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 by 草鹤子

我又来写ooc智障笑话了

玩女号的骗子五条悟和被骗得死去活来的倒霉蛋夏油杰

校园网恋pa

无脑智障的沙雕文

 

01

 

“师父晚上好~”

 

又开始了。

 

伏黑惠安详地躺在床上,默默戴上耳机打开一首唢呐铜锣齐鸣的乐曲,将音量调到最大,尽可能将五条悟的声音隔绝在外。

 

他从最初听见五条悟矫揉造作哼哼唧唧的声音就反胃恶心的状态进化到如今冷静平淡戴上耳机,心无杂念隔绝噪音,五条悟与日俱增恶心人的能力功不可没。

 

宿舍是四人间,另外两个舍友泡在图书馆为知识抛头颅洒热血,舍身忘死废寝忘食,极其幸运躲开五条悟无差别的“甜腻”攻击。

 

伏黑惠想,也许自己出现在这里是一个错误,他应该向另外两个舍友学习,在图书馆点燃自己生命的明灯,而不是在宿舍听五条悟开变声器用甜腻黏糊的声音和他的网恋对象聊天。

 

说是网恋对象并不准确,更具体来讲应该是游戏好友。五条悟玩的女号,在游戏里四处挑衅招蜂惹蝶,最近认了个师父,稍稍安分,那些无处散发横冲直撞的精力全贡献给了那位可怜的师父,一天到晚师父长师父短,变声器调数拉到最高,开口就是娇娇弱弱萝莉音。

 

对方居然也能忍受他的聒噪,这么离谱的骚扰都全盘接受,没有丝毫犹豫。唢呐净化了伏黑惠饱受折磨污染的心灵,他不禁猜测五条悟到底什么时候会大逆不道欺师灭祖,拉着他那位好师父结情缘成为游戏里的“夫妻”。

 

五条悟丝毫没有体谅他可怜室友伏黑惠的觉悟,操着一口顶尖的夹子音问师父接下来要去哪里做任务,耳机那头传来的男声沉稳温和,他很抱歉地告诉五条悟今晚自己还有事要做,只能陪他完成日常任务,之后就要下线。

 

五条悟体贴地应声好,柔声细语告诉他要多休息别太累,那位师父同样答应他,一定会注意好自己的身体。

 

两个人黏黏糊糊连麦打游戏的时长大概维持了三十分钟,对方下线,五条悟这才摘下耳机喝了口水放松嗓子,呼出口气道:“累死了。”

 

伏黑惠在喧闹的唢呐锣鼓间辨别出细微的五条悟正常声音,解脱似的甩开耳机坐起身,从上铺探出头发四楞八叉的脑袋,恶狠狠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结束?”

 

五条悟眨巴着一双大眼,颇为无辜:“你猜?”

 

这样的对话发生过太多次,伏黑惠问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五条悟回答“消遣时间,有意思”,伏黑惠问他什么时候结束,五条悟永远是挑衅的回一个“你猜”。

 

伏黑惠在这一刻无比想爆粗口,但他来回几个深呼吸,强行把那句差点脱出口的脏话咽了回去,过于激动的情绪被迫内敛让他的面部表情都有些扭曲,无力感突然包裹住他,伏黑惠丢下一句“行吧”,重新倒回床上。

 

五条悟关掉游戏和变声器,坐在桌前发了小会儿呆,又觉得仅仅是停留在目前阶段还是不够有趣,师徒情深的戏码玩久了也容易厌倦,不如重开一局新的设定,给枯燥的生活再加点料。

 

不然网恋好了,他想。

 

 

狗卷棘在赶论文时,夏油杰正在和他的娇娇女徒弟连麦打游戏,日常任务完成,他也就下线不在游戏里继续停留,转而打开电脑写小组作业的报告,六千字的报告就剩一千字,收个尾就结束。狗卷棘手在键盘上打出残影,眼睛死盯电脑屏幕,还有空问夏油杰和他的网恋对象怎么样。

 

“再次申明,不是网恋对象,只是游戏好友。”夏油杰的手停在键盘上迟迟不按下,心里对最后的一千字仍有疑虑。狗卷棘从善如流,改掉称呼重新问了一次。

 

“没有怎么样,你觉得会发生什么吗?”卡顿的地方过去,接下来就顺畅许多。狗卷棘对实验报告里的数据存疑,停下键入的手,拖着电竞椅挪到夏油杰身边看他写报告:“我以为你会和她有所进展,最后顺理成章提出见面。”

 

“打个游戏而已为什么要见面?”

 

女徒弟的声音虽然过分矫揉造作,带着点不真实的电子音,听多了甚至会感到恶心,但夏油杰依旧认为她很可爱。不过可爱归可爱,现实见面着实没什么必要,硬论起来,两人只是连麦打游戏,再普通不过的网友而已。

 

两个人甚至没有交换联系方式,全部交流聊天全在游戏里进行,很少过问双方的私事,将界限很好控制在游戏伙伴这个身份上。

 

狗卷棘心灵福至,想起欠缺的数据,赶忙挪动椅子回去赶论文,寝室里顿时只剩下噼里啪啦的键盘声。

 

夏油杰和女徒弟的故事就这么被抛在脑后。

 

TBC

11 Likes

蹲个后续 :star_struck:

1 Like