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这么看着什么也不做吗

*DK夏五,没有插入式性行为的pwp,3.6k完结。

*别看标题搞笑但其实是正经黄文……大概吧。

 

 

 

 

夏油杰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总而言之,等他反应过来之后,他已经从裤子里掏出了自己的鸡儿,蓄势待发——而他最好的朋友五条悟蹲在他的鸡儿下面,用那双宛如苍天的清透蓝眼睛仰头看着他,漂亮得像神像一样的那张面容夏油杰的视野里被自己尺寸不俗的鸡儿分割成不完全均匀的两半。

 

五条悟用像观看主人蹲马桶的猫一样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夏油杰的鸡儿,直到那根在人类男性尺寸里相当不错的阴茎在他的视线里缓缓硬挺起来,龟头上升,从他的鼻尖指向睫毛,再上升到雪白的额发。

 

“这不是能很正常地硬起来吗,杰。”

 

五条悟发出了有点疑惑的声音,而夏油杰只想掩面而逃,但是不行。各种意义上都办不到。

他的手一只握着从半褪的裤子里掏出来的鸡儿,另一只努力地捏着五条悟的肩膀——竭力让这家伙不要把那张漂亮脸蛋凑到自己的鸡儿上认真观察。睫毛,睫毛尖儿要擦到我的唧唧了。

 

“悟……后退一点。”

 

“哦。”仿佛是看出了夏油杰的无奈,五条悟乖顺地稍微向后挪动了身子(但其实根本没挪动多远,三分之一个脚掌都没有吧?夏油杰目测了一下),然后又稳定了自己的姿势,一双眼睛很专注地盯着夏油杰的勃起的阴茎,目光一丝不漏地从顶端的精孔到底端的鼓鼓囊囊的囊袋都扫了个遍。做着如此变态的行为,但五条悟的脸上只有近似于冷峻的沉思表情,像是在观察什么试图找出问题一样,神情竟然有几分肃穆,如果不看他前倾身子差点又把鼻子贴上夏油杰的鸡巴,还翕动鼻翼像是小动物一样嗅了几下,似乎是在分辨这里更加浓重的、属于夏油杰的体味,然后抬眼看着夏油,脸上露出一丝有点顽皮的笑来,“我知道的,杰,我不会碰到你的。所以现在试试看,好吗?”

 

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呢,夏油杰看着自己同性好友的脸蛋,感受着他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感觉手里的阴茎再一次变得胀痛起来。他有点绝望地捏紧了自己的鸡儿,自暴自弃地粗暴地用力地撸动起来,决心不管自己流出的前液是否会溅到五条悟的脸上——反正悟有无下限,他想,我不管了,他爱干什么干什么吧。

 

其实如今让夏油杰感到进退两难的情况来源于一次dk们偶然的深夜座谈会。

说是在座谈会,其实是两个人卷在单人床的被窝里说一点天马行空的私密话题,讨论些什么女模特女明星的身材长相啊之类的。五条悟说着说着就跳起来说最近找到了一部比较有趣的成人影片,在夏油杰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就冲回自己的房间从床底下翻了出来,然后兴冲冲地跑回来说要跟杰一起分享一下。当时夏油杰心里就觉得有点不妙,但是他表面上还是笑着同意了,毕竟两个人一起看黄片也不是第一次。得亏于女优卖力的喊叫和不错的身材,夏油杰正常地硬了,但在夏油杰看来,更撩人的反而是坐在他身边的五条悟边做手活边从鼻腔中发出的喘息声,尤其是快要接近高潮的时候越显急促和潮热的呼吸,煽情到无以复加。但是还不够。对于夏油杰来说,这样的刺激还不够。他发现自己是能勃起,但是渐渐地射不出来了。上次他成功射出来还是五条悟睡在他的床上,他背对着熟睡的挚友撸管,贴着他的温暖肢体、听着他的呼吸、闻着满被窝满房间的五条悟的气味射了出来。上天保佑夏油杰,五条悟没有醒,也什么都没发现,但是这个方法下一次又不管用了,即使是原模原样也不行。

 

夏油杰每次向着五条悟勃起到发痛之后,撸到感觉要破皮了都射不出来,只能绝望且勉强地把鸡巴塞回裤子里,或许就坐在床上盖着被子再点一支烟,出神地等待这一大包在他的平心静气中渐渐消失,诀窍就是清空大脑不要去想任何五条悟,连吃甜品吃到脸上的也不行,除非觉得他粉红色的舌头去舔嘴角的时候不色情,这是不可能的。

 

好,时间回到夏油杰硬着头皮和五条悟一起看黄片,五条悟在旁边撸管,然后夏油杰尝试了一下,甚至放低了自己的道德底线,想象着自己马上转身去扑倒坐在身边的挚友、把鸡巴塞进他有好看唇珠的嘴唇和紧窄又柔软的雪白屁股里也不行。五条悟都完事儿了,然后六眼神子转过头,发现夏油杰还没有射。他睁大了眼睛,饶有兴致地观赏夏油杰撸管,夏油杰硬着头皮继续撸。什么也没发生。

 

“杰,你不会是特意憋着不射的吧?”五条悟看到最后,表情终于变成了纯粹的疑惑,“其实我不在意这个的。憋着或者迟射对身体不好哦。”

 

夏油杰这下不得不解释,脸上适时带出几分无奈和尴尬。其实就是没有什么兴致………

没有什么兴致还硬得那么厉害?五条悟难得挑起了眉毛,感到惊奇。毕竟夏油杰不常在他面前说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因为太容易被识破了。于是他凑过去,看了一会儿,拦住夏油杰不自在地想要将硬挺的阴茎残忍地硬塞回裤子里的手,揭破了事实:杰是射不出来了吗?

 

于是夏油杰不得不承认,是,有一段时间了。

五条悟信誓旦旦地说,那给我看看怎么回事吧,六眼能看出来解决的方法了。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五条悟,他的唯一挚友,他的从未宣之于口的暗恋对象,蹲在他勃起的鸡巴下面看着他的原因。夏油杰心想,我真是信了你的邪,六眼还能解决这问题?那比起做咒术师,不如去当中医或者香港小说里的武林高手,治愈阳痿或者迟射一年说不定赚得比正经当咒术师还要多……哦,但是五条家不缺钱,pass。

 

夏油杰用极端的思维放飞和胡思乱想来抵抗以自己的鸡巴对着五条悟的脸来撸生出的绮念,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对着悟的脸撸就对着悟的脸撸吧。他这样看着我比之前算是刺激不少……试试这次能不能射出来。

 

他将T恤下摆咬在嘴里,做出一副拒绝说话的态度,解放双手去一起撸管,争取快点对着五条悟的脸射出来。五条悟蹲在那里看他,披散的黑发散乱地散在肩膀上,白t下摆被咬在嘴里,细长的眉眼紧蹙着,看起来苦闷而困扰,漂亮结实的腹肌和一小半饱满的胸肌露了出来,小片褐色的乳晕,极有观赏性的肌理线条一直从胸沟蔓延到腹肌下端连绵的耻毛,下面的耻毛也像杰的头发一样漆黑浓密然后发翘,看起来扎人但或许摸起来柔软,就像头发。耻毛丛里一根涨得紫红的性器正在直直指着五条悟的脸,五条悟不用吸鼻子就能闻到精孔里流出来的前液的味道。

 

垂在高昂性器下方的囊袋还是鼓胀的,看起来存货很多。

 

五条悟就这样近距离地张着眼睛去看夏油杰快速地上下撸动他的性器,打出的体液的飞沫都要溅到眼睛里和脸上,但五条悟浑然不顾,只是看着。他蹲在那里,某个瞬间,将头凑了过去,似乎要将柔软的嘴唇和脸蛋抵上那根阴茎,那双在散乱的额发下的蓝眼睛直勾勾地凝视着夏油杰——但他最后还是没有。

 

因为夏油杰在他靠近的那个瞬间,直接射了出来。

 

长久的刺激和忍耐在一瞬间得到终结。夏油杰剧烈地喘息着,表情一片空白,眉宇放松,瞳孔微微扩大,紫红的阴茎里,浓白的精液喷薄而出。那些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出来,五条悟没有躲开,于是那些温凉发热的精液全部射到了他那天赐般的漂亮脸蛋上——或许是自愿的。

 

五条悟眨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有精液喷进了眼睛里,他的眼尾有点发红。丝丝缕缕的浓稠精液挂在他的睫毛上,顺着浓密的雪白睫毛滴下来,发湿黏在额头上的雪发头发、高挺的鼻梁、和还残余着一点少年气的柔软脸蛋上到处都是,像是将头刚埋进香草牛奶味的冰淇淋桶,连淡色的唇瓣上都被白色的、属于夏油杰的精液润泽出了湿润的光。

 

他看起来毫不在意,也就像吃冰淇淋一样,在喘息着的夏油杰无意识地注视下,也无意识一样地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将那些东西吃了进去一点,像是品味了一下,说了句“好浓”,然后抬起依旧清澈的蓝眼睛,睫毛上还滴着精液。他就这样看着夏油杰,说道,杰,你先别动……

 

夏油杰用纸巾粗暴地擦了擦手和性器,就想抽身而走。虽然射了一发,但是他的阴茎还硬挺着,不过夏油杰已经顾不上了。这是个错误,五条悟根本没有开无下限,用脸完完整整地承接了自己所有的精液,这到底说明什么,夏油杰不敢细想,他只想去卫生间洗把冷水脸先冷静一下被色情幻想蒸腾煮沸的脑浆,顺便解决一些有点急迫的生理问题。

 

然而五条悟并不如他所愿。

 

他伸手摁住了夏油杰的胯骨,第一次触碰到他,你等等,杰——

 

夏油杰还没有把阴茎收回裤子里,这一下五条悟的脸差点怼上他依旧高昂硬挺的鸡巴。夏油杰皱着眉头挣脱,悟,先让我去卫生间——五条悟抱住他,脸蹭在鸡巴旁边,大喊,我不会让你走掉的,杰,不许逃避,你喜欢在我睡着时在旁边撸管,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夏油杰的身体僵住了。

 

他缓缓向下看着五条悟,一脸不可置信,好像还有点绝望,小声低哑地说着“悟,放手……”。五条悟当然没听他的,用脸蛋亲密地蹭着夏油杰还没有软的阴茎,但是他不在意,用鼻尖抵着夏油杰的茎身,还顶了顶,一脸纯粹的疑惑,问他,杰,怎么了?

 

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就知道夏油杰为什么挣扎的力道忽然就松懈了。

那根鸡巴贴着他的脸微微涨大,然后从顶端流出一些淡黄色的水液来。五条悟在鼻腔深处嗅到那个味道时僵了半秒,但很快放松下来,淡黄色的尿液只沾在他脸蛋上一些,其余的顺着无下限流了下去,淅淅沥沥地流到了地板上。

而夏油杰向下看去,发现蹲在那里的五条悟,裤裆间也鼓起了一块。

 

 

END.

 

好久没写黄文了。好爽啊,我爽了!

祝我们藤香老师的迟来了41天的阴历生日快乐!这是香某天说想看的梗,我就写了。

然后最后要看杰尿在无下限上是丽丽老师想看的。虽然很变态,嗯嗯,但是很色。

 

祝大家食用愉快。

74 Likes

呜呜:face_holding_back_tears:好色

2 Likes

呜呜呜,好香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这篇超级可爱

纯情DK最色了

香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