出,再换成两根手指小心地扩张,直到三根手指毫不费劲地被包容,他能感到五条悟轻微的颤抖和小声的抽噎。

“啪啦”皮带解开的清脆声,夏油杰很缓慢地把皮带好好挂在隔板的挂钩上,像是特意在演给某人看自己的从容,可是不断颤抖的手又暴露了他心底的情绪。眼前的人肌肤白净,脖子到胸膛布满粉红。黑色的底裤沾上白色的痕迹,半挂在腿上,更填几分情欲。嘴唇半张着,睫毛被泪水沾湿,愈发修长。下面未经人事的青涩战战巍巍,含着手指吞吐的小口写满了色欲。

再也忍不住,这个一向骄傲的人失神地盯着自己看。夏油杰急切地把手退出来,裤子退才下一点,就匆匆忙忙扶着自己硬的快爆炸的性器进入。

“啊!”惊呼出声,突如其来的灼热与肿胀感撑满了自己,比起手指来更强烈的异物感在体内涌动——虽然不是很疼,可能是刚刚扩展的缘故。

“好烫,杰,我要化掉了。”凑在夏油杰耳边说话的五条悟温顺得像一只小白兔,无意识地直言,但这种话谁听了还受得了?反正夏油杰受不了,他急切地想索取更多。

“唔,好紧,放松点。”夏油杰试图进入更深,但是愈发干涩。虽然是扩张过,但夏油杰的尺寸不是手指可以比拟的,这时候未开垦过的处女地略显贫瘠。一点点深入,感受肠壁也随着绞紧,夏油杰被绞得又痛又爽,低喘着额头冒了点汗,但又生怕继续挺入会弄疼了五条悟,于是就退出一点。他抽出的时候明显感到五条悟一阵战栗发颤,耳边传来的是媚得不成样子的喘息。他停下来,“疼吗?”也是凑在耳边问,但没有听见回答。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夏油杰忽然感到腰间的腿收紧——五条悟在主动迎合,不,邀请似乎是更为合适的说法。

受到了鼓舞,夏油杰便开始不管不顾,用力地撞入,拔出,抽插几次就顺利地整根没入。

“痛……杰……慢一点……”还适应不了这么猛烈的抽插,五条悟开始求饶,动作幅度太大,他晃得像一片快飘零的叶子。水箱也在不满地吱嘎乱叫。

然而进犯者的速度不减反增,似乎要把他整个捅穿。撕裂的痛感布满神经,五条悟贴合在背后黑色的瓷砖上,祈求冰凉能给自己带了来一丝缓解。泪珠在不断滑落,五条悟有点自暴自弃,他忽然想到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啊,为什么自己在厕所水箱上挨操啊,为什么自己刚刚要邀请夏油杰操他啊?

还有夏油杰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五条悟在胡思乱想,夏油杰却在辛勤开垦。在某一次进入,五条悟忽然就无法在东想西想了。

“啊啊啊啊啊!”

声音不受控制,完完全全倾泻出来。五条悟浑身的肌肉绷起来,脚趾最大程度曲起,双腿很用力地夹着侵犯者的腰。那一刹那五条悟好像丧失了所有痛觉,取而代之是潮涌的快感,比先前那些朦朦胧胧的酸胀感要猛烈一万遍。他的指甲陷入夏油杰后背的皮肉,完全是不由自主。肠壁用力吸着夏油杰的性器,像是要将两人融为一体。夏油杰舒服地呻吟出来,自知找准了位置,便直接往那一点上冲撞。就三两次的快速抽插后夏油杰忽然感到肩头被狠咬一口,侧脸看见五条悟闭着眼紧紧抱着他,睫毛上沾着泪水一颤一颤,性器一抖一抖地喷精,像在夏油杰好看的腹肌上面画画。

“第二次了,悟有点早啊。”笑吟吟的调侃让五条悟羞愤,但却没有力气来争辩了,他瘫在夏油杰的怀里,勉强发声“你还硬着就他妈快点。”声音沙哑充满情欲,说出来的话像是勾引。夏油杰看似不紧不慢地,舔吻他的脖子,帮他把阴茎重新撸硬,抽插却未减速。

终于,腹上的灼热变得冰凉的时候,两人一起达到高潮。夏油杰的精液滚烫地涌入最深处,又随着拔出而漏下,腿间蹭红的肌肤平添白色粘稠,一派淫靡景色。。

“还痛吗?”

“哪里?”

“腿上。”

“现在有更疼的地方。”

然后是沉默,只剩下大口的喘息。

忽然夏油杰推开了五条悟。认真看着他的脸。张口要说什么的时候,五条悟吻住他。

深深的,沉沉的,久久的。唇舌缠绵,银丝从嘴角滑下。

良久,唇分,近乎窒息。

似乎终于下定决心。

“我爱你。”轻轻一声。

眼泪湿了眼睛,雾气蒙蒙,五条悟却把眼前的人看的很清楚。

“我也……”

………………

……木头似乎没有瓷砖那么冰凉,但同样铬人。五条悟拽着白色的被单悠悠转醒。脑袋昏沉沉的,中途醒来是因为滚到了地板上。

他摇摇晃晃起身,踉跄到卫生间。骤然亮起的白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直到适应光线,他微微想起做了什么样的荒谬的梦。

伸手下探,黑色底裤潮湿一片。

“真是要疯了。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他自嘲。

“他在梦中才会与我相拥

“他也只在梦中会说爱我

……

 “他死了,我却还在爱。

……

忽然抬头的五条悟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泪流满面。

“我爱你,在梦里。”

……

“晚安”

我还来不及告诉他,我爱他。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