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六次

“可以坐在这里吗?”
夏油杰顺着声音看过去,入眼的是一个完全可以称为天菜的白发女孩。
那个女孩有一双漂亮的腿,夏油杰想。
过膝长袜包裹之下的是一双纤细笔直的长腿,流畅的腿部线条一直延伸到马丁靴里,被黑色的皮革和冰冷的银链衬出了更加修长的轮廓。
“当然可以。”夏油杰往外让了让,给女孩腾出地方。
女孩走过来,贴着夏油杰坐下,偏头摘下墨镜笑着说,“我叫五条悟,你呢?”
“夏油杰。”
夏油杰细长的丹凤眼轻挑,把目光投向远处。
虽然她对这个女孩很有感觉,但是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姬……夏油杰想,乱撩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何况自己也从不会在酒吧猎艳。
……可惜那么漂亮的女孩子,白发蓝眼睛长腿,简直每一点都长在自己的性癖上。夏油杰舔了舔嘴角,要不直接掰弯吧。
正想着对方的身份,一只手突然摸上了夏油杰的丝袜。
她今天听朋友的建议穿了黑丝出来,果然很正确。夏油杰看着用指甲划过自己丝袜的手,微弯起嘴角。
看来不用掰了。
偏偏那人还装的像无事一样,依然笑嘻嘻地用一双水蓝色的眸子注视着夏油杰,“姐姐在看什么?”
“没什么。”夏油杰对这个叫五条悟的女孩真的越来越感兴趣了。
五条悟又靠近了一点,贴在夏油杰的颈侧,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夏油杰的颈间,“那里有什么?”
玫瑰裹挟着粉红胡椒的辛辣,树莓花纸莎草和琥珀交混其中。是一款很适合她的香水,夏油杰想。
“那里没什么……和我去酒店,我们之间就会有什么。”夏油杰微微侧身,嘴角勾起了一个妩媚的弧度,“嗯?”
五条悟吹了声哨,“求之不得。”

到了酒店刚关上房门,两人就开始迫不及待地接吻。
五条悟想把舌探进夏油杰的口腔,反被夏油杰一口咬在了舌尖上。
“唔——”五条悟瞪大了眼睛,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炸毛猫。
夏油杰把舌抵回了五条悟口腔内,一下下地舔着自己刚才咬过的地方。
衣服被一件件脱掉,五条悟回过神来时全身上下只剩下那双过膝长袜。
夏油杰这才发现袜子在脚踝处还有一只可爱的小猫。
“去洗澡。”五条悟推着夏油杰往浴室去,嘭一声带上了浴室的门。
“一起洗?”夏油杰抱起五条悟放在洗手池上,抬起五条悟的小腿啄吻了一下脚踝处的小猫图案。
五条悟羞耻地泛红了耳朵,想要把腿缩回来,却被夏油杰带着盘在了对方的腰上。
夏油杰捏着五条悟的下巴让她抬起头,随即用力吻下去,在唇齿间一遍遍描摹着五条悟舌的形状。
“唔……”五条悟被吻的几乎喘不过气,幽蓝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潋滟的水雾。
吻了将近五分钟,夏油杰才放过了五条悟被蹂躏的红肿的嘴唇,转而舔起了对方的乳尖。
五条悟的乳尖处传来一阵酥麻,她的双手几乎要撑不住洗手台,只好向后反弓起身,把身体贴在镜面上。
“啊——嗯——”只是被舔弄着乳尖,五条悟的下身就有点湿了。她有些难耐地扭了扭腰,用腿把夏油杰勾得更紧。
夏油杰叼着五条悟的乳尖,抬着那双狭长的狐狸眼看了五条悟一眼,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
她轻吻了一下嫩红的乳晕,然后向下一路舔过去,舌尖在肚脐处打了个转。
”杰——那里,我要——“五条悟拉着长音,将身体送到夏油杰面前。
夏油杰没再继续逗弄五条悟,如她所愿轻轻吸嘬了一口五条悟的小穴,五条悟轻轻一颤,下身涌出了更多水液。
夏油杰拉开了五条悟的大腿,让五条悟双腿大敞坐在洗手台上,自己俯下身,轻轻含住了那处的花核。
墨色的长发随意散落在五条悟白皙的腿上,夏油杰轻轻吸咬着那处敏感的软肉,五条悟就像一个坏了阀门的水龙头,爱液源源不断地从身体里流出,甚至顺着大腿滑下去。
夏油杰终于放过了被吸得肿胀的花核,顺着流到大腿上的爱液一路舔上去,柔软的舌探进那处密道,五条悟发出了一声娇软的呻吟。
夏油杰模仿着性交的频率在那处穴眼一进一出,每一次出入都会带出一股水液,仿佛在穴道深处有一口泉眼,夏油杰想。
五条悟真的撑不住了,开始时她还能配合夏油杰的动作或婉转或低沉地叫两声,到后来她实在是被玩的腰眼发麻,光舔就已经高潮了好几次,要不是身后有镜子撑着,五条悟想她很有可能会直接被舔到无力支撑全身发软地躺下,那样也太丢人了。
很长时间夏油杰后,五条悟终于迎来了她今天的第四次高潮,夏油杰舌头一卷,将涌出的水液悉数咽了下去,然后拽着五条悟的头发和她接吻。
“不是洗澡吗?”夏油杰拖着五条悟的屁股将人抱下洗手池,走到淋浴间打开了花洒喷头。
五条悟的上半身贴着冰冷的瓷砖,她根本站不稳,直接滑跪在地板上,泛着一层水雾的蓝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夏油杰。
索性地上并不脏,夏油杰就任她去了。
夏油杰顺着背后的蝴蝶骨一路摸到那两瓣饱满的阴唇,她用双指轻轻分开,探入了那处温热的穴眼。
”嗯啊——“五条悟仅仅是刚被插入就差点忍不住高潮,淋下来的水打湿了夏油杰的白色衬衫,衬衫几乎是带着色情意味地贴在肌肤上,五条悟甚至清晰地看到衬衫之下的黑色蕾丝花边胸衣。
两人就在水雾之中做爱,五条悟被水汽蒸的关节处微微泛粉,银白的头发被打湿贴在额前,显得有些狼狈。
夏油杰双指在那处密穴里不断抽插,一寸一寸地摸过五条悟的内壁,直到摸到一个微凸的小点时,五条悟惊叫着达到了第五次高潮。
夏油杰不断按压过那处,五条悟被频繁的快感弄得晕头转向,再没有了支撑上半身的能力,干脆整个人跪爬在地板上,徒留臀部高高抬起。
她几乎完全陷进夏油杰为她编织的名为情欲的大网中,甚至吐出了一小截嫩红的舌,嗯嗯啊啊地发出一些无意义的音节,像一个被玩坏的漂亮娃娃。
抽插的过程中不断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爱液顺着大腿根部流下,又和水流交杂在一起。
夏油杰一口咬上五条悟的蝴蝶骨,对方颤抖着迎来了今晚的第六次,最终体力不支,瘫倒在夏油杰怀里。
夏油杰吻了一下五条悟艳红的唇,抱着她走出了浴室。

by啭枝

11 Likes

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