渎神(上+下)

  • 6岁悟悟

 

五条家诞生的神子,至今年冬已经六岁。他这夜探风,厚实雪朵也降临冬晚,压满长院,在黑夜里白茫成群。其中有一朵是比较幸运的,它被神子稚嫩的掌心恰好接住,但又是不幸,肌肤温度很快将其融化,余下一滩水渍。

 

很快有侍女赶来,一言不发用热毛巾为他仔细擦拭,头也不敢抬一下慌忙做完,又步伐速度稍快退走,像是有鬼怪在追。神子望去,她又再次隐匿于黑暗角落之中偷偷窥探着,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神子有些无可奈何,这样的情节在五条家是家常便饭,他也曾经注视过这些仆人的瞳孔,大多数都充斥畏惧,无头无脑、默声按照五条家长老的吩咐办事,枯燥又无趣。

 

作为神子,他甚至被告诫不能跟同龄人接触,但好在他自己也能察觉到自己与其他小孩不同,毫不在意。只是偶尔独处时也会陡然生出寂寞感。他将脚掌从鞋里脱出,掌底踩在软绵雪层之上,连腿弯也陷进去,正往前倾,便被前来的长发男人一把捞进怀里抱稳,随即折返。

 

“你来得晚了。”神子很快反应过来出声,双臂环抱男人的脖颈,紧紧攀着他,脑袋贴上胸口往袈裟里钻,皱鼻不满地往衣领边蹭边抱怨:“今天好冷,我都快要冻坏了。”

 

他是故意这么说,语气或许再厉害一些,男人就该心疼他了。神子仰头就看见那非常奇怪的刘海被烛光照得阴影摇摆,他吸了下鼻子,这下可觉得安心多了。教祖是他的私教,是他唯一的朋友。应该可以这么认为吧?神子抓紧男人的衣袖,想着他们之间有着世人都不知晓的秘密,这是独一无二的。

 

路上静悄悄,男人遣走周围仆人,将神子放进被褥里,呼在手里一团热气给他暖脚。身着五条袈裟的教祖似乎对此有些不悦,本来狭长的眼虚得更小,薄唇微动打算说些什么。神子趁机垂首注视他,两条腿不安分晃动,去踹教祖的肩头,不轻不重,神子劲儿太小,教祖挨了这一踹纹丝不动,也就随了,只说:“我跟侍女交代过不放你出来。”

 

“她们不敢。”神子睁大了眼睛,有些期待地望着教祖的脸:“这样的话,你会惩罚我吗?”

 

——————

 

神子的院落内设立一处天然温泉,正中立了座假山。两道水流从山腰汇进池里激起水花,溅到了神子光滑的胳膊上。他赤裸着稚嫩幼体躺在男人的怀里,嘴唇微张喘息,浅粉色的奶头因为起伏的身躯而在水平面上下晃动。

 

夏油杰抱着他,肌肉紧实的手臂熟练绕前,伸进神子双腿之间,自然而然用指腹抚住整个尚未发育的雌穴,指尖灵活游走在外阴与肉缝两处。有时候他会用指头摁在小小的阴蒂头上,那里软肉太嫩,稍一用力就会被戳破似的。

 

“悟。”教祖低沉念着他的名,教导说:“这里是你的阴蒂。”

 

“阴蒂……”神子被温泉热气熏眯了眼睛,听见后迷迷糊糊哼着,全身上下的感官都好像失灵,仅有被手指玩弄的下身还在被肆意挑逗。他根本不明白教祖在做何等无礼之事,乖乖挺着下身往男人掌心里送。

 

男人在水中揪着那块嫩肉,画圈打转,把阴蒂搅得四处摆动。神子舒服地仰着脑袋,将腿分得更开,想让夏油杰摸得尽兴。

 

直到一根滚烫肉柱顶住神子的屁股,将他从安逸中唤醒,神子第一次好奇地伸小手下去摸,被教祖截住,托至台面的浴巾里敞腿。这下能短暂从快意中休息片刻。他垂着头,盯着自己那跟教祖不同的隐秘之地,被弄得挺立的阴蒂一览无余,此时此刻仍在被教祖的手指拨动。

 

“夏油。”他们距离亲密,长发凝聚的水珠正好啪嗒砸在阴蒂上,神子难耐地动了动,睫毛也颤抖搭在脸上指着下面说,“这里……痒。”教祖视线浇在粉红色的馒头肉缝上,那片软肉泛着水光,神子自己用手在上面无知揉搓着,遵从本心喃喃道:“夏油,这样会好一点。”

 

他还那么小。教祖诡异地想着,却低首下去含住整朵嫩逼,那舌头滚烫,一点点舔过阴唇,再扫到阴蒂猛嘬。健壮舌根支撑着这场以唇为主导的交媾,就在神子的居所,那朵未经人事的小花被反复采摘品尝。

 

神子从未体验过,于是快活极了,用双腿夹住男人的头,逼缝传来的麻痒意爽得连呼吸都快忘记了。直到从小穴里吐出一点点透明的清液,他后知后觉以为那是自己的尿液,羞耻又紧张地往后缩的同时,被有力双臂禁锢,只好缴械投降失声尖叫道:“夏油,不要吃,尿了……”

 

教祖里里外外将肉花舔干净,把分泌的骚水吞咽下去,撑起身体去吻神子乳尖。这一切都是崭新的,两颗奶头都平平贴在胸前,任由夏油杰用舌头舔来舔去,止不住地冒犯。

 

一个六岁的神子又懂什么呢?夏油杰冷静地玩弄这副身体,除了咬小奶子,他也尽可能的用手指开发逼口,但那里实在太窄,连最小的手指都插不进去。神子察觉到会叫疼,这时候他往往会温柔俯下身去亲吻缝隙。

 

从嫩逼里流出的水液都是清甜的,教祖早就想试试这样做了,用舌头干神子的逼,就在五条家侵犯他们的神子,用着教祖的名义。他猛吸着为数不多的骚水,舌头凶猛地拍打那颗小阴蒂,直到再吃不出水来,才放过去舔下面的小洞。

 

才第一次做这种事,神子的反应就超乎寻常,甚至主动用逼肉夹他的舌头。教祖被邀请似的生理反应激得阴茎翘起,足有二十四公分的雄性器官抬头冲着神子。

 

“夏油,那是什么?”神子很难不注意到他的粗大阴茎,小手试探帮他抚摸几下,但那根本就解不了渴。夏油杰深呼吸好几次稳定心神,让神子转身趴在地面上。

 

“像狗狗那样,悟知道吗?”就算他不知道,夏油杰也能将他摆成那样的姿势,腰背下塌,有肉的屁股却高高翘起来,干净臀眼下方是刚舔过还泛红的小逼。夏油杰去摸,不料神子抖了一下,躲开了。

 

“痒,夏油。”神子这样说道,晃着腰扭动屁股企图疏解身体不适,他想今天的游戏是不是玩得太久了,以往教祖的手只会摸一摸他的胸和那个叫阴蒂的地方。还会教其它的给自己吗?神子不清楚,只能等待着男人下一步动作。

 

教祖亲吻两瓣小屁股,再次凑近细舔一遍,接着站起来将那根青筋缠绕的可怖性器从双腿间缓慢插进去,挺腰慢慢地摩擦逼口跟嫩阴蒂,粗壮性器仿佛已经肏到了逼肉,被神子的肉口吮咬舔舐。

 

但神子自己却不知所措,那根巨大的事什就这么直直冲撞进来,硕大龟冠擦过他的身体,他不知道是不是叫舒服,身后的动作让他有规律地乱晃,摇摆不定,这样的感觉太怪了,特别是腿间又烫又滑。

 

“夏油,是什么?”他忍不住问,想转头去看教祖的脸,可惜身后的男人一味地在两条白皙腿间抽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两幅交缠地躯体很快结合处分泌粘液,湿湿嗒嗒滴落在地上。夏油又将他的双腿合拢,肏他临时造出的逼,虽然不及心中所想的那种,但也足够令他满足。

 

等到插够了才将他抱起来,把尿的姿势,他不敢太狠,神子的逼太嫩了,他不想把这里弄坏。这会儿神子坐在他的阴茎上,两片阴唇和阴茎亲密接触着,那双大手抚摸着光滑背部,他已经能想象到日后的悟会多么漂亮。

 

“不玩了吗?”神子询问他,自顾自在阴茎上动起屁股,也想重复刚才的游戏,教祖轻轻制止他,就这么借着逼口压着性器的姿势套弄肉棍。神子看着教祖的动作,要不是有夏油杰的手把自己抱着,他的脸蛋应该会跟那跟肉棍贴在一起。

 

那颗圆润的龟头就在眼前飞快晃动,神子去捉它,刚摸到肉冠,教祖的精液就喷了他整个手心。他有些着急把教祖的东西弄丢了,抬着手要给教祖看,教祖亲了亲他耳朵说:“是糖哦。”

 

神子探着小舌头舔了一些,并没有尝到甜味,皱眉跟夏油杰说一点不甜。夏油杰轻轻笑了,没多久又将手伸去玩他的小逼,用温水轻轻洗去上面的淫液,还告诉他说:“把这些都吃掉的话,会有奖励。”

 

神子乖乖照做,但不一会在温水的刺激下觉得有点痛,要教祖给他检查。夏油杰回到床上展开他的身体,发现这次玩得太过,逼口被磨肿了不说,小阴蒂好像也破皮了。教祖有些为难,舔舔唇去亲神子的后颈,先吩咐道:“不要跟别人说哦。”

 

神子钻进被窝只露出小脑袋,等夏油杰上来又光溜溜蹭进他怀里枕上手臂,他想今天做的游戏不赖,或许别人也会想跟夏油做,于是把头埋进去闷声。“我才不会呢。”

 

 

33 Likes
  • 12岁悟悟

 

教祖抚养神子到十二岁时,迎来神子初次月潮。

 

彼时,夏油杰前脚才刚跨过盘星教的门槛,后脚被匆匆赶来的侍女追上,侍女踮起脚尖,堪堪附在教祖耳边快速说了几句小话后,夏油杰就放下堆积如山的教务,赶去了五条老宅。

 

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了他所有计划,教祖推入门后,接着映入眼帘是一片刺目的红。神子懵懂地坐在地上,闻声朝着他的方向抬起脑袋,一声不发。夏油杰三两步走过去蹲下身,发现鲜血已经濡湿了裤头,于是他把手背贴在神子的额头上,不太烫,但汗淋淋,有些黏。

 

“痛吗?”

 

神子点头又摇头,抱着夏油杰的胳膊蹭掉鼻尖泌出的汗水,顺从地分开两条细白的腿,自然而然让男人给他脱掉衣物,再然后是浸泡过温水的毛巾,夏油杰用它一点点擦拭沾到皮肤的血液,洗净,重复动作。

 

那朵鲜嫩小花逐渐露出真实面目,粉粉嫩嫩,因为常年揉弄的缘故,阴户越来越肥,阴蒂也有些向外突出的趋势,外唇快包不住了。神子敞着腿方便教祖清理,他面色潮红地想起上一次做这个动作就在昨夜,夏油杰还用了牙齿咬着他的阴蒂吮吸,那种快感太过,让他轻飘飘升上云端。近些年夏油杰日复一日的爱抚逐渐让他这副身体产生了迷恋,到现在,性爱好像已成了必需品。

 

洗干净黏腻感,神子捏着男人的手包住自己的小逼。夏油杰用下巴抵着他的脑袋,粗糙指腹按着小豆豆揉了会,才说道,

 

“不行。”

 

还挺新鲜的。神子从没听见过男人对他说不,自然也没把话放在眼里。夏油杰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开始跟他讲解必要的生理知识,甚至还为神子特殊期间准备了贴身侍女。

 

这很奇怪。五条悟并不想除了夏油杰之外的第三人触碰自己,即使是夏油杰给他安排的人。就这样他一边拒绝着侍女为他服务(单方面),一边自己探索着更深的身体秘密,譬如——查阅。

 

夏油杰给他的浅薄讲解绝大程度模糊了说辞,五条悟很聪明,买通了下人,向他的私人书籍库添置了更多关于身体构造的资料,以及,下人更贴心地认为是小少爷青春期到了,偷偷塞了几本禁书。

 

教祖不在的日子里,那些淫秽读本有时会成为神子打发时间的工具,露骨描绘让那朵娇花更润,湿淋淋将阴户与内裤黏在一起,淫水会透过布料蹭在地面上,紧接着再挥发于炙热的情潮里,后来汗液随之而下,滴在肌肤上愈发滚烫。

 

夏油杰从小带给他的回忆并没有随时间的叠加消减,那些暧昧浸泡进读本令神子上瘾,各种千奇百怪的姿势被他幻想成与教祖二人独处时的情形。

 

可惜夏油杰来五条老宅的次数越来越少,好像从那天起就没有再跟他亲密过了。

 

神子苦恼地坐在庭院里,偷听下人们说些悄悄话,探听可能会获得关于教祖的丁点消息,譬如男人是她们梦中情男啦,又或许教祖跟某个女人挨得很近啦,什么时候会有教祖夫人……他的小脸都快皱成一团去了。

 

夏油杰也会对其他人做那种事吗?他不太愿意去想。

 

他忍不住趁着午后阳光倾洒,教祖难得在别院里休息,安静地像是一座雕塑时,偷偷握住教祖的手指,并将胸脯靠了过去,捏住指尖勾刮自己粉红色的奶头。

 

神子呼吸极轻,害怕吵醒了还在熟睡的人,蓝色双眼死死盯着男人的神态,过一会儿见他起伏平稳,更加大胆地褪下内裤,单手掰开小逼,蹭着夏油杰的手指。

 

那不会让神子满足,反而勾得情欲更旺,十二岁的少年跪行,慢慢分开白嫩双腿跨坐在男人的脸上,将身体压低,直到又长又热的舌头舔上骚阴蒂,他才慌不择路跌到脸上,用湿乎乎的阴唇压住夏油杰的舌。

 

夏油杰抬起他的臀,滑溜溜地舔过肉缝,再戳进软穴里捣那些发骚的媚肉,长舌刺进甬道里被骚逼挤压,他勾着舌头,把里头的淫水都喝进肚子里。

 

“为什么这样做?”夏油杰舔舐整个阴户,鼻尖也被染上腥气,一边跟小穴接吻一边询问五条悟。这位只有十二岁的神子作出了荡妇一般的动作,而伺候他的教祖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到了这些。

 

“有人碰过你吗?”他其实知道答案,逼口里面仍旧紧致,容纳一根手指头都费劲,但夏油杰不允许发生意外,特别是关于五条悟。

 

神子在舌头和手指的攻击下连连浪叫呻吟,他捂住自己的嘴巴,声音也会从指缝里溜出去,胸前粉嫩的小奶头挺起来,漂亮得像是教祖的玩具。他在夏油杰的抽插下潮吹,又不甘心想要更多,扭着屁股滑到教祖的裆前,小手已经隔着裤子摸上那根朝思暮想的阴茎。

 

想要杰干我……

 

稚嫩的嗓音道出浪女所想,男人微张着嘴唇吁出几口热气,刘海轻轻摇曳,宽肩窄腰跟随着呼吸规律起伏着,胯下粗大的性器有抬头的趋势。相差二十年的禁忌游戏会让教祖沦陷,他静静看着自己陪伴多年的孩子在胯下生涩地用嘴唇包裹他的鸡巴,探出嫩舌学着女优那样戳动马眼。

 

教祖曾在梦里想过这样香艳的场景,在多日调教之后找个理头占有他不算难事,成年男性在内心深处谋划着如何正确地将神子不漏风声地吃掉,起码不会遭他明事理后记恨。谁能得知当真正的一幕发生过后,他硬得发疼,几近忘记到嘴边的编织好的台词,没有彩排地展示出自己对想要的年轻精灵的渴求。

 

神子成长出了自己的羽翼,是欲望与天真交织在一块的貌美生灵,这样由上天打造的艺术品经他双手研磨,俯身埋在胯下似心甘情愿臣服着,但夏油杰知道,只要神子抬眼,只要他想要,没有是他得不到的。

 

就像现在,他打乱了教祖的思绪,勾人神态牵动着夏油杰的欲念,鼓着小嘴将精关吮住滚动一圈又一圈喉结将它吞下。教祖许久未抒发的情欲爆开,白精数量腻人,神子接纳不了这么多,呛得一阵咳嗽,弄得自己满脸都是。

 

男人的视线快将他灼伤,他仍不紧不慢把多余的白液舔干净,随后好像有些赌气似的闭眼,抬高小屁股胯上硬挺的部位坐下,双掌贴在有力腹肌之上,透着血与肉感受身躯的力量。

 

“杰——”

 

他的臀缝光滑,淫水和唾液更好将二人的私密部位系得严丝合缝,硕大龟头有意无意蹭过小口,那里已经完全绽放,挨着热源紧张地吸纳着,教祖猛然一顶,半根鸡巴肏进处子穴里,疼得神子皱眉,额角直冒冷汗。

 

但他很乖,缓了一会儿后亲亲教祖的嘴唇,自己尝试着动起来。教祖亲吻他的脖颈,嘴唇吮吸那里白嫩的皮肉,落下一个接一个的梅花印记,又用手指去逗那颗小豆豆。

 

他太小了。夏油杰肏他时冒出这样的想法,手贴过去虚握住腰身,一只手就能将他拿下,而性器在体内越撞越快,撞碎了呻吟也撞破了那一层薄薄防线,占进子宫里变得更涨。

 

夏油杰是第一个进来的,也该是最后一个。神子想着最简单的道理,将自己完全交付与他,双臂搂着他的脖颈,奉上双唇,像为祭祀献身的祭品,而男人却越发凶狠,啃咬着嫩肉,那里都破皮了,生锈腥味融在唇齿之间,磕磕碰碰,呼吸乱成一团。

 

教祖疼他,教祖又不疼他。不断捣干的鸡巴将子宫操得变形,隆起一部分如同怀胎三月,那样窒息的快感冲晕了神子的头脑,他盯着自己的腹部想着为夏油杰生个孩子,较紧甬道内的性器,几百道抽插后,将精液关进宫巢里。

 

他将这个想法告诉夏油杰,那根鸡巴刚射出精水安分待在里边,还没完全退出去,在听见这些话后神奇般地迅速充血壮大,将神子钉在鸡巴上又掀起一波猛干。

 

他自己也是个孩子。

 

夏油杰咬着他,却想把他肏成一个鸡巴套子。

63 Likes

:hot_face: :hot_face: :hot_face:反复观看……老师的文我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